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关于清京师“五营”与《红楼梦》后四十回成书问题
  • 《红楼梦》百十九回提到皇上着“五营”寻访宝玉,涉及一系列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五营”是中国古代军队的一种编组形式,在不同时期内涵有很大差别。《红楼梦》所指”五营”,与清京师巡捕五营的编制、职责、辖境相符,而与历史上出现过的其它各种“五营”无关。清京师“五营”之称始自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可说明《红楼梦》后四十回相关内容形成于该年后,但尚不能为其全部内容的写作时间和作者确定提供充分证据,需要结合其他方面的研究得出结论。
  • 二知道人蔡家琬及其《红楼梦说梦》
  • 二知道人,真名叫蔡家琬,字右峨。二知道人是他的别号,只见署于他的红学专著《红楼梦说梦》上。
  • 读《顾随致周汝昌书》
  • 梅节去年著文指出,周汝昌实际上未能在燕京大学研究院中文系毕业,这说明顾随根本不可能在《木兰花慢》(石头非宝玉)中将周汝昌比作刘勰、司马迁、郑玄,顾词全篇是赞颂曹雪芹与《红楼梦》的,不应任意加以歪曲。此说以实证为依据,当可采信,《顾随致周汝昌书》中的材料也可作证。周汝昌等对顾词有相反的诠释,却毫无凭据,破绽百出,《顾随致周汝昌书》亦完全不能证明其说。
  • 甲戌本《红楼梦》收藏者刘铨福补考
  • 本文根据新见有关刘铨福的史料,考证出其岳父为马书奎,并对马书奎家世及其与刘铨福之父刘位坦的关系进行了考察。目前学界认为刘铨福有一侧室名马寿莲,笔者则倾向于马寿蒸是马书奎之女,而甲戌本《红楼梦》在刘铨福之前的收藏者应为马书奎。
  • 《红楼梦》版本修订中的优化倾向——以“十二钗”为观察对象
  • 《红楼梦》经历了多次增删的过程,现存版本不同程度地反映了各阶段的修订状态。本文从版本修订的角度,考察了与金陵十二钗中的几个人物相关的矛盾现象。围绕宝玉童年的两个青梅竹马的故事,小说进行了取舍,即在黛玉和湘云的情节出现冲突时,修订后优先考虑黛玉。隐去了湘云。当黛玉和宝钗出现冲突时,后期版本优先关注了宝钗的姻缘。早期版本中巧姐和大姐同时出现,经修订去掉大姐,保留巧姐,概因贾家苹字辈的小姐只有一人可入十二钗。比对和分析诸多版本异文的变化趋势,可以看出《红楼梦》修订过程中逐步呈现出突出木石前盟、突出金玉良姻、突出十二钗正册中的成员等优化倾向。
  • 秘馆深藏终面世 红楼抄本大团圆——写在戚宁本影印之前
  • 迄今发现的《红楼梦》旧抄本,现仍由公私藏家收藏的共计12种,即上海博物馆藏甲戌本,北京大学藏庚辰本,国家图书馆藏己卯本(国家博物馆藏该本55下半回、56—58回、59上半回)、王(蒙)府本、甲辰本、郑藏残本,社科院文学研究所藏梦稿本,首都图书馆藏舒序本,
  • 《女体与国簇——从,红楼梦〉翻译看跨文化移植与学术知识障》
  • 本书是洪涛先生将分散发表在各刊的文章集中出版的一部著作,其重心在如何看待《红楼梦》英译和研究的诸种现象,集中分析各种翻译方法、译评的论述策略和背后力量。所谓“女体”,喻指译者处于弱势,而“国族”则指译者和评者的“文化身份”,涉及译者为何叛逆和操纵,又涉及某些评者的民族身份、民族立场。
  • 悼郭预衡先生
  • 满园桃李一真人,盈架诗书未济贫。寂寞京华周甲子,千秋赢得在亲仁。①
  • 启蒙发昧念师恩——敬悼郭预衡先生
  • 2010年8月5日上午,我正参加在京郊凤凰岭召开的中国红学会成立三十周年学术会议,台上有人正在发言,忽然,首师大段启明兄向坐在稍后两排的北师大张俊兄和我走来,俯身相告:刚收到北师大林邦君的手机短信,郭预衡先生于昨(8月4日)晚10点多钟病逝。
  • 从说开去到说进去——谈中学语文教材中的“香菱学诗”
  • “香菱学诗”的片断入选中学语文教材后,对这一文本的多种解读,总显得不很到位。这种不到位,一方面是由于材料本身的片段性质,其生硬划出的边界,使得解读难以深入;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解读者自身的狭隘视野,使得解读流于机械。深入剖析”香菱学诗”,就需要把诗与人的关系置于一个广阔的社会背景中,置于人的复杂关系中,并通过把对小说内部的语境分析延伸至小说接受的外部语境,达到揭示意识形态迷雾的目的。
  • 谈《红楼梦》中对“窥听”书写的特点与意义
  • 本文着重讨论《红楼梦》中涉及到“偷窥”和“窃听”的情节及其意义。笔者认为《红楼梦》不仅表现了生活中自然发生的各种“窥听”事件,体现出作者对私人经验的观照,而且还巧妙地把“窥听行为”发展为一种结构文章的策略。同时,笔者也发现对“窥听”的书写与该书中普遍存在着的贾宝玉的叙述视角,在一定程度上构成了反讽关系。
