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网络考验官员“新闻执政能力”
  • 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社会矛盾增多、官民关系不和谐甚至对立、民众缺乏畅通的表达渠道等问题都慢慢浮现出来。而网络的兴起,无疑给民众提供了宽阔的言论平台,网民以极大的热情利用网络了解公共权力的运行情况,并表达自身的诉求。民间舆论与网络形成了强大的合力,审视着政府官员的言行,考验着官员的新闻执政能力。
  • 六十年前的一篇文章与两个案例——重读《共产党为什么不会变质腐化?》
  • 也许,正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共产党的理想、精神和表现,使得许立群能理直气壮地发表《共产党为什么不会变质腐化?》这样的文章。今天重读此文,令人不胜唏嘘。
  • 陈诚与蒋氏父子
  • 1958年,毛泽东、周恩来就国共和谈问题谈了一些具体设想:蒋介石将来总要在中央安排,台湾还是他们管……陈诚愿到中央工作,不在傅作义之下……1961年美国邀陈诚访美,欲离间蒋氏父子与陈诚的关系,以实现搞“两个中国“的目的。周恩来表示:“我们希望蒋介石、陈诚、蒋经国团结起来反对美帝国主义。“陈诚亦以自己的行动坚持民族大义,对历史作出了交代。
  • 编读往来
  • 往返于现实与历史之间广东广州董天策(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博导,本刊特邀审读员):从题材内容上看,《同舟共进》2009年第7期有个明显特点,各栏目的文章要么谈论现实,要么讲述历史。所以,点评这期杂志,我很快写下“往返于现实与历史之间“的标题。不过,这一标题并未概括出整期杂志更深层次的特点,那就是敏锐、深刻、理性。接下来我就围绕这几个关键词来谈谈阅读体会。
  • 社会转型需要精英掌舵
  • 一个稳定的社会,一定是精英和大众的结合,也就是说社会由精英来治理,但他们考虑的是大众的利益。世界上能够保持稳定的社会都有这个特点。中国正处于转型期,特别要注意构建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是强调精英的还是强调民众的。
  • 权势者心里在想些什么
  • 上世纪90年代初,大众手机还没面世,有一台传呼机已是非富即贵。那时街边公用电话旁常排着长队。我多次看见这样的情景:一个人手持传呼机,径直走到电话机旁,对正在通话的人说:“我要回个传呼。“对方就会结束通话,而后面排队的人,无一抗议。回传呼的人,也往往作匆忙状,迅速作了回复,掉头昂然而去。
  • 谁盗窃了苏联
  • 【“大众私有化“变了颜色】苏联人民经过74年的艰苦奋斗,使俄国从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发展为强大的工业国,跃身为世界第二超级大国。苏联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1990年,国家所有制经济占90%以上。1992年1月俄罗斯开始实行大规模快速私有化,俄的私有化,实质是对全体人民70多年劳动积累的巨额社会财富进行再分配。
  • U-2飞机背后的中美较量
  • 1965年11月5日,伴着从印刷机刚下线的香港《大公报》油墨的清香,路透社驻香港记者麦克龙的访华见闻,像风一样向世界传播:
  • 刘亚楼:“热度”与风度
  • 刘亚楼性烈如火,有绰号曰“雷公爷“,在空军中可谓“热度“非凡:“苦不怕,死不怕,就怕刘司令来训话。“毛泽东说他“战功卓著“,林彪说他是“天生的军事家“。他自己说:“坐在蒸笼上也要保持中国军人的风度。“
  • 谁在误导民众
  • 在全社会都很关注的腐败问题上,言者无不痛心疾首。可长期以来我们除了煽情地罗列腐败现象,整个社会舆论非常缺乏符合逻辑规则、基于理性态度的思考。撇开对于腐败的痛恨,能否想一想,什么是问题的根源?
  • 中苏朝:一场战争与三角同盟——重看中俄解密档案
  • 朝鲜战争爆发后,斯大林为何不想让中国军队介入战争?中国为何决心背水而战?为什么说微妙复杂的三角关系使这场战争错过了最佳取胜时机?
  • 普京的沉默与俄罗斯的危机
  • 随着全球金融危机对世界的中长期影响逐渐清晰,是时候将目光投到以“东罗马帝国“自居的国家——俄罗斯了。俄罗斯的经济及金融体系在此次金融危机中遭到重创。在这个对外自称“管理式民主“,实则被政治寡头与垄断集团所控制的国家,经济上的创伤往往预示着政治上的动荡,而这,必将对西方国家未来10年的对俄政策产生结构性的影响。
  • 关键词:党群关系、官民关系
  • 从近年发生的群体性事件看,党群关系、官民关系有趋于紧张的倾向:从瓮安事件到石首事件,愤怒的民众直接把矛头指向官员;从“躲猫猫“到“邓玉娇“案,网民从网络走进现实,政府的公信力受到挑战;从“天价香烟门“到“替谁说话“,民众对个别官员的不信任蔓延至对官员群体的不信任……
  • 年轻干部是“腐败高危人群”吗
  • 从世界范围看,干部队伍年轻化是时代潮流。新陈代谢的道理不仅适用于生理,也适用于社会。在一般意义上,“老人“是社会的财富,但“老人政治“不可能拥有远大的前途。没有干部队伍的年轻化,组织机构就不可能有活力,这是常识。
  • 官员:“老爷”还是“儿子”?
