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红楼梦研究”大批判缘起揭秘——两个“小人物”致函《文艺报》的事是否存在?
  • 距今半个多世纪前的1954年,中国文坛上卷起过一场关于《红楼梦》研究问题的巨大风暴。事情起因于山东大学《文史哲》杂志1954年9月号上的一篇文章——李希凡、蓝翎先生的《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他》。
  • 李希凡驳《“红楼梦研究”大批判缘起揭秘》
  • 去年是我的本命年,然流年不利,老伴九月初因胃大出血住进了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后又查出已患绝症,至今还在住院。全家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竞忽略了家外的春秋风雨。正因我家的烦心事,
  • “拿证据来”--敬答李希凡先生
  • 拙作《“红楼梦研究”大批判缘起揭秘——两个“小人物”致函(文艺报)的事是否存在?》2011年9月21日在《中华读书报》刊出之后,凡是读过此文的人见了笔者都关心一个问题:李先生那边有什么反应?时隔半年之后,
  • 李希凡再驳王学典:拿出1954年历史文献中的“证据”来
  • 王学典的新作叫《拿证据来》,我的驳文也就切题而作了。在《李希凡驳(“红楼梦研究”大批判缘起揭秘)》(以下简称“驳《揭秘》”)中,我已经对王学典《“红楼梦研究”大批判缘起揭秘——两个“小人物”致函〈文艺报〉的事是否存在?》
  • 也说曹雪芹卒于壬午除夕——为曹雪芹逝世二百五十周年纪念作
  • 曹雪芹的卒年,一说卒于壬午除夕,一说卒于癸未除夕,一说卒于甲申年春,多年来争论不休。而争论的焦点则集中在敦敏的《小诗代简寄曹雪芹》是否编年。本文在澄清几个基本事实的同时,拟另泼新墨,从“前数月,伊子殇,因感伤成疾”之注是“时注”还是“补注”着手,对“曹雪芹因子殇感伤成疾而亡”的说法提出质疑。然后通过对《挽曹雪芹》的解析,并结合“黛玉泪尽而逝”的语境对脂批“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作出新的诠释,从而推翻“曹雪芹因子殇感伤成疾而亡”的固有看法。在这个基础上,再进一步论述曹雪芹卒于乾隆二十七年壬午除夕,即1763年2月12日。
  • 《红楼梦》早期读者间之亲属关系辨误
  • 《红楼梦》公开刊行前曾长期在曹雪芹亲友或他们的交游圈中流传,本文尝试根据新史料厘清这群早期读者间的人脉网络,论证淳颖与敦诚不是连襟,明仁应非弘晓的姊丈,额尔赫宜不是明义的堂姊夫,明琳亦非明义的堂兄弟。这些常被红学界引用的人物关系,或属误读的结果,或为不正确的臆测。
  • 六论《红楼梦》眉盒藏本——再提供一项新证据
  • 眉盒是谁?眉盒是不是刘文介?——这是判断《红楼梦》眉盒藏本是不是伪书的一个关键问题。首先,让我们来回顾一下寻找眉盒的过程。从《红楼梦》眉本发现以来,已经过去了六个年头,寻找眉盒的过程一直没有停止。我们先从眉盒题记页上的一个署名“眉盒”、一枚名章“文介私印”和一枚藏书章“上元刘氏图书之印”入手,
  • 程高本《红楼梦》异文与词汇研究
  • 《红楼梦》程甲本和程乙本存在数量不小的异文,这些异文对汉语词汇的研究有着重要的价值。本文对其进行分类,重点列举了名词和动词异文,并以三组常用动词“丢一扔”、“记挂一惦记、惦着”和“商议一商量”的异文为例,参照同时期满汉教科书《清文指要》和汉语教科书《语言自迩集·谈论篇》的异文以及汉语教科书《官话指南》南北方版本的使用情况,说明程甲本和程乙本之间存在的“去南方话”倾向。
  • 抗争与妥协——赵姨娘与尤二姐之比较
  • 《红楼梦》中“愚恶”的赵姨娘与“愚弱”的尤二姐的悲剧命运形异而实同,她们都是封建大家庭中残酷的妻妾争宠的牺牲品。通过比较她们面对父权制性别统治时所采取的不同生存策略和得到的共同结局,可以更全面地认识父权制巨石之下女性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生命真相。而通过考察曹雪芹对于赵姨娘和尤二姐的不同书写策略和情感取向,则可以发现曹雪芹并没有完全摆脱父权制意识形态的羁绊。
  • 《红楼梦》肖像描绘考察——以“影身人物”为核心
