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厦门与金门:60年一个循环
  • 1949年,外婆带着才4个月大的许燕从厦门小嶝岛去金门住几天。走的时候,他的家人说:“大呆(许燕的小名),你要早点回来。“外婆开玩笑说,急什么,大呆要等娶了媳妇才回来。
  • 知识分子的话语权与当今学界的两难问题——与墨子刻对话录
  • 墨子刻(Thomas A.Metzger)教授是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荣休高级研究员,美国著名的研究中国思想史的学者。他说过一句话,我印象一直很深。他说,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虽然知识分子自己也可能会觉得无权无势,但知识分子的重要性在于话语权。“文人的笔有时比国王的刀更有力量“,而话语权又与思想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些将会是我们交谈的内容。
  • “五四”还有陈炯明
  • 不得不承认,《重返五四现场》的细节叙述是引人入胜且耐人寻味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创新思维,如将备受冤屈的陈炯明与梁启超、陈独秀一起列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代表性旗手。
  • 另一种反愤青的话语
  • 《中国谁在不高兴》这本书出版得有点晚了,没赶上“不高兴“浪潮的火爆时机。但对有足够省思能力的人来说,是否属于潮流书并不要紧。
  • 久违了,延安精神
  • 在中国共产党80多年的历史上,延安时期是由小到大、由弱到强和愈挫愈奋、兴旺发达的“黄金时期“。宝贵经验之一,就是在局部执政条件下和艰险困苦环境中,在革命根据地认真探索和推进民主政治建设,积极实践党内民主和人民民主。这应该成为我们党今天在全国执政条件下和长期改革开放、和平建设的环境中趋利除弊、拒腐防变的史镜和必修课。
  • 想当年,边区善待“外来工”
  • 抗日战争时期相对安宁的延安和陕甘宁边区,为了发展农业生产,曾大量招募移民、难民,制订一系列优惠政策,善待每一位外来务工者。当年妥善处理基层政权与群众利益关系的很多做法,值得今人深思。
  • 靠山吃山与“靠权吃权”
  • 先民们原生态的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无非是开荒伐木、捕鱼捉虾之类,以维系生计;如今的“靠山吃山“,演变为行业特权,宰人肥己没商量,到了匪夷所思的境地。
  • 老科学家钟情于这些书刊
  • 最近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了一套《20世纪中国科学口述史丛书》,《施雅风口述自传》是其中一部。施雅风是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地理学家和冰川学家,如今的浙江大学是他的母校。当年在浙大求学时,施雅风不仅体验了师生们颠沛流离的生活,更有机会看到了生活于底层的劳苦大众的悲惨命运,并受到了民主思想的启蒙。
  • 劳改营里,日本战俘“啃马列”?
  • 日本武士做梦都不曾料想过:他们必须学习马克思、列宁、斯大林著作。然而,这确实发生了,就发生在苏联战俘营里。
  • 伶人谏“税”
  • 就连老天爷下的雨都害怕被抽税,不敢到京城来下——南唐升元年间优伶申渐高的一番话语,令人莞尔,又启人深思……
  • 深圳大学发展概况
  • 1983年经国务院批准,深圳大学正式创办。建校26年,学校实现了办学规模由建校规划4000人到实际在校30000人的快速发展,实现了办学层次由学士、硕士到博士教育的三级提升,成为有一定影响力的综合性大学。
  • 从“礼崩乐坏”想到“乐”的力量
  • 孔子一生,最痛心的莫过于“礼崩乐坏“,为此,他老人家以毕生精力,致力于“克己复礼“。当初,刚接触到“礼崩乐坏“一词时,笔者也一度疑惑:“礼“与“乐“怎能同日而语呢?“礼“乃关乎国家社稷、纲常人伦的大
  • 究竟谁写了《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
  • 淮海战役紧张阶段,毛泽东以中原人民解放军、华东人民解放军司令部的名义发出《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向敌军阵地反复广播,争取过来投降者一万余人。当年这篇“投降书“的作者究竟是谁?
  • 北平:民主人士来了
  • 200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60周年。举国欢庆之日,我们不禁会问:谁是共和国的母亲?人都有母亲,国家怎能没有,要不怎说诞生60周年?
