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诗潮》 > 2012年第03期
  • “雷锋——道德的丰碑”全国诗歌大赛圆满落幕
  • 为了纪念雷锋因公殉职五十周年,由《诗刊》杂志社、《光明日报》文艺部、中共抚顺市委、抚顺市人民政府主办,由中共抚顺市委宣传部、抚顺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诗潮》杂志社承办的“雷锋——道德的丰碑“全国诗歌大赛日前圆满结束。经过严肃认真的筛选,大赛如期评出各类奖项。此次大赛顾问为:贺敬之、李瑛;初评委为:罗
  • 近作九首
  • 创作谈:“我对于文学的前途是有信心的,因为我知道世界上存在着只有文学才能以其特殊的手段给予我们的感受。“这是卡尔维诺的话。我深以为然。所有热爱文学的人都会相信。因为,文学抚慰了我们的心灵。它带给我们的感受不可替代。写作,是这世上动人的事情之一。
  • 远在天涯的海(组诗)
  • 创作谈:我知道你沉稳多于激情,心智多于行动。但有谁知道,有一个人正在一种全新的体验中因忧伤而迷失吗?今天的际遇,也许正是上天精心的操持,但当它离去,有谁知道我在雪白的城隅,化蝶,化乌,化鱼,灵魂已追赶不上那阵阵足音。生活,运行到了极致。可我有什么理由轻慢一切?
  • 南风用来轻轻呼吸(组诗)
  • 创作谈:其实,对于一个母语力量足够强大的人,任何外来语都不可能破坏它而只能补充它丰富它,外语和母语相互映照,可以帮助我们通过另外一种语言重新找到自己的语言,找出词语和经验相联系的最真实部分,可以取长补短,增强我们对语感的控制力。母语是存在于血液里的,是一个人语
  • 千言万语(组诗)
  • 创作谈:我出生在春天,所以对春天会敏感一点。春天到来的时候大地就像一所新房,到处弥漫着一种希望的气息,还有那种不被人轻易察觉的生死交替的疼痛感都让我着迷。我理解的爱并不局限于狭隘意义上的男女情感,而是有着更广阔的疆域和更辽远的景深。对这世界上温暖和鼓励着我的人
  • 近作六首
  • 刨作谈:我的诗写原则是以我为中心,向世界表达自我的经验。从最早开始诗歌这一文体的写作时,我就抛弃了他者的言说,而确立了我的地位。我曾经出版过一本随笔集《文明的孩子——女性主义意味的生活文本》,我提这书,是想说我的诗与随笔都是以我出发、以我为中心的文本原则,不会超出我而设置他者的文本主体。一个我或无数个我坐在文本中言说,宛如
  • 总是一走再走(组诗)
  • 创作谈:除了诗歌,还有什么更深入内心?名字是:诗人!人生行走,天涯万里,在诗经楚辞唐诗宋词元曲中,我们呼吸并歌唱,携带着血液与梦想。而梦无法抵达的地方,诗歌是心灵的翅膀。有美有生命的地方,就有诗歌。诗是至善的精神,至高的瞬间,至佳的精致食粮。诗的品质温暖、纯净、清澈、动感。诗意于心,万物迷人,我的心灵充满了对自然对草原对
  • 近作五首
  • 创作谈:文字之于我,也好比一个旅人和一部乘具。青春时代喜欢看迅疾的文字,那时的人生喜欢快车,而且喜欢看快车一次次飞过小站,就像人生可以忽略掉许多不重要的事情;以后懂得了些世事,开始喜欢行云流水的文章,在宇里行间里留恋一切应该留恋的事物;再成长些年,我心仪的文字是一部马车,散淡在一个漫长的街市上,无数多声部的市井人声,无数世相风景,无数悲欢离合,都一一掠过不已。而诗歌就是所有的记忆。
  • 极端的写实(组诗)
  • 创作谈:诗是火焰的灵魂,我是灵魂的火焰。我来时,只为固守一个灵魂,而写下一个字。直到最后一个休止符,还在不停地诉说自己。一切风过的眼神,都不是我的代名词。我情愿,用真理飙在麦芒上的每一个细小声音来标榜我不是疯子,来捻破每一个字,而偏执,入诗。而让迫不及待的河流,比我还澎湃。直到神奇的生命力,站成我自己。我先认识四季,再来
  • 近作八首
  • 创作谈:直到现在,我都坚持认为,一个写作者,如果不能真正打开自己的身体,就无法真正触摸到自己的灵魂。我的身体包括皮肤、肌肉和骨骼,也包括快感与丧失、成长与衰落、融合与对峙。它是我通向自由灵魂的一个途径。我的疑问是,就算打开了身体,就会得到灵魂的自由吗?当一个人
