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鲁迅与中国新文学中的现实主义(上)
  • 在百年中国新文学的来路上,鲁迅与现实主义是一个绕不开的重要话题,尤其是在跨越了整整一个世纪的今天从“历时性”的角度把鲁迅和鲁迅的影响作为一个过程来考察,不独是对历史的回顾与总结,对新时期文学的现实主义也不失重要参照价值。
  • 深置于自身的绝望——《野草》解读之三
  • 从希望追寻和世内生存者的视野,我们诠释了《野草》所道说的绝望,显示出鲁迅的生存决断,乃是对一个历史性民族的生存决断,他所能具有的一种言说解构姿态。虽然,决断是朝向世内生存者整体的,但同时亦是源自鲁迅自身的,总是“我”的决断,从“我”而到来,从“我”的沉思而到来。因而这总是“我”的揭示,于此揭示中,“我”就将自身呈现出来了,呈现出“我”的自一性与持存性。
  • 福建教育出版社·北京鲁迅博物馆隆重推出《鲁迅译文全集》
  • 关于“幸福”家庭的审视与两性困境的挣扎——《伤逝》与《中国式离婚》互文性解读
  • “在现代小说创作中,互文已经从单纯的语言修辞手法转变而成为文学创作和解读的艺术途径”,“而这种文本间的必然关系的存在,就具有文本之间的相互阐释和对照的意义发生,前一文本便可为理解或解读当前文本提供某些先存的范式和途径”。鲁迅创作于1925年的中篇小说《伤逝》与王海鸽创作于2004年的长篇小说《中国式离婚》正是通过对中国知识分子婚姻家庭生活的观照,
  • 来函照登
  • 鲁迅《摩罗诗力说》中的德国爱国诗人阿恩特
  • 二十世纪初叶,鲁迅在完成于日俄战争之后的著名长篇论文《摩罗诗力说》(1907)中,大加标举了一位叫“爱伦德”的爱国诗人:“千八百有六年八月,拿坡仑大挫普鲁士军,翌年七月,普鲁士乞和,为从属之国。然其时德之民族,虽遭败亡窘辱,而古之精神光耀,固尚保有而未隳。
  •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小学新文学教育——以教材为考察对象
  • 五四新文学运动的倡导者对如何创造新的“国语文学”存在着不同的设计思路,大体而言,陈独秀等人坚持晚清以来国语运动的基本思路,认为先有统一国语才能有国语文学;而胡适则坚持先得有文学家创造了文学作品,才能从文学作品中提升出统一而富于美感的“文学的国语”。1917年陈独秀在《新青年》3卷2号“通信”的编者附记中,指出:“白话文学之推行,有三要件。
  • 书讯
  • 春天
  • 文华藏书·树
  • 新版《鲁迅全集》得与失——2005年版《鲁迅全集》出版研究综述(2006--2007)
  • 2005年版(以下简称新版)《鲁迅全集》的出版,是鲁迅研究界和中国读书界的一件大事。这是自1938年以来出版的第五部《鲁迅全集》(按:以前四部分别为1938年版,1956—1958年版,根据1938年版重排并校勘补正的1973年版,1981年版)。新书一上市,就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因此也成为鲁迅研究界和中国读书界的一个热点。
  • 延安前期的丁玲与鲁迅杂文传统
  • 作为一名作家,丁玲是以小说创作起步,并以小说创作名世的。但在1938年至1942年延安文艺座谈会召开前的四年间(即本文所指称的丁玲的“延安前期”),她却曾积极倡导并从事过杂文创作。
  • 论李何林先生的编辑思想——以《中国文艺论战》和《鲁迅论》为例
  • 从1929年到1930年,李何林先后编印出版了《中国文艺论战》和《鲁迅论》(以下简称“两论”)。从“两论”的初版序言和具体选目可以看出,这两本书已经不是单纯的资料性的选本,它们不仅训练了李何林独立从事学术研究的能力,而且反映了李何林敏锐的学术眼光和独到的编辑思想,构成了他观察中国现代文艺思潮、
  • 晚年周作人(连载六)
  • 在鲁迅的散文中,《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是名篇,鲁迅在世时,它就被选人中学语文教材。新中国成立后,更是中学语文课的必读课文,因而“三味书屋”早已名扬四海。周作人在《鲁迅的故家》和《鲁迅小说里的人物》中,约有八九节是写三味书屋的。他赞同鲁迅说的:三味书屋“是全城中称为最严厉的书塾”,塾师寿镜吾则是“本城中极方正,质朴,博学的人”。
  • 追梦“女娲的嫡派”——关于新世纪鲁迅杂文研究现状的思考
  • 新世纪以来,鲁迅研究仍然是中国现代文学研究的重要基地。在繁荣和谐的大文化氛围中,虽然存在一些来自学科内外的压力,但始终处于发展的势头中。作为其子课题,相对薄弱的鲁迅杂文研究,也在努力寻求突破。与上世纪末相比,近七年的鲁迅杂文研究,稍显冷清,除个别成果引人注目之外,整体迈进的步伐不大。这不禁令人思考与追问:鲁迅杂文研究为何当今缺乏热度?
