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诗潮》 > 2011年第03期
  • 诗就是翅膀,爱就是阳光
  • 女诗人赵晨飞是辽宁铁岭一位严重的脑瘫患者,然而她挑战命运,坚持用鼻尖打字创作诗歌,出版了诗集《不屈的天使》。2009年,《诗潮》杂志开设“天使之羽“专栏,长期跟踪她的诗歌创作,陆续发表她的作品,并为她
  • 心在飞舞
  • 时光的魔法师(组诗)
  • 创作谈:这个秋天,爱上美国人奥维克。他说:“诗歌是有限的,正因为篇幅短小,所以更需要提炼。就像海水蒸发只留下盐,那些短小的诗歌传达着甚为深远的含义,而我所说的最棒的摄影正与此一脉相承。“他是著名摄影家,也是诗人。他的“非凡视
  • 荣荣近作(组诗)
  • 创作谈:我一直生活在南方,这个区域在一般人的视线里总显得开阔不够但纵深有余。我不想说我如何因为习惯而热爱我现实的生活,有些东西是显而易见、心照不宣的。我生命里的惰性让我对南方有种深深的依恋,这份依恋,其实更是自己的内心对相对
  • 前往与返回(组诗)
  • 创作谈:诗歌是语言的意外,但不超出心灵。复杂的壳里包裹着最单纯的内核。——我准备好了。……但结果往往不是我预想的那样。有时,诗人最害怕的是阐释者对诗的解释。
  • 笔走神州(组诗)
  • 创作谈:我不急躁、放慢地行走正是因为我要给自己一条很远很长的路,用我的一生,而不是一时或是一阵。我是一个热爱自然的人,我是那么迷恋于自然的草木,那些自然的花朵,还有流水。我自认为我是从它们身上发现了自然的真谛。顺其自然,水到渠自成。很多的时候我觉得我是一个很笨的人,不擅社交,甚至有些胆怯恐惧,因此,我一再地向后退,
  • 遇见(组诗)
  • 创作谈:曾有幸听作家史小溪说过这么一句话:“不要漠视你脚下的大地。“大地就像母亲,是我们最大的家园。每个人都有地理上的故乡和心灵的故乡,每个人在情感上都有皈依的倾向,我也不例外。我爱我的家乡,并对她的贫瘠、落后和荒凉而深感
  • 生日快乐(组诗)
  • 创作谈:我不愿意绕太长的路,像一个昧着良心的出租司机,绕着路程的弯子,却是奔向同一个目的地,浪费了别人的时间和金钱。我不愿昧着良心,浪费那些真诚而无辜的词语。因此,我更习惯走一条浅显、便捷而纯朴的表达之路。《诗选刊》主编郁葱老
  • 写诗的树(组诗)
  • 创作谈:朋友说我的诗歌尖锐疼痛,我说:写疼痛,也得有疼痛的资本。我有疼痛的资本吗?我有!这肉体的疼痛、这灵魂的折磨……天哪,你想从我的诗歌中读到一颗安宁的心吗?你读不到;你想从诗歌中分享我的快乐吗?也做不到。
  • 春天里的言说(组诗)
  • 创作谈:诗之美,一定是诗人之美。每一行诗句的出生,都是诗人的重生,诗人得以拥有无限本真。而本真,使诗充满灵性,使诗人绽放灵性。诗人眉间有云,袖间生风,让花朵艳丽,让石头唱歌;诗人用酒神的呼吸,沉入生活之深,在无尽的平凡与困境中,
  • 我所抒写的生活(组诗)
  • 创作谈:抒写是一种美好。它有着巨大魔力,吸引着我快乐地进行诗歌创作。但一位诗人,老是重复旧有的写作风格,也是一种停滞。为了追求全新语境,超越自己,我还做过一些不可思议的试验。我曾用这样的方式写过诗:每排随意打出一些词语,再
  • 晚安(组诗)
  • 创作谈:一个诗人,心灵应该随时保持复杂的活力。怎样让一首诗增加魔力是我一直考虑的问题。有朋友问我:你创作的灵感从何而来?我想好的句子,都是灵感乍现。我们写诗的人都会有一刹那的奇思妙想,灵感犹如横空而来的闪电。
  • 浮冰如寄(组诗)
  • 创作谈:似乎还没有郑重其事地探讨过自己诗歌写作方面的问题。为什么写?是怎样写出来的?在我这里,似乎不存在。从一开始遇到诗歌,就几乎是诗歌自己在给予我。时间中的风花雪月,四季更迭,混合着生命和生活中那些细微处的温暖和感动,日日
  • 睡眠山水(组诗)
  • 创作谈:《睡眠山水》是我向自然致敬的作品。中国自古就有谢灵运、徐霞客这样的行走者,他们的灵魂在中国的山水之中,虽然他们的肉体消失了,但其山水精神不死。我从懂事的时候起就开始注意到这样的古人,他们一生在山水之间漂泊,布衣草鞋,背着一个简
  • 最后的赞美(组诗)
  • 创作谈:萨特在《存在与虚无》中说过:“焦虑即是自由“。这种萨特式的意识构架,其实不无道理。我是在经过长长的人生之旅后才发现这一真理。古老而又年轻的世界,到处飘散
  • 水之湄(组诗)
  • 创作谈:我无法说出被诗击中的美,在她的丰盈中我丰盈,在她的波澜壮阔中我波澜壮阔,在她的静若止水中我静若止水……在她的里面,我有太多深不可测的欢喜。虽相见恨晚,终不再是隔岸观火的人。此时不是彼时,当再无法郁郁葱葱地爱一个人,
  • 我有一双眼睛(组诗)
  • 创作谈:沉默降临的那些日子里,我紧闭嘴唇,挥赶一片片浮游而过的词语,直到脑海中只剩下一两个词语,如离群的大雁般毫无意义地盘旋。我并不是没话要说,但我丧失了对语言的所有冲动……尽管我的内心充满了对往昔诗歌的思念。可是当我开始
