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有一种爱叫等待——品读余光中诗作《永远,我等》
  • 在夏末的黄昏,赴夕阳之约,怀揣着渐巳褪色的青春,一个人来到荷池旁,此时,若是漫步岸边,倒不如静坐赏荷,哪怕对着一池残荷默默发呆,待一只惊起的水鸟,搅了一池的残香,香味扑鼻,才想起手中还握着一卷书香,即使不打开,此时此景已臻诗境,若翻开诗卷,又恰是余光中先生的一首《永远,我等》,轻轻吟诵,感觉到的就远不止盎然的诗意了,而是一纸美丽的忧伤。
  • 徐志摩的抒情散文
  • 大约情思浪漫之人都不大去掩饰自己的内心,反而渴望一吐为快。对徐志摩来说,充满于内心的是一种不无自信的热情。此种热情,或许与作者的境遇与心性有关。徐志摩在《天目山中笔记》中说到接受西洋人生观洗礼的,容易把做人看得太积极,人世的要求太猛烈。就当日的徐志摩来说,他显然也是将目光投向西方,从而为思想寻找活力的泉源,而不愿拘守在传统的禁锢里。
  • 男权规约下的“地母”——谈严歌芩的“她母女人”形象
  • 2008年4月,严歌苓的又一部力作《小姨多鹤》出版,再次引起了研究者对严歌苓的关注。因为这部作品是以最为敏感的中日关系为背景展开的,叙述的是一个战败后滞留在中国、长期为妾的日本移民竹内多鹤的故事。如同她以往的作品一样、,严歌苓依然只对人性感兴趣,而对展示人性的舞台不感兴趣。所以,对战争的残酷和两个民族之间的爱与恨,她都没有投入太多关注。
  • 论小说写作中人物刻画的三种形态(上)
  • 人是万物的尺度。作为叙事文学代表的小说,其所写之事是由人的活动构成的,因此,人物是小说的主脑、核心和台柱。而对于人物在小说写作中的特点或表现形态的理论界定,主要体现在福斯特的“扁平人物”和“圆形人物”理论话语中。英国作家爱·摩·福斯特在《小说面面观》中将小说人物分为扁形与圆形两种。所谓“扁形人物”,就是“按照一个简单的意念或特性而被创造出来”的,“可以用一个句子表达的类型人物或漫画人物”。
  • 文学方言的局限与方言写作的危机——以现代湘籍作家为例
  • 现代湘籍作家是一个有着鲜明的方言写作倾向的群体。在他们多向度的开拓与努力下,文学方言特殊的审美品质得以彰显。尤其是在新世纪以来“亚乡土叙事”的热潮下,文学方言的价值和方言写作的意义更受到广泛的关注。但是,文学方言种种固有的属性,使其审美品格与地域局限相伴,话语成分精华与糟粕同在,由此导致了方言写作危局的加剧。
  • 教学反思常见文本形式的写作
  • 教学反思即教师对于为什么教、教什么和怎么教等问题进行理性的思考和具有伦理性的选择,并对其选择负责任。教学反思在提高教育教学质量、推动新课程改革顺利进行和促进教师专业发展等方面有着重要而独特的意义。我们这里取几种一线教师常见常用的教学反思的文本形式加以研究并说明其写作要求。
  • 视听语言的娴熟运用——评电影《追击者》
  • 韩国影片《追击者》主要讲述了一个“按摩院”(实则从事卖淫活动)的老板严浩民发现手下的“小姐”接连失踪之后,对顾主展开调查,终于探清了事实真相,即一名变态杀人狂池映民残害了这些小姐。为了解救受害的小姐并将罪犯绳之以法,严浩民拼命地追击罪犯并尽全力搜集证据。在此过程中,罪犯的犯罪行径、受害者的自救、严浩民的追击、警方的调查工作等,组成影片叙事的主要部分。华丽和黑暗并存的都市首尔,那一晚令人窒息的紧张感,一切尽在《追击者》的细腻影像中。
  • 论当代军旅题材电视剧的成功“三味”
  • 军事题材的电视剧以弘扬主旋律为其主要职能,因此在创作上常常限于国家军队形象、军人形象的维护与宣传。这种创作观念使军旅题材的电视剧常常以塑造完美英雄形象为己任。这些英雄们重复着战争与和平、命令与服从、艰苦训练与英勇作战的故事,留给观众的是传统的道德军人群像。这样于剧一面的模式是传统军旅题材电视剧发展的瓶颈。然而,近年来一批反映当代军旅生活的电视剧,
  • 悲剧的视觉传播:灾难新闻摄影报道的伦理诉求
  • 自然灾害、战争等给人类带来无数灾难的事实,是新闻纪实类摄影师最为关注的题材。灾难新闻摄影反映的是与人类生存息息相关的重大题材如灾害、战争,这些极端现象又多为反常态的稀有现象,能激发人类强烈的好奇心;同时,灾难新闻契合了人们关注周边生存环境的信息欲望,满足了人们“安全需要”的本能心理;而个人因其立场和价值观的不同,在获知新闻的同时,
