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张华《情诗》的意义
  • 西晋统一以后,三国文化和诗学在新朝融成新品格。写作《情诗》的张华,学习“古诗”、王粲、曹植而新变。以“先情后辞”的文学本质论和“尚泽悦”、“务为妍冶”的诗学观念,使汉魏质实、刚健、多“风云气”的诗歌,向西晋“悦泽”、“绮靡”、重视文采和儿女“情多”的方向转变;把“汉风”、“魏制”,一步步变成“晋调”。代表了西晋与建安诗学的分野,成了三国归晋以后诗歌风气转变的标志。本文从文学作品的本位出发,通过对张华《情诗》的文本细读和比较研究,论述张华《情诗》的体式渊源、历史品评和审美价值;揭示张华作为我国诗歌由“诗言志”向“诗缘情”转变重要的中介入在中国诗学抒情传统中界碑的意义。
  • 接受与书写:陶渊明与韩国古代山水田园文学
  • 陶渊明在伴随《昭明文选》流播到韩国文坛之后,其形象及作品经历了初步接受、由“苏轼热”而带动的“陶渊明解读热”、高丽末至朝鲜王朝初期的全面解读和阐释、“慕陶”和“效陶”的深入和升华以及接受的衰弱等几个阶段。在这一过程中,文人们的创作从最初的“拟陶”、“效陶”,到个体风格及审美化的人生态度的彰显,直至作品内容开始关注百姓生活,呈现出世俗化、艳俗化的倾向,创作语言也走向了通俗化与民谣化。终此,韩国文人们的内心世界开始接受武陵桃源情结、“归”意象、诗酒人生等诗学内涵,并最终形成了韩国的“渊明式”与“朝鲜风”相交织的富有民族特征的独特的美学风格。
  • 从孔子到《诗大序》——儒家早期文学价值观的建构
  • 考察孔子到《诗大序》儒学一脉的学术走向,除实证式地考察源流统绪与师承门户,哲理式地辨析外王资治与内圣心性外,重要的问题还在于评价性,尤其是对于儒家文学价值观建构的意义,因为人文化成的一切活动必然朝向人的种种价值预设。孔子用诗、孔门释诗乃至汉儒释诗的异同,揭示出儒家早期文化价值理想的蜕变以及内圣外王之道的分裂,儒生主体精神与价值立场的转变,也折射出先秦以来学术与政治、知识与价值之间的关系。
  • 中国乡愁诗歌的传统主题与现代写作
  • 中国古代社会早熟的农业文明形态,决定了上古先民们定居田土的农耕生活方式,培育了他们对家园的热爱之情,滋养了他们的氏族、宗族和家族血缘伦理观念。这是传统社会离乡背井的游子乡愁得以产生的深层原因。古典诗歌对乡愁情感的反复抒写,形成了诗歌史上一个带有母题性质的诗学主题和几种普遍采用的原型模式。20世纪新诗人的乡愁诗写作,就是在崭新的时代背景之下,对古老的诗学主题的母题内涵和原型模式的赓续承传。
  • 论唐宋诗差异与科举之关联
  • 唐宋诗之差异,与科举制度演变有非常密切的关联。唐代进士科逐渐形成“以诗取士”的制度,纳卷、行卷在其间发挥了重大作用。宋代科举制度逐步建立起完善的糊名制和眷录制。科举录取,“一切以程文为去留”。故宋代纳卷消亡,行卷衰歇。宋代士人由此转向闭门苦读。宋人因此缺少生活和情感阅历,缺乏创作激情。与唐人比较,宋人作诗的热情和投入时间都锐减。配合行卷过程,唐人科名有成之前,必须外出漫游,同时饱览沿途风光,创作出大量风景诗。既写出千姿百态的风光景物,又融入唐入求仕过程中喜怒哀乐之复杂情感。宋入被逼向闭门苦读之后,风景诗大都作于登第入仕之后,诗风转向从容平和。身份与境遇的改变,宋人风景诗的情感强烈度远不如唐入,诗歌的艺术感染力也就不如唐人。宋代科举录取名额大量增加,登第后直接授官,且升迁较快。进入仕途后的文人更少体验人生挫折或苦难。这在北宋时期表现尤为突出。宋诗创作整体成就不如唐诗,与宋人更少体验挫折或苦难有关,与宋人日常心态转向平和宁静有关,与宋人生活中悲剧感的失落有关。宋人居官,喜自言清闲无事,优游卒岁。故宋人诗歌写得波澜不惊,更多的是休闲或宴饮之际的酬唱应答之作。
