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5周年暨中国抗战文史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
  • 发展中的艺术观与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当代意义
  • 2010年8月,在北京召开了第18届世界美学大会。来自世界各地的美学家们都在思考这样的问题:在今天怎样做美学?怎样将这个学科向前推进?怎样使这个学科适应时代的需要?一些来自美国的美学家们,倾向于一条思路,这就是:走出康德,走向杜威。康德美学被总结成两条:审美无功利和艺术自律。于是,杜威所提出的重新确立三个连续性,即艺术与生活、艺术与工艺、高雅艺术与通俗大众艺术之间的连续性,成为走出康德体系的动力。在当今的美学语境中,康德成为严守学科界限,从而使知识鸽笼化的代表,而杜威所引领的,是一条并非从公认的艺术品出发,
  • 马克思主义文论与当今时代
  • 一马克思主义时代化是一种趋势和必然要求,其文论同样如此。一方面,它是对当时社会和文艺现实问题的回答,具有鲜明的时代性;另一方面,在其后世影响中,也总是不断启示和激发后人探索新的时代问题,显示出它穿越时代的强大生命力。在当今时代,仍然需要我们在这种思想智慧的启示和感召下,努力关注和回答当今社会现实与文艺现实中的重要问题,推动当代文论不断创新发展。马克思主义文论区别于其他文论形态的一个重要特点,在于它不是一种纯粹的关于文艺自身问题的理论,
  • 当代马克思主义文论的“跨学科性”
  • 如何解决学科过度分化、学科壁垒森严所造成的种种问题,已成为当代哲学社会科学各学科进一步大发展所面临的重要问题之一。从马克思主义文论的研究现状来看,仅仅只抓住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文艺的片段论述或他们直接分析文艺的一些概念如"典型"等等展开研究,他们文艺思想所内蕴的巨大理论潜能就会被忽视,对当代新的社会文化现实所依然具有的巨大理论阐释力也就不能充分发挥出来。曾经有不少学者对马克思是否有关
  • 文化政治与文学理论的后现代转折
  • 无论是社会政治还是文化政治,其核心问题都是权力的问题;社会政治重视的是社会权力,而文化政治关注的则是文化权力。文化政治是一种微观政治,它更多关心特定群体在特定时代的特定利益,与全局性、至上性的宏观政治相比,总是显得微细、次要、边缘,但其情况的优劣能反过来影响宏观政治的质态。文化政治的社会功能,往往作为一种"政治无意识"而得以实现。由于文化政治的介入,晚近以来文学理论在许多方面发生了后现代转折,从国内外近期出版的文学理论教材,可以发现若干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 论文学的指称——超越分析哲学视野的文学表意路径考察
  • 指称讨论由分析哲学蔓延到文学理论研究中,推进了对文学语言自指性与伪指性的认知,但是其中隐含的力图在语言、意义和实在之间达到统一的认识论诉求又阻碍了对文学超语言属性和文学指称多样性的探讨。文学指称与文学活动的整体相联系,体现了语言与超语言、认识论与本体论的张力关系,意义与指称之间的摩擦是文学文化的基本存在形态,内涵丰富、意蕴复杂的作品多有指称越位和指称扩张现象。就此而言,文学的根本性质和功能并不是真善美,而是对人类自身的拓展和延伸。
  • 日常生活转向与理论的“接合”——从“日常生活审美化”论争说起
  • 新世纪以来有关"日常生活审美化"等问题的论争客观上遮蔽了日常生活转向这个意义更为深远的问题,这显示出当代文艺理论知识实践对自身和社会结构转换的双重结构性"盲视"。基于新时期以来日常生活世界兴起这一文化事实,对日常生活理论加以共时态的考察,从其中提取有效的资源,实现理论与生活世界的"接合",是当代文论转型的必要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文艺理论应该具备肯定性的价值内涵、历史性的视野和开放性的形态。
  • 黄宗羲的学术思想与诗文批评
