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歌词的形象性追求
  • 形象性追求是文学创作的一个基本目标,歌词创作也不例外。优秀的歌词总充满了各种鲜活的形象,而平庸的歌词则随处可见多少有些笨拙的直接的抒情和抽象的议论。余致迪创作的《党啊,亲爱的妈妈》抒发对党的赞美和热爱之情时,明显加强了形象的刻画,着重塑造一位鲜活的母亲形象:她用甘甜的乳汁养育“我”,扶“我”学走路,教“我”学说话,唱着夜曲伴“我”入睡,心中还时常把“我”牵挂。这样,党的形象就与鲜活的母亲形象彼此重叠,本喻相照。有效地强化了歌词的形象性,其情感的抒发就更胜一筹,再看写爱情的歌词:“爱是一朵六月天飘下来的雪花,还没结果已经枯萎;
  • 燕卜荪诗学思想对诗歌创作的影响与启示
  • 威廉·燕卜荪(William Empson,1906—1984)是20世纪继艾略特(T.S.Eliot)和瑞恰兹(I.A.Richards)之后英国最有影响的诗人和批评家。在诗歌方面,他把最新的科学成就写入诗中,其晦涩而富于“辩论式”的诗风直接引领了现代主义诗歌发展的新方向,其创作方式在奥登(W.H.Auden)、托马斯(Dylan Thomas)等同代著名诗人中得到回响。在文学理论方面,燕卜荪开创的含混理论深刻揭示了文学文本丰富的内涵。其导师瑞恰兹评价其“改变了人们阅读的习惯”,并认为自《含混七型》问世后“没有任何批评可能有过如此持久而重大的影响”。
  • 小说叙事与“中国式”话语——吴子长小说叙事审美倾向初考
  • 吴子长苦恋文学多年,先后推出了两部长篇小说《有毒的太阳》和《残缺的月亮》以及中短篇小说若干,成为淮南境内小说创作领域里的一个佼佼者。子长文学创作的路数是很正的,文风也很朴实,既不玩弄洋荤洋素,也不妄自菲薄,贬抑中国文化元素,而总是焚香净手,正襟危坐,本本分分地写小说。我们完全可以给他的文学创作冠以“中国式”的“这一个”。这里无意于面面俱到,不妨删繁就简,避重就轻,侧重于其近期发表的两个中篇小说《逃离》和《前程》加以评析。
  • 独具匠心的叙事——谈铁凝的《玫瑰门》
  • 铁凝的《玫瑰门》之所以能成为当代小说的经典,与其对中国新时期文学画廊“这一个”的独特贡献密不可分。铁凝正是通过独具匠心的叙事,揭露“变态”、展现“变态”、审视“变态”,进而表达对于性别、文化的诘问与反思。
  • 不言之言,入木三分——形象塑造中的潜台词运用
  • 《红楼梦》被称为中国文学史上最伟大而又最复杂的百科全书式的作品,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塑造了形形色色性格鲜明而又复杂的人物形象。在塑造这些形象时,除了像宝、钗、黛、王熙风等主要人物,作者用了浓墨重彩外,一些次要的、很次要的,甚至只露过一面的人物,在作者的点睛之笔下,看似信手拈来,也给人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能收到这样的效果,正是作者在塑造人物时运用了各种高超的艺术手法使然,尤其以人物的语言最为突出,诸如个性化的语言等手法自不待言,
  • 小议淘宝体
  • “亲,祝贺你哦!你被我们学校录取了哦!南理工,不错的哦!211院校哦!……景色宜人,读书圣地哦!……亲,9月2号报到哦!”(《南京晨报》2011年7月17日)这是南京理工大学今年用“淘宝体”发给新生的录取短信主要内容。
  • 实虚相间 形神毕现——于华《我的两次“姐弟恋”》人物形象之塑造
  • 本来,写散文重在抒情,写小说重在塑造人物形象。可是,读于华获2010年度中国散文年会二等奖的《我的两次“姐弟恋”》(见《散文选刊)2010年增刊和《大河文学》2011年第1期),却让你在为其清纯的“依恋”之情深深感动的同时,也为形神毕现的几个人物形象鲜活于心而惊喜。一篇散文为什么能让读者达到这样“一箭双雕”的“悦读”美感呢?我想,这也许得益于作者所运用的实虚相间——即详细的正面的“实写”与简略的侧面的“虚写”相结合相穿插的写作技巧。
  • 微型小说的结尾艺术