  • 现在有些官儿酷似老爷,动不动就骂百姓“刁民“,殊不知有些“刁民“是刁官逼出来的,是先有刁官后有刁民。刁官把自己头上的“刁“字摘掉了,刁民也会相应地把自己头上的“刁“字拿掉。
  • “刘项原来不读书”——毛泽东三书《焚书坑》
  • 记得“四人帮“粉碎后不久,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主持选编的《唐诗选》。它囊括了自初唐至晚唐的130多家、600多首有代表性的作品。出乎意外的是,晚唐诗人章碣广为流传的咏史诗《焚书坑》竟付阙如,令人百思不得其解。后来忽然记起,1970年代前期林彪折戟沉沙之后,在下达的几批材料中有与这首诗相关的一条,不外是“借古讽今“罢。这才明白,《焚书坑》未能入编,实系池鱼之殃。
  • 寻找蔡和森:革命、爱情与牺牲真相
  • 蔡和森(1895~1931),湖南人,中共早期领导人之一。“五四“时期旅法勤工俭学运动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之一。中共第二、三、四、五、六届中央委员,中共第五、六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常委。革命烈士。
  • 非常美,非常罪——“样板戏”谈片
  • 题目是借来的,借毛尖同名电影笔记。毛尖电影笔记写得好,典型小资风格,从字里行间都能听见小布尔乔亚的尖叫声。而书的名字用在样板戏上也很合适:非常美,非常罪——把样板戏的艺术特点、政治特征全部概括进去了,我也就懒得再去寻找一个新题目,只好对毛尖拱手告罪,并致谢意。
  • 在电视屏幕和报纸版面上维稳?
  • 根据马克思主义新闻观,新闻舆论不仅是党的喉舌,也是党的耳目。如果各地媒体上呈现的都是一派歌舞升平的盛世景象,那么中央的耳目在很大程度上就失聪、失明了。
  • 说说台湾人的几句口号
  • 好的口号由谁首先提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遵照这个口号去执政。“人民最大“,理应如此。海峡两岸的执政者倘若都能一丝不苟地用这四个字来规范自己的执政行为,那带给两岸百姓的,肯定是更多的福祉。
  • 从军阀诗到贪官诗
  • 军阀张宗昌的《大风歌》虽则粗鄙,却不失其真,起码比贪官李大伦诗作的矫揉虚假强多了。
  • “人重物轻”:中国面临历史新机遇
  • 中国的经济崛起靠的是劳动力密集型制造业。但检视现代史上的大国崛起,靠廉价劳动力是无法维持大国地位的。中国要真正崛起,必须依靠建立在优越的劳动生产率基础上的昂贵劳动力。这就需要我们从宏观历史的角度对高劳动力成本的优势作一番考察。
  • 宋王朝的极端政治
  • 【岭南:打击政治对手的绝佳流放地】宋神宗死的时候只有38岁。这个胸怀大志的理想主义者平生只做对了一件事情:发动变法。他也只做错了一件事情:停止变法。有人指责他没有推进民主体制,我以为这跟指责乔丹(国际篮球明星)为什么不踢足球一样不靠谱。他在他的年代,只能作出符合当时政治、经济、文化水平的选择。
  • 官话试读
  • 本文所论及的官话,指的是官员们对官场之外的人说的话,有三个要素:经常说,随口说,一定会说。官话大致有如下几个特征:一是严肃,二是空洞,三是虚假,四是可笑。
  • 如何对“钱”和“官”形成有效制约
  • 很多迹象表明,当今社会冲突已深入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这些年来,无论官方还是民间,人们关注的大都是群体性事件,且把目光聚集在主要冲突者即“官“和“民“身上。但与此同时绝不能忽视引发冲突的导火索——“钱“。所以,本文想把“官民冲突“拓深一层,从权、钱、民也就是权力、资本和老百姓之间的对立来理解当前的社会冲突。
  • 忽然想到——说“公务”
  • 世风日下的根由在官风日下。官风日下的一大表现,就是在“公务“的旗号下,无所不为,无所不敢为。整饬官风政纪的初阶,就是要官员知道,他不是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想怎么干就可以怎么干。这不在说,而在做;不在劝诫,而在厉行。
  • 政府也要学会做“减法”
  • 自2008年以来,中国政府经受了几次重大事件的考验。南方雪灾、“藏独“事件、汶川大地震、北京奥运会,然后是全球性金融危机、甲型流感。在这些事件中,中国政府发挥自身的优势,最大限度地调动资源,集中力量化险为夷。正因为如此,世界银行最新出版的《全球治理指标报告》对中国作了这样的评价:中国在“政府效能“方面进步明显,最新得分在被调查国家和地区中名列前茅。
  • 相识相知叶与杨——叶剑英、杨尚昆纪事
