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又一年
  • 洗砚磨墨作字,焚香扫地读书。这是朋友尘远三年前送我的书法,一株两株腊梅开在窗外,香气冷冷;猛然见到一株高大的茶花,红艳艳是喜庆年画的底色,天空明明灭灭,像是一句暗语,与我内心的某些东西颇为契合。
  • 过年
  • 如今,"过年"这两个字,除了让人们感受到时间的飞快外,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特别的兴奋了。
  • 菀坪人的春节
  • 菀坪人,大都来自五湖四海,更是一个多民族的乡镇。改革开放30多年来,菀坪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由于历史的原因,如今菀坪的民风民俗依然葆有着独特的中原文化色彩。
  • 回忆年夜饭
  • 我小时候盼吃年夜饭,倒不是馋,觉得这么多人坐在一起,好玩,心里快活,还能看到大沙锅——这种大沙锅只有吃年夜饭时才端上桌,大得像行灶。行灶现在看不见了。我不知道"行灶"的"行"是不是这个写法。那时候有两种灶,
  • 拓片那些事儿
  • 去年金秋在山东曲阜访友时,恰逢有关部门下达捶拓北朝摩崖刻石的任务,朋友邀我一同前往观摩,岂知此行成了我一个难忘的经历。山东北朝的摩崖佛经题刻,字体大的一尺开外,小的也过斗量,佛经刻在山上一整块相对平整的崖壁上,历经一千五百年的风雨,高大寂静而十分壮观。
  • 瓦砾金玉
  • 灼灼桃树下,一个精壮汉子在春天的薰风里直起腰来,他得意地打量着手底下刚做好的一排瓦当泥坯,目光越过青烟袅袅的瓦窑,极目茫茫天边。他在望什么?想望穿千年历史的去处么?
  • 遇见
  • 人的一生中或许都会有那么一次遇见,似乎偶然,却让人情牵一生。犹记得第一次看到一枚秦虎獐鱼豺纹瓦当时那种夺人心魄之感,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半辈子,当时的惊鸿一瞥,在我心中,一扇门蓦然被打开,波涛涌起,再也关不上了。
  • 瑞园雅集
  • 听周联一先生介绍部分藏品,有战国、汉代瓦当和汉砚实物,有汉画像石、汉砖和更晚些时代的画像石、书刻拓片。这些东西以前见过很多,但是上手把玩难得,抚摸古人的工痕,臆想其诞生过程,让人很亢奋。我年青时从事美术设计,对瓦当纹样比较熟悉。
  • 遥远的年代,一步一步走了
  • 行家的说法,现在当口拓片最为众多和丰富的年月。各地都在造房子,翻箱倒柜似地挖掘,埋在地下的秦砖汉瓦,如睡梦中听到集合号的士兵,一下子惊醒了。这一觉时间长的有一两千年,刚睡下的,也是几百年光景。
  • 芝兰堂闲话(一)
  • 陶:王老师,我在学习评弹,现在是青年评弹演员,再过十来年二三十年就是说书先生,评弹主要的题材全是从前旧事,我不要说没有经历,听说也不多,所以要向您请教。网上有一个您弹唱《密室相会》的视频,您是著名画家,评弹也弹唱得字正腔圆,倒是十分有意思。
  • 苏州老宅
  • 紫兰小筑 研究"鸳鸯蝴蝶派"的专家说周瘦鹃是自称啼血杜鹃的哀情巨子,二十年代的旧上海,《礼拜六》和《紫罗兰》是别致的风景,而周瘦鹃,就是这一道风景里的风云人物。
  • 常熟人家里的菜
  • 冰葫芦 原料 主辅料:面粉、猪板油、桂花 调料:盐、白糖、色拉油
  • 丹崖翠峡中的赤蟒
  • 赤水,黔之西北沿,原属蜀之极南边,城市建在赤水北,水南即四川地界合江县的九支镇。
  • 萝卜丝饼
  • "十一"过了没多久,老街上的法国梧桐就开始悄悄落叶,踩在宽大的脆叶上,听得到秋天的声音。
  • 望去茫茫香雪海
  • 梅花是我国特产的植物之一,因其凌寒而开,品格高洁,受到历代文人墨客的喜爱。梅花和松、竹并称为"岁寒三友",又和兰、菊、竹一起有"四君子"之称,并居首位,在二十四番花信风中,梅花拔得头筹,可见其在中国文化中的重要地位。
