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秦鲸卿学名小辨——纪念程乙本刊行两百二十周年
  • 秦钟表字鲸卿,在曹雪芹笔下,他的学名究竟是"秦鐘"还是"秦鍾"?考察早期抄本与刊本可知,一方面"秦鐘"与"秦鍾"参差互见,以甲戌本为甚;另一方面又趋向统一,即戚序、南图、程乙本统一为"秦鐘",而甲辰、程甲本则统一为"秦鍾",泾渭分明。因早期抄本中"秦鐘"在数量上占据着明显的优势,而且"鐘"字与"鲸卿"具备紧密的意义相关性,故可大体断言,曹雪芹的原笔当是"秦鐘"而非"秦鍾"。程乙本不从程甲本,一律校正作"秦鐘",这是《红楼梦》版本史上的一种返祖现象。它说明,程乙本相对于程甲本的众多改笔,有些是有早期抄本(如己卯、庚辰本系统)的版本依据的。
  • 有关“眉盦题记”抄本《红楼梦》的几个问题
  • "眉盦题记"抄本《红楼梦》自近年现身以来,其真伪问题一直困扰学界。此本题记页"上元刘氏图书之印"压字而钤,与已发现的"上元刘氏图书之印"其他藏书钤章位置不一样;此本目录的起头回目第33回与第34回,其文字与所有传世本现成回目文字迥异;而此本目录结尾回目第80回,其回目字数为独有的七字联语。这种一头一尾迥异现象耐人寻味,令人困惑。本文从此本题记页及目录页文字入手,探讨几个直观问题。
  • 《红楼梦》百二十回钞本流布时间再探讨
  • 周绍良先生据周春《阅红楼梦随笔》中的相关记载,认为福建巡抚徐嗣曾最晚于乾隆五十四年购藏百二十回钞本《红楼梦》。本文通过考察徐嗣曾监临福建文、武乡试的记载,推断其购藏百二十回钞本《红楼梦》,理论上的时间上限应为乾隆四十八年八月。
  • 曹頫生年考
  • 本文根据梦庵禅师《同事摄诗集》、《续汉口丛谈》、《国朝耆献类征》等历史文献对织造曹寅幼子情况的记载,认为此幼子即是曹家末代织造曹頫,生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下半年。
  • 沉痛哀悼顾鸣塘先生
  • 2012年1月28日,中国红楼梦学会常务理事、上海师范大学教授顾鸣塘先生因病逝世,终年61岁。顾鸣塘先生出身于无锡名门,1951年12月13日生于上海。1969年5月中学毕业后,在黑龙江北大荒向阳农场工作十年。1979年考入上海师范大学中文系,
  • 石不能言我代言
  • 本文从《红楼梦》的自我反射性出发,认为《红楼梦》不仅是关于贾宝玉、十二钗、大观园和荣宁二府的小说,也是一部关于小说艺术本身的小说。因此,《红楼梦》与略早的小说批评作品之间的文本互动应该是红学研究的重要课题。在此基础上,本文讨论《红楼梦》中的石头意象与十七世纪面世的三篇小说批评文章中的石头意象之间可能的联系。通过用戏拟的手法对这些文章中的石头意象所进行的扬弃和改造,《红楼梦》创造了自己的神话石头这一象征意象,并围绕这一意象提出了有关小说文本意义和社会功能的崭新的观点。
  • 《红楼梦影》的叙事策略
  • 本文从顾太清立足现实的叙事理念入手,重点分析了《红楼梦影》甘为《红楼梦》之"影"的叙事结构风格和叙事特点,希图对该续作的续书策略有个整体的把握,进而对作者的续书理念和艺术追求能有更深入的认识。
  • 《红楼梦·普陀山》
  • 《红楼梦·普陀山》由刘建平所著。作者翻阅史料,寻觅字里行间的草蛇灰线,描述了红楼梦与普陀山的诸多因缘,见解独特。全书包括绪言、海天佛国与太虚幻境、康熙皇帝与普陀山、雍正皇帝与普陀山、
  • 《红楼梦》研究的主题学视角
  • 本文从比较文学的角度入手,将《红楼梦》与其他世界一流作品进行了主题学的纵深分析,认为《红楼梦》虽有反封建主题说,爱情主题说,政治主题说,也有二女(黛玉和宝钗)同一男(宝玉)说,都不及"失乐园"主题说更深刻,更具有普遍性。
