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鲁迅博物馆藏品欣赏
  • 深切怀念周海婴先生
  • 鲁迅之子、北京鲁迅博物馆名誉馆长周海婴先生因病于4月7日5时36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鲁迅博物馆同仁得到消息,无不感到惋惜和悲痛。4月11日上午,鲁博全体在职和部分离退休职工到八宝山公墓向海婴先生做最后的告别。回想多年来海婴先生对鲁迅研究和鲁迅博物馆建设的关心和支持,更加深了我们的思念。
  • 最大的鞭策和勉励
  • 海婴同志去世,我失去了一位全力支持我鲁迅事业的挚友,十分悲痛。 去年4月15日,中国萧军研究会给我做八十寿辰,海婴同志也来了。想不到这竟然是我们生前的最后一面!
  • 音容宛在 业绩辉煌
  • 我从事鲁迅的工作至今已有五十五个年头了,我亲眼送走了鲁迅的六位亲人:鲁迅的夫人许广平;鲁迅的三弟周建人和他的夫人王蕴如;鲁迅的侄女周哗;也见到了周作人的最后一面;现今又送走了鲁迅的儿子周海婴。
  • 别人无法代为弥补的遗憾?——怀念周海婴先生
  • 周海婴先生的溘然离世,使我这个深爱鲁迅的人,感到一种怅惘,悲哀,和遗憾。
  • 有感于坦率的海婴先生
  • 今年4月7日传来海婴先生溘然长逝的消息,我心头不由一震。记得去年初夏,我从外地回京,惊悉海婴先生住进了医院,而且一度病危,故谢绝友人的探望。
  • 八十年风雨 两代人情谊
  • 海婴先生去世后,我们兄妹三人曾拟了两句话“八十年风雨两代人情谊”作为挽联以表达我们对他的悼念之情。今天我就从这两句话来简单说说我们两家两代人之间的浓浓情谊。
  • 从边幕视角看海婴
  • 我与海婴先生并无多少交往。只是近几十年来不时地在北京、上海一些现代作家的研讨会上(往往不是鲁迅)遇见他,或者同在台下,彼此点个头,或者远远地看他坐在主席台上而已。但在我个人的感觉里,似乎认识他已经许久许久了。
  • 一位温和谦恭的老人——怀念海婴先生
  • 周海婴的身上始终罩着鲁迅的光环,其实这光环让他不自在,他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工作。而我认识他还是与鲁迅先生有关。在我印象中,海婴先生是一位温和谦恭的长者,是很容易亲近和交往的老人。
  • 我心中的周海婴先生
  • 周海婴先生逝世了,我很怀念他。 屈指算来,我与周海婴先生相识已经三十多年。但最初的相识,并不是个人之间的相识,而是他的一次重要行动,导致了一批人与他的相聚与相识,我只是这批人中的一个。
  • 怀念海婴先生
  • 听到了海婴先生逝世的消息是4月7日的下午,《天津日报》主任编辑罗文华兄打来电话,告诉了我这个惊人的消息。当时自己正在给研究生讲课,于是就匆匆放下了电话;
  • 海婴:一个鲜活的“邻家”老人
  • 我与海婴先生同住西长安街南侧,两家仅相隔两站。九十年代私家车还不算多,至于电动车更是寥寥无几,偶或看见海婴先生驾着小轻骑在略显宽阔的长安街疾驶而过,那时他已年近七十,真是一个矍铄的老人。因缘际会,没想到我退休后,和他居然有了一段频繁的交往。
  • 海婴先生
  • 海婴是鲁迅先生的儿子。他的一生,活在鲁迅先生的巨大的暗影里。有时,他甚至直接就是活着的、鲁迅先生的影子。
  • 一个真率的人——悼海婴先生
  • 海婴先生走了,虽然他卧病一年,得的又是一种疑难重症,我仍然感觉突然。在他住院期间,我曾经陪着馆长去看望过两次,乍见他因使用激素而浮肿的脸,更加瘦消的身体,
  • 与周海婴先生交往的七十八年
  • 我好几次接到周海婴先生的电话,每次接电话时,总能昕到周海婴先生在电话里先用日语亲切地说“明Q,你好啊,我是海婴。”然后用中文重复一遍,这如同父亲般的呼唤,使人心中特别温暖。这样的呼唤我再听不到了。
  • 追忆家父周海婴先生
  • 2011年4月7日凌晨5点36分,家父周海婴先生在北京医院病逝,享年81岁。父亲自去年5月开始入院治疗,近一年的时间里一直在与病魔进行抗争,弥留之际依然念念不忘弘扬鲁迅文化的事业。在离世前二十多年,父亲一直在为鲁迅奔忙着。
  • 《野草》:梦与忆之诗
  • 鲁迅《野草》书写梦境之频繁,梦幻色彩之浓烈,创伤性回忆之痛楚,我以为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其内涵如何,则如幽暗之深渊,令人难以索解。鲁迅本人对于《野草》之珍视,《野草》对于理解文学者鲁迅及思想者鲁迅之重要,则使诠解《野草》者,代不乏人。
  • 自我认知的难题:鲁迅小说与故人相逢叙事
  • 张梦阳先生在《鲁迅与当代中国》一文指出,鲁迅思想本质与价值核心就在于敦促国人正确认识自我、认识世界。①但就鲁迅的思想本质与价值核心而言,在其背后,在我看来还潜沉着一种钝响——自我认知是难的。
