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翻译主体的身份和语言问题——以鲁迅与梁实秋的翻译论争为中心
  • 1929年9月10日,梁实秋(1903—1987)的批评文章《论鲁迅先生的“硬译”》在《新月》杂志上刊出。此文引发了1930年代前期有关翻译问题的论争,在中国现代翻译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梁文发表半年之后的1930年年3月,鲁迅(1881—1936)发表回应文章《“硬译”与“文学的阶级性”》,论争局面初步形成。1931年12月,鲁迅在《几条“顺”的翻译》一文中指出:“在这一个多年之中,
  • 现代派作家施蛰存的左翼倾向——兼谈与鲁迅、冯雪峰的交往
  • 施蛰存是20世纪30年代的现代派代表作家。并没有参加左联,但施蛰存从一开始就有着左翼倾向,并与鲁迅、冯雪峰多次合作与交往,特别是当“普罗文学运动的巨潮震憾了中国文坛”的时候,施蛰存在受了左翼作家的批评之后转变了。当然,这个转变是内外两个方面的原因,外因是左翼潮流的影响,使他不得不转变,内因是他对革命的同情。他所标举的立场是,在“政治上左翼,
  • 《鲁迅全集》(2005年版)注释辨说(上)
  • 《鲁迅全集》(2005年版)注释是一项艰辛而又细致的工程。继拙文《(鲁迅全集·绛洞花主小引)注释补正》(《鲁迅研究月刊》2006年第10期)、《(鲁迅全集)(2005年版)注释补正三题》(《鲁迅研究月刊》2007年第9期),本文为确保“工程质量”,续辨说如下;全文上、中、下三篇,分章述之。
  • 也谈所谓鲁迅、刘半农的题字及其他
  • 6月20日,上海《文汇读书周报》刊出《博古斋推出新文学专场精品荟萃》一文,其中有这样一段最引人注目的话:“本专场最大的亮点是一批名家签名本,其中首推当属有鲁迅、刘半农题签的《梅兰芳歌曲集》。此书特为京剧大师梅兰芳赴南美(陈按,原文如此)演出而于民国18年印行出版,
  • 《梅兰芳歌曲谱》鲁迅题字献疑
  • 近来一本《梅兰芳歌曲谱》,由于博古斋的拍卖,很引起了关注。特别是那富有感召力的宣传词更令人着迷。它说:“本专场最大的亮点是一批名家签名本,其中首推当属有鲁迅、刘半农题签的《梅兰芳歌曲谱》。此书特为京剧大师梅兰芳赴南美演出而于民国18年印行出版,由著名音乐家刘天华亲自将京剧唱腔从中国传统字谱制成五线谱,是研究梅派唱腔的重要资料。
  • 关于艾青的一篇研究资料
  • 1 《涛声》第2卷第28期(1933年7月22日)发表了署名“顾野”的《慢性的死刑》。全文分为五个部分。 “只写了些诗和短文。一部分被朋友带走在什么地方发表了,他自己都不知道。但‘别人’岂能不知道,亲爱的小姐,于是他被捕。截止大前天,他已被看守了半年。你说很长了吗?他还得被虐待十一个半年……”
  • 鲁迅在韦素园改名之后
  • 据韦顺、韦苇在《韦素园的性格》一文中记述: 1926年,鲁迅因段祺瑞和帮闲们的压迫,八月离京去厦门。大约九月上旬的一天早晨,素园从报上看到有个叫林素园的人带兵接管女师大的消息,顿时破口大骂:“他妈的,他也叫‘素园’。这个肮脏的名字我不要了。”旁边有人劝他:“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多呢,有什么稀奇?”素园仍咬牙切齿怒不可遏地说:
  • 赛珍珠的大爱——在江苏镇江2008赛珍珠国际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 今年是美国著名女作家赛珍珠荣获诺贝尔文学奖70周年暨逝世35周年。我们深深怀念这位对中国人民友好并为中国人民做了许多实事的作家。
  • “爱书成癖”乃书生本色
  • 首先,祝贺“鲁迅的读书生活”专题展在北大百年纪年讲堂举办,此举将使北大师生更加接近鲁迅的日常生活、学术趣味以及精神境界。关于鲁迅著作的意义,鲁迅的读书经验,鲁迅与北大的历史联系等,学界早有论述,无须我赘言。请允许绕个弯子,谈谈我是怎么接近鲁迅的。
  • “中日鲁迅研究学术研讨会”综述
  • 2008年9月22日,由中国西北大学和日本东北大学合办的“中日鲁迅研究学术会议”在古都西安举行。来自日本东北大学、山形大学、顺天堂大学,和西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西安交通大学的19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并做了主题发言。西北大学副校长任宗哲和日本东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佃良彦到会致辞,并主持了“鲁迅的仙台时代”图片展揭幕仪式。
  • 鲁迅“喜欢”过“北大校花”吗?
