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国凯老师二三事
  • 1991年,广东省作家协会创办文学讲习所作家班,我是第二期作家班班长。创办文学讲习所和开办作家班是国凯老师的提议。自从担任作家协会主席以来,国凯老师就把目光聚焦在培养广东青年作家上。他暂时放下了手头的创作和其他一些工作,兴致勃勃地兼起了文学讲习所所长。
  • 一则寓言的启示
  • 某晚,夜深人静,锁叫醒了钥匙,埋怨道:“我每天辛辛苦苦为主人看家守门,而主人喜欢的却是你,总把你带在身边,真羡慕你呀!” 钥匙也不满地回答说:“你每天待在家里,舒舒服服的,多安逸啊!我每天跟着主人,日晒雨淋,多辛苦啊!我更羡慕你呀!”
  • 你读了那么多年书,不是为了找份好工作
  • 老李的儿子今年高考,考得不错,可是在填报志愿这个问题上,却不知道怎么办。他们两口子都是做小本生意的人.不懂这些,孩子又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这不,过两天志愿填报就要截止了,赶紧请了一群亲戚朋友过来帮忙出主意。
  • 留守儿童的归属
  • 物质快速的发展也来到了留守儿童的身边。他们的父母打工赚钱,给自己的孩子建了新房子。每个周末回家的时候,这些留守儿童就一个或两个人住在一栋两到三层的房子里,跟这几年刚刚被舍弃的泥土瓦房比起来是富裕了好几倍。但房子里的生活如何呢?在以前的泥土瓦房里,大人给了每一样东西一个固定的位置,而生活也从大人那里得到了有规律的节奏。但现在的新楼呢?仅仅有小孩搬到里面去,而小孩没有能力给每一样东西分配一个位置,也没有能力建立有规律的生活。当他们用完一样东西,就让它丢弃在用过的地方,下次怎么找都找不回来。他们在扔满东西的地面上走,心理的状况也只能杂乱无章。
  • 大学的倦怠与社会精神的危机
  • 近日,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腾讯-麦可思大学教师职业倦怠调查》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关注。报告结果显示.“超过半数高校教师每个学期都会在实际工作中感到精疲力竭”。 坦率地说,这种倦怠不仅是高校老师中常见的现象,而且也不一定比其他的职业更加严重。记者、医生、法官、公务员……难道就不存在相当普遍的倦怠现象吗?现代社会一方面通过细密的分工和客观化的监督,将整体性的工作切割成大量琐细单调的碎片,使得工作的意义、乐趣、整体性大受影响;另一方面,不断增加的生活成本、工作压力又使得劳动者始终处于高强度的体力与心理的负荷中。
  • 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
  • 10岁的桑代克是一个三年级的小学生。有一次上课时,一只小鸟停在教室的窗台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老师拿起粉笔头朝它掷了过去,把小鸟赶跑了。桑代克举手说:“老师,您把它吓坏了!它在这一天里都会心情不好的!”
