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史湘云论
  • 史湘云是《红楼梦》中最具魅力的艺术典型之一,既彰显着作家理想熔铸的灿烂的美学魅力,也带给我们情趣怡然、无与伦比的阅读和审美愉悦。曹雪芹为史湘云性格的丰富展开"灌注"了豪迈的生命意境———兼有赤子之心和豁达浪漫情怀,既妩媚娇憨而又洒脱阳刚的"湘云之美"。
  • 黛玉葬花:《红楼梦》诗意叙事的深度开掘
  • 黛玉葬花是《红楼梦》中融叙事、写景、抒情、象征于一体的经典情节。这个情节不仅应将二十三回和二十七回贯穿起来解读,而且应置于《红楼梦》整体的叙事背景下剖析。从叙事功能考量,这个情节,于诗意诉说中包含着写实性叙事;于钗黛对比中暗含着抑钗扬黛的倾向性叙事。如果将其置于小说多元同构的预言性叙事谋略中,还会发现它具有预言性叙事的功效。
  • 《红楼梦》第五回“千古风流造孽人”探析
  • 本文认为,《红楼梦》戚序本第五回"千古风流造孽人"之"造孽人"不是秦可卿而是贾宝玉。宝玉下凡历劫,遭受情孽之苦,实为"遭孽人"。清代其它小说中存在的"造孽"为"遭孽"之意亦可作为"造孽人"为"遭孽人"参考。
  • 宝钗生日“穿天节”小考
  • 本文通过对民间"穿天节"的起源及其发展演变的考察,指出"穿天节"的民俗内涵主要表现为"补天"与"求石"。而作者赋予宝钗的生日即为"穿天节",其寓意指向与前述两个方面均有联系。本文从"女娲形象在宝钗身上的对应错位"与"求石习俗在宝钗故事中的衍生复写"两个方面对这个问题加以分析。
  • 程本三题
  • 自1791年程甲本问世至今已整整220年了。程甲本的出现,是中国文学史、中国小说史、乃至中国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它为万千读者提供了第一部完整的百二十回的排印本《红楼梦》,它为这部伟大文学作品的传播,为红楼文化的开发,立下了无可替代的功劳。程甲本出现后,更为红学史、甚至于中国学术史注入了丰富的新内容,
  • “好意”的误改——读红零札
  • 《红楼梦》庚辰本第五十七回《慧紫鹃情辞试忙玉,薛姨妈爱语慰痴颦》中,紫鹃为了试探宝玉,谎称林黛玉要回苏州去。宝玉一听,便两眼发直,手脚冰冷,不省人事。后经紫鹃解说,方才醒过来,"一时宝玉又一眼看见了十锦格子上陈设的一只金西洋自行船,便指着乱叫说:‘那不是接他们来的船来了,湾在那里呢。’贾母忙命拿下来。袭人忙拿下来,宝玉伸手要,袭人递过,宝玉便掖在被中,笑道:
  • 论张毕来“红学四书”
  • "红学四书"是张毕来先生在"文革"结束后几年间陆续出版的四部研究《红楼梦》的专著,在当时和今天看来都是重要的和有影响的红学著作。本文从四个方面论析了这四部书的特点及其在红学研究上的贡献,特别指出他在研究的态度、方法、学风和文风上,对我们今天仍有很重要的思想启示。
  • 史景迁的曹寅研究
  • 史景迁的《曹寅与康熙》可称得上是另一种曹学,其研究方法和中国国内大异其趣,偏重于文化学术建树的追求而非政治价值的载道阐释,从而代表了学术研究价值的不同走向。其创作实践也启示我们"积学以储宝,酌理以富才"的追求。
  • 孙桐生红学研究价值重估
  • 孙桐生是晚清蜀中著名学者。他对《红楼梦》十数年呕心沥血的编辑、刻印,尤其是对《红楼梦》苦心孤诣的批点、评论,虽然谈不上字字珠玑,但确有不少对脂批有所补充、深化的卓见与创见。这对推动《红楼梦》的广泛传播,扩大《红楼梦》的深远影响,启发人们多角度、多侧面地认知、理解和领悟《红楼梦》,有着不可磨灭的价值和意义。
  • 论钱穆的《红楼梦》评论
  • 国学大师钱穆从中国传统文化环境的大背景出发,对《红楼梦》及其作者虽有褒许,更多的是批评。这些褒扬和批评的发生,与钱穆理学视域下的文学观、对作家和作品之间关系的认识,以及他童年经历和阅读感受紧密相关,其《红楼梦》评论无论是否精切恰当,都具有相当的价值和意义,给人以新的审视空间。
  • 评台湾和大陆学人对“《红楼梦》作者是吴梅村”的论证(下)
