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建冯其庸学术馆,弘扬国学
  • 2012年12月9日,冯其庸学术馆在冯其庸先生的家乡无锡前洲隆重开馆,来自全国各地的三百余位各界专家学者和有关领导出席了开馆仪式。兹按发言顺序摘编部分发言人和冯其庸先生本人在开馆仪式上的讲话,同时选编了任晓辉先生关于学术馆开馆的介绍和吕启祥先生参加开馆活动的感悟两篇文章,与本刊读者共飨。
  • 使学术馆成为传承文化的时代精品
  • 今天,我们相聚在冯老先生的家乡,隆重举行冯其庸学术馆开馆庆典。这是惠山人民的一件大喜事,也是我市文化事业的一件盛事。在此,我谨代表无锡市委、市政府对冯其庸学术馆开馆表示热烈祝贺。无锡历史悠久、人文荟萃,历代贤达辈出,冯其庸先生是我们无锡人,也是我国当代著名文史家、国学大师,被誉为近30年来最有代表性的红学专家。冯其庸学术馆的建成开馆,不仅有助于我们更好地了解冯老先生的学术成就,学习冯老先生脚踏实地、孜孜以求的学术精神,而且还将成为国学文化展示的窗口、教育的基地、交流的平台。希望冯其庸学术馆以开馆为契机,传承国学精粹,放大国学文化效应,使冯其庸学术馆成为传承文化的时代精品,成为全市文化建设中的新的亮点,进一步开创全市文化建设的新局面。
  • 不懈追求,百折不挠
  • 非常荣幸应邀出席今天这个盛会。冯其庸学术馆建成开馆,是一件值得庆贺的文化盛事,是对学术发展极有意义的事情,在此,我谨代表中国红楼梦学会对冯其庸学术馆的建成开馆表示热烈祝贺,对无锡市、惠山区和前州街道办事处大力支持建立冯其庸学术馆表示由衷的敬意和祝贺!提起冯其庸先生,人们就会想到《红楼梦》和红学。的确,冯其庸先生在红学的各个领域多有建树,他不仅著述等身,学富五车,而且他对中国红楼梦学会的建立、对红楼梦研究所和《红楼梦学刊》的创刊都付出了很多心血。毫无疑问,冯其庸先生是新时期红学最主要的推动者,是当代最具影响力、最有代表性的红学大家。
  • 文心文胆铸辉煌,一代宗师气象
  • 今年1月8日,在京城举办了冯其庸先生的煌煌35卷巨著《瓜饭楼丛稿》的出版发行仪式。今天,12月9日,又在他的家乡惠山前洲举行冯其庸学术馆开馆仪式。今年年头和年尾的这两件学术盛事,展示了冯先生迄今为止学术生涯的辉煌成就。在冯其庸学术馆开馆之际,我谨代表中国人民大学,代表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对学术馆的开馆表示热烈的祝贺,也恭喜冯其庸先生。大家都知道,冯老德高望重、学富五车、著作等身、造诣精深。在我心目当中,他是一个纯正的学者,他是真正践行了“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真正的君子,他也是真正践行了“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真正的君子儒。
  • 学为所用,反哺桑梓
  • 今天,冯其庸学术馆在无锡落成,我能参加这次盛会,非常高兴。今年又是冯先生的九十大寿,在他的家乡落成冯其庸学术馆,意义非凡。因为先生就是从这片土地上,从他的家乡走出来的。他的著作取名瓜饭集,书斋名取瓜饭楼,他和这片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这片土地滋养和成就了冯其庸这位国学大师。今年年初,冯先生的《瓜饭楼丛稿》出版,举行了座谈会,很多在座的同志都参加了,35卷,1700余万字,煌煌巨著。今年5月份,在中国美术馆举行了“冯其庸九十诗书画展”,我们也参加了。
  • 我的根在前洲