  • 君子之泽斩,科举之力显——《红楼梦》中科举影响力探析
  • 《红楼梦》作为一部具有超强写实性的小说,其中的科举描写是其整体内容与构架中重要的有机组成部分,对小说的情节发展与结构设置、人物形象塑造等方面起到了重要的影响作用。作为开国功勋世家,贾府的世袭道路到了贾宝玉辈已走向了末途,而科举显示了现实的影响力,影响着贾府的前途命运。科举在全书中的功能,表现为科举成功人士贾雨村的脉线和反衬作用,科举在贾政和宝玉父子关系中的纽带作用,科举在人际关系中的价值评判作用。将前80回与后40回的科举描写进行比较,可窥见作者曹雪芹和高鹗不同的科举价值观以及各具特色的写作笔法。
  • 论《红楼梦》的警劝描写与家族关怀
  • 对家族命运的关怀是《红楼梦》的一个重要思想。这种思想在有关警劝的故事中有比较清楚的表现。秦可卿的原型应该来源于佛教故事中的锁骨菩萨,和文化史上男人邂逅的神女或神妓。秦可卿和警幻仙姑对宝玉的情色警劝有着使之归于礼义,并关注世道和家族命运的用意。她与贾珍的乱伦是马郎妇式的以淫止淫的情色警劝。秦钟对宝玉的诱导属于男色警幻。元春引导宝玉进入大观园的意淫警幻,是太虚幻境警劝的继续。这一过程也贯穿了引导、体验、醒悟的三部曲,在这一过程中宝玉对情有了深刻的解悟。情的探险者宝玉最终彻底醒悟了,但宝玉的情悟最终并没有由情色归于礼义和家族世道关怀,而是"由‘情色’归于‘空悟’"。
  • 清词中的《红楼梦》题咏和评论
  • 据粗略统计,清代与《红楼梦》相关的题咏词作至少有200多首。题红词是清词中小说题咏的主要组成部分,也是《红楼梦》传播与接受研究中不太受重视的一个方面。以词的形式题咏和评论《红楼梦》,既是历代文学创作中普遍存在的文体互动现象在清代中后期词坛上的延续,又体现出了能够成为一种从事文学批评的批评文学所应具备的价值,其中有些作品还初步达成了从"我注红楼"到"红楼注我"的转变,为《红楼梦》的经典化作出了贡献。作为"论诗诗"体精神影响下的产物,包括题红词在内的论小说词也可以被视为中国古代文学批评方法具有民族特色的外在形式之一。
  • 惜春诗谜与二十二回结尾关系新说
  • 《红楼梦》第二十二回结尾形态,学界观点差异甚大,聚讼纷纭。本文对有代表性的三家观点加以评析,指其得失,并对既有的惜春诗谜谜底作了否定,提出了新的谜底。在此基础上,对第二十二回尾文的原始形态及诸本补文的成因作出合理推测。
  • 经典化的肇端:“五四”时期《红楼梦》评述的考察
  • "五四"时期,是《红楼梦》进入新文学史和被经典化的开始。此时《红楼梦》被求新求变的文化大师重新定位,从其白话文的价值得到肯定开始,到从思想、艺术上高度评价《红楼梦》,使本来介于新旧文学之间的旧小说,成为新文学的经典。不过,在《红楼梦》"经典化"的开始中,也包含着许多肢解乃至误解以致流弊丛生的接受倾向,足以引起后来者的注意。
  • 曹雪芹与张爱玲的女性悲情言说
  • 曹雪芹与张爱玲浓墨重彩书写女性悲情人生。女性悲剧源于宿命的规定,男权社会的压抑。抗争、顺应、妥协均逃脱不了无处不在的悲剧。女性既没有外力扭转命运,也没有内力抵御重压,在人生荒凉的背景中,肉体毁灭或精神消亡是她们的必然结局。曹张两位作者均以悲悯的目光关注女性。曹雪芹为女性青春之美的毁灭而恸伤,张爱玲则以深切的理解对女性的异化给予慈悲的同情。在进行女性悲情言说的过程中,两位作家对女性的生存意义提出了反思,对女性的价值给予了全新评价,表达了他们对既定的历史文化价值观的颠覆欲望。
  • 谁是“继承人”——《红楼梦》小说艺术现当代继承问题分析