  • 黄宗羲(梨洲)的文学观念建立在其学术思想的深厚基础之上。从学术与文学融通的视角,能更好地理解梨洲文学批评观念形成的学理机制及其深刻内涵。作为学术史家,梨洲认为学术要"发先儒之未发",才能推动学术史之进步。他以学术史的眼光进行文学批评,认为学贵自得,诗文亦贵有己。不论是学术,还是文学,梨洲都反对依草附木,摹效他人。他提出诗文要以"情至"为宗,这个文学观念实是从他的哲学思想衍生而来。梨洲对于心、性、情等传统哲学命题有创新性的解释,由此衍生出他的文学性情观,并成为中国文学批评史上的一个创见。其诗文性情说既不同于明代性灵派的观点,与理学家的文学思想也区别了开来。梨洲认为,"道"、"学"、"法"、"情"、"神"是文学的五要素,获取五要素途径是通经学古。通经学古的背后是梨洲道学、儒林、文苑通而为一的学术思想。因此,梨洲的文学观念实是其学术思想的外化和延伸。
  • 先秦进谏制度与怨刺诗及《诗》教之关系
  • 先秦典籍、铭文对进谏活动多有记载。诸子百家,特别是儒家,对进谏艺术做了多方面的理论探讨。在各种进谏方式中,通过诗歌实现的讽谏最受推崇。《诗经》中大量的怨刺诗,本是以诗讽谏的政治实践活动的有组成部分,其"怨而不怒"的情感特点和重视修辞艺术、委婉曲折、含蓄蕴藉等艺术特点的形成及《诗》教的产生,均受到以诗讽谏之政治实践的制约。
  • 略论王夫之的文本有机结构观
  • 王夫之诗学的理论问题迄今已有较深入的探讨,但作为其核心观念之一的有机结构观,尚未为学界所关注。王夫之将诗歌视为一个有机整体,在此基础上形成他对诗歌的全面认识。其有机结构观念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首先,他将诗歌创作视为发生的过程,以"意"为核心构成其独特的写作观念;其次,以势、脉络和神理诸概念为主干,建构起作品的有机结构观;复次,反对一切预成式理论,反对将诗歌的一切局部结构视为可分析的要素,对明代以来流行的起承转合之说,予以彻底的批驳和清算;最后,强调艺术效果的不可分析性。王夫之可以说是古典诗学有机结构观念的理论奠基人,他对有关问题的阐述常与传统文学理论的见解相左,显示出独特的思想方法。
  • 古代文学研究的“早期现代”
  • 本文借用近年来在西方现代性反思中颇为引人瞩目的"早期现代"这一概念,重新发覆从维新变法到新文化运动期间古代文学研究的学术史价值。面对空前剧烈的古今中西之争,"早期现代"在"文"的观念、文学史以及文章、词曲等的研究中,通过古今之间的"绵延"与"转化",中西之间的以我为主、折衷互映,较好地实现了古代文学研究现代性与古代文学传统丰富、独特性的合理平衡。"早期现代"与新文化运动以后以西方"纯文学"、"文学革命"等观念为依归的"现代",是两种不同的现代。今天,当古代文学重新反思"现代"学科的偏颇,实际上也就必然会回到"早期现代"在一开始就面临的问题与选择。
  • 非正统的主流文学——兼论魏晋南北朝文学的总体特征
  • 言魏晋南北朝文学的总体特征为非正统的主流,基于其时儒家思想不居统治地位、以道(释)思想为主导的文学占据其时文学主流地位两个基本事实。以此角度切入可见贯穿该时段的三个文学主潮,一是消解文学政教工具属性之潮,它从根基上动摇了两汉形成的儒家文学话语霸权;二是主情唯美之潮,它形成了尚"雅"的审美取向和以艺术美为追求目标的创作模式;三是尚文为文之潮,它使对文学形式的探求得以长足的进展;三潮合流形成了与儒家相对应、相独立的道(释)文学话语体系,展现了在儒家诗教不占主导状态下,文学可能的存在形态和样式。若先秦为文学自在发展阶段,张扬儒家诗教的两汉文学是肯定阶段,那么此时段对两汉文学的否定,为完整的古代文学话语系统的构建,为中国古代文学在其后否定之否定阶段走向成熟和辉煌奠定了基础。
  • 论唐宋文之争
  • 唐文实际上是唐代的秦汉派,属于中古散文;宋文有近世之风,是古文切合现实的改良派。唐文、秦汉派试图回归三代的古雅之美,却流于艰涩古拙的形式主义;后代宋文派以理学为古文的精神命脉。二者论争不断,皆背离了散文抒写生命与情感的真谛,直到公安派才有了改观。
  • 庄子思想与白居易人生境界
  • 白居易的思想受庄子影响较大,他在青年时代便对庄子产生浓厚的兴趣。白居易受庄子思想影响表现为自己思想体系中的浓重的生命意识,包括死亡意识和对"适"的境界的追求。这方面还有一个媒介,即对陶渊明的学习和模仿,对陶渊明式心态的锻炼。白居易的社会理想继承庄子思想的痕迹也十分明显。另外庄子认识论上的齐万物、等贵贱、一生死、泯是非等相对主义思想对白居易的影响也很大。
  • 白话与性情——从元白诗派、性灵派至新文学白话诗歌之走向
  • 元白作为中唐杰出诗人具有强大的创新力,其丰富的诗学思想和诗歌作品对后世创作产生深远的影响。以袁枚为代表的诗性灵派乃至胡适倡导的新文学白话革命,都不同程度地接受了元白诗派的影响。从元白诗派到胡适首倡新文学白话革命,中经杨万里、公安派三袁、以袁枚为核心的性灵派,诗歌发展呈现出一种共同趋向,提倡白话与讲究性情是他们在诗歌形式和内容两方面革新的突出努力,从而古典诗歌得以向现代转换。