  • 一个甲子的探索与回望
  • 1949年的中国,进行着冰与火的较量。悲者自悲,喜者自喜。当共产党在西柏坡的小村庄里运筹帷幄,指挥解放军北上南下所向披靡,并一路凯歌进京“赶考“时,蒋介石和他风雨飘摇的南京“小朝廷“正一步步溃败、一次次“搬家“。
  • 饶漱石的前半生
  • 1975年3月2日,一位患有病毒性肺炎的72岁老者病死在北京,他的名字叫饶漱石。这个名字往往是与“反党阴谋“、“反党同盟“联系在一起的。事隔27年以后,由中共党史人物研究会主编的《中共党史人物传》正式给饶漱石立了传,并且在传记的前言写道:“饶漱石,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长期从事秘密工作,曾为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发展及中国的解放和建设事业作出过贡献。“
  • 今后80%的财富可能掌握在“富二代”手中
  • 我一位师友的女儿年届三十,才貌俱佳。原以为她早已步入婚姻殿堂,近日说起,却仍然小姑独处。细问之下,原来那个准姑爷虽然家里有钱,却不成器。三十好几的人,放着家族企业不管,整天晨昏颠倒,沉迷网络游戏。这头对爹娘说要陪女友;那厢骗女友说公司里忙。日子一久,西洋镜被戳穿。师友的女儿遇人不淑,虚掷了好几年青春。
  • 官员的习惯性特权与监督的习惯性乏力
  • 湖北枣阳市业主马耀军拍录法院执法被拘15天,马耀军去当地法院找院长理论,被告知“我可以摄你,你不能摄我“。枣阳市人民法院院长田玉斌接受采访时说,虽然没规定说拍摄执法可以拘留,但“法院是习惯性这么做的“。(《广州日报》2009年7月2日)
  • 共产党“赶考”与国民党“搬家”
  • 1949年春,胜利者齐聚北平,万众欢腾。而蒋介石只有黯然归乡,携妻祭祖(如图)。在他的“结束时间“,留下的是悲伤的背影——“总统府“丢了,大西南丢了;国民党高级将领转眼成为关押在白公馆里的战犯;漂往金门的海面,挤满了迷茫的面孔。一生只在日记中反省,但若能看到共产党1949年的战中检讨,蒋介石是否会反省得更深刻一些?
  • 西南:白公馆监狱里的国民党战犯
  • 【“昨日尊贵,今为阶囚“】1950年8月17日下午,关押在重庆上清寺四德村拘留所的近百名国民党高级军政人员被集中起来,由邱所长宣布第二天搬家。
  • 骆思典:一个外国学者眼中的中国60年
  • 骆思典(Stanley Rosen),美国中国问题专家,研究中国三十余年。美国南加州大学政治系教授、东亚研究中心主任,美国政治学会、亚洲研究协会成员。编著有《21世纪中国国家与社会》(英文)、《中国电影艺术、政治与商业间的交互作用》(英文)等。中国青年:从红卫兵到汶川地震志愿者《同舟共进》:您第一次来中国是什么时候?骆思典:我1971~1976年在香港写博士论文,关于红卫兵的思想研究,也是我研究中国的开端。第一次到中国内地是在1980年,去了北京和广州。以后每年都会来中国,去不同的地方。
  • 忽然想到——关于“扯淡”
  • 一Bullshit,英语里的一句粗话。有人译为“牛屎“,有人译为“放屁“,有人译为“捣浆糊“,有人则译为“扯淡“。“牛屎“、“放屁“,得其形而未传其神;“捣浆糊“虽得其神,却有地域的局限;还是“扯淡“既传神且为国人普遍理解,虽然若要硬译,并不契合。所以,看到普林斯顿大学哈里·法兰克福教授的《On Bullshit》被译为《论扯淡》时,不由莞尔,并且一口气把它读完。
  • 从老一辈革命家的言行看中国外交变化
  • 60年的外交之路,我想可以用3句话概括:形势大变化,政策大调整,外交大发展。形势大变化的关键在于时代变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的很长时间内,坚持列宁1916年前后在布尔什维克党内提出的看法,即“我们的时代是帝国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1960年《红旗》等报刊连续发表了《列宁主义万岁》等三篇文章,跟苏联人吵架,吵的问题之一是“时代到底变了没有“。赫鲁晓夫说变了,中国人说没有变。(今天回头来看这些文章,很有意思)列宁的看法在很长一段时期内影响了我们的国内、国际政策。
  • 广晟打造“国企航母”
  • 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下称广晟公司)是经广东省政府批准设立的国有独资公司,于1999年12月30日正式挂牌成立.注册资本10亿元人民币,是广东省国资委监管的大型国企之一。经过十年来的改革发展.形成了以有色金属为依托,以电子
