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新诗写作的虚与实
  • 清画家兼诗人方薰《山静居画论》云:“古人用笔,妙有虚实,所谓画法,即在虚实之间。”其实,此论尤适用于诗。因为以心物关系为基础的诗的意象也好,意境也好,说到底都是虚实互立互藏的关系处理问题。下面,就分别从有与无、明与暗、露与藏的角度,谈谈新诗写作中的虚实把握问题。
  • 默默忍受着的灵魂——读食指的《相信未来》
  • 2001年,已经多年空缺的人民文学奖诗歌奖颁给了两位特殊的人物,一个是1989年卧轨自杀的海子,一个就是近十年来一直生活在精神病院的食指。在谈到获奖后的感受时,食指说,在当前物欲横流的时代,现代人缺乏人文精神,不肯吃苦读书,不愿坐冷板凳……他的诗写得并不好,奖励的不是他的诗,而是一种精神。
  • 欢迎订阅2003年《伴侣》
  • 诗中画 画中情 情中趣——林逋《山园小梅》赏析
  • 林逋(公元967—1028年),字君复,钱塘人。他一生过的是隐逸生活。《宋史-隐逸传》称其“性恬好古,弗趋荣利”,“初放游江、淮间,久之,归杭外l,结庐西湖之孤山,二十年足不及城市”。林逋终生未仕,亦未娶,以赏梅养鹤为乐事,故素有“梅妻鹤子”之称。死后,赐谥“和靖先生”。
  • 分析文本三大元功能的意义
  • 文本功能分析被正式引入写作学教学实践,是写作学研究的一项重要成果。国内写作学界将文本三大元功能理论运用于写作教学的突出代表,是最近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教育部“面向21世纪”课程教材《实用写作》(余国瑞、彭光芒主编《实用写作》,高等教育出版社,2002年6月)。目前,这一理论研究成果已引起罾内学术界的重视。本文拟对这一理论在写作学中的运用作简要评介。
  • 全程写作训练论
  • 写作,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实践,是一种复杂的精神生产,必须重视训练,这是写作界早已形成的共识。张志公先生曾经说过:“写,是一种能力。能力要经过训练才能获得,才能提高。知识必须和训练结合起来,才能有助于提高训练的效率。写作课要特别强调训练,使知识化为技能技巧。”(《写作教程·序》,华东师大出版社,1984年版,第1页)许多从事写作教。
  • 随物赋形 气韵自然——苏轼的自然写作观
  • 主张“文理自然”的苏轼,谈到写作时不止一次地提到“随物赋形”,在《自评文》中说:“吾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皆可出。在平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千里无难,及其与山石曲折,随物赋形,不可知也。所可知者,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如是而已矣。其他虽吾亦不能知也。”综观苏轼所谓的“随物赋形”的自然写作观,实际上包含着如下几层意思。
  • 从语言本体切入小说语言研究——高选勤《小说语言论》序
  • 小说是语言的艺术,这是人所共知的事实,小说语言是艺术化的语言,这无疑也是人们的共识。但对这种艺术语言的研究,其所取的角度、路向和侧重点,却又是多种多样的。所谓“多种多样”实际上是牵涉到研究者所持的小说观念或语言观念的不同。比如,以往我们的一些小说语言研究更看中于小说语言的“生活化”、“性格化”或“乡土化”,这自然是源出于“小说是生活的反映”的观念支配,把语言看作小说反映生活的工具;而近些年来,我们许多小说语言研究,则舍弃了对小说意义的追寻,
  • 语言贴切:标准与方法(上)
  • 讲准确,是写作中语言表达的基本前提,它主要是要求“辞达”;求贴切,是语言锤炼的基本要求与基本出发点,它主要涉及到所选用的语言是否更佳的问题。那么怎样判断语言是否贴切呢?主要可以用以下两条标准来衡量。
  • 小说中的对话
  • 人物对话是小说中最难写的部分,初写小说的人写得最差的地方也往往是对话。苏联作家马卡连柯开始创作时,写不好人物对话,他的第一个短篇小说写失败了,为此他搁笔三年,琢磨如何写好对话,后来终于写出了成功的作品《教育诗》。