  • 明代复古派诗论的言情观
  • 对明代复古派诗论,学界重点关注其复古观,往往忽略了比复古观更丰富、更系统、更深入的言情观,从而影响了对明代复古派诗论的整体把握。明复古派言情观详论“诗贵情思”:在“情”与“理”、“叙事”与抒“情”、“议论”与抒“情”诸多关系中,在“情”、“景”、“意”、“思”、“才”、“气”、“调”、“声”、“韵”、“音”、“词”、“格”、“节奏”、“律吕”诸多元素中,都是以“情”为核心,并且“情”要“真”、“深”、“动人”。从“情”出发学习诗歌历史:在(《诗经》中学((风》而弃《雅》、《颂》,是因为《风》有情而《雅》、《颂》无情;在唐宋诗中学唐诗而弃宋诗,是因为唐诗有情而宋诗无情;学习《风》诗、唐诗除因为“情”的因素外,还因为“真诗乃在民间”。因为明复古派言情观克服了历史上“情礼”观的保守、艳情观的庸俗、理学家“性情”、“情性”论的板滞、情功利观的狭隘,且反程朱理学赞阳明心学,所以有着重要的历史价值。学界忽略明复古派言情观源自诸多原因,而这些原因大都是不成立的。
  • 宋玉:文学思维与“色”“义”焦虑
  • 宋玉在多篇作品中塑造出绝代美女形象,在热情地讴歌女性美的同时,也表现出他爱情观中的“色”、“义”焦虑,显示出他内心感性与理性的纠结。本文将分析解读宋玉作品文学思维中显示出来的这一焦虑,揭示宋玉的审美理念、道德判断和艺术个性。
  • 姜夔词史经典地位的历史嬗变
  • 综观词史,姜夔词在南宋即确立了经典地位,享誉词坛;元明则湮没无闻,经典地位失落;至清代声名再起,经典地位飙升;二十世纪以来则表现为理性的接受,经典地位稳中稍降。不同历史时期的读者对姜夔的接受与传播情况各异,各个时代各有特点,代有新变。姜夔词史经典地位的历史嬗变受文学经典化普遍规律的影响,但其经典化过程中剧烈的升降浮沉则决定于其人其词强烈的“雅化”面目与不同历史时期文化气候的冲突碰撞。
  • 论刘大白的新诗创作对现代新诗体的贡献
  • 刘大白是新诗的奋力开拓和建设者。他歌颂底层劳工的诗歌,使新诗写实更深入,拓展了新诗的表现领域;他的爱情诗是现代爱情诗走向成熟的关键,打造了现代爱情诗体的基本特征,扩张了现代爱情诗的表现范围和深广度;他的写景诗主观与客观统一、情与景融合,摆脱了当时为写景而写景的不足;他开创了议论抒情化的哲理诗,丰富了小诗文体。刘大白对于现代新诗体的创建做出了重要贡献,在中国新诗发展史上发挥了引领创作路向的作用,开启了蒋光慈、徐志摩、卞之琳等人的创作。
  • 语言寓意·结构寓意·空间寓意——吴语本《海上花列传》的叙事
  • 本文将刊行于1892年《海上奇书》上韩邦庆的《海上花列传》视为20世纪中国海派文学的开山之作,着重从语言、结构和空间三个角度缕析《海上花列传》的叙事寓意。首先,考察苏白(吴语)成为小说语言如何从话语层面赋予小说以新的意义,如何经由俗字、土白、音调,语序及语态的全新运用重建其修辞序列,构成其叙事的言外之音。其次,结构上“穿插、藏闪”之法如何体现叙事的“近真”追求,参与小说意义体系的建构,促使近代城市叙事样式形成。再者,叙事如何设定其“空间”:一种人物及故事赖以存在的逻辑边界。这种设定,如何赋予叙述以早期上海的生态品质,为正在兴起的海派文学提供新的叙事样式。
  • 来稿须知
  • 根据本刊编辑程序,来稿请一律采用纸质文本,标明统计字数,直接邮寄编辑部收,切勿投寄个人或经他人转递。来稿请附作者身份证姓名、E-mail地址、联系电话(手机号码)、详细通讯地址及邮政编码,以备刊物与作者联系。作者收到用稿通知,再把电子文本寄责任编辑。
  • 鲁迅杂文:何种“文学性”?
