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谷旗
  • 杭仔半边屁股的烙印,是十岁时一头大水牯给他留下的杰作。那时候,杭仔不知什么是公牛对垒与生死之决,他只是看到许多人往河边跑,他也往那边跑,结果到了那儿他才知道,是队部的两头大水牯在磕碰,碰得头上的鲜血染红了半条小溪。
  • 寻剑记
  • 薛烛自从见了墨翟,忽然觉得他从前漫无目的活着有了一个目标,就好似在茫茫海上行使的船儿忽然发现了灯塔。他这才明白,他从前的活着,是一种铺垫,是一种积蓄,是为了等待这个孩子的降生。为了这个叫墨翟的孩子,他必得做一件事。
  • 吵架成瘾
  • 如果有人对你说,原本恩爱的一对夫妻却为了别人的幸福而不得不隔三岔五地吵架,结果吵成了瘾,最后吵成了离异的后果,你大概不会相信。但这样的事却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我和柳的身上,由不得你不相信。
  • 举意虔诚的尔麦力
  • 夜深了。冬天的天黑得早。夜深得也快。发蒂玛搂着刚满月的儿子优素福睡着了。睡得很香,很踏实。许是天仙逗玩,(据老人讲,天仙爱玩童娃娃,常逗玩,所以玩童娃娃睡觉时常常会憨笑。)优素福儿蚕豆大小的小嘴,嘴角向上弯,甜蜜地笑,像刚绽开的花瓣。
  • 意向(三首)
  • 天真烂漫的花儿开在心里 世界是甜蜜的 儿时的一幅画 记住了我童年的幸福
  • 龙燕诗歌四首
  • 一季清秋 雾霭的斜阳黛黛远山静水深流 一阵山风 一地枫叶
  • 水晶石,我的情思
  • 题记:一位台湾同胞赠一枚来自日月潭的水晶石给我一位在广西的朋友;广西的朋友又将它转增给我,现在,这枚水晶石依然在我的书桌上,依然闪着莹光,我思绪绵长——
  • 王彪诗歌三首
  • 枝权纵横的两棵榆树 伸出茂密的手掌 让锐利火辣的阳光 止步于我的梦境之外
  • 杨蕾诗歌三首
  • 这些忧伤 落入尘芥 落入唐朝 落入一场风花雪月 一滴水捧起一池月色 千年的明月举杯 与我遥遥相对
  • 周冬梅诗歌四首
  • 在一幅水墨画里 临摹你的倒影 我们,互为孤独
  • 乡间意象
  • 细细的,一丝一丝的,淡青色的,带着味儿的烟,从吊脚楼里升腾出来,一缕缕,一圈圈,晨风拂过,便满梁到处狂窜。只是眨眼工夫,便就逃窜到了屋背的山崖里,弯弯扭扭地,横亘在山湾那边。这是早晨的炊烟,满滞着莹亮色的晨露儿在那烟痕里。
  • 行走在寨头的光影里
  • 当我爬上那高高的台烈坳的时候,如血的夕阳余晖正照在一片山野上,山野上映着一层梦幻般的色彩。山坳南面,是一片美丽的坝子田,这是东面的山与西面的山之间,形成一个“凹”字形的坝子。
  • 冬储
  • “寒来暑往,秋收冬藏”。每次读到《千字文》上的这句话,我就会想起了我的村庄。我的村庄,一个古老而又神秘的苗寨。庄上的山民,“三天不踩鼓,脚板就痒痒;三天不吹笙,心头闷得慌。”
  • 偶遇一颗女贞
  • 在一个过于熟识的城市游走,不知不觉会忽略一些美好,比如窗外盛放得红艳的海棠,比如瓦蓝天空漂浮着的美丽云彩,比如那棵斜依在街边枝叶繁茂密不透风的粗壮女贞。
  • 母亲的棉袄
  • 寒冬来了,那些浪漫的花草都慢慢地枯萎了,可时光仍嚯嚯的行走,就像那些落英缤纷的思绪,记忆的春水总是浩浩荡荡的在胸间吟唱着一支温暖的河流,那些无法释怀的往事都会在这条河流之上游向母亲棉袄的大爱里……
  • 父亲的对联
  • 从我记事起,一到过年,我家堂屋的中柱上都会贴上这样一副对联:做人无他,宜忠宜孝须宜忍:持家有道,在耕在读还在勤。这是按照父亲的要求写的。开始是父亲写,我读书会写字后就一直是我写。每年过年都是这样写这样贴的。
  • 书香伴我行
  • 我虽然没有苏轼“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的鸿鹄之志,但从小也酷爱阅读。家里仅有的藏书都被我阅了个遍。所谓的藏书,其实就是父亲高小时的课本还有二十多本连环画,但被我当成了至宝。
  • 遗失的约定
  • 我们真正的交谈是从一个寒冷的冬天开始的。那个冬天,南方凝冻,我的世界也正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寒流的侵袭。你告诉我,无论怎样寒冷的冬天都会过去,因为春天总会来临。于是,我们约定一同等待春天。你说,春天到来的时候你就来看我,要我在春天里尽量美丽一些.