  • 物之低语(组诗)
  • 创作谈:我总是问自己:你今天仰望天空了吗?你有多久没看见星星了?季节在变换,你不想到林子里走走吗?——对于诗人,大自然里永远有他取之不尽的财富。万物闪着光亮,散落在自然之中,在造物主那里,它们皆有属于自己的名,尽管以你浅俗的悟性,能“正确“叫出名字的那么少,而你的眼睛早已熟悉它们的样子,心灵早已和它们那么亲,这一切皆因了你
  • 爱在此时(组诗)
  • 创作谈:我的文学人生从诗歌出发,它是我每日必须的饮食,饮食中最合理的营养,我的睡眠,睡眠中最不愿醒来的梦,我的治疗,治疗中最有效的康复,我的战争与和平,我的灯光与荣耀,我精神里的寻找以及看得见的未来。写诗就像面对恋人,既要交付真心,不矫揉造作,又不能过于放纵自我,忽略表达方式。双方互为诠释的可能性越大,相爱的程度
  • 献给春天(组诗)
  • 创作谈:命运的无限可能性被不断置换。我看到那颖欢乐的野心。作为诗人的焦虑消失了,倦感与懈怠也一同消失。世界只剩下大。无论金色还是蓝色,你都不能让自己停下来。停下或穿越,都仅仅只是形式。初雪之夜,篝火那么温暖与炽烈。无论谁灭亡了,那蓝色的火焰都是一只不死鸟。诗歌就是那样一只令人吃惊的不死鸟。它的神秘就是它永远不肯说出的部分,如
  • 致无尽的雪野(组诗)
  • 创作谈:北方的冬季,凛冽、肃萧、单调,没有色彩。但雪会用另一种单调重塑天地的美好。是的,当雪花如蹁蹁跹跹的仙子凌空舞蹈,它给了我们一个怎样的仙境:没有奔徙、侵占、多余的欲望,更没有灰尘味儿。雪覆盖了曾经的喧嚣,也覆盖了焦灼不安和蠢蠢欲动。雪节约了过量的光芒和能量,而属于世间的时光和生活一点儿也没少。这时的荒野是我深爱的,它
  • 冬日的阳光及其他(组诗)
  • 创作谈:我曾在《字词》一诗里表达:“我想用语言表达言外之意/就像用死来诠释生/给我两个相反的词/我就会天平一样为你把世界摆平。“诗歌是语言的意外,但不大于心灵;是词语的私奔,但最终结婚。语言的冒险者是诗人,他在心灵世界的内在空间战胜了每一个对象之物,大胆地呼唤,
  • 没有韵脚的春天(组诗)
  • 创作谈:当诗成为一种情结,就像海,在生命中无可替代。海,梦的原乡。其中生长珊瑚参蟹,也生长熔金的落日、炫美的朝霞。它带给我的远不止风景的无限,早已流淌成我生命的血液。父亲成家立业后,第一次和友人出游的地方选择了大海,而我陪奶奶和母亲第一次度假的最远地,也是海边。在我有涯的读写生活中,常常不比年少的父亲自制长枪短炮和伙伴去
  • 生日书(组诗)
  • 创作谈:算起来,我写诗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很多人问我为什么写诗歌。这就如魔术师手中的扑克牌,诗歌也总能给我带来神奇的快乐。写诗就是我感受生活的过程,这个过程,远远大于我表达的对象。对人生、对生命的沉思一直贯穿在我的写作当中,我喜欢静静触摸生活的温度。安静的生活里,我需要的仅仅是一小块泥土,像小时候一样,亲手种上菜豆和西红
  • 诗五首
  • 创作谈:多年以来,我和我的诗歌相濡以沫。“诗歌与哲学是近邻“,我认同这样的结论,我更认为,在诗的内部,有金子一般闪光的哲学品质。在诗歌的创作实践中,我对所有的往昔深深感恩。诗竟可以替我担当,北方以北,南方以南,重中之重,轻中之轻,在我的诗句中,拥有往昔,才可能拥有未来,因为往昔像母体一样孕育着未来。
  • 生如夏花(组诗)
  • 创作谈:写下的这些诗很短,很小。只是对生活、对时光流逝中一些片段的记忆和一些偶然的感受,瞬息的记录。记得美国黑色幽默作家库尔特·冯内古特说过:“只为取悦一个人而写作。如果你打开窗户向全世界示爱,这样就好比你的故事得了肺炎。“我觉得这条写作原则同样也适用于诗歌。
  • 都与你有关(组诗)
  • 创作谈:我相信文字的灵魂是信念、情怀和使命。一切诗者于诗的书写,绝非人的选择,而是诗,或者说是上帝、是美的选择:一切于诗的表达,不过在完成一种神圣的使命。于诗,我遥望源头的纯粹与温暖、神性与高贵,也做着最真诚的记述,并梦想与最初的诗和诗的最初略有趋近。