  • 结尾在微型小说的创作中有怎样的意义? 中国文联副主席冯骥才为之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叫《尾巴的艺术》。著名作家柯灵在一篇序中也提到,微型小说结尾的那一笔“点穴”,令人回味不已。大家们如此高度地重视结尾,正是切中了这种文体的要害,甚至可以说,抓住了创作的核心问题。
  • 我的编剧主张
  • 在国光剧团七年的专职编剧生涯中,是我剧本创作的高峰期。无论修编、改编或新编,无论京剧、豫剧或戏曲儿童剧,来自于工作的挑战,给我许多磨练与学习的机会。从这些创作经验中,我逐渐累积个人的创作方法,开展自己的创作理念。我的京剧学习经历,为我的剧本编撰奠定充实的戏曲手法;我的剧本教学经验,增加我的创作学理基础;我当时的工作环境,更提供了丰富的实践机会。结合了这些独特的条件,才酝酿出我七年的“专业编剧果实”。
  • 台湾国光剧团“新京剧”编剧评议
  • 台湾京剧自新世纪2002年王安祈教授应邀出任国光剧团艺术总监始,已“开辟出一番新境界”。以2004年3月国光剧团上演由王安祈编创的颠覆传统的京剧小剧场剧目《王有道休妻》为标志,短短六七年间王安祈和她的国光团队已新创上演了五出能体现台湾“新京剧”精神的剧目。“新世纪、新京剧”这是台湾国光剧团对这五出新编京剧的自我定位,也代表了台湾戏曲学界当下的一种共识。
  • 南戏《张协状元》曲词话语模式研究
  • 戏曲与话剧是两种不同的戏剧形态,戏曲以“曲”为本,重“唱”,话剧则以对话为主,重“说”,这是戏曲与话剧在舞台表演上最直观和最大的差别所在。舞台表演是基于戏剧文本的二度创作,戏曲在舞台表演上所呈现的审美特点能够也应该在戏曲文本中找到深层原因。戏曲的这种重“唱”对应于戏曲文本,便是戏曲文本中大量“曲词”的存在。分析戏曲文本的曲词将最有可能达到对戏曲本质特性的认识。下面,以《张协状元》为例,可管窥早期南戏曲词的话语模式特点。
  • 求异思维与新闻写作创新
  • 新闻写作是一种创造性的精神活动过程,而从新闻写作实践中我们往往可以发现,一些平庸的文章,其症结就在于写作中构思立意时多沿用习惯性思维,而忽略了一些创造性思维方法的运用。而求异思维作为创造性思维的一种主要方式,对于新闻写作的构思立意无疑具有重要的方法论意义。
  • 媒体必须严格遵守私人领域和公共领域之区分
  • 2011年11月6日,杨武(化名)打电话给当地媒体控诉妻子被某联防队员侮辱了,这家媒体记者决定去看看。结果一篇《妻子遭联防队员毒打强奸,丈夫躲隔壁“忍辱”一小时》的报道将杨武一家人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 “或新闻”之惑——关于预测性报道写作的一些思考
  • 随着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人们对新闻信息的需求越来越大。在这个前提下,媒体所传达的新闻既有对已经发生的事实的报道,也有对正在发生的事实做动态性连续性报道或者现场直播报道,还有对即将发生或者可能发生的事件的预告性报道或者预测性报道。对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事实的报道,目前已经比较成熟,同时也构成当下新闻报道的主体。而预告性报道或者预测性报道目前尚处于发展完善之中。
  • 申论应试作文中存在的几种通病
  • 近两年国考省考申论作文分值尽管由原来的百分之六十降到百分之四十,但仍然举足轻重,足以决定考生成败。申论作文能上八十分者可谓凤毛麟角,绝大多数都在六十分以下。究其原因主要还是对申论科目考试的特点了解不够,其中很多问题带有普遍性。笔者有幸多年参加阅卷,申论作文中存在的问题几乎年年如此。下面就这些通病一一罗列,期望考生引以为戒。
  • 美的颂歌 美的盛宴——读熊泽民先生《笑声灯影里的仙下河》札记
  • 《笑声灯影里的仙下河》(以下简称《仙下河》),除五篇附录外,共有十九辑,体类较杂:有新闻短评、新闻报道、报告文学、文学评论、游记、诗歌等。《仙下河》读过之后,给我留下印象较深、写得颇有特色的是那些纪游散文。因此,我的这篇扎记就着重对熊先生的游记散文的审美抒情结构和语言特点作一些理论分析,提出一点批评意见。
  • 晨曦(水彩画)
  • 《写作:高级版》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