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神剑》 > 2016年第01期
  • 瀚海航天梦
  • 2013年春节前夕,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大漠深处的航天城,瞻仰了聂荣臻元帅长眠的东风革命烈士陵园,参观了发射中心历史博物馆,看望慰问了航天科技官兵。习主席特意把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作为此次西行千里出塞视察的第一站,寄托了他对这片承载着民族复兴的光荣与梦想之土地的深深牵挂。短短两个小时的视察,留下了深情厚爱,留下了深深重托,
  • 那段和文学有关的青春网事
  • 这显然是一个由信息技术领航的时代。席卷全球的信息化浪潮,在社会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个领域全方位渗透,影响至深至广,变革前所未有。这无疑是一个由互联网络构筑的世界。现代新兴媒体核裂变式的集纳传播效应,使网络空间成为引导社会文化思潮和舆论风向的重要阵地,成为东西方意识形态较量的无形战场,成为决胜现代战争的关键因素。
  • 挺进太空港——亲历西昌卫星发射场的火箭首次升空
  • 站在发射场旁的山头俯瞰,钢筋混凝土道路在绿色的山谷里蜿蜒向前充满生机,巍峨的发射塔架耸立在宽阔整洁的发射场坪,与发射塔架相配套的推进剂管路、高压气体管路纵横交错。触景生情,令业内人深感自豪,令参观者颇感神奇。然而,这座现代化的航天发射场是在一片巨石滩上脱颖而出的。为了中国的通信卫星上天,与土建工程同步进行的是每天都能听到几次火车的鸣笛声,那是牵引运送设备的专列向建设工地吹响的号角!
  • 准备战斗
  • 该为五爷写个传了。他,军功册里的名字叫高五雷,族谱里的名字叫高慈勋,而在我老家八斗丘乡乃至更远的地方,老辈人只知道他叫五驴子。所以,五爷的小传我就这样写:高五雷,又名高慈勋,外号五驴子,男,生于民国二十三年正月十五,十四岁时当过国军团长白年发的勤务兵。因为胆小,"有损国军军威",当兵不久被开除。新中国成立后在家务农,无甚建树。一九五○年报名参加志愿军,
  • 中队长“老陕西”
  • 一我是在副中队长石小群声嘶力竭地批评"王二胡"那天,头一回听到了"老陕西"这个绰号。"王二胡"名叫王吉存,原是警卫连的公务员。我们喊他绰号,多少有点看班长脸色行事。因为他俩是一个连的,据说班长还差点因为王二胡的原因来不了衡阳集训队。给他取这个绰号的由头,主要是他一把二胡不离身,动辄吱呀几声,一不留神吓你一跳。1986年,我所在的六中队百废俱兴,搞卫生起来没完没了。有天正忙着呢,楼上响起了《二泉映月》。石小群火了:你们是陆军第一代气象人,
  • 寻根
  • 一当他听到巴士广播里报出白塔铺车站到了的时候,他本不想下车,但当他看到一个女人熟悉的身影时,他就鬼使神差般趔趔趄趄地下车了,从此,他的人生便有如戏剧一般的转折了。他下车后,就开始奔向那个熟悉的身影,可是转眼间,那个熟悉的身影就不见了。他太熟悉她了,他是不会看错人的。怎么就没影了呢?难道是自己老眼昏花看错人了?不能,不会!尽管自己喝了点酒,但是他不会看走眼的。
  • 《红楼梦诗词全钞》自序
  • 我上下两册《红楼梦诗词全钞》,抄录了《红楼梦》一百二十回通行本中所有的诗、词、曲、赋、联、令、谜、偈、歌,共245首(篇)。诗、词、曲、赋的概念是明晰的,不用解释。"联",指对联;"额联",指匾额与对联配套者。"令",不是词牌中的"小令",专指酒令。《红楼梦》中的酒令名目繁多,尤其由贾母领衔、鸳鸯当令官、刘姥姥参加的那次牙牌令,对答妙趣横生,精彩纷呈。"谜",指元宵节灯谜。
  • 《红楼梦》前四回诗钞——《红楼梦诗词全钞》选读之一
  • 导语:《红楼梦》的写法很奇妙。我们如今看小说,看电影,看电视连续剧,最怕先知道结果,再往下看就索然无味了。《红楼梦》非常了不起的一条就是先把结果告诉你,却让你打开书一读就放不下手,这是古今作家中无人能及的。《红楼梦》前五回,都是在介绍故事和人物的来龙去脉:第一回介绍通灵宝玉的来历,第二回介绍贾氏这个封建大家族如何从宁国公和荣国公一路繁衍下来,第三回介绍宁、荣两府豪门大宅如何连栋横街的气派,第四回介绍贾、
  • 勒马长城
  • 勒马长城驱车出北京城,沿东北方向,过顺义,再过怀柔,直抵密云县境内。我们原计划攀登燕山山脉的最高峰雾灵山(海拔两千多米),按道理应该在太师屯的岔路口右拐,可惜当时风沙大作,没遇见指路的牧童,就顺大道直行了。后来才知道,这条气度不凡的大道是去承德的——清代的皇帝们就是由此取道避暑山庄围猎的吧?直到与崇山峻岭间的一座关隘狭路相逢,司机才猛然刹住车:原来走错路了!窄窄的山谷,
  • 发射场抒怀(外四首)
  • 发射塔披一身晨曦, 塔上, 谁在挺拔昂立? 啊, 卫星送我一个立体的微笑,