  • “1940”是如何通向“1980”的?——再论汪曾祺的意义
  • 本文通过重读汪曾祺的作品以及相关研究,认为汪曾祺之于中国当代文学的意义,不仅仅在把一个久被冷落的上世纪40年代的"新文学传统"带到80年代的"新时期文学"的面前,更重要的是在40年代到80年代之间、往往被视为"空白"的这三十多年,给汪曾祺的创作埋下了怎样的伏笔,又是如何最终酿造了他的横空出世。追问汪曾祺的文学史意义,其目的并不在于如何评价他个人的创作成就,而是进一步思考"当代文学60年"与"新时期文学30年"的复杂联系。
  • 50至70年代戏剧改革与京剧现代化之路——以北京、上海为中心
  • 50到70年代的戏剧改革和京剧现代化与中国社会文化的现代化进程息息相关。从明末苏州士大夫的蓄养私班到清代京剧艺人们半自由的"内廷供奉",再到"五四"和延安文艺大众化运动中的市井演出,不仅是政治格局变易所推动的结果,也体现了近现代城市公共空间的大规模扩展和欣赏主体在社会结构中的变迁。近代以来的戏剧发展和变革取得了辉煌的成果,不仅在近一个多世纪的探索中完成了民族风格的定位,而且通过流派的传承,使之成为一种可持续和再生性的文化资源。其各种体式虽然表面上独自流行,但一以贯之的是一种现代性的新变意识,它的背景,则是不断改换风景的城市精神。
  • “小说身体”的另一种“现代”:论赵树理小说的人物写法
  • 在"五四"以来小说的"人物写法"中,"身体"有着不同的呈现。在赵树理的小说中,想寻找具有"五四"文学传统的"身体"类型是困难的。赵树理文学作为"文艺大众化"的产物,抛弃了"五四"小说"身体"的"心理化"写法,而注重身体的外在行动,这是文艺大众化的产物。从深层含义来看,与"五四"文学"身体"的"心理化"指向的是个人与社会的对立不同,赵树理小说指向的是人与社会的对话关系,包含着赵树理对"人"存在方式的一种新的理解。赵树理寻求的是变动时代中"人"的"安身"问题的答案,这种"安身"是在变动和恒常相统一的日常结构中进行的,即人寻求变动的目的是适应新的社会结构,但最终仍是要回到稳定的日常结构中来。
  • 底层焦虑与抒情伦理——以王学忠的诗歌创作为例
  • "底层写作"从提出开始,就一直渗透着某些社会学的研究思维,甚至带着明确的社会学倾向。这类写作在呈现一个真切的底层生活世界时,原生态地表现了底层民众在前所未有的高速现代化进程中产生的焦虑体验,却往往忽视和遮蔽了底层民众作为个体在特定的社会历史时期产生的阵痛感、错位感和一定的愉悦感。因此,切近当下特定语境下的文化焦虑形态,分析和思考他们的艰难与困顿、努力与追求,对于把握底层写作的精神世界和叙事伦理具有一定的文学实践意义。本文以王学忠的诗歌创作为例,探讨当下底层写作表现出来的精神焦虑与抒情伦理,并分析其诗歌美学的得失与尴尬。
  • 试析先锋小说家的文论背景——以残雪为例
  • 当代中国的先锋作家大都深受西方现代哲学(主要是存在主义)和现代派文学的影响,他们在创作的同时也或多或少地表达过自己的文论思想。残雪就是这样一个颇具代表性的先锋作家兼文论家。她的文论体现了中国当代先锋作家的文学观,这主要表现在她通过对自身创作经验的理论提炼而呈现出来,同时又通过对现代西方文学大师的解读,在一定程度上传达了她独具一格的文学观。残雪建构自己文论的具体途径和方法包括:以诗性和巫性思维即怪诞化、梦幻化的手法,对生存环境的恶化和对伦理关系、文化心理结构的全面异化(丑)的立体刻画;以新的自动写作对潜意识和自我灵魂进行独特解剖;对文学的"透明"与"黑暗"的辩证体认;以及对理想读者的召唤等方面。
  • 错位的批判:鲁迅与“青年必读书”论争
  • "青年必读书"论争延续了晚清以来的"国"与"学"的敏感话题,由于涉及中西文化以及国家民族发展的大方向,所以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从鲁迅的角度看,"少看中国书"是他对1920年代前期整个文化界因胡适的引领而渐趋"国故"的针对性批判,他扬弃了1923年吴稚晖提出的"不看中国书"的观点,但是时代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秉持反帝爱国的民族主义思想的青年一代,对鲁迅的世界主义立场展开了激烈批判,但鲁迅没有意识到形势的变化,他仍旧将批判者归入"复古"的行列。论争进一步扩大了新文化阵营的分化,同时激发了鲁迅重启五四"思想革命"的愿望,但鲁迅和青年一代在理念上的错位,预示着五四式思想启蒙在革命时代的必然没落。