  • 试析新闻叙事时间
  • 节奏、频率与顺序都属于时间范畴。事件自有其持续的时间长度,事件自有其发生次数,事件也自有其发生的先后,但在新闻叙事中,如同文学叙事,也可以不按事件本来的时间长度、本来的发生次数以及本来的先后来叙述。出于各种需要对“本来”面目进行不同程度地“扭曲”,就形成了新闻叙事的不同风貌。当然这种“扭曲”远不能和文学叙事中的扭曲相提并论,只能是很“保守”的。
  • 论叙述在请示写作中的应用
  • 叙述就是把一件事情的发生发展过程完整清楚地表达出来。它不仅广泛应用于记叙文体中,而且在应用文中也经常使用。请示是下级机关向上级机关请求对某项工作、某个问题做出指示,或对某事予以审核批准时使用的一种文体。为了得到满意批复,因此,就必须把某个问题或某项事情表达清楚,这就需要用到叙述。下面看一例子:
  • 论法定公文的文本结构
  • 法定公文是指国家以法律法规规范的公文。因其格式眉首的发文机关标识大多套红头,并标有“文件”二字,故也称被作“红头文件”或简称“文件”。这种公文通常由格式和文本两大部分按规范要求相匹配地构成。文本即为格式主体中那篇反映公文主题表达发文机关意图的文章,它是公文思想内容之载体、之所在,故称“文本”。法定公文文本结构具有极强的规律性,弄清并掌握其规律性,对写作这类公文文本具有很大的帮助。
  • 小中容大,尺水兴波——微型小说《盲人看》赏析
  • 有人说微型小说的时间艺术是对传统小说时间理念的冲击和反叛,即对线性历时间结构的打碎和超时间链接。在《盲人看》中,作者就成功使用了倒叙的手法,把一个盲人的故事讲得引人入胜。开篇,作者首先展开了一个家长们接孩子下学的场景,然后将镜头聚焦在一个盲人身上。孩子乖巧地拉着盲人过马路的温馨场景揭示出这个盲人此时生活的安定和美满。接下来,作者将时间推回到“多年前”,讲述了盲人是怎样从卖艺乞讨到后来顽强地自力更生,
  • 心如荔枝——《荔枝心事》赏析
  • 在《荔枝心事》中,作者以时间为线索,思想集中,思维严谨,由表及里,由浅到深串起一颗颗光润饱满的“情感之珠”。在表现作者对美好荔枝的喜爱的同时,更体现出作者随着情感升华而得出的理性思考,即对“荔枝般最本色女人¨最真实最本质的精神领地”的欣赏和赞美。作者将真情实感融入到平淡却生动的语言当中,让读者不仅得到了“飞焰欲横天”,“红云几万重”壮观景象的视觉满足,还得到了“洁白晶莹的果肉”,“丰润的汁水热烈地冲击着肺腑”,“颇有质感的果肉缠绵唇齿”,“久后弥漫”,“口角噙香”的味觉享受。整篇文章就如同一颗荔枝般,令人“齿颊芬芳”又回味悠长。
  • 马奈油画欣赏(法国)
  • 写作伦理研究论纲
  • 伦理是人与人相处的各种道德准则,是约束人们恩想和行动的重要社会意识形态。在各种写作,包括文学创作和其他各类公文写作中,写作伦理是一个不可避免也不应该避免的问题。作为交流的重要渠道与交际的日常活动,写作的人际特质内在地赋予其伦理的维度并呼唤伦理层面的思考,于是关于写作伦理的探讨应运而生。认识到写作中蕴涵的伦理关系和写作行为本身的道德性并开展写作伦理的研究,将有助于深化对写作本质的认识,
  • 反用翻用 推陈出新——诗歌艺术形象创新机理谈
  • 所谓反用翻用,推陈出新,就诗歌创作中艺术形象创新而言,就是以传统的诗歌形象为参照,反其意而用之,或以传统的诗歌形象为参照,另辟蹊径,翻出新意。反用翻用,推陈出新,是历代诗论家十分推崇的诗歌形象出新的机理。所谓“能翻陈出新最妙”,“剖破蕃篱即大家”,“点化陈腐以为新”等等,都是对这种机理的首肯。用反用创新艺术形象的具体方法,多种多样,这里就其中的两种方法简论之。
  • 论诗歌矛盾修辞的审美形式(上)
  • 这里,我先给诗的矛盾修辞法作一个界说:所谓矛盾美,即在同一诗里,诗人或明用于矛盾修辞,或暗蕴抑扬逆折,通过意象的矛盾、语言的矛盾、构思的矛盾,抑或正常与反常的矛盾,逻辑与非逻辑的矛盾,理性与非理性的矛盾,把正反相斥、互为矛盾的两类意象、两种意念、两种感情排列组合在一起,造成一种曲折回环、顺逆相荡的冲击力,进而在更高层次上走向相反相成,走向和谐,走向深刻,使人在诗的矛盾交叉运动中获得新警的美感:或世相的思辨,或人生的哲理,或情感的震慑……
  • 《写作:高级版》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