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和中学老师谈鲁迅作品教学
  • 我虽然一直关心中小学语文教育,但却尽量避免给中小学老师作报告,因此拒绝了许多约请。因为我深知自己缺乏在第一线进行教学的经验,害怕讲一些不着边际的大道理,让老师们失望,更怕发生误导。我唯一敢讲的,是鲁迅作品教学,这不仅因为我的专业就是研究鲁迅,更因为我在2004年、2005年在我的母校南师附中和北大附中、
  • 从鲁迅所观看电影的统计管窥其电影观——兼及鲁迅电影观的当下启示
  • 鲁迅作为新文学的旗手和主将对中国现代文学和现代文化的贡献是全方位的,其中就包括电影。虽然鲁迅称自己“对电影艺术是门外汉”,他确实没有从事过电影创作,也没有专门论述电影艺术的著作,但他却对电影艺术极为热爱,可谓是电影的“铁杆粉丝”。据笔者根据现有资料统计,鲁迅从1916年9月24日看第一部电影始,
  • 论鲁迅旧体诗歌的现代意识
  • 作为现代文学的奠基人,鲁迅的文学贡献是多方面的。对于旧体诗歌创作而言,其数量虽然在鲁迅全集中只是很少的一部分,但却是鲁迅文学成就的重要组成部分。郭沫若曾说:“鲁迅先生无心作诗人,偶有所作,每臻绝唱。”事实上,鲁迅旧体诗歌所具有的无穷魅力在于其本身所蕴含的浓厚的现代意识。鲁迅借用传统诗歌的艺术形式,来表达现代人的思维观念和价值理想;在新旧文化变革与转换时代的历史语境中,鲁迅的旧体诗歌同样展示出一个觉醒者决绝的反抗意识与启蒙立场,
  • 周作人科举经历考述
  • 周作人在晚年回忆录中谈到早年参加县考的经历时,认为这是读书人出身的“很容易”又“极其艰难”的唯一正途,并且在认定其意义“很是重大”的同时,又强调了这是件常见的“小事”:这种相互矛盾的表述本身就蕴含着某种张力。
  • 广州省立女师风潮
  • 广州省立女师风潮,是鲁迅与许广平在厦门通信中反复提及的一个重要事件,这个隐藏于通信中的、鲁迅并未亲身参与的学潮,不但关涉到广州的学界和政界的复杂派系斗争,是鲁迅进入广州之前的重要政治背景,而且对于认识许广平、鲁迅的政治倾向,特别是鲁迅对学潮的复杂态度,也是极为重要的。
  • 古越周作人先生稿札
  • 《古越周作人先生稿札》,系田家英小莽苍苍斋旧物,是周作人从1929年至1940年写给他在浙江省立第五中学(绍兴)教书时的学生张一渠的手札,共三十五通,外加文稿、诗稿各一首,由张一渠装裱成册页,并请张翥、阮恺等人题跋十余则,裒然成帙。田家英之女曾力、曾自女士,知道这批珍贵的佚札,对于周作人研究甚有价值,不欲自秘,慨然允予整理发表。本刊因请陈烈先生(田家英之婿)、刘思源先生理董之,刊载以飨读者。
  • 《与支那未知的友人》三则译后附记
  • 日本作家武者小路实笃的剧作《一个青年的梦》中译文在中国期刊《新青年》上连载时,作者特地给中国的同行们——《一个青年的梦》的译者和《新青年》杂志的朋友们写了一封信,题作《与支那未知的友人》。这封信由周作人译出,当时就在《新青年》第7卷第3期上与正在连载的剧本一起发表了。《一个青年的梦》出版单行本时,这封信还放在了卷前。
  • 《鲁迅全集》本文、注释疑误举证(一)
  • 尽管先生说过希望自己的文字“速朽”的话,但当鲁迅先生诞辰一百三十周年之际,我仍然觉得惟有阅读先生的著作才是对他最好的纪念。一部《鲁迅全集》,再加上相当详细的注释,确乎已经是大半个现代中国文学史,而且是一个与古今中外文学文化、历史现实密切关联的现代中国文学史,因而也就是一部现代中国社会史、思想史,或者也可以说就是一部现代中国历史,甚至也是一部人类历史,一部人类心灵史。
  • 鲁迅的美术修养——2011年8月18日在浙江美术馆学术报告会上的演讲
  • 负有盛名的鲁迅以他前卫的小说、犀利的杂文闻名于世,而他的翻译、国学、美术、书法等方面的成就却不大为人所知。今天我想着重谈一谈鲁迅的美术修养、鲁迅的艺术鉴赏力的形成,并向大家介绍鲁迅在美术方面的成就。
  • 《鲁迅大全集》注释错讹举隅
  • 沿袭王世家、止庵先生所编《鲁迅著译编年全集》开创的体例,近期由湖北长江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的《大鲁迅全集》,以收入内容之更丰厚博大而求全,注释褒贬色彩之更淡化简约而不繁,为编辑出版的新特色。它为鲁迅著述出版又添一份新成果,本应是一件值得恭贺的事。但这套《大全集》,
  • 《鲁迅大全集》:一次失败的尝试
  • 关于最近出版的33卷本《鲁迅大全集》,有几点不成熟的看法,写出来供编者参考。 一。建国后鲁迅著作编辑出版回顾。 1950年10月10日,许广平把鲁迅著作的编选、翻译及印刷等事项“完全授权出版总署处理”,即将鲁迅著作的版权交给了国家。
  • 鲁迅的古碑钞本应有排印本——读《鲁迅大全集》想到的
  • 鲁迅在北京时的抄古碑工作,是他读书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前后经历了差不多十年的光景,如果连选碑购帖算上的话,那时间就更长了。鲁迅曾经抄古碑,是他自己在《呐喊·自序》中向世人说出的,当说起住处绍兴会馆的房屋时,鲁迅说:“许多年,我便寓在这屋里钞古碑。”当有客人来访看到鲁迅抄古碑的稿子时,问他:“你钞了这些有什么用呢?”鲁迅回答:“没有什么用。”
  • 谈《鲁迅大全集》的编辑体例
  • 先声明一句,编一部内容多于坊间《鲁迅全集》的书,不是不可能,而且并不一定没有必要。即便按照当年冯雪峰所说“不仅包括鲁迅的全部创作和书简、日记,而且包括全部的翻译、古籍整理以及编选的画册”来编,也未尝不可。我们看一看鲁迅一九三二年四月二十九日所作《鲁迅译著书目》,“辑录旧文,间有考正”之《小说旧闻钞》,
  • 鲁迅外文藏书提要(一则)
  • 《艺术与装饰》第239号 鲁迅所藏外文杂志,有些并无系统。有些杂志,系为实用而购藏。例如《艺术与装饰》月刊是法国一份历史悠久的杂志,鲁迅却只有1921年11月出版的一册。其封面上标明,该杂志已经出至第25个年头,第239号了。这本杂志的来源,鲁迅的日记和书账中也没有著录。
  • 周作人《儿童文学小论序》手稿
  • 《鲁迅研究月刊》封面

    主办单位:鲁迅博物馆

    主  编:孙郁 黄旭

    地  址:北京阜内大街宫门口二条十九号

    邮政编码:100034

    电  话:010-66165647

    电子邮件:lxyjyk@vip.sina.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0638

    国内统一刊号:cn 11-2722/i

    单  价:6.00

    定  价:8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