  • 我要向远道而来的贵宾,我的远道的老朋友介绍,我就是前洲镇上的人。具体地讲,是前洲镇后面不到一公里的地方有个小村叫冯巷,又叫塘村。我是这个村子上出生的一个农民,我20岁以前没有离开这个村和镇。1937年,抗日战争开始。我们的小学停办了,我失学了,我那时候才五年级,我就回家种地、放羊、割草,然后一有时间就自学。那时我只有一部《三国演义》,我就看《三国演义》,很多段落我能背诵,之后我又读了《水浒》、《后水浒》(《荡寇志》)、《西厢记》、《古诗源》、《西青散记》、《陶庵梦忆》、《浮生六记》等等,之后我读《论语》、《孟子》,对我影响太深了,我到现在还忘不了《论语》里头讲的许多话,就是做人的准则,我永远记住了。
  • 冯其庸学术馆举行开馆庆典
  • 2012年12月9日,冯其庸学术馆在先生的家乡——无锡前洲隆重开馆。学术馆位于无锡市惠山区前洲街道锦绣园南侧,于2010年1月9日奠基,历时23个月完工。俯瞰学术馆,外观方正,规整严谨,灰白透景,流彩争辉,新建的学术馆与毗邻的锦绣园相映成趣,馆置于前,园托于后,小桥流水潺潺过,山林泉石隐隐出。开馆当日,在南方冬日的暖阳下,前洲的孩子们穿着节日的盛装,伴着爽朗的欢笑声,吟诵着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传统古训,期盼他们钦慕已久、已届九十高龄的冯爷爷健康归来!学术馆前的锦绣广场上,人头攒动,笑语欢歌,前洲的父老乡亲翘首企盼他们的家乡游子、离开前洲近六十个春秋的冯老先生载誉归来!来自全国各地的科研院校、文化出版、政府机关、边关部队、文博院馆等单位的领导和专家三百余人齐聚前洲,共同见证了学术馆的开馆庆典。
  • 地灵人杰——写在冯其庸学术馆开馆之日
  • 江苏无锡前洲镇是冯其庸先生的故乡,2012年12月9日,前洲锦绣园南侧的冯其庸学术馆迎来了开馆庆典,对于其庸先生的学术生涯和无锡前洲的文化建设而言,这是一个重大的、历史性的日子;进而言之,这其实是一个学人的节日、乡邦的福祉。强大“气场”
  • 嘉庆癸酉之变与曹雪芹家族
  • 《红楼梦》在乾隆末年刊传之后广受读者热爱,但清人亦有视其为淫书者,甚至屡屡将之查禁,更出现嘉庆癸酉之变(1813)中曹雪芹后人从逆而获罪覆族的果报说。本文发现此污名化的误说至少可追溯到道光中叶以毛庆臻为代表的一群苏州士绅,且因晚清的动乱频仍,社会上迭见将兵戈浩劫归咎于“淫词小说”的卫道氛围,遂让曹雪芹家族长期背此黑锅。
  • 再议《小诗代简寄曹雪芹》编年
  • 关于敦敏《懋斋诗钞》中《小诗代简寄曹雪芹》的编年问题,学界向有争议。陈毓罴指出该诗写于乾隆二十五年(1760)庚辰,当属可信。与《小诗代简》同处一纸的《过贻谋东轩》有“十五年前事漫论”、“焚囊惭负东山教”等句子,可据以论证庚辰说,陈毓罴的相关理解和计算是没有错误的。如何计算“十五年前”,这道红学算术题涉及古人诗词的表达习惯,有一定的复杂性,容易造成误会。“柳州算法”与“香山算法”均属合理,敦敏采用的正是“柳州算法”,故《小诗代简寄曹雪芹》确应系年于庚辰。
  • 新发现《后陶遗稿》考察报告
  • 新发现的《后陶遗稿》,解决了曹寅研究中的一些问题,如:一、曹寅《楝亭诗钞》所收《题姚后陶比丘小像》是改稿,而初稿就附于《后陶遗稿》卷首,杨钟羲《雪桥诗话三集》有关姚后陶的记载亦源自《后陶遗稿》;二、曹寅在京当差期间姚后陶就“馆于曹”了;三、和曹寅、姚后陶同属“燕市六酒人”的唐祖命,则不是“宣城唐允甲”,而是江苏武进人,字薪禅,一字心传,号听翁,又号缔花行者;四、曹寅曾为姚后陶“筑室于”苏州织造府附近的“红板桥北”,而姚后陶的香河书屋则在江宁钟山一带,所谓“曹寅出任江宁织造后又为其建香河书屋为隐居之所”,亦属猜测之辞。