  • 清朝两位皇帝的两种南巡
  • 清朝有两个喜欢南巡的皇帝,一个是康熙,一个是乾隆,前者南巡开启了盛世,后者南巡终结了盛世。同样是南巡,为何结果截然相反?原因在于这两次南巡具有截然相反的性质和内容。
  • 国民党为何选择台湾
  • 1949年,蒋介石决定将国民党及政府机构迁移台湾,自此,台湾历史开启了一个新的阶段。蒋介石作出这一决定,有一个逐渐酝酿并成熟的过程。
  • 华南:炮火中,胜利者在检讨
  • 【只看检讨,还以为他们打了败仗】1949年7月上旬,第四野战军发起宜沙战役、湘赣战役,两役歼敌两万,解放湖北、湖南、江西36个县市。战后,各军却纷纷进行“检讨“。下面的内容,来自9月5日40军党委给“兵团党委并前委“的一篇“作战检讨“(标点系本文作者所加):
  • 特别时刻的特殊记忆——我亲历的新政协筹备会
  • 200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60年前,我作为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秘书处副处长,经历了共和国诞生的全过程。一个甲子过去了,回忆往事,我的心情特别激动。
  • 官员财产申报制的意识形态障碍
  • 中国在经济体制改革获得初步成功后,必须适时进行意识形态的创新改革,进一步解放思想,搬走拦路虎。记得20年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市长陈希同曾手持喇叭向学生、群众说,他愿意带头公布自己的私人财产。当时媒体也作了报道。
  • 蒋介石在日记中如何反省
  • 蒋介石的正确或不正确的反省,深刻地影响着此后一段时期台湾历史的发展进程。有些反省起了好作用,有些则如噩梦一样,仍纠缠着、牵累着历史的新一页。
  • 从法国媒体的“政治正确”说开去
  • 东西方互动走进了误区“在一个国家,警察突然闯进一位日报记者的家,当着他孩子的面羞辱他,咒骂他,用手铐铐住他,将他脱得全身一丝不挂……原因是近几个月在他领导的报刊上发表了某些话语。这个国家,
  • 在史实还原中建立思想
  • 张耀杰的新书《民国背影》与此前的《历史背后》和《北大教授》等书,都是以“政学两界人和事“为副标题的,其中所贯穿的治史精神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不惜繁琐与辛劳,对诸多史实重新查证、核实的
  • 编读往来
  • 论政卓见最关情广东广州董天策(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博导,本刊特邀审读员)对一本政论刊物来说,最能打动人心的自然是议政论政的真知灼见。《同舟共进》2009年第9期发表了不少充满了真知灼见的论政文章,让人怦然心动。
  • 化解社会矛盾不能靠“权宜之计”
  • 某些群体事件的处置并没有真正消除冲突的根源,而是埋下再次发生事件的隐患。这样的处置产生的消极影响之一,就是从反面教会民众以闹大事态挟持政府,政府处于软不得也硬不得的困境中,政府效能急剧衰减。同时,一些干部的思维不自觉地向僵化回转,企图回到类似“文革“的意识形态,结果是更加自我孤立自我封闭。
  • “戏子帝王”
  • 中国封建社会几千年,有过300多个皇帝,大多数都属孟子所说“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见所畏“的货色。五代时期庙号唐庄宗的李存勖,就是这样一个热衷舞台,荒唐混账,置国事于不顾的“戏子帝王“。
  • 为什么要编著《理论动态精华本》
  • 这里奉献给读者的是一本历史书,反映改革开放30年初期的一段历史。1977年3月,胡耀邦复出,担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胡耀邦以此为阵地,面向全党和全国推进拨乱反正。他意识到拨乱反正必须先搞清思想、理论和路线上的是非,提出把被林彪、“四人帮“颠倒了的思想是非、理论是非、路线是非颠倒过来。为此,他创办了一个小刊物,刊名叫做《理论动态》。
  • 还是要尊重历史,实事求是