  • 鲁迅与梅兰芳
  • 1924年与1934年,鲁迅前后两度撰文批评梅兰芳,着眼的都是梅兰芳身后的社会大舞台,梅兰芳及京剧事实上成为鲁迅担心国人沉溺于幻想中自大的象征而成为其批评的对象,寄寓着作为启蒙思想家的鲁迅在民族灾难日益深重的年代里的沉痛思考。由于鲁迅对梅兰芳及京剧艺术的严重隔膜,使得他的有些具体论断既不符合梅氏艺术的实际,也不完全契合艺术规律,故而不可能得到梅兰芳及其追随者的认可,但由于当代中国独特国情的关系,却被某些鲁迅研究者奉为艺术的金科玉律而辩护不已。
  • 论蒋光慈小说创作与三十年代上海都市文化市场
  • 以往研究界论及蒋光慈小说创作,大都关注其革命意识、阶级观念,而没有光顾其或隐或显的文化市场意识。其实,蒋光慈及左翼作家是具有文化市场意识的。他是在革命意识和文化市场意识的驱动下,才创作出迎合上海都市社会多层接受者的心理需求的"革命加恋爱"小说,展现了三十年代上海都市社会文化图景。本文以探寻蒋光慈文化市场意识为主导,论述其小说创作与三十年代上海都市文化市场之关系。
  • 现代社会经济发展与三十年代文学景观
  • 社会经济与文学变化发展的关系,近年来引起学界研究的兴趣。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30年代,是一个继"五四"以后又一个人才辈出、流派纷呈的年代。经济史家认为,20世纪30年代是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发展的"黄金时代",知识分子基于不同政治文化立场,建构起多元文学景观,我们过去对30年代文学的认识存在着解读共据的问题,客观、准确地描述30年代文学景观是我们的责任。
  • 从“直觉说”到“性灵说”——林语堂与克罗齐美学思想的比较
  • 林语堂与梁实秋、朱光潜等人一样,是较早接触并阐释克罗齐思想以建立中国现代文艺学的重要学者,接受了克罗齐的直觉即表现说,维护表现的纯粹性,反对对表现的外在分析,随后,林语堂又基于文化传统的影响与社会改造的需要,用性灵说转译了直觉说,在直觉所重视的艺术纯粹性与完美性之外,更加重视艺术的生动性与多样性,并提出了近情文学观,强调文学要表现个性之真、人性的常态与趣味的亲切,把建构完整的美学与艺术理论体系的直觉说转换成为批判社会现实的文学力量,弥补了直觉说的内在价值与外在现实之间的断裂,体现了中国知识分子重视现实人生的恒久情怀。
  • 交叉互异:布莱希特与中国现代戏曲
  • 戏曲是中国古老的艺术瑰宝,但"五四"时期遭受精英知识分子的口诛笔伐,戏剧新贵话剧大有取而代之、独霸剧坛之势。中国戏曲在艰难的发展中,得益于布莱希特理论上的支持,使它焕发出新的艺术生命。同时,中国戏曲独特的艺术魅力,又极大地影响了布氏的理论和创作,这种双向的交叉的影响关系,应该勾起我们研究的兴趣。
  • 报告文学研究与文艺学的创新
  • 相对于诗歌、小说等传统悠久的门类而言,报告文学研究不仅队伍不成规模,而且整体水平低下。而与此相反,报告文学创作却不但已有百多年的丰厚积累,而且自新时期以来发展迅猛、成就显著。同时,由于理论研究的严重滞后,一方面,其创作的有效探索与新鲜经验不能得到及时总结并上升为理论,从而使它缺乏应有的学术地位;另一方面,它本身也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矛盾和问题。这一点,
  • 读李洁非的《典型文案》
  • 按照习惯意义上的文学史划分方式,如果从一九四九年算起,所谓的中国当代文学迄今已经走过了长达六十多年的漫长历史。与此同时,以当代的文学作品与文学现象为主要观察研究对象的所谓中国当代文学研究,出现的时间也已有六十多年的时间了。虽然由于中国国情的特别,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也如同它的具体研究对象中国当代文学一样,在发展演进的过程中可谓是历尽了艰难和曲折,但一个不可否认的客观事实却是,
  • 读王水照、熊海英著《南宋文学史》