  • 台湾和大陆学人中持"《红楼梦》的作者是吴梅村"之说者,不遵循基本的学术规范,对有关曹雪芹创作《红楼梦》的文献资料不予理睬,是典型的"出于空言以定其论";他们进而任意曲解文本、文献材料,杜世杰开启先河,"傅钟文"步趋其后,学人们没有拿出什么新的文献资料以佐证其说,"傅钟文"题目标曰"新探",其实是率由旧章,大多承袭了杜世杰的旧说。《红楼梦》中所写的不少故事发生于乾隆时代,《红楼梦》绝不可能成书于康熙十年以前,早在康熙十年就已去世的吴梅村不可能预知后事。硬要把《红楼梦》的著作权交给康熙十年已经作古的吴梅村,必然会时时漏洞百出,处处自相矛盾,直至坠入牵强附会、捕风捉影的泥潭之中。
  • 五论《红楼梦》眉盦藏本——再答季稚跃先生质疑
  • 季稚跃先生曾发表《眉盦题记十回〈红楼梦〉抄本不是"上元刘氏"藏书》(下文简称《不是》)①,对拙文《〈红楼梦〉眉盦藏本续论———眉盦究竟是谁?》(下文简称《续论》)②的结论提出质疑。对此,拙文《三论〈红楼梦〉眉盦藏本———答季稚跃先生质疑》(下文简称《三论》)③,
  • 《红学人物志》
  • (邓庆佑著文化艺术出版社出版)本书是作者花三十年时间撰写的专栏文章的结集,收入21位红学名家的评介。作者认为一部红学史是由二百多年来无数红学人物写成的历史,因此对《红楼梦》的评价,对红学人物的评价,也会因个人眼光而有所不同。
  • 眉盦即是刘文介——浅辨季稚跃先生新文并商榷
  • 季稚跃先生是卞藏本的主伪论学者。本文就季稚跃先生关于卞藏本主伪观点的文章《眉盦不是刘文介——再答刘世德先生等的质疑》,结合自己收藏的《莫愁湖志》古籍中"上元刘氏图书之印"钤印和书中"眉道人"笔迹等信息,否定了季先生文章中的主要论点。本文作者认为眉盦即是刘文介,卞藏本不是伪本。
  • 也谈《红楼梦》杨继振旧藏本的总目——与夏薇、刘世德二位先生商榷
  • 本文对夏薇、刘世德《关于〈红楼梦〉杨继振旧藏本的总目》中的观点提出了异议。笔者认为杨本补抄总目(第1回至第83回)并非如夏文所说依据了一个尚不为人所知的版本。通过比勘补抄总目与杨本回目大量相同的独特异文,证明补抄总目所依据的应该就是现在这个杨本的回目。同时通过补抄总目与各版本的比较,证明杨本补抄回目时参阅了戚本或程甲本。对于杨本原抄总目(第84回至第120回),提出了移录自杨本后四十回的底本总目的可能。
  • 杨宪益、戴乃迭的《红楼梦》英译本底本研究初探
  • 杨宪益、戴乃迭合译的《红楼梦》是最早出版的《红楼梦》英文全译本之一,与霍克斯、闵福德合译的英文全译本并称中文外译的经典,相关研究成果众多,但也存在一定的不足,尤其是底本问题缺乏关注。本文通过梳理海内外诸多译评,结合相关史料,试图阐明杨译《红楼梦》研究中的重点及研究方法,并以回目译评为例来分析得失,以阐明杨译研究中尚存的空间,探索此课题深入开展的路径与意义所在。
  • 《红楼梦》在法国的传播与研究
  • 我国古典名著《红楼梦》在法国的传播历时百年,过程坎坷,制约因素颇多。本文探讨了《红楼梦》在法国的译介、法国人对《红楼梦》的认识过程、《红楼梦》在法国的研究历史与现状以及《红楼梦》在法国译介与研究滞后的因素。
  • “玉”文化在《红楼梦》中的体现及其英译
  •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玉"文化中包含了"贵"、"德"、"美"等多重思想寓意。而《红楼梦》作为一部饱含玉文化的古典文学巨著,在英译过程中不可避免地面临着如何处理其中所含玉文化各思想要素的难题。本文从文化翻译的视角,探讨了《红楼梦》中的非人名"玉"字所承载的不同文化寓意,并以杨宪益和霍克斯这两个英语全译本为研究对象,通过定量统计定性分析的方法,比较两位译者在翻译过程中对这些"玉"意象所采取的翻译策略的异同,得出杨译对"玉"意象重传递重保留、翻译策略选择自由度小;而霍译重理解重接受,翻译策略选择自由度大的结论。
  • 《红楼梦》称呼语翻译对比研究
  • 称呼语是礼貌语言的重要组成部分。《红楼梦》含有丰富的礼貌语言材料,充分体现了礼仪之邦的文化内涵。杨宪益和戴乃迭的英译本与霍克斯和闵福德的英译本在该书称呼语的翻译上各有千秋。两者总体上采取简化策略,但比较而言,杨译忠实于原文,将许多中国文化特有的称呼语译为对应的英语,霍译则更多考虑译文读者社会、文化心理和英文表达习惯,译法灵活多样,具有明显的西化、口语化特点。两译本称呼语翻译的对比研究可推动汉语典籍礼貌语言翻译研究。
  • 儒家思想在英文字幕中翻译效果的受众调查——以87版电视剧《红楼梦》为调查对象
