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清末民国小说史论
  • 永远的现代—施蛰存论
  • 左联与中国共产党
  • 许广平画传
  • 欢迎订阅2009年《鲁迅研究月刊》
  • 徐志摩书信尚需重新整理
  • 前段时间,我因编《废名往来书信辑录》,四处查阅民国时期报刊,竞无意中翻得了徐志摩的一组信札。这组信札共有十一封,是徐志摩1925年至1931年间写给画家刘海粟的,原载上海《文友》半月刊(郑吾山编辑兼印刷发行人)1943年7月15日第1卷第5期,题名为《志摩手札—给刘海粟》。同时还刊登了一张徐志摩的半身照。
  • 《鲁迅全集》日记部分的几处注释错误
  • 为查证一个有关鲁迅生活细节的问题,近日重新阅读了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11月新版的《鲁迅全集》之日记部分,不意居然发现几处注释方面的错误。考虑到《鲁迅全集》的流布范围很广,很多读者又有从全集注释中查找相关文学史甚至历史信息的习惯,应该有公开指出的必要。故而不避繁琐,详列于次,以免以讹传讹。
  • 对《鲁迅与〈Noa Noa〉》的两点补正
  • 读贵刊今年第五期上,陈建军先生大作《鲁迅与〈Noa Noa〉》,感到是篇好文章。陈先生钩稽了那么多有关鲁迅先生拟翻译《Noa Noa》的材料,可为关心此事的朋友参考。
  • 关于“鲁迅藏书险遭出售”的信及其他
  • 《鲁迅研究月刊》编辑部:下面的一封信曾在今年《纵横》杂志第7期刊出,指出今年《纵横》第4期陈漱渝先生《1944:鲁迅藏书险遭出售》一文史实上的错误,但该刊违背刊用“读者来信”原则,不对等对待作者,任意删去我信中部分原文,而且是我认为十分必要的部分。该刊责编甚为仗义,把陈文出错的责任全揽过去,说题目是编者改的,文章内容也是编者代为删改的,与作者无关。但不管怎样,照片总是作者提供的,即使编者代为改题,删文,也一定得到作者的许可,并经作者最后审定。总之,文责自负,作者是难推其责的。陈漱渝先生是一位钻研鲁迅几十年的知名学者,也曾经是我的朋友,但在史料史实辨析上,是不应为贤者讳的。正好我还有一些未尽之意,现在一并附在信尾,恳请贵刊全文刊出。
  • 从朱生豪到方平:中国莎士比亚戏剧翻译的二度转向
  • 从二十世纪初开始,中国的莎士比亚戏剧翻译就一直没有间断过。早在1903年,上海就曾以《英国索士比亚:外奇谭》的书名,以章回体的形式出版了10个莎士比亚戏剧故事。流传更广的是1904年林纾和魏易合译的莎剧故事集《英国诗人:吟边燕语》,共收入《肉券》、《铸情》(即《威尼斯商人》、《罗密欧与朱丽叶》)等20个故事。
  • 鲁迅与弹词
  • 鲁迅在早年的杂文中曾提到弹词《义妖传》:“然而一切西湖胜迹的名目之中,我知道得最早的却是这雷峰塔。我的祖母曾经常常对我说,白蛇娘娘就被压在这塔底下。有个叫作许仙的人救了两条蛇,一青一白,后来白蛇便化作女人来报恩,嫁给许仙了;青蛇化作丫鬟,也跟着。一个和尚,法海禅师,得道的禅师,看见许仙脸上有妖气,
  • “弃家”模式下的神话建构—鲁迅《奔月》的别一种解读
  • 以先驱者的悲剧与为徒者的背叛为中心的解读,使后羿与逢蒙成为鲁迅新编“故事”《奔月》中备受关注的形象,而同样占据了文本大半篇幅的嫦娥,却相对为评者忽视。究其原因,适如相关评论解释,“《奔月》中另一主人公嫦娥就没有现实中的人去替换”,“将《奔月》视为鲁迅自况的现实文本的隐喻,