  • 异彩及其他(组诗)
  • 创作谈:前些天听于丹讲《生活的艺术》,其中提到,茶道是指向人内心的一种典雅、清净和高洁的大道。觉得好。说到茶,记起《茶经》中对培育茶的精华技巧有诸多要求。茶艺精湛必须具备精茶、真水、活火、妙器,四者缺一不可。单火候就包括火力、火度、火势、火时。用水则主张用泉
  • 停顿与出发(组诗)
  • 创作谈:诗歌写作在平静中展示冲突,强调再现戏剧性,在细枝末节中体现人类情感的复杂与微妙,就像大海一样,看似平静,却在平静中孕育着她的博大、她的包容、她的热情以及她的隐忍与悲凉,在跌宕起伏中完成艺术的感染力。诗歌在背叛中得以继承,首先是对古典文化、特别是古典诗歌
  • 皱纹(组诗)
  • 创作谈:在写过散文、小说各种文体之后,我仍然认为,诗歌不是一个诗人可以控制的文体。一首诗得以诞生,是素材与心灵的感悟互相确认的结果,像一对有情人的“邂逅“,需要时机和命运。所以,每一次心灵与素材相遇的时刻,我都确信,这是神的安排。对于诗人来说,重要的是一种发现的目光,于庸常的俗物中,发现令人心动的不平凡之美。犹如一个玉雕大师面对一块璞玉,发现了里面流动的烟云、山水。诗人不是神,而是神的使者。对于诗人来说,万物皆神。
  • 小镇朗读者(组诗)
  • 创作谈:诗歌的伟大之处,正在于它的自由与独立。诗的本身,要求作者去爱它,去眷顾它,然后它让作者同时进入一个更宽大、无他的世界,并让接触它、亲近它的人,学会了很多,甚至一切。面对生活,我必须有理直气壮界定自己身份的依据和途径。写诗是一种,生活也是一种。诗和生活可以相融,也可以将在生活里无法实现的,用虚拟的手法在诗里
  • 我不在意谁来旁听(组诗)
  • 创作谈:如果一定要我为写下的这些文字找到一个因由,我想那一定是冥冥中有什么在指引。我曾这样描述自己:我是自己的喜剧,自己的绯闻,自己的情敌,自己的反面人物。哈,我是多么自相矛盾着啊。我时常会这样,即使少女时代也一样,这世界从来就没有可以和我说话的什么人,我和我对立,我和我和解,成长的过程总在不断经历扭曲、对抗、怀疑、敌视,
  • 小秘密及其他(组诗)
  • 创作谈:诗歌是梦想里的一群孩子,是我亲自孕育的。如此切入精神的探寻,我还要赋予诗歌另外一个形象。诗歌就是这样一棵大树,它长在灵魂的旷野,高高地伸入天空,与上帝对接,与我相伴。
  • 诗坛资讯
  • 【书讯】诗人郁葱《艺术笔记》出版郁葱的散文、随笔集《艺术笔记》近日由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收入作者2006年至2011年五年间的散文、随笔共83篇。内容分为“读书笔记““游历笔记“和“人物笔记“三部分。这是一位理想主义者多年行走、阅读与思考的结晶,一本汇集了诗与思、倾注了真与情的艺术专著,是对传统诗词、民间艺术、经典名著,及当代的绘画、音乐、电影等先锋艺术崭新而独到的解读,从中可以读到一位诗人阅读和思考的脉络,也可以读到他
  • 一个人的风景
  • 躺下来,山高水低。万物也随之躺倒一片交错的轮廓,沉静或者暗淡,灿烂或者隐晦。是清晨,还是黄昏?如此不动声色。在万物的一面,剖开新鲜的光感;让光阴的气息,从容推开腐败与阴影。这是一个人的世界,天空一片空白。你涂完万千气象;或者不,只推倒江山,舍生取义,让一切重来。
  • 《诗潮》封面

    主管单位:沈阳市委宣传部

    主办单位:沈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  编:周永诗

    地  址:沈阳市和平区北三经街66号

    邮政编码:110003

    电  话:024-2285903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5583

    国内统一刊号:cn 21-1048/i

    邮发代号:8-17

    单  价:6.50

    定  价:78.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