  • 周作人早期“人学”思想价值新论——以《人的文学》为中心的细读
  • 《人的文学》这篇文章之所以影响巨大,从根底上说是因为它回答了那个时代所提出的一个问题:什么是新文学?或者说,新文学区别于旧文学的标志是什么?该文的标题就是周作人给出的答案。他把“人的文学”这面旗帜插到了新文学的堡垒之上,从思想内容上明确了新文学的性质和方向。这样做的意义有二:一是文学层面上的,解决了如何识别新旧文学及新文学如何作等问题;
  • 萧军与张春桥决斗纯属误传和伪造!
  • 我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就从事鲁迅资料宣传工作。在普及鲁迅知识方面,写了一些文章,并积累了不少经验。我发现,在鲁迅生平事迹上,有些是误传的。例如,鲁迅捐刻《百喻经》,是为了鲁迅母亲六十寿辰,它实属误传。另外,还有不少鲁迅轶事,如《鲁迅理发故事》,是从一篇古代笑话集移植过来的。以上文章,我在《世纪》上,都先后已披露了。
  • 2005年版《鲁迅全集》文本指误并注释补正十则(四)
  • 查阅有关鲁迅的资料,又发现2005年版《鲁迅全集》(以下简称《全集》)文本与注释的若干讹误,现整理,铺陈并疏证如下。不妥之处望方家与读者教正。
  • 《鲁迅全集》误字一例考
  • 近年阅读《鲁迅全集》时发现二处疑问,一直得不到解决,现提出就教于大方之家。1934年1月30日,针对由沈从文引发的京派和海派之争,鲁迅先生创作了两篇杂文《“京派”与“海派”》和《北人和南人》参与论争。其中,鲁迅先生在《“京派”与“海派”》(《鲁迅全集》第5卷第432页,人民文学出版社1981年版)中说:“……北京是明清的帝都,上海乃各国之租界,
  • 小文二则
  • 《文笔》(二OO七·十一秋之卷)刊登的《(鲁迅与书法)学术研讨会花絮》(以下简称《花絮》),记写了2007年10月31日至10月1日在江西进贤召开的“鲁迅与书法学术研讨会”期间的一些情况,文字生动,读之颇感兴味。只是其中写到我的部分,有的不甚合适,有的不太准确,有必要作两点说明。
  • 一本书,一种精神
  • 看到于静女士的第一本书《旧物记——胡风遗藏纪事》,格外欣慰,也很感鼓舞。这本书,昭示着一种精神。敬业的精神,守护文物而余力则尽力于研究文物的精神。
  • 在沦陷区里接触鲁迅先生作品
  • 1942年夏,我和家兄吴步鼎从上海劳合路上的宁波旅沪同乡会第十小学就近考入牛庄路上宁波人办的储能中学初一班。
  • 这场拍卖与鲁迅有关吗?
  • 5月29日《文汇报》第10版《鉴藏》专刊上有一篇刘毅强作的《鲁迅、刘半农题签(梅兰芳歌曲集)亮相博古斋》,这标题立刻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有过鲁迅为《梅兰芳歌曲集》题签的事吗?据《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题签”的意思是:“原指题写书签(贴在线装书书皮上写着书名的纸条或绢条),现在也指题写书名。”看了这标题,我就以为这一本《梅兰芳歌曲集》是鲁迅题写书名的了。
  • 欢迎订阅2009年《鲁迅研究月刊》
  • 木刻泰斗的封刀之作
  • 力群先生是版画大师,也是我的恩师。 今年五月十一日,我去拜访了他。
  • [作品与思想研究]
    鲁迅与中国新文学中的现实主义(上)(姜振昌)
    深置于自身的绝望——《野草》解读之三(吴康)
    福建教育出版社·北京鲁迅博物馆隆重推出《鲁迅译文全集》
    关于“幸福”家庭的审视与两性困境的挣扎——《伤逝》与《中国式离婚》互文性解读(马宏柏 梁平)
    来函照登
    鲁迅《摩罗诗力说》中的德国爱国诗人阿恩特(吴晓樵)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中小学新文学教育——以教材为考察对象(姚丹)

    书讯
    春天(力群)
    文华藏书·树(罗保根)
    [鲁迅著作出版研究]
    新版《鲁迅全集》得与失——2005年版《鲁迅全集》出版研究综述(2006--2007)(刘运峰)
    [同时代人研究]
    延安前期的丁玲与鲁迅杂文传统(秦林芳)
    论李何林先生的编辑思想——以《中国文艺论战》和《鲁迅论》为例(姬学友)
    晚年周作人(连载六)(倪墨炎)
    [青年论坛]
    追梦“女娲的嫡派”——关于新世纪鲁迅杂文研究现状的思考(迟蕊)
    周作人早期“人学”思想价值新论——以《人的文学》为中心的细读(袁少冲)
    [资料研究]
    萧军与张春桥决斗纯属误传和伪造!(纪维周)
    [拾遗·补正]
    2005年版《鲁迅全集》文本指误并注释补正十则(四)(吴作桥)
    《鲁迅全集》误字一例考(李坚怀)
    [学术随笔]
    小文二则(张恩和)
    一本书,一种精神(王得后)
    在沦陷区里接触鲁迅先生作品(吴步乃)
    这场拍卖与鲁迅有关吗?(朱正)
    欢迎订阅2009年《鲁迅研究月刊》
    木刻泰斗的封刀之作(李允经)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