  • 李叔同的“刁难”
  • 李叔同是近代著名的音乐家、美术教育家和书法家,后剃度为僧,被尊称为弘一法师。他曾在浙江第一师范学校任图画、音乐教师。一名叫刘质平的学生经他熏陶,爱上了音乐,常在琴房反复弹琴,练习作曲。终于在深冬的一天,他写下了自己的处女作。怀着难以抑制的喜悦,刘质平带着谱子找到了李叔同。李叔同接过曲谱后看了片刻,告诉他:“今晚8时35分,去音乐教室,我有话告诉你。”
  • 为什么说通识教育能让学生终生受益
  • 很难想象生活中没有数字搜索和互联网。对我和其他人都一样:随着检索和获取相关事实与数据变得越来越便捷,专栏作家的生活发生了极大的改变。从图书馆书架上取走书,一页一页地翻阅查找,已经不再是有效的搜索方法,尽管有时这是有益且有趣的搜索方式。这种需要在图书馆一待几个小时且往往徒劳无功的工作,现在只要轻点几下鼠标就可完成。
  • “效率至上”,是时候来检讨了
  • 三十多年来,中国都是一个经济高速发展的国家。近些年我们又有了宽带,有了高铁,有了排名世界第二的GDP,我们的生活也随之进入了更高速的时代。我们习惯了忙碌,习惯了高效,习惯了零等待。这样的生活习惯也影响了教育,只有能够达成“多快好省”目标的高效教育才是好的教育,于是:“5个月开始识字,一岁半能认200个汉字,3岁脱盲,6岁博览群书”“21天写得一手好字”“两个月听懂BBC”“快速阅读”“快速作文”“高效阅读”……这样的广告词随处可见,我们心中的好教育都是“更多”“更快”“更高”“更有效”的。老师们总是在想,怎么用更少的时间把更多的东西教给学生,我们的教育从来不嫌多,从来不嫌快,从来不嫌早,因此,我们也总是在一种不知足的状态中,看不到尽头。
  • 教育体制改革30年后,中国人还关心什么
  • 30年前,中国教育体制改革的大幕开启。1985年5月27日,《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颁布,指出教育体制改革的根本目的是提高民族素质,多出人才、出好人才。30年间,《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等法律、纲要、决定陆续出台、发布,教育改革一步步走向纵深。
  • 炫耀
  • 一个十分奇怪的现象:当人在炫耀什么的时候,他所炫耀的,恰恰是他所没有的,或是缺少的。举例来说,当有人在炫耀他的财富时,这人的财富往往并不多,或不够多。若是够多,他便不必炫耀了,因为已经尽人皆知。
  • 了断与应试教育私人恩怨的尝试
  • “与成长相比,成绩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我不希望我的学生只有成绩,没有成长。” “乡村留守儿童最缺少的不是钱。他们期盼的不是被接到一个发达但陌生的世界,而是希望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像家一样熟悉的地方。” “孩子们有权利知道更广大的世界,人生的选择权在他自己手上。”
  • 中国大地只剩“农村”没有“乡村”
  • 山水国画传达了人与自然的关系格局 我没想到的是,多少年之后,我真的会遇见一个几乎快没有人的村庄,这个村庄在新疆木垒县的菜籽沟。前年,也是这个季节,我沿着天山寻找那些老村庄,因为到我这个年龄总想找一些旧的东西和一些似曾相识的、跟过去有联系的东西。走着走着一拐弯到了一个小山村,风景非常优美,丘陵地带,人住在小河边,屋后有麦田,一条泉水河弯弯曲曲绕过村庄,村庄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是山水国画的格局。千年传递的山水国画为我们传达了人跟自然的关系格局,那是亘古不破的。人在自然的角上安然地住,那就是生活。
  • 芬兰邻居送我旧衣
  • 前段时间,我和表弟一家前往北欧美丽的国家芬兰探亲,去看望在那里定居的姑妈。她告诉我们那里生活很舒服。下了匕机,我们坐上了姑妈来接我们的汽车。相比于其他欧洲国家的街道,芬兰的街道要窄一些,直道很少,大多都是小巷。路上行驶的汽车很少,而且大部分都是类似于姑妈家的小型汽车,剩下的都是自行车。看到我眼神里的不解,姑妈笑着说:“芬兰的生活节奏很慢.人们更愿意把自行车当作出行工具,环保的就是时尚的。如果不是接你们,平时我也骑自行车上下班的。”
