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在纪念鲁迅诞辰1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 同志们、朋友们:今天,我们聚集一堂,隆重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30周年,深切缅怀鲁迅先生的卓越成就、伟大精神和崇高品格。在此,我谨向鲁迅先生的亲属和参加会议的各位嘉宾表示诚挚的问候,向为我国文艺事业做出重要贡献的文学艺术工作者表示深深的敬意。
  • “纪念鲁迅诞辰130周年座谈会”发言(三则)
  • 杨阳(北京鲁迅博物馆馆长):每年9月,我们都会以各种形式缅怀和追念20世纪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位巨人,一位深受景仰的现代文化宗师,他就是130年前的9月25日诞生的鲁迅先生。鲁迅是新旧交替时代的丰碑式人物。他思想广博精深,对世事洞察深刻,无论为人、为学、为文,都给后人树立了楷模。他对中国现代文化的开拓奠基,对人性光辉的不懈追求,吸引和聚拢了众多追随者。
  • 鲁博举办《佐喜真美术馆藏凯绥·珂勒惠支版画展》暨研讨会
  • 为纪念鲁迅诞辰130周年、新兴版画运动80周年,2011年9月17日上午,由北京鲁迅博物馆、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和北京市房山区文联联合举办的《佐喜真美术馆藏凯绥·珂勒惠支版画展》在北京鲁迅博物馆隆重开幕。
  • 鲁迅回顾和评议辛亥革命
  • 一九一一年十月,辛亥革命的枪声打翻了清朝皇帝的宝座,终结了两千多年封建王朝的专制统治。中华民族的历史掀开了新的篇章。这一年,正值鲁迅“三十而立”之岁。他在绍兴府中学堂任教,亲历目睹了辛亥革命的进程,参与绍兴光复活动,积极进行革命的思想宣传工作。后来,他在小说与散文创作中,生动地描绘了辛亥革命的时代风貌,刻画了当时的世态人情,通过艺术形象,表达了对辛亥革命的持续的思考和检讨,显示出他那犀利的目光、明睿的思想和深沉的智慧。
  • 在骨子“依旧”中上下求索——鲁迅小说中的辛亥革命言说
  • 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时候,重读鲁迅的小说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鲁迅小说主要描写的,几乎都是辛亥革命前后发生在中国的社会现实。辛亥革命曾给鲁迅带来了很大的惊喜,他再三地支持和肯定这场革命,认为中国男人从此剪掉了辫子,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他颂扬辛亥的英雄们,时常提醒人们不要忘了秋瑾、徐锡麟;他认为孙中山是非常了不起的革命家,一生都在革命。但是不久鲁迅就开始了反思,因为许多现实的反差,使他感觉到无比的失望。他的小说就是对这种反思与失望的形象倾诉,是他文学化的辛亥观。
  • 写实主义的边界:重新解读《伤逝》中的性别问题
  • 作为鲁迅创作中唯一直接以五四青年爱情生活为主题的小说,收录于《彷徨》集中的《伤逝》④吸引了诸多研究者的目光,讨论的焦点之一在于挖掘文本中潜在的性别意识:或者把女主人公子君与影响鲁迅思想生活的女性因素(母亲鲁氏、朱安、许广平)联系起来,或者批判以男主人公涓生为象征的现代启蒙运动的男性中心立场,或者剖析小说中呈现的“五四式”爱情关系的苍白虚伪和其中隐藏的性别不平等,或者把小说视为鲁迅之前的一篇演讲《娜拉走后怎样》㈤的文学姊妹篇。上述研究思路形成了两种倾向,
  • 周作人与晚明士人
  • 周作人喜言“明季”,尤喜谈论晚明,其中原因,多少有些复杂。一方面,是因为“像”,在一封致林语堂的信中,他这样写道:“得刘大杰先生信,知兄嘉奖拙文拙字,谓皆似明末,此语甚感甚愧,——但又怕,怕的是时世又似明末,则大糟而特糟耳。虏患流寇,八股太监,原都齐备,载道派的新人物则正是东林·…一”u另一方面,也可以说是因为不像,在《(陶庵梦忆)序》里,他曾这样说:“明朝人即使别无足取,他们的狂至少总是值得佩服的,这一种狂到现今就一点儿都不存留
  • 曹聚仁与周作人交往略考
  • 案前摆着一册上海书店影印的,由曹聚仁在香港编校的《知堂回想录》,这恐怕算得上二人交往的最好见证。听说在60年代末,香港三育出版公司还刊行过一本《周曹通信集》,深惜没有机会见到。2004年夏天有幸收到香港学者鲍耀明先生寄赠由河南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周作人与鲍耀明通信集》(2004年4月版),内收周作人与鲍耀明往来书信745通,可成为周曹二人交往的重要佐证,尤其是知堂老人晚年的生活状况、创作译事进程、处境心态等,在知堂老人给曹聚仁、鲍耀明的信札中都有相同的体现,因为鲍耀明与周作人的初期通信都还是由曹聚仁代转的。散记在下面的,是曾接触过的周曹二人交往的材料清理,箅是对曹聚仁与周作人交往的粗疏杂考。
  • 纪念鲁迅诞辰130周年座谈会在京举行