  • 二知道人蔡家琬家世生平考实——兼考二知道人撰《红楼梦说梦》的时间与地点
  • 根据新见的民国九年《蔡氏宗谱裎公支谱》及赵席珍撰《陶门公传》,考证出二知道人蔡家琬的生平和家世。蔡家琬为十六世,其始迁祖蔡福,明洪武三年从句容迁入合肥。祖父蔡卉,乾隆十九年(1754)甲戌明通榜进士。父亲蔡邦烃,号月樵,太学生。据袁枚撰《月樵公传》及本人诗集《闻喜堂集》,考证出他的生平、思想对蔡家琬“慕陶”的思想及阅读《红楼梦》的影响是巨大的。同时,亦略述及蔡邦烈、蔡家瓒父子先后馆于海州的情形,以考见蔡家琬馆于海州吕氏的生平经历及其嘉庆十七年(1812)于云台山“知足知不足斋”撰述《红楼梦说梦》的情形。
  • 隋赫德、昌龄一族世系疏证
  • 本文利用满洲氏族史料,对隋赫德、昌龄一族世系加以梳理,勾勒富察氏一族的发迹史,在证明主持曹氏一族抄家的隋赫德,与昌龄是同辈族人的基础上,揭示曹寅藏书归昌龄收藏的内在原因。同时以富察氏为个案,勾画出清代满洲世家大族从武到文的衍变轨迹。
  • 曹荃扈从北征及持节南下考辨
  • 本文结合近年来发现的有关曹荃(宣)的新材料,重新结合相关诗作考诸清史,对曹荃扈从康熙北征噶尔丹及“持节南下”两次重要经历做了考察,对之前研究者的“三次从征”说及“两次持节南下”说提出商榷。通过考察,本文得出的结论为:曹荃曾于康熙三十五年扈从康熙北征噶尔丹,于康熙三十八年持节南下。
  • 《红楼梦》明天还怎么说——从端木蕻良《说不完的(红楼梦)》说开去
  • 《红楼梦》在今后的研究中还应该怎么说?笔者借鉴端木蕻良先生红学专著《说不完的〈红楼梦)》的研究思路,认为可从三个方面接着说下去:一是,注重《红楼梦》人物心理描写的研究,拓展其心灵世界的广袤空间;二是,抓准《红楼梦》人物作为“人”的人性特点深入开掘,摒弃简单化、绝对化的“文革思维”;三是,提升阐释的哲学层次,追溯曹雪芹哲学思想的儒道渊源,透视《红楼梦》文本丰厚的文化意蕴。若能从诸如此类的这些层面接着说,红学研究仍然前景广阔且富有张力。
  • 李长之的《红楼梦批判》与德国古典美学
  • 李长之的《红楼梦批判》是中国现代小说批评史上取得的重要成果,该著自觉运用德国古典美学观念系统而周密地探讨了《红楼梦》的艺术成就,具体表现在:以审关的眼光对待曹雪芹的创作态度,认定《红楼梦》是出自有文学素养的大家之作;肯定《红楼梦》在人物塑造上的成功,提出了以理想作为评价人物的艺术标准;重视《红楼梦》的形式技巧,认为其形式“表现”和“传达”了作者的体验和精神。《红楼梦批判》的内涵和魅力对于今天的红学研究仍有深刻的启示价值。
  • 《红楼梦》续书研究述评
  • 乾隆五十六年(1791),一百二十回《红楼梦》刻本问世,至迟到嘉庆元年(1796),便有《后红楼梦》成书,是为首部红楼续书。此后的百年间,大致有十多部长篇章回体续书行世。这个小说史上的奇特现象,成为经久不衰的话题和课题。以续书为对象的研究亦蔚成风气且成果颇丰。这不仅为红学,也为小说续书理论和研究范式的建构作出了贡献。对之进行回顾、梳理、总结,发见其缺失,对今后续书的研究,特别是研究方向和方法的选择,应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 论《红楼梦》中的“清”、“老”之美侑、厄乞夫
  • 《红楼梦》中林黛玉和薛宝钗分别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清”、“老”之美:黛玉清灵自然、孤标傲世,在污浊的环境中保持清净,在压抑的生活中追求性灵;宝钗处世老到,洞明练迭,认同社会主流价值观念,契合各种规则习俗。《红楼梦》中“清”、“老”之美的势不两立,体现的是社会文化中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个人与社会的冲突,“离异”与“认同”的冲突,与同时期袁枚标举“性灵说”、戴震批斥“以理杀人”等,在内在追求和体现时代精神上存在一致性。