  • 闻一多,西南联大的一团火
  • 无论在大陆还是港台.闻一多都被认为是集诗人、学者、民主斗士于一身的历史人物。但是,如果从职业上说,他几乎一生从事的都是教书育人的事业。他1932年回母校清华大学中文系任教,战火纷飞的年代与流亡师生一起南下,一直到被暗杀去世,都未曾放弃这个事业。
  • 中国古代的孩子如何上学
  • 古代小学何时开学?——“春夏务农,冬入学” 古代的入学时间与学期的长短,各个朝代并不一样,也与现代统一的“秋季入学”有较大差别。 中国古代是传统的农业社会,一切围绕农事展开,小学教育亦然。入学时间,除“秋季入学”外,还有“春季入学”和“冬季入学”。
  • 论时尚
  • 24岁时,我研究生刚毕业,到一所大学就职。学校把我分到一个教工集体宿舍住,我一走进去,就哭了。 在此之前,我辛辛苦苦读了近20年书,对工作怀有多么热切的期待啊。它与经济自立、白衬衫、走廊里的高跟鞋声,以及可以洗泡泡浴的浴缸联系在一起。但现在,摆在我眼前的,是一间四人合住的、没有光线的宿舍,里面堆满了旧而不够旧的家具、新而不够新的行李箱,屋顶因为霉烂脱皮而斑斑驳驳,还有几个戴大眼镜的陌生女子坐在那里。这个宿舍甚
  • 认认真真做个中年人
  • 不久前,北大教授钱理群在一篇文章里宣布了自己的“告别”——他将告别学术界;一直与年轻人为伍、为师的他,同时也宣布自己跟青年的关系结束了。 他这样写道:“对‘60后“70后’我有点理解,对‘80后’多少有点理解,对‘90后’我完全不理解。网络时代青年的选择,无论你支持他、批评他、提醒他都是可笑的,年轻人根本不听你的,所以我再也不能扮演教师的角色,我必须结束。最好是沉默地观察他们。”
  • 活出自己
  • 我高中毕业后,选择了去一所外地大学上学,而没有选择在本州。因为那所男女混合学校规模大,我想消失在2万学生中,永远告别少年时期的烦恼。以前总有一些外表漂亮、内心歹毒的女孩欺负人,让我这样的安静女孩只好一头扎进书堆里躲清静。
  • 善意不能代替制度
  • 我有一个朋友,得了病.他自以为很严重。医生说,没有什么大碍;家人也说,只要挂两天水就会好的。但是,他坚决不信,认为是医生和家人联合起来欺骗他。他的疑心越来越重,面容越来越憔悴.体质也越来越下降,直至有一天真的生了一场大病。
  • 出租车司机
  • 一个城市繁华喧嚣的程度,大抵可以用出租车的数量来衡量。 听说北京的街道上,每天都奔跑着8万辆出租车(不合无照黑车),如同一个城市每天都被打包,装在出租车上一样。那8万个出租车司机,并不是8万个普通人,他们是8万个移动的远程喇叭和口才上佳的国家政策传声筒与义务宣传员。
  • 底色
  • 许多人永远走不出自己的童年,生命的底色总是在你不谙世事的时候就悄无声息地打好了。 伊莎贝拉·邓肯说,贫困使她的母亲无法为孩子们请仆人或家庭教师,而恰恰是这种自由放任的童年赋予了她“一种自然发展的生命”,成就了邓肯无拘无束的舞蹈风格。她的舞姿自由飘逸,浪漫不羁,一反传统芭蕾的种种规范与教条,表达自我的真实存在,舞出对生活悲剧性的领会。
  • 老师,这是不对的
  • 那年我高三,在一所省重点中学就读。这所学校素以高升学率和管理严格闻名,据说是“进了x中,等于一只脚踏进本科”。 很多年过去,我已经不记得每一天和另一天有什么区别,就像我不记得一张试卷和另一张试卷有什么区别。我只记得做不完的习题和睡不醒的早晨。桌上的辅导书堆砌成碉堡,我们是疲惫的狙击手,躲在碉堡后面。我还记得黑板左边贴着“书山有路”,右边贴着“学海无涯”,正上方是“团结紧张严肃活泼”,“张”和“严”中间有一面小小的国旗。
  • 吹奏心灵的交响——电影《霍兰先生的乐章》给我们的启示