  • 新华社北京9月23日电今年是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鲁迅诞辰130周年。由中国作家协会、中国现代文学馆和北京鲁迅博物馆联合主办的纪念座谈会23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出席会议并讲话。
  • 鲁迅的红色、灰色和本色
  • 我感到,除开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鲁迅而外,鲁迅身上的颜色还曾被涂成了红色和灰色。请注意,我在这里使用的“红色”二字,并不是象征鲁迅身上固有的革命性,而是专指对鲁迅的神化和拔高。这种情况在文革期间和文革之前屡见不鲜,其表现就是把鲁迅的一言一行都摆在绝对正确的位置,让鲁迅为某种狭隘的功利目的或现行政策服务。
  • 纪念“左联五烈士”殉难八十周年
  • 八十年前,1931年2月7日深夜或8日凌晨,有五位“左联”作家:柔石、殷夫、冯铿、胡也频、李求实(又名李伟森),在上海龙华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被秘密杀害。与他们一同遇难的还有中共江苏省委委员何孟雄、全国总工会执行委员兼秘书长林育南等18人。屠杀者企图让死者永远无声无息的消失于人间,没有审判、没有处决布告,报纸上也无消息。但用血写的历史是不容易掩盖住
  • “鲁迅国际学术研讨会”在绍兴举行
  • 为纪念鲁迅诞辰130周年,2011年9月24至26日,“鲁迅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鲁迅故里绍兴隆重举行。这次会议由中国鲁迅研究会、绍兴市人民政府主办。来自国内外从事鲁迅研究的专家学者、绍兴市社会各界人士200余人出席了开幕式。在为期两天的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学者围绕鲁迅经典文本解读、鲁迅与现代中国、鲁迅的世界影响及其他等主题,在中西方文化视野中,通过主题报告、专题研讨等多种形式深入探讨了鲁迅的经典文本的丰富内涵和现实意义。会场气氛热烈,新见迭出,进一步推动了鲁迅研究的发展。
  • 《鲁迅大辞典》若干内容商榷
  • 《鲁迅大辞典》(以下简称《大辞典》)出版一年多来,深受广大读者的欢迎和好评。当然,由于它所涉及的知识面非常广泛,或许更由于“经手人众多”(语出《大辞典·编撰说明》)等原因,因此,虽然经过多次修改、增补,还是难免有差错或不足之处,现就笔者所见,将若干内容提出来,就教于方家。一、关于《共产党宣言》陈望道译本的初版时间及鲁迅获赠该书的时问
  • 《古小说钩沉》札记二则
  • 《古小说钩沉》(以下简称《钩沉》)是鲁迅先生根据古籍所引辑佚而成的第一部中国古小说专集,它最早刊行于1938年版的《鲁迅全集》中,其后又再刊发行多个版本,其中以人民文学出版社1999年版的《鲁迅辑录古籍丛编》中的《钩沉》为当前校印最精之作。对于《钩沉》,有人如此评价:“该书撰辑严谨,体例周密,收罗宏富,取舍得当,反映出鲁迅扎实的文献功底和严谨的治学精神。
  • “纪念鲁迅诞辰130周年学术讨论会”综述
  • 2011年9月17日至18日,南开大学文学院与鲁迅博物馆共同主办的“纪念鲁迅诞辰130周年学术讨论会”在南开大学举行,会议收到论文三十余篇,来自全国15个省市的60余位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会议围绕着鲁迅思想、鲁迅作品、鲁迅与其所处时代的关系、对鲁迅研究的反思、鲁迅对当代中国的意义等命题,进行了认真、深入而热烈的讨论,取得了颇多重要成果。
  • 另一番引人瞩目的文学风景——序山田敬三著《鲁迅——无自觉的存在主义》
  • 说话这应该是去年二月初的事了。日本友人山田敬三教授,来北京进行学术研究和访问。在离京前,继先前已交我的这部《鲁迅——无自觉的存在主义》中译打印书稿之后,又将修改过的《盗火者——鲁迅和马克思主义文艺》、《鲁迅和“白桦派”作家——武者小路实笃(一个青年的梦)》两篇论文,作为全书的“附录”,交给了我,并邀我为他的这部鲁迅研究大作写一篇序文。怀着多年交往的朋友情谊,先睹为快的学习心情,我愉快地答应了。
  • 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读《鲁迅美术年谱》
  • 鲁迅遗嘱说:“孩子长大,倘无才能,可寻点小事情过活,万不可去做空头文学家和美术家。”这话是否意味着鲁迅认为他自己是一位美术家呢?而且不是空头的,是有实绩的。我以为是这样的。虽然,现在也有大见识的人,否认鲁迅是这个家或那个家,但我却认为数十年来大家所公认的“三家”“五最”恐怕是谁也撼动不了的。现在,不妨再给鲁迅增加一个“家”:即伟大的美术家。这难道不是名符其实吗?
  • 鲁迅外文藏书提要(二则)
  • 《支那文化研究》《支那文化研究》(《支那文化∽研究》),后藤朝太郎著。大正十四年(1925),东京富山房出版。全书正文784页,版面大小890mm×1240mm,精装,书价五元十五钱。书前有彩色插图5幅,分别为唐代壁画、戏剧演员照、四川社交界请帖、周代古铜器和中国简要地图。另有三上参次、儿岛献吉郎的序言各一篇。
  • 纪念鲁迅诞辰13O周年座谈会
  • 佐喜真美术馆藏凯绥·珂勒惠支版画展
  • 鲁迅研究月刊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