  • 【相识:从莫斯科到中央苏区】叶剑英与杨尚昆是患难与共、肝胆相照的老战友。“他们交往时间长达58年,密切共事的时间段有8次之多“。叶、杨初次相识于远离祖国几千公里之外的莫斯科。1927年12月,震惊中外的广州起义失败之后,起义的重要领导者叶剑英从广州秘密转移香港。
  • 《红灯记》的一句对白怎么改——从“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谈起
  • 2009年5月16日晚上,在中央电视台戏剧频道看了北京京剧院演出的现代京剧《红灯记》,不断听到观众的掌声,说明很受欢迎。
  •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乾隆、杜牧与扬州的桥
  • 【二十四桥,是一座桥还是二十四座桥?】马上看英雄,月下看美人。这是中国人惯有的欣赏方式。马上的英雄,如果驰骋在辽阔无际的草原,那一份剽悍与潇洒,不但让人眼热,而且让人心仪。月下的美人,如果在绣楼上倚窗凭眺,或者在花园里对花怀想,美固然美,但总觉得过于孤独,或者说,那一份冷艳有点拒人千里。但是,如果让月下的美
  • 严重的问题是监管干部
  • 老李终于累死了。这位云南红河县垤玛乡的司法所所长,在发烧三天后,才去乡卫生院打点滴。待叫来医生时,李龙伟心脏已停止了跳动。诊断结论是:劳累过度,突发脑溢血。除了乡司法所所长,他还兼任乡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法律援助站站长等职,每日超负荷地工作。13年来,
  • 从“保尔”说到法捷耶夫
  • 据初步统计,从1934年苏联作协成立到1953年斯大林逝世,有2000多名作家被判刑、流放、劳改和处决。法捷耶夫主持作家协会,常违心地参加斯大林的“大合唱“。他愧疚日增,且心理承受力达到极限,终于在1956年开枪自杀。
  • 王长江:“老百姓认同”太重要了
  • 王长江,中共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主任、教授、博导,中央党校世界政党比较研究中心主任。党群互动要充分考虑时代的新变化《同舟共进》:近年来群体性事件和突发性事件频发,党群关系、干群关系有趋于紧张的倾向,值得高度重视。那么,在新时代,党和群众怎样形成良性互动?如何让群众对党保持信任?
  • 网络考验官员“新闻执政能力”
    六十年前的一篇文章与两个案例——重读《共产党为什么不会变质腐化?》(陈占彪)
    陈诚与蒋氏父子(王丰)
    编读往来
    社会转型需要精英掌舵(茅于轼)
    权势者心里在想些什么(长平)
    谁盗窃了苏联(黄立茀)
    U-2飞机背后的中美较量(钟兆云)
    刘亚楼:“热度”与风度(刘心闻)
    谁在误导民众(郭宇宽)
    中苏朝:一场战争与三角同盟——重看中俄解密档案(沈志华)
    普京的沉默与俄罗斯的危机(罗铮)
    关键词:党群关系、官民关系
    年轻干部是“腐败高危人群”吗(滕朝阳)
    官员:“老爷”还是“儿子”?(邓伟志)
    “刘项原来不读书”——毛泽东三书《焚书坑》(冯锡刚)
    寻找蔡和森:革命、爱情与牺牲真相(散木)
    非常美,非常罪——“样板戏”谈片(施京吾)
    在电视屏幕和报纸版面上维稳?(陈季冰)
    说说台湾人的几句口号(商子雍)
    从军阀诗到贪官诗(孙玉祥)
    “人重物轻”:中国面临历史新机遇(薛涌)
    宋王朝的极端政治(何仁勇)
    官话试读(老愚)
    如何对“钱”和“官”形成有效制约(郑永年)
    忽然想到——说“公务”
    政府也要学会做“减法”(燕继荣)
    相识相知叶与杨——叶剑英、杨尚昆纪事(卢荻)
    《红灯记》的一句对白怎么改——从“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谈起(阎长贵)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乾隆、杜牧与扬州的桥(熊召政)
    严重的问题是监管干部(杨建业)
    从“保尔”说到法捷耶夫(丁磐石)
    王长江:“老百姓认同”太重要了(曾东萍)
    《同舟共进》封面
      2017年
    • 01

    主办单位:政协广东省委员会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

    邮政编码:510600

    电  话:020-87372871 87374517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3811

    国内统一刊号:cn 44-1036/d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