  • 《红楼梦》“看官”英译与中国古典白话小说西渐
  • 本文以《红楼梦》中“看官”英译为例,采用定性定量相结合、文本内外论证相补充的研究方法,试就古典白话小说“说书体”叙事风格译介的“可接受性”和“充分性”进行探讨。文本内论证立足“看官”及其译文人际内涵叙事学剖析,从信息与风格两个层面进行阐述。文本外论证则从描写视角切入古典白话小说西渐过程的宏观语境,从翻译主体、翻译目的、翻译形式等文化因素探讨译本“可接受性”与“充分性”之间的关系。研究表明,古典白话小说早期译介中多有着意渲染“可接受性”之嫌,而我们认为,在现时语境下,“可接受性”之外,译本的“充分性”亦应成为译者的终极关怀。
  • 近十五年来《红楼梦》之女性主义批评综述
  • 上世纪90年代中叶以来,《红楼梦》的女性主义批评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关于《红楼梦》的性别意识问题,争议较多,分歧较大,主要观点有女儿崇拜论、男性文人价值论、双性和谐论三类。此外,从女性主义批评的视角,有的论者对《红楼梦》中的人物形象,进行了新颖别致的解读;有的将《红楼梦》与古典小说戏曲、现当代小说进行比较,主要论及女性意识的继承、发展与差异等问题;有的将《红楼梦》与域外文学进行比较研究,开拓了更为广阔的学术视野。这些论述,大都各有新见。不过,这方面的研究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和不足,需要引起注意。在《红楼梦》的性别批评中应持理智冷静之态度,作客观公正之评述,既要探讨女性问题,又要关注两性的和谐与发展。
  • 《幸福的女奴们——精解(红楼梦)中女奴们的别样生活》
  • 本书认为,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对贾府丫头们的生活描写涉及其出身、相貌、衣着、化妆、饮食、起居、女红、恋爱、工作等;她们的生活即使算不上是最幸福的女人,但不论是与同时代还是与当下社会相比,也都可以说是相对幸福的。
  • 程本《红楼》语词校读札记(三)
  • “轻意”、“容易”与“轻易” 这里,我们先将“轻意”与“容易”这两个有争议的词语列之于下,并略作说明;然后,再讨论这两个词语及“轻易”一词在《红楼梦》中的用法和意义。
  • 《“况”字臆解》补正——读红零札
  • 庚辰本《石头记》第二十四回《醉金刚轻财尚义侠,痴女儿遗帕惹相思》的开头部分,有这样几句话:“林黛玉和香菱坐了。况他们有甚正事谈讲,不过说些这一个绣的好,那一个刺的精,又下一回棋,看两句书,香菱便走了。”
  • “蜃”作“唇”是通假不是笔误——王充闾、蔡义江二先生文意申补
  • 张伯驹先生诗作《描园》中的“唇气”一词,确如王充闾、蔡义江二位先生所论,应解作“蜃气”。但是笔者认为“蜃”字作“唇”并非由于作者的“笔误”,而是文字通假现象,这种写法在宋至明清的古籍中多有所见。张氏承袭古例、弃“正”随“俗”,导致读者费解乃至误解,堪为为诗作文者之教训。
  • “风俗”别解
  • 《红楼梦》好用谐音双关的手法来给其人物取名,书中人物的名字往往另有深意。除了以“甄士隐”(真事隐去)、“贾雨村”(假雨村言)来寓意创作的构思外,大多数人名都与人物自身的某种属性有关:表示品性的如“卜固修”(不顾羞)、“詹光”(沾光)、“卜世仁”(不是人);
  • 从《红楼梦》甲戌本的“肚撰”说起
  • 甲戌本《红楼梦》中有“肚撰”的说法,不过,好多“红学家”认为“肚撰”是“杜撰”的错别字。其实,据目前的资料来看,“肚撰”一词早已出现。而“肚”在古代与“胸”等是可以引中出“主观(地)”“毫无根据(地)”的意思的,因此,从构词理据来看,应该是“肚撰”而不是“杜撰”。同时,汉语中还有“臆撰”的说法,也可证“杜撰”应是“肚撰”之误。
  • 释“屉”
  • 文章从探讨“屉”的形义入手,在明确其引申义系统之不同基础上,进而对《红楼梦》几十六例“屉”的称名理据及确义进行了分析和揭示,并对过去一些笼统或未妥说法提出补证。
  • 《红楼梦诗词曲赋鉴赏》献疑
  • 对《红楼梦》诗词曲赋评注或鉴赏的专著很多,其中以蔡义江先生的《红楼梦诗词曲赋鉴赏》最为详赡。但是,书中注释有不尽如人意处。本文试对该书中的错误、遗漏处,予以补正;对其所注诗词曲赋有别解处予以罗列、说明或阐述。
  • 肉欲书写和男性中心——《绮楼重梦》研究
  • 《绮楼重梦》是《红楼梦》续书中最淫秽荒诞的一部,其艺术创作水准不高,思想的、文化的乃至鉴赏的研究价值都不甚大,研究者多不屑申论。然而,将它与《红楼梦》做必要的对比研究后,我们发现,在思想、意趣、风格等方面《绮楼重梦》统是反《红楼梦》的。这是当时淫秽创作之风侵染的结果,更与作者王兰址的思想、观念息息相关。
