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四种《红楼梦》程乙本的差异
  • 本文对四种《红楼梦》程乙本,即中国书店藏本、浙江图书馆藏本、吴晓玲藏本、杜春耕藏本进行了比较和研究。
  • 北师大藏《石头记》抄本续考——与张俊等先生《北师大藏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考论》商榷
  • 北师大藏《石头记》庚辰本自从2000年发现以来,一度激起学界的讨论热情。冯其庸、张俊、曹立波等先生考论,北师大本当为陶洙在上世纪中叶整理的一部当代抄本。陶洙整理时,主要以北大藏《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晒蓝的摄影本为底本,并参照戚序本、己卯本与甲戌本等校抄而成。在此研究基础上,本文进一步考辨,北师大本与甲戌本、己卯本、庚辰本不同的"独异"之处,应属于东观阁本系列,而非学界此前猜测的来源于甲辰本等,否定了北师大本"在本子的整理工作基本完成时,有少数地方可能参考了甲辰本"之说。
  • 清人裕瑞书斋名“萋香轩”误刻“凄香轩”释疑——兼谈《枣窗闲笔》的稿本笔迹问题
  • 本文针对《枣窗闲笔》稿本自序下所钤裕瑞书斋印“萋香轩”误为“凄香轩”的问题进行了释疑解惑,并将《枣窗闲笔》稿本的笔迹结合其它文献进行了比勘、考辨,从而得出结论:北图所藏《枣窗闲笔》稿本并非出于“抄胥之手”,更非后人作伪,而应为裕瑞笔迹,可以作为可靠的红学史料和脂砚斋其人存在的证据之一。
  • 管隙敢窥千古事(下)——论陈寅恪与《红楼梦》
  • 史学大师陈寅恪虽未就《红楼梦》一书做系统之研究,然通过考察有关资料及翻检陈先生著作,其论文证史引涉《红楼梦》,例证俯拾皆是,尤其是在他学术生涯中后期所著之《元白诗笺证稿》、《论再生缘》与《柳如是别传》三部书中,有关《红楼梦》的论述尤多,且多有独到的见解。陈先生在其学术著作中对以《红楼梦》为代表的古典小说资料的征引,显示了他广博的学术视野和高妙的材料运用能力,开启了"文史互证"的研究典范。同时,通过考察陈先生中后期的相关著述,梳理这些零散而丰富的材料,也能了解到陈先生对俗文学特别是以《红楼梦》为代表的古典小说的态度,及其在这些著述中所呈现出的文化取向和深邃而丰富的人文精神世界。
  • 高语罕《红楼梦宝藏》引论
  • 高语罕《红楼梦宝藏》自1945年问世以来,其版本有三。共分六讲:一面镜子;贾宝玉;王熙凤;几个奇女子;两个老太婆;红楼梦宝藏。《红楼梦》的文化遗产,主要有五件:透澈的观察力;对当时社会的批评精神;运用俗语增加文字上的生活力;超越的幻想力;天才的描写技术。而《红楼梦宝藏》的理论贡献,首先是标举"一面镜子",主张写实主义;其次是对西方文学理论的借鉴;再则是比较分析的运用。
  • 红史新篇应有名——王佩璋与《红楼梦》研究
  • 俞平伯当年研究《红楼梦》的助手王佩璋,为建国初期国家学术机构的专职研究人员。在上世纪50年代,王佩璋对《红楼梦》的思想性与艺术性、版本、作者、批者、后四十回等方面进行了认真考证与研究,提出了明确的个人观点,为建国伊始的红学研究做了大量的基础工作与开创性的探索。"批俞论红"、"反右"、"文化大革命"等运动,对王佩璋的学术研究与个人命运造成了极大影响。"文革"初期王佩璋不幸英年早逝,而她对新中国红学事业的贡献却永留史册。
  • 失落的《红楼梦》互文艺术
  • 互文性既是文学文本的构成属性,又是我们考察文学作为一种传统、研究其影响关系的一个角度。从《红楼梦》文本的互文性考察现当代小说创作,既有值得借鉴的经验,也有失落的遗憾!
  • 红楼人物评论述略之妙玉
