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六盘山》 > 2016年第01期
  • 卷首
  • <正>新年伊始,历经34年文学潮流冲击的《六盘山》以全新的面貌呈现在大家面前,质疑与争议定然不少,但只要是为了刊物,无论怎样的质疑与争议,我们都会坦然接受,认真对待,化质疑、争议为动力,补漏纠偏,臻于完美。三十余年来,面对几代人铸就的舞台,面对市场经济下的文学期刊,我等应秉传统,开风气,坚守文学的高贵,从装帧设计到栏目策划、约稿汇集同仁的智慧。开设"八面风"栏目,主要编发来自全国各地知名作家的作品,本期编发了陈继明先生的小说《关于我丈夫》,其中况味当细读慢品;新增设"古风"栏目,旨在继承发扬传统文化之精髓;"随笔专栏"是我们吹响文化散文的集结号,编发叶舟和伊沙的作品,通过他们
  • 《雪塬晨曲》·版画
  • 关于我丈夫(短篇小说)
  • <正>我丈夫是我的同班同学,名叫孙小东。毕业之后我们俩一同分进晚报,我能进晚报,是他帮的忙,靠了他爸爸妈妈的关系。刚一毕业我们就结婚了,婚后第二年孙小东迷上了麻将。成夜成夜地打,有时候一连几天不回家。我说多了他会烦,会用脏话骂我,甚至会动手。我发现我确实管不了此人了,于是就不管了,纯粹不闻不问放任自流。孙小东当时是记者——这是不能不说的一个原因,记者被称作无冕之王,牛得很,走哪儿都有红包,那些红包,客观上给他打麻将提供了便利。我收了他工资,他不怕,还有红包。他们那一伙麻友,以记者编辑为主。有一天,单位通知我,决定开除孙小东。"为什么?"我问,单位领导说:"有
  • 十字街头(中篇小说)
  • <正>康达石油机械厂坐落在小城的东南部。厂区在南,家属区在北。一条南北方向、大约五十米宽的街道,从家属区中心贯穿到厂区腹地,叫康达路。另一条大约两公里长的商业街呈东西走向,横亘在机械厂厂区和家属区之间,叫为民路。两条道路两旁,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夏天形成的树阴,可以为行人遮阴蔽日。树木间隔不远,还有可供行人休憩的长条木椅。环卫工人每天都把这两条街道打扫得干干净净。康达路和为民路在机械厂厂区与家属区之间,形成了一个十字形状的交叉口,相当于"田"字的中心点,就是十字街头。
  • 家考三题(散文)
  • <正>关于姓氏我们为什么姓火?火姓是怎么来的?我们的祖先究竟在哪里?有一段时间,我常常被这样一些问题所困扰,以至心心系念,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不确定感。小的时候,因为村子里的人大都姓火,所以自己并没有感到有什么特别。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高中毕业,走出自己生活了多年的村子。上大学时,代我写作课的宁夏大学教授张海滨先生,一次在我的作文后面写了这样一段评语:"语言流畅,表达清楚明白,只是下次要注意,课堂上的作文不同于文学创作,尽量不要用笔名。"那篇作文被张老师作为范文在课堂上进行了朗读、点评。那篇作文当然很快被人们遗忘了。人们记住的,似乎只
  • 我的目光追随着太阳(散文)
  • <正>清晨,伫立于六盘山顶峰。这西海固高昂的头颅,正静谧地迎候着即将蓬勃而出的太阳。山川如此安和,大地如此丰饶。苍松挺立,翠柏昂首。海浪般涌动的云雾,在山梁沟谷中流泻、弥漫、升腾,不疾不缓。猛然,那耀眼的一轮,挺身一跃,放射出灼玉熔金、照彻天地的鲜红,给这静默的大地,投放出了万物生长、弥天接地的光和热。霎时,雾散云收,鸟鸣兽走,夜露滴落,山峰移影。大地上的一日,开始了它亘古、庄严、肃穆、浩荡、创造万物又改变一切的伟大行程。长河般的历史,由此而续接着昨天,实现着今天,又昭示着明天。一天,等