  • 影视杂笔三则
  • 历史剧制作和名著改编的大忌,最在半真半假之间。全真,有助于观众完全、真实地了解历史或名著的原貌;全假,则可以保证观众不会歪曲历史或误解名著。倘若半真半假、真中掺假,就难免迷惑观众,以古为今、以是当非。——乾隆尽可以“戏说”,《西游》也尽可以“大话”,因为戏中的乾隆绝非历史上的乾隆,“西游”也绝非吴承恩笔下的《西游》。尽管现在已有不少观众对周星驰的影视剧作品颇多微词,但笔者对其却情有独钟。——星仔戏中的“历史”绝非历史的实录、“名著”绝非名著的原貌,
  • 新闻标题的色彩美
  • 古代文论家刘勰在《文心雕龙·情采》中说:“立文之道,其理有三:一日形文,五色是也;二日声文,五音是也;三日情文,五性是也。”刘勰把“五色”放在“立文”的首位。可见色彩在语言表达中重要作用。
  • 增加新闻的“含金量”——谈新闻写作的选材角度问题
  • 我们知道,在新闻写作中,对于同一条新闻线索,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写作方法。但从报道的效果来看,新闻的“含金量”即新闻价值与新闻信息量却大不相同。这是因为新闻的写作同一般文章的写作一样,都存在着选材角度和立意的问题。角度不同,立意的高低就不同,对新闻作品来说,其新闻价值的大小与新闻信息量的多少直接影响到新闻的报道效果。
  • 《学问》万象 你我共赏 敬请订阅《学问》杂志
  • 欢迎订阅《学语文》
  • 欢迎订阅《中等数学》《中学教与学》杂志
  • 欢迎订阅《好家长》
  • 欢迎订阅2003年《小说月刊》
  • 《青少年科学探索》用科学精神探索新知
  • 欢迎订阅《新闻界》杂志
  • 公文写作的约定俗成和创新
  • 公文区别于其它文体的标志之一,就是有严格的格式要求,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能标新立异。但这并不意味着公文写作只有约定俗成乃至一成不变,而不能有所创新。
  • 应用文与政府行政——从几次失败行政说起
  • 刘勰在《文心雕龙》的《章表》中肯定应用文是“经国之枢机”,在《书记》中肯定应用文是“政事之先务”,足以说明应用文是国家管理、行政运作须臾不可离开的重要文体。应用文不仅关系到现代化科学管理.促进国际间、社会间、人际间往来的协调和有序发展,而且对于提高工作效率、增加效益、维系社会稳定、促进发展均有直接关联。用一句话可以概括:应用文是政府行政的“先务”、凭证和依据。
  • 例谈根据对象措词
  • 有这么一个笑话,说的是古时候,有一个秀才要买柴。他在街上高声对挑着柴卖的人喊:“荷薪者过来吧!”卖柴的人听懂了“过来”二字,便把柴担到秀才面前。秀才问:“其价几何?”这个“价”字,卖柴的人还听得懂,就说了价钱。秀才想砍砍价,就对卖柴的人说:“尔薪外实而内虚,烟多而焰少,请损之。”卖柴的人不知秀才说的是什么意思,满头雾水的他只好挑着柴找新的买主去了。
  • 网络写作新质探析
  • 现在,我们正处在一个网络信患时代,网络写作已成一种普遍趋势,传统写作学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网络写作载体和写作方式的变化,促使写作思维、写作语言、写作鉴赏等相应发生变化。因此,从写作学的角度去研究网络写作的新质,重新建构现代写作学理论,已成一种时代的迫切需要。
  • 那年冬天,在孔林(散文)
  • 21世纪游记散文如何写下去?——兼谈曹舰散文《那年冬天,在孔林》
  • 并不是说,曹舰这样的一篇几乎是微不足道的小散文“又一次为我们指明了21世纪散文发展的方向”(我国上世纪的惯用语);也不是说这么一篇小散文已经成了新世纪散文的一种新的典范。我只是觉得,我起码从这篇小文章中读出了新世纪散文的一种味道。它一下子让我想到了“21世纪的散文究竟应该如何写下去”这样的一个带有根本性和方向性的大问题。因为在写法上,这篇散文已经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散文模式和散文规则。
  • 初冬翻书最入心
  • 读《初冬翻书最入心》思絮