  • 《红楼梦》之人物塑造极为成功,宛如”人像画廊”。作者曹雪芹在创新之际,亦多从传统资产吸取、转化。曹氏进行肖像描绘时,对相术应有所继承。据脂砚斋批语,《红楼梦》对古代著名相书《麻衣相法》确有所接受。本文以”影身人物”为关键词,对照《麻衣相法》所载相术理论,透过个别比对与综合考察,探究曹氏对相术的继承与超越,藉由《红楼梦》与《麻衣相法》对读,探讨小说人物美学,并分析《红楼梦》肖像描绘中”限知视角”的多重意涵。以便能对《红楼梦》肖像描绘与小说命运观有更深入的认识。
  • 从抄家风暴中的薛蝌看后四十回文笔
  • 贾府抄家是由皇帝亲自坐镇掌控、两位王爷亲临指挥与主办的重大政治事件,而薛蝌一介童生,却能够在贾府抄没之日一而再、再而三地出入官禁衙门,探取宁荣两府获罪的有关信息。本文认为这与续作者业已形成定式的创作思路、表现手法有关。续作者习惯于通过人物语言叙述故事内容,推进情节发展,展现场面环境,交付人物结局。类似文笔在后四十回中俯拾即是,大多与薛蝌探报出自同一机杼,而且其瑕疵纰漏也多相类。
  • 贵州省《红楼梦》研究学会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在贵阳举行
  • 2012年3月16日,贵州省《红楼梦》研究学会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在贵阳召开。大会通过了修改后的学会章程,选举产生了贵州省《红楼梦》研究学会第五届理事会。经过全体与会会员的表决,
  • 情色诱惑下的道德困守——也说贾宝玉出家
  • 儒为存心养性,道为修心练性,佛为明心见性。儒讲执中精一,道讲守中抱一,佛讲止观禅定。以有无变幻为基,识世界本体,论说有异,道则一也。贾宝玉的思想中既有儒道佛的成分,同时又一直游离于三教之外。贾宝玉的为僧为道为儒均指向同一个目标,以黛玉之死和宝玉出家的结局彻底消融了情色诱惑和道德固守的叙事二难。
  • 《葬花吟》的复调叙事及其互文性生成
  • 《葬花吟》是《红楼梦》中的经典诗作,具有极高的思想和艺术成就。本文结合复调叙事理论和互文性理论,分析《葬花吟》中作者、叙述者、人物和接受者的多声部叙事;置于文际关系中分析主文本与前文本、副文本、内文本、后文本的互动互涉,考察其互文性生成轨迹。
  • 《红楼梦传奇序并题词》考述
  • 中国国家图书馆藏《红楼梦传奇序并题词》,书中的内容并非《红楼梦》戏曲的题咏,而是《红楼梦》小说的题咏,其中俞思谦《红楼梦传奇序》以及姜宁、祝崧三、蔡任等人的“题红诗”皆未被学界提及。
  • 我本红楼梦里人——陈蝶仙与《红楼梦》之一
  • 清末,陈蝶仙创作的写情小说《泪珠缘》在题材、叙事、人物等诸多方面受到《红楼梦》的写法的影响,同时又有若干创新,成为近代言情小说的代表作之一。它的成功也见证了《红楼梦》在近代小说中的巨大影响力。
  • 黄遵宪与《红楼梦》
  • 黄遵宪钟爱而熟稔《红楼梦》,受《红楼梦》的影响很大。他出使日本期间对《红楼梦》做出了非常准确而精炼的评价,为《红楼梦》流播日本而笔谈、介绍、引导的功劳,值得关注。
  • 试论苟慧生先生的“红楼”戏——以《红楼二尤》为中心
  • “红楼”戏一直是戏曲舞台上久演不衰的题材。就京剧而言,从清光绪间“遥吟俯唱”社票友陈子芳肇始,到戏剧改革先行者欧阳予倩、“四大名旦”中的梅兰芳、荀慧生乃至其他名角朱琴心、金友琴、喜彩琴、金少梅等都不同程度地进行过舞台实践。比较而言,荀慧生先生在“红楼”戏的创作、演出上,更胜一筹,不仅剧目多,而且影响大。这一点,仅从《红楼二尤》一剧至今活泼的生命力就可见一斑。本文以《红楼二尤》为个案,审视京剧乃至整个戏曲舞台“红楼”戏创作、演出的得失成败,不失为有益的尝试。
  • 薛小妹新编怀古诗
  • 小说的作者、读者与元小说等——由刘姥姥讲故事看曹雪芹的小说理论
  • 除了论者时常论及的小说理论,曹雪芹还有一部分更为精彩的小说理论未曾为人道及。在《红楼梦》第三十九回,曹雪芹借刘姥姥之口讲述了两个故事:“雪下抽柴”与“观音送子”。宝玉对前者感兴趣而贾母、王夫人被后者所感动。通过这两个故事的讲述和听者的反应,曹雪芹用小说的方式向人们讲演了他的“关于小说的小说”:隐合作者、隐含读者、元小说等。他这些理论既新鲜又精辟,即使放在世界文学的天平上来衡量,也毫不逊色。
  • 一切妙在“不解”中——语言学视角下的《红楼梦》脂评“囫囵语”解读