  • 从太监弄到苏州女子私房菜
  • 苏州人有一句民间闲话:吃煞太监弄。 太监弄在苏州有两条,一在宫巷东端西侧,东起宫巷,西越北局至邵磨针巷。旧名"宫巷南西巷"。再一条原在剪金桥巷东侧,南出道前街,北出西支家巷。现在此巷已废。
  • 美好桃花漫岁月
  • 春还未至,但对桃花的思念却漫上心头。 人间草木,看似无情,实则有心,她们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吐露芬芳,舒展其韵。时光流转,落花无言,流水不语。春天里,"一树一树花开"的绚烂花事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桃花无疑。
  • 吴中大书家——记汪星伯先生
  • 苏州向为人文荟萃之地,历代名家辈出。晚近以来更有一大批造诣深厚的书家活跃在古城中,其中最孚重望者当推汪星伯、蒋吟秋、祝嘉、费新我四先生,补白大王郑逸梅《艺林散叶》中称他们为吴中四大书家,可见其声誉之高。
  • 汪星伯与苏州园林
  • 苏州园林遐迩闻名,有案可查的园林在苏州这块方圆不大的地皮上重重叠叠,几经兴废,往往随意指就一片地域,就可以说出这里的前世今生,沉淀了多少沧海桑田。
  • 隐高士
  • 六年前我得汪星伯孤本手书《散谈书法》,其理精辟犹如老法师指点迷津,豁然开朗,至今努力不忘其意。我心气高,服高人。在苏州,画服沈子丞,书服汪星伯,两老为高人,亦同为行内奇士。北京朋友羡慕此地文化的底蕴,实为艺坛有前辈高人,使我辈知传统。
  • 缅怀恩师汪星伯
  • 1945年日本投降,抗日战争宣告胜利结束,而内战又进入了决战阶段。
  • 江南才子汪星伯
  • 董桥先生在《翠玉簪》中提到陆小曼曾跟汪星伯学作诗,诚哉斯言。其实汪星伯还是陆小曼山水画的启蒙老师。
  • 吴老和我
  • 上世纪下半叶,苏州画坛上三位画家,相对活跃,市里有什么厅堂布置、外事接待等活动,每多同时出场。张辛稼画花鸟,吴(?)木画山水,我父亲费新我画人物,右腕病后左手专攻书法,"三个档"配合协调,过从甚密,文人相亲、相敬,宛如"义结金兰",人称"三套车"。
  • 师生情缘
  • 我与恩师吴 木相识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拜他为师是一种缘分。那时,苏州军分区司令员刘金山的小儿子刘强欲学中国山水画,让我帮忙找老师,先介绍他跟吴门画苑陈鹤章打基础;而后,他正式拜吴木为师,成为吴老师的入室弟子,着实令我羡慕不已。我当时经常带习作去吴老师家请教,有时也陪刘强去吴老师家拜访聆听教诲。
  • 永远的父亲
  • 时光流逝,往事历历,不知不觉父亲已经离开我长眠于青山绿水中六年多了,但悠悠岁月隔不断我对父亲的思念,他的音容笑貌仍旧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里,让我难以忘怀。在我的心中,他是一个一丝不苟、勤勤恳恳的好父亲,更是一个不平凡的艺术家。
  • 王国维《人间词甲稿·诗附》自印本考
  • 湖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出版了萧艾先生的《王国维诗词笺校》一书。萧艾先生是湘潭大学中文系教授,在研究王国维诗词上是卓有成就的。这《王国维诗词笺校》也是现时所能见到的对静安先生诗词校订笺注最详的一种。在《笺校》的"前记"中有云:"人间词共一一五首,王氏早年次第印行《甲稿》及《乙稿》。
  • 常熟周氏家族及其明代正德元年“诰命”
  • 1984年10月21日,《常熟市报》上的一篇报道引起各界的关注,城郊乡宝岩村农民周关全家中保存着一件明正德元年(1506)的"奉天诰命"。"奉天诰命"全长2.6米,宽0.3米,云天织锦卷头有双龙图案。正文之外,另有清朝两代帝师翁同龢和翁斌孙、俞锺颖三人的题跋附后,长达1.8米。