  • 大山深处(散文)
  • <正>时值深秋。写下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似乎还停留在木里的高山深谷之间,我忍不住想要说一说那段采访行程给我留下的深刻感动。抵达俄亚的那天,我们首先来到村里的小学。挎着相机,"衣着突出"的我们,引得孩子们频频注目。但我刚举起相机,就被一位穿红衣的中年男子制止了,实际上从我进校门时他就跟着我,满脸"休想对学校做不利报道"的表情。我盖上镜头对他说,我只是想起了童年,那时候我也如同这些孩子,在简陋的操场上活跃,把拳头大的塑料皮球当篮球玩得欢畅不已……
  • 《春到山乡》·版画
  • 诗词四首
  • 诗词四首
  • 《雪霁·1》·版画
  • 何谓丝绸之路(上)——以河西走廊为例
  • <正>丝绸是柔软的,它的幽雅与奇幻,色泽与纹理,代表了精致、富庶、高贵、江南、水以及摇曳斑斓的理想生活。它是古代中国的一个世俗符号,让一辈辈的先人们趋之若鹜,渴望衣锦而行,吹气如兰。丝绸也是坚硬的,当它从中国南方的蚕桑之地一跃而起,掉头北向时,一种神秘的意志与情怀便贯注其中,于是它就成了拓荒、西进、光荣、牺牲、开放和胸襟的代名词。它腋下生翼,高挂于北斗之上,由此成为了我们这个民族一根生动的血管,一条脊椎般的天路,纵横西东。谁也未曾料到过,一只卑微的蚕所吐露的内心,却在此后风沙漫天的西
  • 有话要说
  • <正>有人命定将与众神为伍!有种"底层关怀"这个命题下的填空写作,好比丐帮的硬乞之术:朝着自个胸脯拍砖,看你给不给钱!自以为能看透人心——其实,看到的是自己的脏下水!他(她?)说:"你的脸皮真厚!"我答:"不厚怎么对付你们这帮卑鄙小人?"明明是一四川人,非要扮作江南才子!其实,四川血统比之江南血统,于诗更有优势——无知啊无知!川人为诗,向北为生,向南必死;向阳为生,向阴为死;呆在原地,不生不死,可有可无。搞我?搞得动吗?你千万别对我心慈手软,把你的狠招全都使出来,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对一个23岁就承担过的男人来说,42岁的网不过就是一乐子。
  • 《大山脚下》·版画
  • 逝去
  • <正>抓石子、弹杏核、跳房子、捏泥巴……这些取材方便规则简单的游戏,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我孩提时的村庄里曾十分盛行,一群孩子们聚拢了来常常是百玩不厌乐此不疲的。其中有一项游戏既充满危险又极具刺激,更是让每一个孩子都奋勇参加争先恐后,那就是"打胡墼战"。"胡墼"是固原方言,有两种含义。一种是指在长方形的木模里填满湿土,用沉重的石杵夯实,干结后用以砌墙盖屋的建筑材料;另一种是指大大小小干硬的土坷垃,也是"胡墼战"中"敌""我"双方相互投掷攻击对方的武器。
  • 地摊子
  • <正>两山对峙,峰峦相望,如巨人的两条臂膀绵亘纵延,横脉暴凸如块肌,纵脉叠嶂似青筋,一条蜿蜒的葫芦河犹如一位纤纤女子悠长的衣袂从中间飘逸而隔。山的东边是东坡村,山的西边是西坪村,东西两村相隔千米之距,中静公路从东坡村经过,东坡村便有了天时地利之便,西坪村在西山脚下独处一隅,显得孤独和荒漠。葫芦河从月亮山流淌而出,这是西吉县的母亲河,由于月亮山过度的开垦和放牧,从上世纪末就已经干涸了,西吉也成为西海固地区最为缺水的地方之一。西坪村民风淳朴,乡土厚道,一如距离十里外的将台堡,洗尽历史的铅华
  • 《高塬》·版画
  • 丝路谣曲(组诗)
  • 恍惚的苍茫(组诗)