  • 作为一般文学资源,《红楼梦》的继承人榜单阵容庞大,《红楼梦》小说艺术的现当代继承一脉千流;而作为叙事范式,继承人甚为寥落,《红楼梦》俨然已是广陵绝响。只是从一般文学资源的角度来研究《红楼梦》小说艺术的现当代继承,甚至为了强调和凸显影响和继承关系而无度地扩大和泛化,从而使对该问题的研究陷入"吃力"的被动局面。引入"作为叙事范式的继承"的概念,为我们的研究提供了一个整体性和本体性的角度,摆脱了"过犹不及"的被动局面,同时也开启了认识中国小说叙事内在规定性的探索之路。
  • 林黛玉形象循绎
  • 林黛玉形象的溯源,伴随着红学的发展,在不同时期呈现出不同的特点。早在《红楼梦》诞生之初,许多杂评家便谈论过黛玉形象产生的原因。而此后出现的索隐派探寻《红楼梦》背后的"真故事",揣测黛玉原型也是一个他们绕不开的话题,甚至成为他们阐述观点的重要论据。新中国的成立特别是毛主席在1954年发动的对胡适、俞平伯《红楼梦》研究的批判,对红学研究的发展走向产生了重大影响,此后出现的黛玉形象成因的论文也越来越客观、全面。整理有关黛玉形象成因研究的历史过程,从侧面折射出整个红学研究的历史成果与经验教训,从文本自身研究《红楼梦》的科学性与重要性。
  • 送宫花一事连众芳 簇花锦千里设伏线——从第七回看《红楼梦》的扇形开合结构
  • 《红楼梦》第七回不仅集中了几乎全部主要人物,预示了人物命运和情节结局,也为整部作品灵活多样的创作手法的巧妙运用奠定了必要的基础。这部鸿篇巨著所采用的是随情节发展而相应变化的动态结构。从这一回对整部作品故事情节的展开、发展和结局所起的特殊作用以及作者为了达成这样的作用所采用的高超而精妙的创作手法,可以看出作品情节的展开就如折扇的打开,情节的收束则如折扇的合拢,这种扇形开合的动态结构为作品增添了无尽的耐人寻味的艺术光彩。
  • 未见著录的晚清报载《红楼梦》研究资料三种
  • 1888年2月27日《申报》刊载的《跋〈原红楼梦〉》、1907年2月22日《中外日报》刊载的《说〈红楼梦〉》和1911年7月9日《正宗爱国报》刊载的《说〈红楼梦〉》这三篇关于《红楼梦》的研究文献资料为目前已出版的《红楼梦》资料著作所未著录。这三篇文献关于《红楼梦》的观点具有鲜明的时代色彩,在晚清时期的"红学"研究上有一定的价值。
  • 道阻且长:《红楼梦》英译史的几点思考
  • 本文意在为《红楼梦》的英译史提供一个简要的梳理,着重于十九世纪的一些译者和译事,对于英文世界中"红学"的发展也会略有提及。我的中心观点是:虽然在很长的时间里,西方读者对于这部小说都兴趣不大,但十九世纪确实存在这样一个小群体:
  • 蛇影杯弓颦卿绝粒谭凤环绘
  • 译者的适应与选择——霍克思英译《红楼梦》的生态翻译学解读
  • 《红楼梦》是一部具有高度思想性和艺术性的伟大作品,是我国古典小说艺术成就的顶峰。霍克思翻译的《红楼梦》是英语世界的第一个全译本,受到读者和研究者的高度认可。从生态翻译学的视角来看,霍克思的成功是他适应翻译生态环境的结果。
  • 《好了歌解》与《司马季主论卜》
  • 多种版本的"红楼梦词语解释"等文著,均没有涉及《好了歌解》的"出处"。它源于《司马季主论卜》,其思想又高于《司马季主论卜》。是《红楼梦》借鉴吸收前人思想文化经典的代表。
  • 试解“贪还构”之“构”
  • 2008年出版的第三版《红楼梦》第五回《喜冤家》一首唱词:"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一味的骄奢淫荡贪还构。"在本书的注解中写道:"贪还构:词意难确指,或系贪婪和构陷的意思。"