  • 在金陵十二钗中,妙玉的身份最为特殊。在《红楼梦》前八十回里,曹雪芹对她用了一次图解式的"词、曲、画"描写,两次正面描写,三次侧面描写。虽然曹公惜墨如金,但是古往今来的红楼研究者对妙玉的评析却是长篇大论且观点不一,众说纷纭者居多。焦点主要集中在妙玉的名义、身世、才学、性情、结局五个方面。本文重在梳理各家的观点,辨其源,识其径,以便读者对多家学说有一个清晰而全面的认识与了解。
  • 《管子》水思想与《红楼梦》中的“女儿国”
  • 产生于战国时代的《管子》,较为集中地体现了中国古人深刻的水思想。而《红楼梦》精心构建的"女儿国"与《管子》的水论息息相关:推崇水玉灵慧,讴歌水性上德,忧患水质污染。从一定意义上讲,中国古老的水文化深深地启迪了作家曹雪芹的艺术构思。
  • 秦鐘、秦鲸卿与秦锺、秦守理
  • 秦钟表字"鲸卿",在《红楼梦》作者早期文字中,亦曾一度表字"守理"。《红楼梦》各抄本关于秦钟的名字,差不多都是"秦锺"、"秦鐘"互现。应该说,"秦锺"搭配的是表字"守理";"秦鐘"搭配的才是表字"鲸卿"。"秦锺"是作者早期用过的,搭配"守理",后来改为"秦鐘",搭配"鲸卿"。"鐘"、"锺"都是或曾经是作者的文字,不是后人妄改。作者这样的前后改写,是在他唯一底稿上完成,新词旧字正文旁改都保留在这唯一稿本上。在作者去世之后,不同的抄本对照这唯一遗稿抄写,面对正文、旁改与旧字新词,各本各抄不同,有的抄正文旧字,有的抄旁改新词,抄旧抄新随机发生,抄错抄拧抄出异文不足为怪。以"鲸卿"为表字而抄"秦锺",就是一种抄拧现象。
  • 略论《红楼梦》的“不写之写”——以秦可卿之丧为考察中心
  • 《红楼梦》以悲天悯人之心,通过对红尘万象林林总总的审美观照,从而对人生世事的本真进行艺术的审"丑"。秦可卿与贾珍,是书中众"丑"中的两个艺术形象。作者并没有直接再现两人"丑事",却运用"不写之写"之叙事法,即在对"常事"的客观翔实再现中把"败常反理"之事凸显出来。《红楼梦》对此手法运用最典型的,莫过于第十三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在秦可卿丧事经办过程中,作者精心构造"不写之写"之笔———通过渲染秦氏居处氛围、着力凸显秦氏得病之奇和浓墨重彩大写贾珍在秦氏之丧中穷形尽象的表演,来反衬作为丈夫的贾蓉和作为婆婆的尤氏角色的缺失。这种笔法所产生的艺术对比效果,无疑是具有强烈震撼力的。
  • 中美红学的交锋与双赢:周汝昌与余英时对当今红学研究格局之贡献
  • 当今红学研究呈现外部研究与内部研究双峰并峙的态势,这一格局之形成,颇经波折迂回,期间,中美红学的交锋与推动实有力焉,而周汝昌先生和余英时先生尤属功不可没。上世纪80年代,周、余就红楼梦的研究路向发生"外学"和"内学"之争,而90年代两者关于大观园是"恭王府"还是"理想世界"的学术观点之争,则是研究路向之争的延续和体现。两次交锋却促进了各自方向上红学的发展,实现了双赢互补:前者赢在自曹学之外,又发展出版本学、探佚学和脂学,丰富了红学的研究对象;后者赢在重新"发现"《红楼梦》的内在价值,从而引发了对《红楼梦》创作意图和精神内涵的诸多探讨,深化了红学的文本研究。他们的争辩产生了"皮格马利翁效应"(PygmalionEffect),让更多的人去关注、去反思、去参与重塑那座"梦想之城"!
  • 《红楼梦》在法国的译介
  • 《红楼梦》传入法兰西已有一百多年历史,本文通过对《红楼梦》在法国的翻译、介绍、评价及研究状况的描述性研究,反映了《红楼梦》在法国的流传命运,指出《红楼梦》法译研究相对薄弱的现状,同时也揭示出法国学术界及评论界对红学研究做出的贡献。
  • 红学为何 红学何为