  • 或被误读的诗句(组诗)
  • 源头之歌(组诗)
  • 开花的指头(组诗)
  • 在河西行走(组诗)
  • 《雪塬行》·版画
  • 社员米如山
  • <正>赵凤兰老人用笤帚清扫房子廊檐下的台阶。渴——房子里似乎有人说。赵凤兰立起腰身,屏息听了听,旋即摇了摇自己苍白的头颅。喝呀!的确是她的二儿子米如山在说话!赵凤兰扔了笤帚,以跟她年龄不相称的速度朝房子里跑去,上台阶跌了一跤,跨越门槛又跌了一跤。左手小拇指骨折了,她一点也没有觉得疼痛,径直扑向躺在炕上的米如山:你说话了,我听见你说话了!老天爷啊!
  • 《丰收》·版画
  • 杨梓《西夏史诗》的诗学考察
  • <正>讨论宁夏当代诗歌,无法回避肖川,无法回避虎西山,也同样无法回避杨梓等倾心诗歌的精神梦幻者。尤其是杨梓,以《西夏史诗》的创作探索、引领宁夏当代诗歌创作的美学高度和历史深度。从诗学而言,杨梓在新诗的形式里寻求古典意蕴的《骊歌十二行》,再次细致过滤了《西夏史诗》的抒情想象,并丰富了诸多西部意象的文字雕琢。杨梓,1963年7月生于固原,曾任《朔方》诗歌编辑,现为宁夏文联文学艺术院院长,宁夏作协副主席,宁夏诗歌学会会长。1986年开始创作,作品入选
  • 《雪霁·2》·版画
  • 情到深处人孤独——再读漠月小说《湖道》
  • <正>进入新世纪以来,宁夏作家的声音异常响亮。"三棵树"石舒清、陈继明、金瓯继续保持着较为强劲的创作势头,"新三棵树"季栋梁、漠月、张学东则以各自独具风格的作品活跃于文坛;此外,以马金莲、了一容、火会亮等为代表的西海固作家也已成群体之势。我们欣喜地发现,宁夏作家们在惯以擅长的乡土叙事中继续深入开掘的同时,继而对乡土中国的苦难和温情进行了沉入、镇定的剖析;与此同时,石舒清、马金莲用近乎写实的笔调传达出一种形而上却又具有广泛普世性和震撼力的文学追求,他们的文字透漏出宁夏回族作家极致的宗教悟性和生命体验。这些优异的表现让我们相信,异军突起
  • 《山庄静悄悄》·版画
  • 追梦人
  • <正>年少时,站在山上,他稚嫩清澈的双目曾长久地凝望通向山外的那条柏油路,想象山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长大成人,在异乡,他曾满含热泪,用深情的笔触写下怀念那个生他养他的小村子的诗行。后来,回到故土,他常常用搜寻的目光捕捉着家乡大地上的文化符号,用自己的方式热爱着这方水土。现在,他更加努力,用心经营着自己的梦想,做着追梦人。以后,他还会一腔热情,继续自己的事业,实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没有名牌大学的头衔,没有深厚文化的积淀,没有显赫的背景,只是热爱,纯粹的热爱,热爱着家乡的文化事业,梦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以文化人,以文化物"变为更真切的现实。投资文化事业,宣传推介自己家乡的文化,在他,是一种情怀,一种情结。
  • 《六盘山》封面

    主办单位:宁夏固原地区文联

    主  编:火仲舫

    地  址:宁夏固原文化街352号

    邮政编码:756000

    电  话:0954-2032531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3645

    国内统一刊号:cn 64-1013/i

    邮发代号:74-31

    单  价:6.00

    定  价:3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