  • 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立60年了。我是跟随着新中国的脚步走过来的人。60年风风雨雨,各种重大历史事件历历在目。回顾60年,我首先感到欣慰和自豪,也必然要沉思。60年的历史内涵丰富,矛盾错综复杂。我采取的态度和方法是:坚持唯物史观,尊重历史,实事求是。
  • 吕主事的贪道
  • 牌桌上的数与贪官的钱,是说不清楚的。牌桌上,输的说输得多,赢的说赢得少;官场上,行贿的说“行“了很多,受贿的说没“受“那么多。多余的钱哪去了?打点去了也。
  • 历史从来不是一条直线
  • 新中国成立以来的60年,前30年和后30年的差别是客观存在的。但应当承认,前30年并非铁板一块,或只有一种声音;后30年同样如此。历史是在反复、曲折中前进的,仔细探究每一时期、每一历史事件中的不同发展力量,才是实事求是的态度。
  • 告别冷战时代的国际观
  • 《同舟共进》2009年第7期发表了江时学先生的文章——《除了古巴,西半球没有社会主义国家》,提出了判断社会主义国家的3条标准,得出了世界上只有5个社会主义国家的结论。具体这5个社会主义国家是谁,文章除了中国,只提到古巴。按照作者的逻辑,可以推断另外三席是指亚洲的朝鲜、越南和老挝。
  • 开国大典:鲜活的历史细节
  • 回首60年前,那宏大场面的幕后,其实隐藏着许多鲜活的历史细节: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原来是新中国的“接生员“,政协会徽原是新中国的最早标志,著名油画《开国大典》的坎坷命运则是我们民族曲折经历的一个缩影……
  • “不争论”是一种智慧
  • 邓小平复出、彻底否定“文革“时,曾提出一个解决“世界观“问题的方案,“解放“了知识分子——邓小平在1978年3月召开的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指出:“世界观的重要表现是为谁服务。
  • 厦门与金门:60年一个循环(何书彬)
    知识分子的话语权与当今学界的两难问题——与墨子刻对话录(萧功秦)
    “五四”还有陈炯明(沈阳 余世存)
    另一种反愤青的话语(上官本寂)
    久违了,延安精神(薛鑫良)
    想当年,边区善待“外来工”(朱鸿召)
    靠山吃山与“靠权吃权”(乐朋)
    老科学家钟情于这些书刊(郭汾阳)
    劳改营里,日本战俘“啃马列”?(徐元宫)
    伶人谏“税”(郭梅)
    深圳大学发展概况
    从“礼崩乐坏”想到“乐”的力量(柳士同)
    究竟谁写了《敦促杜聿明等投降书》(叶永烈)
    北平:民主人士来了(郝在今)
    一个甲子的探索与回望
    饶漱石的前半生(温相)
    今后80%的财富可能掌握在“富二代”手中(孔曦)
    官员的习惯性特权与监督的习惯性乏力(王琳)
    共产党“赶考”与国民党“搬家”(刘统)
    西南:白公馆监狱里的国民党战犯(罗学蓬)
    骆思典:一个外国学者眼中的中国60年(曾东萍)
    忽然想到——关于“扯淡”
    从老一辈革命家的言行看中国外交变化(吴建民)
    广晟打造“国企航母”
    清朝两位皇帝的两种南巡(叶楚华)
    国民党为何选择台湾(杨天石)
    华南:炮火中,胜利者在检讨(张正隆)
    特别时刻的特殊记忆——我亲历的新政协筹备会(王仲方)
    官员财产申报制的意识形态障碍(袁刚)
    蒋介石在日记中如何反省(杨天石)
    从法国媒体的“政治正确”说开去(郑若麟)
    在史实还原中建立思想(郭铁成)
    编读往来
    化解社会矛盾不能靠“权宜之计”(蔡霞)
    “戏子帝王”(李国文)
    为什么要编著《理论动态精华本》(沈宝祥)
    还是要尊重历史,实事求是(沈宝祥)
    吕主事的贪道(刘诚龙)
    历史从来不是一条直线(石仲泉)
    告别冷战时代的国际观(丁东)
    开国大典:鲜活的历史细节(王建柱)
    “不争论”是一种智慧(蔡永飞)
    《同舟共进》封面

    主办单位:政协广东省委员会

    地  址:广州市明月二路66号

    邮政编码:510600

    电  话:020-87372871 87374517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6-3811

    国内统一刊号:cn 44-1036/d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