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奥武藏杂记(八)—与幼小者
  • 在札幌大通公园西十条的西南角上,竖立着有岛武郎的纪念碑。那是横向排着的两块端丽的黑白色长方形花岗岩,左右分别刻着碑文(由武士小路实笃挥毫)和一幅母子像。碑文选自有岛的《与幼小者》的最后一段。
  • 可惜了,丸尾常喜先生也走了
  • 五一节前夕,我刚收到丸尾常喜先生的来信。昨天傍晚打开电子信箱,突然收到西野由希子女士发来的《讣告》:
  • 《野草》的追问——关于《野草》的一种解读
  • 鲁迅的《野草》是耐人寻味的。可以从它与社会现实的关系入手进行解读,也可以从《野草》本体进行艺术、审美的感悟,也可以从哲学的高度和深度进行阐释。在许多重要成果中有两个方面是不可忽视的,一是对《野草》象征主义艺术特征的揭示,一是对《野草》哲学意蕴的阐释。如果我们承认《野草》的象征主义特征,又承认它是鲁迅的“哲学”或人生哲学,那么对它的解读肯定是多义的。
  • 西方话语参照下的思想意蕴研究与美学研究——新世纪《野草》研究综论
  • 新世纪以来,《野草》研究的视野更加开阔,沿着20世纪90年代用西方理论话语对《野草》进行阐释的轨迹,使用西方的现象学、叙事学、伦理学、原型理论、存在主义、解构主义、现代生存论、现代主义、互文的解读方法、向死而在、原罪的哲学命题等理论和手法对《野草》进行阐释,使《野草》研究走进了世界理论话语,与世界文化发生了广泛的联系。
  • 鲁迅与优生学
  • 所谓优生学,最简要的解释是:“生物学的一个分支,研究如何改进人类的遗传性。”(据2002年版《现代汉语词典》)但实际上,要比此种解释复杂得多。
  • 退居书斋的学人思路:90年代“学者”被重构的逻辑和障论
  • 尽管鲁迅早已凭借1924年6月出版的《中国小说史略》一举奠定了整个中国小说史的研究范式,但其“学者”的一面在鲁迅研究史中一直以断续的方式存在着。这一方面是因为思想家、文学家鲁迅的巨大光芒长久地覆盖了其学者型的一面,另一方面也因为鲁迅自身对于学者身份的拒绝。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不可忽略:
  • 中国现代文学批评发展中的左翼理论资源(六)
  • 那么,与三十年代具有不同思想倾向的文学批评相一致的“十字街头”与“象牙之塔”截然对立的批评模式是怎样形成的呢?
  • 晚年周作人(连载五)
  • 周作人为《亦报》写“袖珍小品”,几乎每天一篇。哪有这么多内容可写呢?就是“炒冷饭”,“冷饭”也是会“炒”完的。他写自己同一辈的朋友,如陈独秀、钱玄同、刘半农、胡适之、李大钊、陈仪、许寿裳等等;也写自己的上一辈人,如章太炎、辜鸿铭、林琴南、严复、蒋抑卮等等;还写比自己年轻的学生一辈的人,如孙伏园、卢冀野、傅斯年、戴望舒等等。
  • 朱希祖与“史学二陈”
  • 陈垣与陈寅恪是民国学术界极具声誉和影响力的学者。在20年代及30年代初,朱希祖与他们皆有着密切的联系。比如他们都曾在北大国学门任职,朱希祖是国学门委员会的委员,陈垣与陈寅恪则先后被聘为导师。中央研究院史语所成立后,朱希祖与陈垣、陈寅恪又一同被聘为研究员或特约研究员,并且均在第一组供职;期间,史语所成立明清内阁档案编刊会,朱希祖、陈垣、
  • 浙江科场舞弊案中的重要人物:周锡恩(续)
  • 拙文《浙江科场舞弊案中的重要人物——周锡恩》在2003年6月《鲁迅研究》上刊发后,陆续有来信来电就拙文中的一些观点和看法与我商讨。尤其是日本信州大学教授、鲁迅研究专家松冈俊裕先生,提出实地考察周家遗址和墓地的计划,其严谨的治学态度令我非常感动。为了能与日本学者就此问题进行更深入的交流以及对他随后亲历探访活动能有所帮助,
  • 民国时期《鲁迅语录》版本之比较
  • 民国时期,编写《鲁迅语录》并出版发行的共有四种。写这四种《鲁迅语录》的比较研究完全出于偶然。萌生这一念头来源于今年4月看到被称为中国书话界铁三角之一的版本收藏家龚明德先生的呼吁,他吁请藏有民国时期《鲁迅语录》版本的书友能相互给以展示,以便大家共同比较,来探索鲁迅语录的历史风貌。
  • 神性与魔性——鲁迅与陀思妥耶夫斯基精神气质比较论
  • 众所皆知,鲁迅吝用溢美词,然而评价陀思妥耶夫斯基时,他却接连用了“天才”、“博大”、“伟大”、“太伟大”等一系列极端褒扬的词汇,由此可见鲁迅内心对陀思妥耶夫斯基作品的深深感动,他在写作时有意无意地遥感陀氏的精魂并与之对话也自在情理中。本文试图通过对两位世界性作家及其文本的多维度比较,烛照鲁迅与陀思妥耶夫斯基那不无契合、亦神亦魔的心理意识与精神气质。
  • 鲁迅为什么编印《凯绥·珂勒惠支版画选集》
  • 1936年7月鲁迅编印的《凯绥·珂勒惠支版画选集》出版发行,这是鲁迅在其生命历程的最后阶段自费编印的一本画集。可是在这之前他曾经有过另外一个宏大的编印计划,即准备编印一套《德国版画集》。《德国版画集》最终没有问世,是什么原因使他放弃了这一计划,又是什么原因促使《凯绥·珂勒惠支版画选集》编印成功,这二者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 读《悼丁君》诗稿杂记
  • 鲁迅作旧体诗《悼丁君》诗稿现存三件: ①一九三三年六月二十八日题赠周陶轩诗幅; ②一九三三年六月二十八日日记录写稿; ③一九三三年九月二十一日致曹聚仁信后附录诗稿。
  • 知识分子和老百姓
  • 薛涌的《从中国文化的失败看孔子的价值》(见《随笔》2008年第1期,以下简称“薛文”)一文的最后结语说,为了中国文化的复兴,“我们需要说的是:知识分子要从老百姓的生活中滚开!”
  • 三味书室和三味书屋
  • 报载“海王村”拍卖周一良氏藏书,有一部“光绪二十三年新化三味书室刊”的《水经注》,很引起我的注意。光绪二十三年,不正是鲁迅和周作人在绍兴三味书屋读书的时候么?新化的书室和绍兴的书屋,相去数千里,都取了“三味”这个名字,可谓巧合。
  • 日本扎幌有岛武郎文学碑:《与幼小者》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主办单位:鲁迅博物馆

    主  编:孙郁 黄旭

    地  址:北京阜内大街宫门口二条十九号

    邮政编码:100034

    电  话:010-66165647

    电子邮件:lxyjyk@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063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722/i

    单  价:6.00

    定  价:8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