  • 王南村·风木图·曹寅——两份关于曹寅的新材料
  • 本文介绍了两份关于曹寅的新材料——故宫博物院所藏禹之鼎《风木图》卷①(见图1)及《清代诗文集汇编》中王煐挽曹荔轩使君十二首诗(见图2),理清了王煐与曹寅的交友事实并大致勾勒出了王煐与曹寅的交友过程。另外,王煐的十二首诗及诗末小注填补了"曹学"研究的许多缝隙。本文通过《风木图》卷后纸曹寅手迹考得《题王南村副使风木图》写作时间为康熙四十一年(1702)壬午三月,通过十二首挽诗对曹寅与王煐的交往进行了考察,并根据现有材料对王煐生平做了简单勾勒,排出了王煐与曹寅比较年表,纠正了之前有关研究者对于二人关系的错误认识。
  • 《红楼梦》“真”、“假”命意的探析
  • 本文试图对《红楼梦》中的甄家与贾家的关系、风月宝鉴的哲理意蕴以及"真假"对联的形而上思索做一番梳理,意图从这些故事情节中来阐述《红楼梦》中"真"与"假"的具体命意,对于《红楼梦》来讲,"真"和"假"不仅仅是文学创作中的虚实问题,透过对相关思想领域的梳理,我们分明看到这一对传统的思想概念在文本中有着别样的传达思路,即对于悲剧精神和价值体系的重新建构。
  • 秦鲸卿学名小辨——纪念程乙本刊行两百二十周年(沈治钧)
    有关“眉盦题记”抄本《红楼梦》的几个问题(萧凤芝)
    《红楼梦》百二十回钞本流布时间再探讨(许隽超)
    曹頫生年考(樊志宾)
    沉痛哀悼顾鸣塘先生
    石不能言我代言(葛良彦)
    《红楼梦影》的叙事策略(张云)
    《红楼梦·普陀山》
    《红楼梦》研究的主题学视角(孟昭毅)
    君子之泽斩,科举之力显——《红楼梦》中科举影响力探析(宋巧燕[1,2])
    论《红楼梦》的警劝描写与家族关怀(王富鹏)
    清词中的《红楼梦》题咏和评论(谢永芳)
    惜春诗谜与二十二回结尾关系新说(王旭初)
    经典化的肇端:“五四”时期《红楼梦》评述的考察(范恪劼)
    曹雪芹与张爱玲的女性悲情言说(陶小红)
    谁是“继承人”——《红楼梦》小说艺术现当代继承问题分析(计文君)
    林黛玉形象循绎(白鹿鸣)
    送宫花一事连众芳 簇花锦千里设伏线——从第七回看《红楼梦》的扇形开合结构(任在喻)
    未见著录的晚清报载《红楼梦》研究资料三种(张天星)
    道阻且长:《红楼梦》英译史的几点思考(葛锐[1] 李晶[2])
    蛇影杯弓颦卿绝粒谭凤环绘
    译者的适应与选择——霍克思英译《红楼梦》的生态翻译学解读(刘艳明 张华)
    《好了歌解》与《司马季主论卜》(张兴德)
    试解“贪还构”之“构”(宋宝琥)
    王南村·风木图·曹寅——两份关于曹寅的新材料(高树伟)
    《红楼梦》“真”、“假”命意的探析(李丽莉)
    《红楼梦学刊》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

    社  长:张庆善

    主  编:张庆善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

    邮政编码:100029

    电  话:010-6481328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7917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676/i

    邮发代号:18-102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