  • 春上云台山
  • 为了完成书的写作,我专程去了一次云台山。从施秉县城出发,沿一条新修的公路北上13公里,一道雄关陡立眼前,汽车戛然而止。向导说:“云台山自然风景区到了。”
  • 泉山巍巍
  • 时维九月,逸兴湍飞,访风景于贵州省黎平县之南泉山,拙笔以记顿悟。那时,我刚从部队解甲在野,流归赋闲,从紧张的生活和工作秩序中突然松弛下来,到黎平享受清闲之余,便迫不及待地约友郊游,造访城南名山。
  • 山川大地,耳聪目明——置身其母腹我的灵魂只配匍匐躬行
  • 关于山川的文章,已经写过不少了。可是,每当想起再写点什么的时候却还是难以绕开这个命题。并非偶然,或许这正是每个怀有土地情节特别是遗传基因里潜藏着乡村记忆密码的书写者的宿命。这并非偶然。
  • 执手瑶白
  • 一个有故事并且善于讲故事的山村,自然禀赋着乡土细节的精彩,族群生生不息的记忆守望,不断策新村寨自然生命拔节葱茏,也赋予了村魂寨胆鲜活的社会生命和文化生命。
  • 疼痛的关键词以及暖度的剥离——读姚瑶诗集《疼痛》
  • 诗歌在真实的阅读中获得尊重,诗人在深刻的直面中获得尊严。在这个诗歌的标志有时是以分行的形式出现的时代,姚瑶在诗集《疼痛》的文字递进中,把我们一直被娱乐还没有麻木至死的痛感,传导到我们的游离神经末梢.在诗行的叠行中,经特定神经通络,以电击一样的频率,上传脑部,持续触碰每一个人在这个时代或清晰或潜藏的心灵过往。
  • 欧阳克俭
  • 贵州锦屏人,苗族。贵州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省作家协会、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林业文联理事、黔东南州作家协会副主席、凯里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 上帝之城——致圣索菲亚大教堂
  • 所有的石头,都藏着信仰 把石头砌成穹顶,直指永恒 人间的天堂,也就现出蓝图
  • [小说之门]
    谷旗(吴国熙)
    寻剑记(骆晓云)
    吵架成瘾(杨秀喜)
    举意虔诚的尔麦力(李秀英)
    [诗歌手册]
    意向(三首)(苏以吉)
    龙燕诗歌四首(龙燕)
    水晶石,我的情思(石新民)
    王彪诗歌三首(王彪)
    杨蕾诗歌三首(杨蕾)
    周冬梅诗歌四首(周冬梅)
    [散文经纬]
    乡间意象(刘燕成)
    行走在寨头的光影里(张文杰)
    冬储(龙治忠)
    偶遇一颗女贞(龙立霞)
    母亲的棉袄(林海清)
    父亲的对联(龚祥亮)
    书香伴我行(龚祥亮)
    遗失的约定(庆子)
    [杉乡作家三人行]
    春上云台山(李文明)
    泉山巍巍(杨贵和)
    山川大地,耳聪目明——置身其母腹我的灵魂只配匍匐躬行(欧阳克俭)
    [本土记忆]
    执手瑶白(杨秀廷)
    [理论空间]
    疼痛的关键词以及暖度的剥离——读姚瑶诗集《疼痛》(杨子建)
    欧阳克俭
    上帝之城——致圣索菲亚大教堂(可待堂)
    《杉乡文学》封面
      2000年
    • 01

    主管单位:贵州省黔东南     苗族侗族自治州     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单位: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杨正豪

    主  编:王先明

    地  址:贵州省凯里市北京东路5号

    邮政编码:556000

    电  话:0855-823187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1272

    国内统一刊号:cn 52-1041/i

    邮发代号:66-161

    单  价:3.00

    定  价:3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