  • 曹雪芹诗学创作观探微
  •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构筑了一个诗意世界,塑造了一批锦心绣口的“诗人”,也表达了自己对于诗歌创作的见解。曹雪芹的诗学创作观融会了中国诗歌批评史上最精妙的内容,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他的诗学成就。
  • 闺阁风云:浅论《金瓶梅》《红楼梦》中的继室
  • 《金瓶梅》和《红楼梦》中,大族续娶和扶正的继室在出身与成为继室方面,在依顺其夫、母以子贵方面,在以子挟制其夫方面都有很多的相似点,又有相异之处。仆人的继室们,由于经济方面对丈夫的依赖较少,则有其独特的表现。众继室们的结局因小说作者的创作思想不同而有所不同。
  •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音乐的风格定位与创制思路
  • 2010版电视剧《红楼梦》自上映以来备受争议,尤其是其融汇昆曲元素的音乐创制,更为大众所热议。本文从写实与写意处理的昆曲风格、配合人物的传记式单曲创作、基于“八音”理论的纯音色器乐演奏三个角度出发,探讨新版电视剧《红楼梦》音乐的风格定位与创制思路。
  • 唯将旧物表深情此中有誓两心知——第三十四回宝玉赠帕的文本解读
  • 《红楼梦》第三十四回宝玉赠帕情节是二人爱情的转折点。曹公在写作时惯用伏脉千里之法,因此要探究这一情节的内涵,就须深入研读文本,不仅要研读第三十四回,更应将其前后回的多处情节贯穿起来解读。宝玉于此时特地差人送两方旧帕不仅是表达关心与问候,更是在心心相知基础上以帕定情,向黛玉立下爱情的誓言。
  • 痴公子杜撰芙蓉诔
  • 作为“国礼”的大中华文库本《红楼梦》
  • 《大中华文库》收录了多种中国经典,近年中国元首外访时往往赠送《大中华文库》给受访国,因此这套书在外交上属于“国礼”。《大中华文库》之中,有汉英对照的《红楼梦》,译文出自著名翻译家杨宪益和戴乃迭之手。可是,这个汉英对照本有一些不容忽视的缺憾:前言、英文版前言(也就是书中的Introduction)和小说内文都有问题。笔者相信,前言的翻译和汉英对照这两项工作,都不是杨宪益和戴乃迭做的,经手者另有其人。
  • 包腊《红楼梦》前八回英译文年代新考
  • 英国人包腊《红楼梦》前八回英译文的第一至五回刊登在1868年出版的《中国杂志》“圣诞卷”上,这一点学术界毫无异议。对于第六至八回英译文的出版时间,学术界几乎一致认为是1869年。然而,笔者检阅第一手资料并详细考证后认为,第六至八回英译文的出版时间仍然是1868年。造成这个错误的原因在于学者缺乏或未能参考第一手资料,未经核对沿袭旧说,不熟悉西方出版传统。
  • 从《红楼梦》伊藤漱平(1969)日译本看中日认知模式差异
  • 将《红楼梦》与伊藤漱平(1969)日译本进行对比,发现汉日语在句式、动词、主语和形式名词的使用情况方面存在以下差异:在名词谓语句使用方面日语多于汉语,而在动词谓语句使用方面汉语则多于日语;日语在句中较多省略动词,汉语则往往要求明示动词;日语经常省略主语,汉语则较少省略主语;日语经常使用形式名词,汉语则没有这一词类。究其原因,除语法因素之外,很大程度与中日认知模式的差异有关。日语倾向于对客观事态的整体认知,属于“漫画式认知”,而汉语倾向于对动作主体及其具体动作的认知,属于“动画式认知”。