  • 红学的对象、范围、性质、方法等问题,不是已经完全弄清楚的一系列问题。将红学与《红楼梦》研究割裂开来,将红学的核心问题看成是自叙传的证明,会引发种种错误的观点,关系到红学能否健康发展。因此,本文逐次在上述方面对红学为何、红学何为进行阐述。
  • 柳叶渚边嗔莺叱燕
  • “一顿把”是不可拆分的词语吗
  • 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俞平伯校点、启功注之通行本《红楼梦》①中出现了两例含有“一顿把”的句子,具体如下:袭人低头一看,只见昨日宝玉系的那条汗巾子系在自己腰里呢,便知是宝玉夜间换了,忙一顿把解下来,说道:“我不希罕这行子,趁早儿拿了去!”(第二十八回)
  •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六回“觉撒”一词的校改问题
  • 本学期,我们学元明清文学,老师要求阅读《红楼梦》,指定的是一九八二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本子。而我出于好奇,找了一套邓遂夫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庚辰校本》。看到第六回第一段“心中便觉察一半了”一句时,发现“察”用的是黑体字,后边括号里还说明“原误撒”。这就是说,原本此句作“心中便觉撒一半了”。我就有些疑惑,“觉撒”一词不是用得好好的吗?怎么就“误”了呢?
  • 麝月名考
  • 麝月是怡红院四大丫鬟之一。在《红楼梦》中第一次出现,是在第五回陪贾宝玉去秦可卿房中午睡,可是曹雪芹和脂砚斋的批语,并没有提及这个名字的出典。《红楼梦》中诸多人名之命名,本身即冠绝古今,其研究,大概也异常艰难吧?
  • 红楼奇石觅影
  • 《红楼》是文学家的梦,红尘是太虚境的根。《石头记》不但以奇石记奇梦,亦于奇梦之中寄寓奇石也。 奇石有奇缘,《红楼梦》中的几块石头,在红尘中仿佛都能寻觅到它们的前世身影。
  • 闻香识玉人——从宝钗黛玉看中国古代文人的“体香”雅趣
  • 中国古代香文化博大精深,"体香"是其内容之一,但这方面的研究至今比较欠缺。《红楼梦》中不仅有大量香事的描写,更有对宝钗、黛玉体香的刻画,既为人们所乐道,也留下许多不解之谜,宝钗服用的"冷香丸"是什么丸剂?黛玉的"奇香"从何而来?本文试图在梳理钗黛体香的过程中,探索中国古代体香文化的丰富内涵。
  • 《红楼梦》里的围棋文化
  • 《红楼梦》的原作者与续书者均爱好围棋,直接或间接地反映在小说创作之中。今人著述对《红楼梦》所写棋事、棋理略有涉及,为全面探求围棋文化提供了研究基础,并可从三方面加以考述。《红楼梦》中,围棋活动较其他游艺更具有广泛性,表现为众多的参与者和多样的游戏方法;围棋文化在与其他文化的联系比较中,凸显其重要地位,以"棋茶竹窗"和"琴棋书画"为中心。与前八十回相比,后四十回的棋事描写详细却又机械,与当时的围棋思潮不符,续书者与原作者有一定的棋艺距离。但从情节照应、语辞修改、程本和脂本关于"赶围棋"的异文、程本对脂本象棋叙事的扬弃等,不难发现续书者的良苦用心。程本《红楼梦》的围棋文化体系趋于完善。
  • 文情并显说续书——胡楠《梦续红楼》简评
  • 当下红楼续书热议不断,出版于2007年的胡楠《梦续红楼》是一本收到较好效果的续书一种。针对胡楠续书,分析其如何依据脂批和探佚改变一百二十回本《红楼梦》的矛盾和人物结局,并对此作出得失恰当的评价和艺术分析,有助于展开对当代续书价值的认识。
  • 江苏省红楼梦学会召开2012年年会暨第八届理事会换届选举大会