  • 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地球母亲,不知存在了若干亿万斯年。尽管总有人发出所谓世界末日的警告,神经健全的人们,仍然对她的健康长寿充满信心。遗憾的是,作为她儿女的万物之灵的人类,却往往只有短短的几十年的寿命。每当谁家孩子出生时,前来祝贺的亲友,常爱用“长命百岁”的话讨主人欢喜。但其实,即使在当今科学昌明、医疗发达的时代,万人之中能活到百岁的,也寥寥无几,
  • 打铜街
  • 打铜街是故乡贯城一条长不到一里的小街。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打铜街是破破烂烂的,门边一年一挂的春联,也总是在风中飞舞、落尽。但我喜欢打铜街,喜欢阳光毫无遮拦照耀着的打铜街,喜欢发出丁丁当当响声的打铜街。那阳光那声音让我体验到童年一种真实的快乐。按那时我自己的想法和逻辑,打铜街应叫打铁街才对。不宽的马路两侧,破破烂烂的房子中,有十好几家是开炉打铁的。这些打铁的,很少是房子的主人,大多是家在别处的铁匠,租了主人的房子,
  • 最后的谎言
  • 读稿札记:文学让真情永恒
  • 前天听一位网友讲他的初恋故事。这是没有任何实质内容的初恋,纯洁而凄美。我被深深地感动了。是的,我们会被人间的所有真情感动。文学就是要表现这些让人感动的真情。如何表现这些真情,且让它们能够扣人心弦,是大可值得探讨的。我相信读者所有的来稿都是有真情的。但让我感动的不是很多。如果我被来稿感动了,我会深深地感谢作者。刚开始快速瞟一眼《打铜街》这篇文章,看到“打铁”什么的,
  • 湘行散记
  • 中秋夜
  • 好汉在军营
  • 不过是一墙之隔,就从繁华喧嚣的城市进入了这样一个世界。这里是健康而又生气勃勃的军营,雪白的墙壁,四四方方有棱有角的被子,绿色的军装,一张张稚气未脱的光明的笑脸……尤其是这些笑脸,仿佛是没有被污染过的清澈透底的泉水,是连着白云无边无际的青草地,是早晨刚刚露头的那一抹绚丽的朝阳,你看在眼里,灵魂就像是被泉水洗过。
  • [诗艺随笔]
    新诗写作的虚与实(马立鞭)
    [诗人诗作]
    默默忍受着的灵魂——读食指的《相信未来》(安春华)
    欢迎订阅2003年《伴侣》
    诗中画 画中情 情中趣——林逋《山园小梅》赏析(上官红菱)
    [写作学研究]
    分析文本三大元功能的意义(金艳)
    [写作教学]
    全程写作训练论
    [创作论坛]
    随物赋形 气韵自然——苏轼的自然写作观(李桂珍)
    [语言与写作]
    从语言本体切入小说语言研究——高选勤《小说语言论》序(陈美兰)
    语言贴切:标准与方法(上)(黎千驹)
    [小说创作]
    小说中的对话(杨昌江)
    [影视剧写作]
    影视杂笔三则(张永军)
    [新闻写作]
    新闻标题的色彩美(李明文)
    增加新闻的“含金量”——谈新闻写作的选材角度问题(刘巧玲)

    《学问》万象 你我共赏 敬请订阅《学问》杂志
    欢迎订阅《学语文》
    欢迎订阅《中等数学》《中学教与学》杂志
    欢迎订阅《好家长》
    欢迎订阅2003年《小说月刊》
    《青少年科学探索》用科学精神探索新知
    欢迎订阅《新闻界》杂志
    [应用写作]
    公文写作的约定俗成和创新(方应天)
    应用文与政府行政——从几次失败行政说起(洪威雷)
    例谈根据对象措词(张峰)
    [电脑写作]
    网络写作新质探析(沈艺虹)
    [创作星空]
    那年冬天,在孔林(散文)(曹舰)
    21世纪游记散文如何写下去?——兼谈曹舰散文《那年冬天,在孔林》(郝雨)
    初冬翻书最入心(简飚)
    读《初冬翻书最入心》思絮(黄益庸)
    打铜街(李扬林)
    最后的谎言(胡艳芳)
    读稿札记:文学让真情永恒(斯夫)
    (潘宏义)
    湘行散记(杨如风)
    [作品修改]
    中秋夜
    [短章精品]
    好汉在军营(叶梅 吴红春)
    《写作:高级版》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