  • 2007年鲁迅研究综述
  • 鲁迅在论及选译之书时,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倘要完全的书,天下可读的书怕要绝无,倘要完全的人,天下配活的人也就有限。”①其实这句话也可以移用于目前正在着手的鲁迅研究综述,即:倘要十分完全的鲁迅研究文章,天下可读的论文(专著)怕要绝无,倘要十分完全的鲁迅研究学者,天下配做鲁迅研究的学人也就有限。
  • 学科研究的科学性与走向深化的思考—兼谈《田仲济文集》的出版
  • 田仲济先生是我所非常尊敬的一位前辈学者,为他的学术成就,为他民族苦难时期的热诚和奉献,更为他的为人的精神品格与魅力。
  • “扫除腻粉呈风骨”—朱正新著《一个的呐喊》读后
  • 读朱正同志新著《一个人的呐喊》(香港版书名为《鲁迅传》),首先想起他为采访者题写的一句鲁迅的诗:“扫除腻粉呈风骨”。我想,这本平实无华的传记,不但扫除了过去各色人等涂抹在鲁迅身上的各色“腻粉”,呈现出作家、思想家鲁迅特立独行的本来风骨,而且也呈现出作者在研究鲁迅生平的长过程中“不和众嚣,独具我见”的史家风骨。
  • 福建教育出版社社庆征稿启事
  • 鲁迅藏书纵横谈
  • 读书的意义与方法已经成为了一个古老的话题。人们公认,书籍是人类奋斗史上的精神硕果,是人类文化学术发展史上的里程碑。它是人们心灵的眼睛,智慧的乳汁,思想的母胎;能使读者灵魂得到安顿,精神获得家园。对于以生活为创作源泉、以社会为描写对象的作家,读书就显得更为重要。
  • 有关周作人的两则材料
  • 凡是留心过“五四”以来新文学运动的人,大概都知道,“苦雨斋主人”就是周作人,周作人当年曾把他在北京的居所即“八道湾”取名为“苦雨斋”,因为周作人曾是名作家,所以这苦雨斋之名也被人视为颇得高雅脱俗之气。最近我偶然看到两则材料,都是有关周作人的。
  • 也说邢墨卿
  • 《鲁迅研究月刊》200s年第7期第79页介绍曾与鲁迅交往和通信的邢墨卿,称其曾担任《晨报》校对等,其实,邢墨卿也是当年《京报副刊》的一位青年编辑。
  • 江绍原与周氏兄弟
  • 2002年初,与友人合著《字字珍藏》一书时,为了丰富是书的内容,承蒙江绍原先生的女儿江小蕙提供了鲁迅先生写给江绍原先生的一封带有实寄封的信札。此前,江绍原先生所藏鲁迅先生信札,从未公开发表过,应属首次披露。从实寄封的邮戳日期,知这封信的书写时间为1927年8月17日,由上海寄至杭州。现不妨照录于下:
  • 新书推荐
  • 徐志摩致江绍原
  • 周氏兄弟的翻译与创作之结合:以鲁迅《明天》与梭罗古勃《蜡烛》为例
  • 一、周氏兄弟早年的文学翻译与创作 如《呐喊》自序所述,鲁迅在日本仙台医专求学时受了幻灯片事件的刺激而决定“弃医从文”,他返回东京后和刚到日本的二弟周作人展开“善于改变精神”的文艺运动。①1906年至1909年在东京留学时期是鲁迅和周作人兄弟投身现代文学事业的开端,当时他们着重的并非创作,
  • 鲁迅与中国新文学中的现实主义(下)
  • 鲁迅1920年代中期对现实主义的理论思考,集中解决了现实主义如何坚持正视人生和真实地反映生活的创作精神,如何突出写灵魂以推进现实主义的深化,以及科学地对待现实主义中的主观性问题。鲁迅的这些思考紧密结合新文学的创作实践,既有现实针对性,又有较为系统、完备的理论框架,深人触及了现实主义的核心和本质。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