  • “江苏省红楼梦学会2012年年会暨第八届理事会换届选举大会”于2012年7月28日在南京云锦研究所召开。会议由朱永奎副会长主持,何永康会长做2011年学会工作报告。依据学会章程规定,大会选举产生了第八届理事会,南京云锦研究院院长王宝林当选新一任会长,杨新华当选为常务副会长,丁章华和刘云虎当选为副会长。为了承前启后,会议一致推举何永康为江苏省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朱永奎、于雷为江苏省红楼梦学会名誉副会长。
  • 江苏省镇江市《红楼梦》研读活动正蓬勃开展
  • 地处长江下游、与南京比邻的江苏省镇江市是国务院确定的历史文化名城,它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镇江与曹寅、与《红楼梦》创作,有着密切联系。现已考证,曹寅在任江宁织造期间,十余次来到镇江(其中包括陪侍康熙南巡),曹寅的诗作中留有许多吟诵镇江金山的诗篇。
  • 四种《红楼梦》程乙本的差异(刘世德)
    北师大藏《石头记》抄本续考——与张俊等先生《北师大藏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抄本考论》商榷(陈传坤)
    清人裕瑞书斋名“萋香轩”误刻“凄香轩”释疑——兼谈《枣窗闲笔》的稿本笔迹问题(赵建忠)
    管隙敢窥千古事(下)——论陈寅恪与《红楼梦》(石中琪[1] 郭士礼[2])
    高语罕《红楼梦宝藏》引论(熊飞字)
    红史新篇应有名——王佩璋与《红楼梦》研究(张胜利)
    失落的《红楼梦》互文艺术(计文君)
    红楼人物评论述略之妙玉(马经义)
    《管子》水思想与《红楼梦》中的“女儿国”(王前程)
    秦鐘、秦鲸卿与秦锺、秦守理(萧凤芝)
    略论《红楼梦》的“不写之写”——以秦可卿之丧为考察中心(张润泳)
    [海外红学]
    中美红学的交锋与双赢:周汝昌与余英时对当今红学研究格局之贡献(张惠)
    《红楼梦》在法国的译介(陈寒)
    [争鸣园地]
    红学为何 红学何为(应必诚)

    柳叶渚边嗔莺叱燕(谭凤环)
    [争鸣园地]
    “一顿把”是不可拆分的词语吗(程亚恒)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六回“觉撒”一词的校改问题(孙子颖)
    麝月名考(采诗)
    [红楼艺苑]
    红楼奇石觅影(秋水寒)
    闻香识玉人——从宝钗黛玉看中国古代文人的“体香”雅趣(凌晓蕾)
    《红楼梦》里的围棋文化(章琦)
    文情并显说续书——胡楠《梦续红楼》简评(孙淑红)
    [短讯]
    江苏省红楼梦学会召开2012年年会暨第八届理事会换届选举大会
    江苏省镇江市《红楼梦》研读活动正蓬勃开展(朱志新)
    《红楼梦学刊》封面

    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

    社  长:张庆善

    主  编:张庆善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惠新北里甲1号

    邮政编码:100029

    电  话:010-64813287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1-7917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676/i

    邮发代号:18-102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