  • 终要离别(组诗)
  • 战友,你要走 那一阵时光填补的空寂 使我怀念 但不弯曲 已经很久了
  • 强军文化视野中军事文学的责任担当与本色坚守
  •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是长期而艰巨的伟大事业。伟大事业需要伟大精神。实现这个伟大事业,文艺的作用不可替代,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广大文艺工作者要从这样的高度认识文艺的地位和作用,认识自己所担负的历史使命和责任。军队因使命而存在,军人因使命而彰显价值。作为为强军目标提供精神动力和文化支持的军事文学,本身就要有一种为党、为国家、为民族负责的历史责任感,
  • 从“怎么写”再回到“写什么”
  • 新时期以降的三十余年间,中国文学已然完成了一个轮回——由写什么到怎么写,再由怎么写重新回到写什么。这样的发展速度不能不让我感到惊讶,甚至怀疑,因为我搞不清这是文学成熟的标志,还是幼稚的表现。我自然就想到了20世纪80年代那个文学的"黄金时代",我们只用了十年时间就将西方近百年的文学思潮与创作方法操练了一遍,然后就如敝帚一般抛在了身后。这种借鉴与学习的方式当时便遭到了普遍质疑。当然,我这样联想并不是认为上述这样的轮回就意味着重复。
  • 肝胆在吾侪:回望历史照见今天——与军旅青年作家王龙的文学对话
  • 王龙简介:原成都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创作员,《西南军事文学》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著有历史散文集《天朝向左,世界向右》《国运拐点》,纪实文学《刺刀书写的谎言》等,作品在中国港、澳、台地区及泰国等地发行多种版本并获奖。
  • 抗战题材小说叙述的多重向度
  • 文字的最初意义是铭记。事务性的文字铭记关系到我们的物质生存,文学类的文字铭记则与我们的精神遭遇息息相关,铭记了时代的光芒或者隐痛。2014年是中日甲午战争120周年,2015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不管是失败还是胜利,都在我们这个民族发展的轨迹上刻下了深深的印迹,
  • 被嫌弃的爱
  • "来,给我递块砖",父亲站在高板上朝我轻声吆喝着。每当这时,站在地上的我便立即将地上的砖头一块块捡起递给他,然后又坐在地上,双眼呆呆地看着他将手中的砖头一块块砌在墙上。父亲是一名普通的建筑工人,经常穿梭在家乡各处的建筑工地,辗转干活地点二十余载,现在家乡里他的作品随处可见。和他走在一起,他也经常会指着一块地方的某面墙、某段马路又或者某栋楼房,
  • 炊烟,那一缕母爱的芬芳
  • 炊烟是什么?是心底一份牵连着最柔软的思念。——题记又见炊烟升起,思念奔涌心间。"暮色罩大地,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每次听到邓丽君的《又见炊烟》,对母亲的思念总是愈加浓厚,它像一幅故乡的画卷,动人而又情意绵长,定格在我的心里,永不消逝,形成一种温暖的记忆。炊烟,对我这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来说并不陌生。童年的记忆里,故乡的炊烟就像是妈妈心头长长的呼唤,那牵肠挂肚的呼唤哟,飘荡起天空中朵朵云霞,为他乡的游子遮挡烈日;幻化作思想里那一丝丝的微风,轻拂去孩儿跋涉的艰辛。那炊烟的味道,
  • 初登黑瞎子岛
  • 邻床的战士正睡得香甜,窗外声声蛙鸣更是衬托出这夜的静寂。这是我在黑瞎子岛艇组住宿的头一晚,闭上睡眼,脑子却在过电影,一幕幕都是白天踏上黑瞎子岛后一路走过的画面。曾几何时,亲自登上黑瞎子岛走一走、看一看,这是我——一个边防军人最大的期盼、最美的夙愿。如今得偿所愿,真是感觉恍如置身梦境。车子在黑瞎子岛上快速行驶,不啻来到童话般的植物王国。车窗外,满是绿意葱茏,扑向你的眼,环抱你的心。那大片茫茫的草甸子湿地,大片繁茂的灌木丛林,
  • 神剑艺苑
  • 军营影像
  • 神剑艺苑
  • 《神剑》封面

    主办单位:总装备部政治部

    主  编:李自强

    地  址:北京紫竹院南路23号

    邮政编码:100044

    电  话:68469993,66350642

    电子邮件:sjwx2002@sohu.com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4-4752

    国内统一刊号:cn 81-1158/i

    邮发代号:2-468

    单  价:6.00

    定  价:3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