  • 一个希望自己有音乐特长的女生,苦练吹单簧管,可吹肿了嘴唇也找不准音,音乐教师霍兰说她只是“吹奏纸上的音乐”。他拿掉了女孩的乐谱,告诉她“你已熟悉它,它已在你的脑中、指尖和内心,你只是不信你自己”。当这些不能奏效的时候.,霍兰另辟蹊径:“照镜子,你最爱的是什么?”女孩回答:“头发,因为父亲说我的头发令他想起晚霞。”“那么,吹出晚霞吧!”女生终于找到了感觉,吹出了美妙的旋律。
  • 只卖一本书
  • 日本东京银座底层的店租,贵到吓人。若有商家在这里租地盘做生意,必定利用好每一寸土地。营业时恨不得将商品摆得满满的。偏有一家书店的老板不这么做。他开了一家书店,可每个星期店里只摆出一本书售卖。
  • 自2017年开始城乡义务教育免除学杂费
  • 从2016年春季学期开始,国家统一确定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对城乡义务教育学校(含民办学校)按不低于定额标准给予补助。将适当提高寄宿制学校、北方取暖地区学校和规模较小学校的补助水平,同时鼓励各地结合实际提高公用经费补助标准。
  • 河南普通高中学生转学须公示具体信息
  • “严禁以转学为幌子、变相违反中招规定乱挖生源,严禁接收未办理转学手续的学生提前人校就读,严禁违反程序转学、弄虚作假等行为。”近日,河南省教育厅下发通知,要求进一步规范普通高中学生转学工作。
  • 高校研发新型验钞机 可查账款去向
  • 由南京理工大学研发的新型验钞机近日全新亮相。研发者介绍,全新验钞机不仅可以识别假钞,还可以追踪钞票的去向,将存反腐、抓逃等方面起到蕈要作用。据介绍,每张人民币上都有一串阿拉伯数字和英文字母连成的号码,被称为“冠字号码”,南理工新研发的验钞机,可以对“冠字号码”进行记录。
  • 中小学女教师迎二孩或影响教学 校长压力大
  • 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公布后,与喜迎二孩的广大民众不同,各地的中小学校长有些郁闷。由于中小学和幼儿园的教师以女性为主,这些校长担心,“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女教师若生育时间过于集中,就可能会影响正常教学。中小学里女教师占比过高是全国普遍现象。根据教育部发展规划司发布的2013年《中国教育统计年鉴》,我国初中阶段的女教师所占比例为51.7%,小学阶段女教师比例为60.67%,而学前教育阶段女教师的比例则高达98%。
  • 武汉高校首现无纸化招聘会 只拿手机应聘
  • 还在抱着一大摞简历跑招聘会,你就OUT了,走到哪都手机不离身的触屏党,已鲜用纸质档案了。武汉工程科技学院举办今秋首场大型校园招聘会,就打出“O2O无纸化”概念,现场不少大学生真的就只拿个手机来应聘。他们只需从学校就业网下载一个App软件,填写并上传个人信息,就可以向自己心仪的企业投递个性电子简历,并获得面试机会。
  • 不读“无益”之书,何以遣有涯之生
  • 著《云雀叫了一整天》木心 关注木心是从流行歌曲《从前慢》开始的。初读木心,脑子里只有一个词:惊艳。陈村读到木心的文字。就惊异他的“杂、静观、干净、熨帖”。很多人都把重新发现木心的文字,和1980年代末期重新发现张爱玲、周作人、沈从文等人相比。诚然,他们都是白话文的高手与典范,在意蕴上,都脱胎于传统。木心正式的写作,虽比他们要晚很多,却更有“五四”文风,带着古典的含蓄悠远之美,用现代白话,娓娓道来。
  • 幽默
  • 回答问题 小学的时候,我总欺负同桌,有一次上课我在下面玩得有点过分,他说:“你再这样,我就举手向老师报告!” 我说:“无所谓,你告吧!”他听了之后很生气,立刻举起了手。老师看到他举手后,很高兴地说:“算得这么快!好的,你来回答刚才这道题。”
  • 这个字写得好
  • 1987年年底,我当教师刚刚半年,就在临近寒假的时候,得到了一个学生家长的邀请,他让我到他们家过年。这其实是客套,我哪里能不知道呢。我就随15来了句客套话,说:“好的。” 没想到学生家长来真的了。几天之后,我收到了学生家长的来信,这位退休的乡村中学语文教师用繁体宁给我写来一封正式的邀请函,这封信感人至深。有一句话特别地蛊惑人心,老人家写道:毕老师,我要为你杀一只羊!