  • 儒家思想贯穿在87版《红楼梦》电视剧的故事情节和人物言行之中,成为海外观众理解《红楼梦》电视剧的一个切入点。为了考察87版《红楼梦》电视剧英文字幕中体现儒家思想语句的翻译效果,笔者收集了英文字幕中反映儒家"忠、孝、仁、义、礼、信"思想的典型语句,采用问卷调查的形式考察了目的语观众对剧情、语言和儒家思想观念的理解情况,旨在为欧美观众理解《红楼梦》电视剧提供一个视角,也为该剧的海外传播提供参考。
  • 再现红楼风月——《红楼梦》性文化英译赏析
  • 中国性文化在西方人眼里具有神秘的色彩。这与人们长期形成的性禁忌观念相关。《红楼梦》性文化既涉及"风月"、"云雨"、"动物"、"植物"等与自然相关的现象,也涉及了性交往的"错记"现象。译者在翻译《红楼梦》性文化时,只有忠实于原语文本中的性文化现象才能揭开中国性文化的神秘面纱。
  • 冯其庸《瓜饭楼丛稿》出版座谈会
  • 汇聚我国国学大师冯其庸先生一生学术精华的文化传世经典——35卷册的《瓜饭楼丛稿》,日前由青岛出版集团出版发行。为庆祝这一学术界、文化界、出版界的盛事,2012年1月8日上午,青岛出版集团在北京饭店举行了"冯其庸《瓜饭楼丛稿》出版座谈会"。
  • 红学与艺术的联姻——天津《红楼梦》文化活动散记
  • 2011年12月12日,天津和平区南市街红学会隆重举办了二十周年庆典,特邀请专家学者、艺术家与红学会员一起进行了岁末联谊。从津门走出的周汝昌是南市街红学会名誉会长,二十年来始终系念该学会发展,此次专门赶赴津门,对家乡举办的红学活动给予支持。
  • 《红楼梦学刊》投稿须知
  • 为提高学刊的学术质量,规范化编排水平,编辑部对来稿作如下规定: 一、论文若有引用他人论文、著作或其他形式的依法享有著作权的学术成果的,必须详细标明引用来源、成果名称和作者姓名。
  • “好一似,霁月光风耀玉堂”——史湘云论(李希凡 李萌)
    黛玉葬花:《红楼梦》诗意叙事的深度开掘(李英然)
    《红楼梦》第五回“千古风流造孽人”探析(杨宗红[1,2])
    宝钗生日“穿天节”小考(赵云芳)
    程本三题(段启明)
    “好意”的误改——读红零札(陈熙中)
    论张毕来“红学四书”(周先慎)
    史景迁的曹寅研究(张惠[香港])
    孙桐生红学研究价值重估(程建忠)
    论钱穆的《红楼梦》评论(裴宏江)
    评台湾和大陆学人对“《红楼梦》作者是吴梅村”的论证(下)(王人恩)
    五论《红楼梦》眉盦藏本——再答季稚跃先生质疑(刘世德 于鹏)
    《红学人物志》(邓翼如)
    眉盦即是刘文介——浅辨季稚跃先生新文并商榷(王鹏)
    也谈《红楼梦》杨继振旧藏本的总目——与夏薇、刘世德二位先生商榷(张德维)
    杨宪益、戴乃迭的《红楼梦》英译本底本研究初探(李晶)
    《红楼梦》在法国的传播与研究(郭玉梅)
    “玉”文化在《红楼梦》中的体现及其英译(赵璧)
    《红楼梦》称呼语翻译对比研究(陈毅平)
    儒家思想在英文字幕中翻译效果的受众调查——以87版电视剧《红楼梦》为调查对象(刘波[1,2] 任显楷[2])
    再现红楼风月——《红楼梦》性文化英译赏析(彭爱民)
    冯其庸《瓜饭楼丛稿》出版座谈会(子木)
    红学与艺术的联姻——天津《红楼梦》文化活动散记(赵建忠)
    《红楼梦学刊》投稿须知
    《红楼梦学刊》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

    社  长:张庆善

    主  编:张庆善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

    邮政编码:100029

    电  话:010-64813287

    电子邮件:hongloumeng1979@163.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7917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676/i

    邮发代号:18-102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