  • 宋代文学发展史的自觉建构始于民国年间,吕思勉的《宋代文学》(商务印书馆1931年)、柯敦伯的《宋文学史》(商务印书馆1934年)、陈安仁的《宋代的抗战文学》(长沙商务印书馆1939年)及陈子展的《宋代文学史》(作家书屋1945年)等皆为发凡起例、筚路蓝缕之作。新时期以来较早的著作则有程千帆、吴新雷两先生的《两宋文学史》(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孙望、常国武两先生的《宋代文学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96年),最近曾枣庄、
  • 读肖瑞峰等著《晚唐政治与文学》
  • 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在中国古代文学研究领域,学者们对文学和政治的关系问题,似乎缺少应有的重视,研究者寥寥,成果也欠丰,高质量、有创意的成果则少之又少。唐代是古代文学研究领域内的"显学",从事或涉足唐代文学和政治关系问题研究的学者自然也稍多,或从事文献整理,或进行理论探讨,或作综合考察,或做专题探析,皆有专著行世。不过,从目前情况看,学者们的兴趣主要集中在专题研究上,有限几部综合考察的论著又主要针对初、盛、中唐特别是盛、中唐而发。相较之下,
  • 本刊稿约
  • 一、来稿请寄编辑部,切勿寄给私人。来稿一律不退,也不要附寄邮票。三个月内未得到采用通知,即可自行处理。二、本刊所载文章编辑部有权使用。任何转载、摘要、翻译、出版均须得到本刊编辑部的许可。三、来稿要求字迹清楚,引文、注释务必核对无误,注释依序附于全文之后。数字、标点等用法请严格按有关规定书写。
  • 新时期与新世纪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第十六届年会综述
  • 2010年11月27至12月2日,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与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共同主办的"新时期与新世纪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第十六届年会",在海口燕泰国际大酒店隆重召开。此次学术研讨会和学会年会,适逢新世纪文学进入第10个年头,当代文学自身的繁盛与新变,为会议提供了丰盈的话题和展开反思、总结的历史角度。会议共有来自国内外的三百多人出席,一百六十余人发言。年会还完成了研究会的换届工作,
  • 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5周年暨中国抗战文史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
  • 为了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5周年,进一步整理总结中国人民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留下的丰厚精神遗产并从中获取智慧和启迪,同时推进中国抗战文史研究的进程,2010年12月19日至20日,"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5周年暨中国抗战文史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重庆隆重召开。此次会议由中国现代文学馆、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重庆师范大学联合主办,重庆师范大学文学院、重庆市抗战文史研究基地承办。会议开幕式由重庆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张全之主持。重庆市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重庆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周勇,
  • 来稿须知
  • 根据本刊编辑程序,来稿请一律采用纸质文本,直接邮寄编辑部收,切勿投寄个人或经他人转递。来稿请附作者身份证姓名、E-mail地址、联系电话(手机号码)、详细通讯地址及邮政编码,以备刊物与作者联系。作者收到用稿通知,再把电子文本寄责任编辑。
  • 编后记