  • 那时候有多美
  • 十年前的那个五月,我们班换了班主任。 外面下着雨,这位老师穿着茅草扎的蓑衣进屋,头上还戴着斗笠。我们那里不是很南的南方,并不流行这身行头,所以,当他立在教室门前,严肃地看着我们时,嘈杂的议论声戛然而止,大家都诧异地盯着他看。
  • 忆恩师
  • 南开教育最令我感谢的当然是学业,那六年奠定我一生进修的基础。除了原有的学业水平,南开中学吸引了许多由平津来到重庆的优秀师资,他们受张校长号召,住进沙坪坝校园的津南村,直到抗战胜利,八年间很少有人离开。
  • 那些让我没当成木匠的老师
  • 1980年夏天,我参加了第一次高考。成绩公布后,没有人感到意外,我的物理和化学都没有超过四十分。我的母亲决意让我学木匠。师傅请来了,他是我们家的一位亲戚。然而,就在我要前去投奔师傅的时候,一位陌生人的来访改变了我日后的命运。
  • 初小老师曹景黄
  • 我从识字到上正规小学,换过许多地方,最后一次上小学,读到毕业,是在山东济南贡院墙根,当时叫“省立第一模范小学”(现改称大明湖小学),专收男生。这所小学师资整齐,教学认真,当时在山东省很有名气。当时是级任制,由一位老师从低年级接手,一直跟到学生毕业,然后回头再从低年级开始。我觉得这有好处,师生有感情,互相了解,对学生的学业、品德成长有利。如果老师业务水平高,师长足以为学生的表率,这个制度值得提倡。
  • 我们从哪里来,就决定了到哪里去
  • 我初次听导师李良荣教授上课,是在2009年9月。彼时64岁的李老师鬓边已经花白,穿着一件短袖衬衫。 关掉投影仪和讲台上的电脑,他走到移动黑板前,拿起记号笔,一边写下课程名字,一边说着开场白:“不管你们今后是做记者,还是做学术,我希望你们记住这句话。思想自由是一切研究的前提。”
  • 在美国上大学要遵守多少规矩
  • 严格来说,我没有参加过大学新生营。1988年上大学,拿着行李报到之后,依稀记得,同班同学和班主任聚在一起相互介绍了一下。一直听说香港的大学里面的新生营非常热闹有趣,甚至有些恶搞,可惜我读的是兼职研究生,无法感受这种迎新文化。也因为这样,当自己再一次回到校园读博士,终于拥有新生身份的时候,确实很好奇新生营到底是怎样的。
  • 西式大学第一课:比电影里更夸张
  • 金秋九月,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开学季。中国的大学新生报到,有着接新生的良好传统,互帮互助、互敬互爱往往成为大学新生的第一课。其实,世界各国每所大学的历史与文化氛围不同,学生们在入学时感受到的“第一课”自然也不同。他们的第一课又是怎样的呢?
  • 我说我自己
  • 我生来是个丑小鸭。因为生于冰天雪地的北极村.因此不惧寒冷。小时候喜欢犟嘴,挨过母亲的打。挨打时,咬紧牙关不哭,以示坚强。气得母亲骂我:“让你学刘胡兰吗?” 我幼时淘气,爱往山里钻,爱往草滩钻,捉蝴蝶和蝈蝈,捅马蜂窝,钓小鱼,采山货.摘野花,贪吃贪玩。那时曾有一些问题令我想不明白:树木吃什么东西能生长?树木为什么不像人屙出肮脏的屎尿来?