  • 青山绿水绣新城——《苏州杂志》历年文萃序
  • 今年初夏的一个上午,我去青石弄的叶圣陶故居,现在的《苏州杂志》社,拜访杂志主编陶文瑜先生,聘请他担任苏州高新区的文化顾问。
  • 俞平伯的诗 顾颉刚的手——《语丝》刊名的由来
  • 《语丝》是孙伏园从《晨报副刊》编辑辞职之后,创办并编撰的一份周刊,于1924年11月在北京创刊。
  • 与尹斯明谈苏剧
  • 三年前,我在撰写《苏剧之路》的时候,就有朋友向我推荐,该去采访尹斯明女士,她是苏剧界硕果仅存的老艺人。当时考虑到尹老年逾九秩,未便惊动。几个月前,顾笃璜先生告诉我,尹斯明最近在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95老人话苏剧》。
  • 华人德先生
  • 华人德兄和我同在1978年考入北大。是同级校友。和他认识并成为朋友,是因为书法,堪称翰墨因缘。
  • 感恩书法
  • 我与书法正式结缘是20年前的事情。 1984年,我进苏州大学攻读汉语言文学专业。二年级时,设有书法课,正是因为这样一个偶然的机缘,我便有幸立于著名书家华人德先生及李鹤云先生门下。书法课程虽匆匆一载,我听来却兴味甚浓,
  • 侯调
  • 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 1953年冬天,上海评弹实验第三组决定在"米高美"书场上演《玉堂春》,因缺少演员特邀侯莉君参加演出。一直在"边皮场子"演出的侯莉君,突然接到大书场的邀请书,既高兴,又害怕。
  • 一画一咏香如故
  • 听父亲说我从小开始就有喜欢收集东西的习惯,最早的时候是喜欢收藏各类香烟纸盒——这些事大约发生在12岁以前,我自己早已没有了记忆的痕迹。
  • 奥灶面的诱惑
  • 清晨起身,一味想吃昆山正宗的奥灶面,就此不难看出我还是一个顽固追求美味的人。
  • 菜花塘鳢
  • 塘鳢鱼,春天的鱼,与螺肉、河虾、竹笋、春韭并列为江南五大春鲜。因为塘鳢鱼,江南的水,尤其是太湖的水,便成了名副其实的一湖春水了。
  • 咸菜雪菜和莴笋
  • 咸菜雪菜 一到冬天,苏州家家户户腌咸菜,这倒也是一景。此乃老景。现在几乎看不到了。小巷逐渐消失,老苏州拆迁,腌咸菜不便。
  • 曲园
  • 苏州人称呼俞樾为俞曲园,建造曲园,是俞樾来到苏州16年以后的事情,这时候的俞樾已经是知名学者和朴学大师,方有能力在吗医科购得五亩田,建造一座属于自己的小园子。而在此之前,这么一位有名的导师和学科带头人,
  • 修园林
  • 修园林和建房屋不同,要精雕细刻,不得粗制滥造,且必须依靠老工人,真正做到领导、技师、工人三结合。我们在这方面体会很深,凡是多和老工人商量,把领导意图向他们说明白,他们会想出百般办法,做得精功细巧,省材、省料,符合艺术风格,否则就出问题。
  • 《苏州杂志》封面

    主管单位:苏州市文化艺术联合会

    主办单位:苏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陆文夫

    地  址:苏州市滚绣坊青石弄5号(苏州市60信箱)

    邮政编码:215006

    电  话:519531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5-1651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108/i

    邮发代号:28-92

    单  价:3.50

    定  价:2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