  • 去年夏秋之交,《文学评论》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组成了新的领导班子。作为"新政"的一部分,本刊编辑部近日也有了一些相应的人事变动。身处学术机构,必须敢于担当,只要将工作视为责任(而非权力),尽着公心做去,自然会感到释然。相信文学所前辈尤其是《文学评论》历届主编留下来的优秀传统以及同仁的集体智慧和规章制度的力量,足可以弥补个人能力的不足。
  • 新时期与新世纪文学囤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第十六届年会
  • 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5周年暨中国抗战文史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
    [庆贺中国共产党诞辰九十周年——当代文艺理论中的马克思主义(专栏)]
    发展中的艺术观与马克思主义美学的当代意义(高建平)
    马克思主义文论与当今时代(赖大仁)
    当代马克思主义文论的“跨学科性”(刘方喜)
    文化政治与文学理论的后现代转折(姚文放)
    论文学的指称——超越分析哲学视野的文学表意路径考察(汪正龙)
    日常生活转向与理论的“接合”——从“日常生活审美化”论争说起(乔焕江)
    黄宗羲的学术思想与诗文批评(武道房)
    先秦进谏制度与怨刺诗及《诗》教之关系(刘怀荣)
    略论王夫之的文本有机结构观(蒋寅)
    古代文学研究的“早期现代”(沙红兵)
    非正统的主流文学——兼论魏晋南北朝文学的总体特征(罗宏梅)
    论唐宋文之争(马茂军)
    庄子思想与白居易人生境界(张瑞君)
    白话与性情——从元白诗派、性灵派至新文学白话诗歌之走向(郭自虎)
    “1940”是如何通向“1980”的?——再论汪曾祺的意义(罗岗)
    50至70年代戏剧改革与京剧现代化之路——以北京、上海为中心(田根胜)
    “小说身体”的另一种“现代”:论赵树理小说的人物写法(李蓉)
    底层焦虑与抒情伦理——以王学忠的诗歌创作为例(江腊生)
    试析先锋小说家的文论背景——以残雪为例(王洪岳)
    错位的批判:鲁迅与“青年必读书”论争(邱焕星)
    鲁迅与梅兰芳(徐改平)
    论蒋光慈小说创作与三十年代上海都市文化市场(谢昭新[1,2])
    现代社会经济发展与三十年代文学景观(刘东玲)
    从“直觉说”到“性灵说”——林语堂与克罗齐美学思想的比较(薛雯)
    交叉互异:布莱希特与中国现代戏曲(卢炜)
    [论坛]
    报告文学研究与文艺学的创新(章罗生)
    [书评]
    读李洁非的《典型文案》(王春林)
    读王水照、熊海英著《南宋文学史》(王友胜)
    读肖瑞峰等著《晚唐政治与文学》(许伯卿)

    本刊稿约
    [综述]
    新时期与新世纪文学国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第十六届年会综述(张伟栋[整理] 廖述务[整理])
    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5周年暨中国抗战文史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凌孟华[整理] 王学振[整理])

    来稿须知
    编后记
    新时期与新世纪文学囤际学术研讨会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第十六届年会
    《文学评论》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主  编:杨义

    地  址: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政编码:100732

    电  话:010-65264557

    电子邮件:wxpl_wx@cass.org.cn

    国际标准刊号:issn 0511-4683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037

    邮发代号:2-26

    单  价:20.00

    定  价:1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