  • 承袭与超越——95版俄译本对《葬花吟》的复译处理
  • 《葬花吟》是《红楼梦》里最为出彩的一篇美文,是“饯花会”之日,黛玉独自葬花,由景生情时的感慨之作。因此,《葬花吟》的译文是否传神,对于异域读者理解林黛玉这个关键人物以及领会《红楼梦》这部巨著的思想精髓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将从忠实性、形象性及创造性三个方面来重点对比分析两个版本的俄译文,从而揭示俄译95版对58版《葬花吟》的复译处理。
  • 《红楼梦》词语零札
  • 1.长天老日 “长天老日”在《红楼梦》中仅仅出现1例,又罕见于其他文献。因此各辞书均引此例,释义也大同小异,如《汉语大词典》(以下简称《大词典》)解释为: 漫长的白天。《红楼梦》第二九回:“你也去,连你母亲也去;长天老日的,在家里也是睡觉。”亦作“长天大日”。《老残游记》第一回:“这们长天大日的,老残,你蹲家里做甚?”①
  • 建冯其庸学术馆,弘扬国学(吴仲林)
    使学术馆成为传承文化的时代精品(王国中)
    不懈追求,百折不挠(张庆善)
    文心文胆铸辉煌,一代宗师气象(纪宝成)
    学为所用,反哺桑梓(王文章)
    我的根在前洲(冯其庸)
    冯其庸学术馆举行开馆庆典(任晓辉)
    地灵人杰——写在冯其庸学术馆开馆之日(吕启祥)
    嘉庆癸酉之变与曹雪芹家族(黄一农)
    再议《小诗代简寄曹雪芹》编年(沈治钧)
    新发现《后陶遗稿》考察报告(兰良永)
    二知道人蔡家琬家世生平考实——兼考二知道人撰《红楼梦说梦》的时间与地点(赵春辉)
    隋赫德、昌龄一族世系疏证(李军)
    曹荃扈从北征及持节南下考辨(高树伟)
    《红楼梦》明天还怎么说——从端木蕻良《说不完的(红楼梦)》说开去(关四平)
    李长之的《红楼梦批判》与德国古典美学(罗伟文)
    《红楼梦》续书研究述评(张云)
    论《红楼梦》中的“清”、“老”之美侑、厄乞夫(杨子彦)
    曹雪芹诗学创作观探微(尹秋鸽)
    闺阁风云:浅论《金瓶梅》《红楼梦》中的继室(付善明)
    新版电视剧《红楼梦》音乐的风格定位与创制思路(曲楠)
    唯将旧物表深情此中有誓两心知——第三十四回宝玉赠帕的文本解读(赵雪梅 刘伟)
    痴公子杜撰芙蓉诔(谭凤环[绘])
    [译介研究]
    作为“国礼”的大中华文库本《红楼梦》([香港]洪涛)
    包腊《红楼梦》前八回英译文年代新考(王金波[1,2] 王燕[1,2])
    从《红楼梦》伊藤漱平(1969)日译本看中日认知模式差异(盛文忠)
    承袭与超越——95版俄译本对《葬花吟》的复译处理(刘名扬 马秋云)
    [红注集锦]
    《红楼梦》词语零札(张晓英 谭文旗)
    《红楼梦学刊》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

    社  长:张庆善

    主  编:张庆善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

    邮政编码:100029

    电  话:010-6481328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7917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676/i

    邮发代号:18-102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