  • 十面琵琶(组诗)
  • 创作谈:我从没爱上过诗歌,而它已是我间断的自然分泌;我从没爱上过这世界,而它竟给予我那么多,那么多……山涧落花、僧庐听雨、石上清泉、笔下风沙……我时常感到自己能够幻变,腾挪于无形。小到成为蚂蚁背上的一粒草籽,深到地心里沸腾的溶浆,
  • 采采卷耳(组诗)
  • 创作谈:诗歌是一种非常美妙的文体。它表达上的自由和无拘无束令人着迷,它看似简单其实深奥,它看似无形其实棱角分明。我想每个人的内心都栖息在诗意之上。如果你去发掘、去研究,你会觉得这世界上真的是一个诗意的世界。你可以用你的语言尽情地
  • 星光(组诗)
  • 创作谈:我曾经采访过一个国家级玉雕大师。她的作品创意独特,技艺精湛,屡获大奖。她说,当你拿到一块玉时,重要的不是你想把它雕成什么,而是它原本是什么。玉是有灵性有生命的,它的魂藏在石头里,你的使命是把它挖出来。
  • 秋天过后(组诗)
  • 创作谈:从2005年底写诗,到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年头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写诗,很多人这样问我,我也常常这样问自己。也许是因为童年时的家境、少年时的梦想,也许是经历了种种特殊的境遇,我所熟悉的也许是别人所不知晓的,我总有很多
  • 真爱(组诗)
  • 创作谈:我们每一首诗,都是从是日常生活中提炼出来的精神的印迹,它具有自己的独特性,别人是不可替代和复制的。诗歌是新鲜的,有想象力的,是个性化的,所以,对那些已成为时尚的东西,诗人不能随波逐流,应该不断否定它,从而显现出自己作
  • 在唐诗的故乡(组诗)
  • 创作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行走方式。我一直试图接近某一个人或某一件事物的内在,想找出这其中的因果关系,那种超越俗世的价值所在。
  • 下午三点(组诗)
  • 创作谈:女儿小迷在翻看一些旧书,她发现了一个牛皮纸的本子,我看了一眼封皮,知道这曾经一定是我的,顺手拿过来,翻开,果真有我的旧作。我喜欢在一页纸中斜对着角写诗,并且会签上年月日。这些分行的诗句,突然就把我拉回了2004年,那一
  • 亲爱的大雪(组诗)
  • 创作谈:一个人和诗歌邂逅是多么偶然的事情,然后才知道,一个人不论生活态度如何,其实她生命中是多么需要诗歌,真好,我遇到了诗,并且,我还可以写。我知道写诗不养颜也不止渴,所以,当老公说我不务正业时我一点都不狡辩。
  • 奔向远方的铁轨(组诗)
  • 创作谈:我的生活是被思考、阅读与写作充满的生活。具体到每天,思考占最多时间,一种是因为阅读与写作而产生的思考,另一种就是乱想,无边际的想,诗歌往往就是在这种乱想、无边际的想中产生。一天中,如果我没有写诗,我也必定思考过诗,或者阅
  • 江心洲
  • 对个人“经验”的回忆
  • 《江心洲》,是路也诗选《一个异乡人的江南》的第一首,也是她以此冠名的系列组诗的第一首。与系列组诗中后来出现的佳篇比较,尽管此诗不如《凤凰台》那样典雅(“我和你住在一首七
  • 诗意的女性生存与诗的创作——读鲁迅文学奖获奖女诗人诗作
  • 诗是表“情“的,无情不足以成诗。表“情“是诗的“质“的规定性,是诗作为一种文体区别于其他文体的根本所在。然而,进一步追问,这情从何来?这就关涉到人的生存问题
  • 著名画家郝玉玲
  • 沈阳地铁有限公司成立沈阳地铁文学社
  • 2010年9月27日,沈阳地铁一号线经过5年艰苦卓绝的努力,终于顺利通车试运营。这是沈阳城建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沈阳地铁有限公司为加强企业文化建设,记录
  • 雪山
  • 《诗潮》封面

    主管单位:沈阳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沈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周永诗

    地  址:沈阳市和平区北三经街66号

    邮政编码:110003

    电  话:024-2285903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583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8/i

    邮发代号:8-17

    单  价:6.50

    定  价:7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