  • 《红楼梦》中成功运用了各种修辞,尤其是独创性地使用了“囫囵语”。“囫囵语”作为一种模糊言语,存在于《红楼梦》众多角色的言语交际过程中,具有修辞功能,提高了表达效果。对于增强小说语言的深厚意蕴,塑造更加丰满生动的人物形象,扩大作品审美感染力,使读者获得动人的美感和意境的升华,起到了重要而特殊的作用。
  • “气”与“Humour(液)”:从《红楼梦》的翻译难题看中西身体观念
  • 《红楼梦》描写了近二百种食品,蔚为大观。贾府广陈珍馐百味或有炫富之意,然而贾府贵族中有病者有弱者,需要食养食疗。本文偏重食疗方面,以粥、汤等相关词语的翻译问题为切入点,探究中国人独特的饮食文化和身体观念,并旁及其它说部、医学话语中的相关概念,对照比勘,归纳综览,藉此略窥中西方饮食观和身体观的异同。揭示译者在语文表达方面所面对的窘境,而译文的某些特征可折射出中国饮食文化的独特面貌。
  • 《红楼梦》诗词英译之发轫:德庇时英译《西江月》历时研究
  • 1830年出现了德庇时英译的《红楼梦》第三回中的《西江月》二词,这是目前可以见到的最早的《红楼梦》诗词英译文。通过对这两首词英译的追溯,可以看到《红楼梦》的刻本和抄本在19世纪上半叶的流传情况。对其英译的解析与综观可得知当时的英译策略、宗旨、价值和意义,以及对后来《红楼梦》英译的影响,这对《红楼梦》英译史的研究,乃至对中国文化典籍英译史的研究都有很大的启示。
  • 从《红楼梦》中的“班房”说开去
  • 《红楼梦》被誉为中国社会的“百科全书”或历史文化的“全息图像”,其中蕴涵的各科知识已经或正在被不同行业的人士解读。笔者注意到,《红楼梦》的许多篇幅涉及到了清朝的法律和司法制度。法律是社会的一面镜子,
  • “红楼梦研究”大批判缘起揭秘——两个“小人物”致函《文艺报》的事是否存在?(王学典)
    李希凡驳《“红楼梦研究”大批判缘起揭秘》(李希凡[口述] 李萌[执笔])
    “拿证据来”--敬答李希凡先生(王学典)
    李希凡再驳王学典:拿出1954年历史文献中的“证据”来(李希凡[口述] 李萌[执笔])
    也说曹雪芹卒于壬午除夕——为曹雪芹逝世二百五十周年纪念作(兰良永)
    《红楼梦》早期读者间之亲属关系辨误(黄一农)
    六论《红楼梦》眉盒藏本——再提供一项新证据(刘世德)
    程高本《红楼梦》异文与词汇研究(刘宝霞)
    抗争与妥协——赵姨娘与尤二姐之比较(高娟)
    《红楼梦》肖像描绘考察——以“影身人物”为核心(杨婕)
    从抄家风暴中的薛蝌看后四十回文笔(赵安胜)
    贵州省《红楼梦》研究学会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在贵阳举行(陈可为)
    情色诱惑下的道德困守——也说贾宝玉出家(王军明)
    《葬花吟》的复调叙事及其互文性生成(张岚岚)
    《红楼梦传奇序并题词》考述(郑志良)
    我本红楼梦里人——陈蝶仙与《红楼梦》之一(胡淳艳)
    黄遵宪与《红楼梦》(张娅丽)
    试论苟慧生先生的“红楼”戏——以《红楼二尤》为中心(胡胜[1] 赵毓龙[2])
    薛小妹新编怀古诗(谭凤环[绘])
    小说的作者、读者与元小说等——由刘姥姥讲故事看曹雪芹的小说理论(王光福)
    一切妙在“不解”中——语言学视角下的《红楼梦》脂评“囫囵语”解读(刘佳 樊庆彦)
    “气”与“Humour(液)”:从《红楼梦》的翻译难题看中西身体观念(洪涛)
    《红楼梦》诗词英译之发轫:德庇时英译《西江月》历时研究(赵长江)
    从《红楼梦》中的“班房”说开去(徐达)
    《红楼梦学刊》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

    社  长:张庆善

    主  编:张庆善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

    邮政编码:100029

    电  话:010-64813287

    电子邮件:hongloumeng1979@163.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7917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676/i

    邮发代号:18-102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