  • 无才可去补苍天——吴沃尧《新石头记》之“改良革新”
  • 吴沃尧(吴趼人)《新石头记》,是吴氏自认“兼理想、科学、社会、政治而有之者”的重要作品。有别于作者其它著作,吴沃尧关于社会、政治的理想,在《新石头记》中得到了具体表述和阐释。以《新石头记》为中心,结合同时期吴氏其余作品,可大致勾勒吴沃尧的“改良革新”思想。这对晚清思想史的再思,当有一定意义。
  • “兼美”综论
  • “兼美”是曹雪芹在《红楼梦》中表达的一个具有丰富意义的思想符号,其精神向度和审美向度因曹雪芹对人生人性思考的深刻性而显得十分深邃。“兼关”所蕴含的象征隐喻意义不断被阐发,譬如:兼两种体貌风神之美、兼两种人格理想之美、兼两种世界之美、兼人性两极之美、兼人物性格塑造多样性以及对称性的艺术创作之美等等。而“兼关”的哲学伦理思想、审美心理和传统文化思想依据表明,这一理想并非曹雪芹自己的想象,而是具有深厚社会思想以及传统文化心理基础的。
  • 论《红楼梦》的谐谑艺术
  • 《红楼梦》是谐谑艺术的百科全书,不但蕴藏着丰富的谐谑艺术的元素,而且展示着谐谑艺术各层面的发展全程,具体所指为:一是由谐谑元素发展为戏谑玩笑;二是描写了相对独立的谐谑场景与谐谑事件;三是塑造出若干个性鲜明的谐谑人物;四是形成了以“雅谑”为特征的谐谑新风格。
  • 国学前沿问题研究暨冯其庸先生从教六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举行
  • 2010年10月16日上午,“国学前沿问题研究暨冯其庸先生从教六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堂隆重举行。中国艺术研究院原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名誉院长、《红楼梦学刊》名誉主编冯其庸,
  • 《红楼梦学刊》投稿须知
  • 为提高学刊的学术质量,规范化编排水平,编辑部对来稿作如下规定:
  • 关于清京师“五营”与《红楼梦》后四十回成书问题(林建超)
    二知道人蔡家琬及其《红楼梦说梦》(邓庆佑)
    读《顾随致周汝昌书》(沈治钧)
    甲戌本《红楼梦》收藏者刘铨福补考(李永泉)
    《红楼梦》版本修订中的优化倾向——以“十二钗”为观察对象(曹立波)
    秘馆深藏终面世 红楼抄本大团圆——写在戚宁本影印之前(任晓辉)
    《女体与国簇——从,红楼梦〉翻译看跨文化移植与学术知识障》(子木)
    悼郭预衡先生(冯典腐)
    启蒙发昧念师恩——敬悼郭预衡先生(吕启祥)
    从说开去到说进去——谈中学语文教材中的“香菱学诗”(詹丹)
    谈《红楼梦》中对“窥听”书写的特点与意义(傅翀)
    《红楼梦》“看官”英译与中国古典白话小说西渐(陈琳[1,2])
    近十五年来《红楼梦》之女性主义批评综述(李鸿渊)
    《幸福的女奴们——精解(红楼梦)中女奴们的别样生活》(子木)
    程本《红楼》语词校读札记(三)(张俊)
    《“况”字臆解》补正——读红零札(陈熙中)
    “蜃”作“唇”是通假不是笔误——王充闾、蔡义江二先生文意申补(何茂活)
    “风俗”别解(付义荣)
    从《红楼梦》甲戌本的“肚撰”说起(崔山佳)
    释“屉”(刘敬林)
    《红楼梦诗词曲赋鉴赏》献疑(李振中)
    肉欲书写和男性中心——《绮楼重梦》研究(张云)
    无才可去补苍天——吴沃尧《新石头记》之“改良革新”(李飞)
    “兼美”综论(高淮生)
    论《红楼梦》的谐谑艺术(徐乃为 薛瑞)
    国学前沿问题研究暨冯其庸先生从教六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举行(刁冰洁[整理])
    《红楼梦学刊》投稿须知
    《红楼梦学刊》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

    社  长:张庆善

    主  编:张庆善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

    邮政编码:100029

    电  话:010-64813287

    电子邮件:hongloumeng1979@163.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7917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676/i

    邮发代号:18-102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