  • 中国需要知识分子——独立思考的个人
  • 我认为,知识分子就是具有自己独立想法,并从事创造性工作的个人。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社会需要分工,人与人需要合作。在社会中生存的个人依赖于社会,受社会的影响,但个体之间仍然存在差异,每一个个体都具有不可替代性。人类文明的发展经常取决于某一个关键人物,例如牛顿提出的力学理论,改变了人类对周围世界的认知;达尔文出版了《物种起源》,揭开了人类起源与进化的规律;爱因斯坦发现的相对论,重塑了人类对于时间空间的理解;孔子创立的儒家学说,影响了中国两千余年的社会文化。
  • 我的书本去的地方
  • 我所学到的所有语言, 我所写出的所有语言, 必然要展翅, 不倦地飞翔, 决不会在飞行中停一停, 一直飞到你悲伤的心所在的地方,
  • 人民的教育
  • 人生伊始都无知无识。人们具有知识都是教育的结果。一旦生子,则父母施教,首先开发他的智力。使其获益。接受了父母的教导,接着还要进学校。所以,天下当务之急是设置并扶持学校。因为人若年少不学,则长大无知,往往轻举妄动,不顾前后,终至触犯法律,妨害人们的交际。
  • 学问与智慧
  • 学问(1earning)与智慧(wisadom),有显然的区别。学问是知识的聚集(accumulation of knowledge),是一种滋养人生的原料,而智慧却是陶冶原料的熔炉。学问好比是铁,而智慧是炼钢的电火。学问是寸积铢累而来的,常是各有疆域独自为政的。它可吸收人生的兴趣,但是它本身却是人生的工具。智慧是一种透视,一种反想,一种远瞻;它是人生含蕴的一种放射性;它是从人生深处发出来的,同时它可以烛照人生的前途。
  • 2015年诺贝尔奖得主
  • 1.生理学或医学奖:爱尔兰医学研究者威廉·坎贝尔、日本学者大村智以及中国药学家屠呦呦。寄生虫病千百年来始终困扰着人类,并一直是全球重大医疗健康问题之一。寄生虫疾病对世界贫困人口的影响尤其严重。去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药学奖获奖者在最具破坏性的寄生虫疾病防治方面做出了革命性的贡献。
  • 宇宙的新画像
  • 毕竟黑暗才是宇宙的主色调。人类生活在银河系的边缘,在银河系中大约有数以千亿计的恒星,而宇宙中又大约有数以千亿计的银河系规模的星系——当然这一切只是目前人类粗糙的估算而已,想要为整个宇宙画一幅精确的物质分布的画像绝非易事。而根据最近天体物理学家的一些新发现,无论是在银河系的周围,还是在数十亿光年之外,宇宙的面貌很可能都与人们此前的想象有很大不同。
  • 在书店遇见最美的自己
  • 很早的时候,只有一种书店。就是国营新华书店。差不多每个城市,包括那些偏远的边疆小城,都会在最繁华的市中心。立一家新华书店,它和百货公司、人民公园、人民医院、邮局等,构成一个城市的心脏。记得当兵的时候,下到连队后的第一次外出,就先去找新华书店,找到了心里才踏实。其实那个时候是买不起书的,一个月只有六七元钱。
  • 你的,我的
  • 我曾用五只鸡做实验,将一碗稻子撒向它们。只见鸡们飞奔过来,争先恐后地抢吃。但它们很少争斗,只是埋头急急地啄食而已,并不顾及前后左右。撒出第五碗时,鸡们已经吃饱了。它们各自散去.或嬉戏,或休息。场面一片安宁。
  • 两个猛人的读书方法
  • 昨天去北京植物同逛,顺路拜谒了梁启超墓。今天看到一则段子:梁启超在17岁娶妻之后,曾以为岁月就这么平静地过去了;直到他遇见了——康有为。 康梁邂逅的时候梁启超才17岁,康有为已经32岁了。当时梁启超已经中了举人,康有为还只是个秀才。与康有为的邂逅改变了梁启超的人生道路,在遇到康有为之前,梁启超轻松考中举人,遇到康有为之后梁启超去考进士,然后挂了。
  • 儿童的学习是一项全身运动
  •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越来越多的孩子的生活正在被设置为“静态”模式。 上课要坐好不能动:课间不能到操场上玩,只能在走廊里慢慢走;放学回家做作业、练琴,都要安静地坐着;周末上各种培训班,仍要安静地坐着……
  • 礼物
  • 多么快乐的一天。 雾早就散了, 我在花园中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的上面。 尘世中没有什么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人值得我去妒忌。
  • 小心甜饮料毁了你