  • 战争期间日本作家笔下周作人的实像与虚像(下)——“亲日派”周作人形象在日本的生成机制及其与文学译介之关联
  • 在20世纪中国的内政外交和文化诸领域中,“亲苏派”、“亲英美派”和“亲日派”几个群体具有特殊的意义,其存在值得今人重新审视与反思,因为他们曾在相当程度上左右了近现代民族国家的发展轨迹。在中文语境中,较之于前两者,“亲日派”则被赋予了较多的负面政治意涵,约等于“汉奸”、“卖国贼”,从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到汪精卫、周佛海、
  • 《鲁迅——最后的告别》新版后记
  • 一晃已经有六年了,想到《痛别鲁迅》这本书刚出版的新书发布会上,有不少前辈作家和学者济济一堂,首肯这本书的价值,因为这是自鲁迅去世以来,第一本全面介绍鲁迅葬仪的书。尤其谢晋充满激情的发言印象特别深刻,他对本书的激赏,使不少媒体记者纷纷以他的发言作为报导的标题,
  • 中国博协文学专业委员会在鲁迅博物馆举办“5·18国际博物馆日”活动
  • 2011年5月18日上午,由中国博协文学专业委员会主办、北京鲁迅博物馆承办的主题展览“文学·记忆·博物馆——中国文学博物馆巡礼”在北京鲁迅博物馆开幕。2011年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是“博物馆与记忆”,国内30多家文学类博物馆、纪念馆、书院参加了展览。
  • 鲁迅如何存在:在鲁迅书写与书写鲁迅之间——以吴康《书写沉默:鲁迅存在的意义》为中心
  • 时至今日,作为“鲁学”的鲁迅研究已经成为一门显学,不仅研究资料汗牛充栋、数干部研究专著赫然在列,研究队伍阵容鼎盛、青年学者前赴后继,
  • 尊前我自心香爇——李长之与鲁迅
  • 在李长之先生的现当代文学批评中,他对于鲁迅的研究,无疑占有特殊的位置,可称用时最长,用力最勤并由此奠定了他文学批评家的地位。
  • 周海婴先生追思会在北京鲁迅博物馆举行
  • 5月6日上午,周海婴先生追思会在北京鲁迅博物馆举行。北京鲁迅博物馆杨阳馆长、黄乔生副馆长,周海婴长女周宁女士全家,胡风之女张晓风女士,著名学者王得后研究员、吴福辉教授、张梦阳教授、
  • 鲁迅手抄刘师培著作二种
  • 鲁迅(1881-1936)与刘师培(字申叔,1884—1919)是同时代人,他们在留学日本的时候有些交往,鲁迅和二弟周作人支持过他办的《天义报》,鲁迅发表过许多文章的《河南》杂志,与他也大有关系。
  • 鲁迅外文藏书提要(二则)
  • 橘朴(1881-1945),日本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新闻记者。大分县生人。早年肄业于早稻田大学,日俄战争后不久来到中国,历任《辽东新报》(大连)《济南日报》《京津日日新闻》等记者及主笔。
  • 鲁迅博物馆藏品欣赏
  • 春沐
  • 鲁迅博物馆藏品欣赏(张祯麒)
    深切怀念周海婴先生
    最大的鞭策和勉励(裘沙)
    音容宛在 业绩辉煌(叶淑穗)
    别人无法代为弥补的遗憾?——怀念周海婴先生(剥、玉石)
    有感于坦率的海婴先生(姚锡佩)
    八十年风雨 两代人情谊(晓风)
    从边幕视角看海婴(吴福辉)
    一位温和谦恭的老人——怀念海婴先生(徐昭武)
    我心中的周海婴先生(张杰)
    怀念海婴先生(张铁荣)
    海婴:一个鲜活的“邻家”老人(于静)
    海婴先生(高远东)
    一个真率的人——悼海婴先生(刘思源)
    与周海婴先生交往的七十八年(佐藤明久[日] 瞿斌[译])
    追忆家父周海婴先生(周令飞)
    《野草》:梦与忆之诗(李国华)
    自我认知的难题:鲁迅小说与故人相逢叙事(刘长华)
    战争期间日本作家笔下周作人的实像与虚像(下)——“亲日派”周作人形象在日本的生成机制及其与文学译介之关联(王升远)
    《鲁迅——最后的告别》新版后记(孔海珠)
    中国博协文学专业委员会在鲁迅博物馆举办“5·18国际博物馆日”活动
    鲁迅如何存在:在鲁迅书写与书写鲁迅之间——以吴康《书写沉默:鲁迅存在的意义》为中心(朱崇科)
    尊前我自心香爇——李长之与鲁迅(于天池[1] 李书[2])
    周海婴先生追思会在北京鲁迅博物馆举行
    鲁迅手抄刘师培著作二种(顾农)
    鲁迅外文藏书提要(二则)(赵京华)
    鲁迅博物馆藏品欣赏(晁楣)
    春沐(郝伯义)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