  • 在7月8日的《作家文摘》上看到一篇文章,题目是《鲁迅也喜欢北大校花吗?》。文末注明:这篇文章摘自文汇出版社2008年5月出版的《鲁迅爱过的人》一书。对于这篇文章以及这本书,文前有一小段文字介绍说:“一个内心柔软的鲁迅,一个大爱如渊的鲁迅。台湾文史作家,《大师身影》系列纪录片制作人蔡登山,于新作《鲁迅爱过的人》中,
  • 为《鲁迅全集·日记》校订一字
  • 编辑先生: 早年读《鲁迅日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976年版排印本),至附录“1922年日记断片”正月二十七日,有:“还《结一庐丛书》一部二十本六元”一句(见下卷第1035页),百思不解,何以还书尚要付款?
  • 韦素园译果戈里小说《外套》
  • 刘半农译小仲马《茶花女》
  • 题《陶元庆的出名》
  • 刘半农题赠鲁迅的书
  • 面对新人文主义:鲁迅与梁实秋的意气之争
  • 鲁迅与梁实秋,当然是一对理论宿敌,而且是自始至终相互敌视的情结都未尝得到疏解。在人们一般的印象中,鲁迅固然经常体现着“刀笔吏”的苛刻,特别是在将对方描述为“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之后,那番意气从事的批评和论争形象似乎早已定型;而梁实秋则表现得温而不火,温文尔雅,大抵是义理之辩远远超过意气之争。其实,这样的印象包含着深刻的误解,
  • 世纪之交西方鲁迅研究的新趋势(上)
  • 20世纪90年代初,延续了40多年的东西方冷战格局走向终结,冷战的结束是以东欧和苏联社会体制的质变为主要标志的。1989年堪称多事之秋,在这一年,社会主义阵营的波兰、匈牙利、东德、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国相继发生政治动荡,这些国家的社会制度纷纷解体。1989年11月9日,被视作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大阵营对峙之象征的柏林墙轰然倒塌,
  • 《野草》心解(三)
  • 孤独的舞者:《雪》细读 《希望》之后,是接连的三篇——《雪》、《风筝》和《好的故事》,巧合的是,这三篇中都闪现了故乡的影子。我们知道,《希望》写于1925年元旦,元旦之后,旧历新年就渐渐近了。似乎,越来越浓的年的气息,也感染了在孤独中挣扎的鲁迅,使乡思油然而生。这一篇《雪》,究竟带来了怎样的乡思?
  • 1907:思想家鲁迅的成熟
  • 鲁迅兼具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三重身份,正如毛泽东所指出:“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那么,作为思想家的鲁迅到底成熟于何时?其标志和促成因素又是什么呢?文学家身份的确立,在于其创作出相应的文学作品,革命家身份的确立,在于其革命行动和效果。此二者,不难确立,学界亦已有较多论述。对思想家鲁迅的确定,
  • 在探询鲁迅生命真际的途中——对研究鲁迅生命意义若干著述的品题
  • 1936年10月19日,55岁的鲁迅与世告辞。他的离去曾引起无数人的反响——或哀恸或怜恤或暗喜——,鲁迅的老朋友郁达夫为鲁迅的死去曾发出这样的警示:“没有伟大人物出现的民族是世界上最可怜的生物之群;有了伟大的人物,而不知拥护、爱戴、崇仰的国家,是没有希望的奴隶之帮。”70年过去了,这警示中透出的那份担忧和期许依然萦绕在曾经失望过的人们的心头。
  • 圣化的背后——“文革”时期鲁迅作品在语文教学中的遭遇
  • “文革”,对于现在的中学生来说,已然成为一种悠远的传说,一个神话。正逐渐化为一种符号沉淀于历史的长河中。然而,对于经验者来说,却成为一个持有对立政治立场的人共同追挽的年代。钱理群说:“每一个中国人都是在场者,都有一个仅属于自己的(和自己家庭的)不同于他人(其他家庭)的‘文革’史,以及相应的‘文革’记忆、‘文革’理解。”历史的黄页在一点点地翻开,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