  • 最近甜饮料又上了健康新闻的头条,因为著名国际医学杂志《循环》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文章,美国塔夫茨大学研究人员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甜饮料每年造成了十几万人死亡。这是研究者统计1980-2010年之间51个国家超过61万人的膳食数据后的发现。
  • 陈桂南作品欣赏
  • 奇幻漂流
  • 天堂般的海洋上,巴瑶族一贫如洗的木屋星星点点。皮肤黝黑、脸上极其快乐的乞讨儿童,像一群鱼儿穿梭在游客的船只之间。不仅是色彩的对比,生活的巨大差异更引起心灵的沉思,关于幸福的思考令人久久不能平静。
  • [情思]
    国凯老师二三事(黄国钦)
    一则寓言的启示(黄鉴古)
    [视野]
    你读了那么多年书,不是为了找份好工作(苏小扬)
    留守儿童的归属(卢安克)
    大学的倦怠与社会精神的危机(储殷;李如)
    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邱红丽)
    [人生]
    李叔同的“刁难”(卢玲)
    [视野]
    为什么说通识教育能让学生终生受益(约翰·凯;邢春燕)
    “效率至上”,是时候来检讨了(武宏钧)
    [教苑]
    教育体制改革30年后,中国人还关心什么(鄂瑶;尤蕾)
    [人生]
    炫耀(倪匡)
    [教苑]
    了断与应试教育私人恩怨的尝试(诸葛亚寒;诸未静)
    [社会]
    中国大地只剩“农村”没有“乡村”(刘亮程)
    芬兰邻居送我旧衣(张君燕)
    [人物]
    闻一多,西南联大的一团火(闻黎明)
    [史话]
    中国古代的孩子如何上学(倪方六)
    [人生]
    论时尚(刘瑜)
    认认真真做个中年人(蒋方舟)
    活出自己(卡洛尔·塔伦特;孙开元)
    善意不能代替制度(邓迪)
    出租车司机(阎连科)
    底色(林采宜)
    老师,这是不对的(路明)
    吹奏心灵的交响——电影《霍兰先生的乐章》给我们的启示(李立红)
    只卖一本书(流念珠)
    [资讯]
    自2017年开始城乡义务教育免除学杂费
    河南普通高中学生转学须公示具体信息
    高校研发新型验钞机 可查账款去向
    中小学女教师迎二孩或影响教学 校长压力大
    武汉高校首现无纸化招聘会 只拿手机应聘
    [荐书]
    不读“无益”之书,何以遣有涯之生(田立新)
    [开心]
    幽默
    [耕耘]
    这个字写得好(毕飞宇)
    那时候有多美(王璐琪)
    忆恩师(齐邦媛)
    那些让我没当成木匠的老师(格非)
    初小老师曹景黄(任继愈)
    我们从哪里来,就决定了到哪里去(傅盛裕)
    [瞭望]
    在美国上大学要遵守多少规矩(闾丘露薇)
    西式大学第一课:比电影里更夸张(宗和)
    [文学]
    我说我自己(迟子建)
    [人文]
    中国需要知识分子——独立思考的个人(谢宇)
    [文学]
    我的书本去的地方(叶芝)
    [经典]
    人民的教育(福泽谕吉)
    学问与智慧(罗家伦)
    [科技]
    2015年诺贝尔奖得主
    宇宙的新画像(苗千)
    [读书]
    在书店遇见最美的自己(裘山山)
    [人生]
    你的,我的(张小失)
    [读书]
    两个猛人的读书方法(桶桶nancy)
    儿童的学习是一项全身运动(潘琼)
    [文学]
    礼物(切·米沃什;张曙光)
    [健康]
    小心甜饮料毁了你(范志红)
    陈桂南作品欣赏(陈桂南)
    奇幻漂流
    《教师博览》封面

    主管单位:江西省教育厅

    主办单位:江西教育期刊社

    社  长:贺林香

    主  编:薛农基

    地  址:南昌市洪都北大道96号

    邮政编码:330046

    电  话:0791-8522215 8518974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8-5009

    国内统一刊号:cn 36-1222/g4

    邮发代号:44-70

    单  价:4.50

    定  价:5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