  • 杂文,是鲁迅倾力最多也是最受争议的写作。鲁迅杂文之谜,关乎对20世纪中国最有成就的作家的评价,而且牵连对20世纪中国文学的深入理解。鲁迅不是从既有文学规范出发走向杂文的,于他,文学是一种行动,既是参与国族现代转型的独立精神行动,又是生命意义上个人存在的抉择,这一复杂承担者,最终找到的是杂文。日本时期的“文学自觉”后,鲁迅先后经历了“小说自觉”与“杂文自觉”,“杂文自觉”是对自我与时代的双重发现,发生于“第二次绝望”后,以《华盖集》为标志。鲁迅以其真诚、原创的杂文创作,冲击着固有的文学规则和秩序,同时带来并确立了新的文学性质素,丰富并深刻影响了现代中国的文学性建构。鲁迅杂文对20世纪中国精神现场的展示及其精神难题的洞察,显现了文学展示精神存在的文学性内核。
  • 古典诗传统的再发现——1930年代新诗的一种倾向
  • 学界对新诗与传统之关系的探究一直锁定在论证新诗与传统之间是承续还是断裂的关系,或梳理新诗与传统之间的承续脉络。但事实上,二者的关系实质是一种“再发现”的关系。30年代诗坛曾掀起的一股以“晚唐诗热”为代表的回望古典诗传统的热潮便是再发现传统的典型代表,其中以废名、林庚、何其芳、卞之琳等为代表的一批诗人携带30年代诗人所特有的眼光和新诗建设的经验与需求重新考察、阐释古典诗传统,重新发现了传统中一些可资用于新诗建设的优秀质素,形成了对传统的再发现。这种“再发现”,既改变了传统的既有秩序与面貌,而形成了古典诗传统的新面貌,又启示了新诗建设,形成了对新诗自身的发现,构成30年代新诗的一种独特的诗学倾向。
  • 论萧红小说的写意剧特质
  • 萧红的小说不像小说,所以,半个世纪以来,人们多分析她小说的诗化、散文化特点,我认为萧红出奇制胜的地方是她小说的戏剧性特质。她的小说,具有戏剧的场景:渲染与铺排;具有戏剧的人物:类型化与动作性;具有戏剧的叙述:讽刺与夸张;具有戏剧的表现手法:问离与陌生化效果。萧红把小说写作视为艺术,而不是当作自我表白和情绪宣泄的手段,她要关注的是人类的灵魂和生命的价值。
  • 鲁迅与林语堂视觉下的中国人——综论《阿Q正传》、《祝福》、《吾国与吾民》
  • 以鲁迅和株语堂的博识,他们对中国人及其社会的见解必然值得我们深思。本文从鲁迅《阿Q正传》、《祝福》和林语堂《吾国与吾民》整理出两方面相近的观点:一、中国入的缺失,尤其是他们怯懦、消极、老猾性恪;二、社会的特权阶级欺压下层百姓;妇女遭受不平等待遇。然而,由于鲁迅和林语堂性格和写作目的不同,他们在上述共通点以外各有偏重。鲁迅在悲观中要国民警醒,并在反抗中带出一丝希望。林语堂生性较乐观,他把中国文化全面介绍给西方,因此亦说出中国人的优点,譬如宽容、知足、幽默;他自己也以这样的心境欣赏中国文化的美善。总括而言,无论现实与人性如何黑暗,鲁迅和林语堂都提醒我们另有不屈和平衡的力量。
  • 本刊稿约
  • 一、来稿请寄编辑部,切勿寄给私人。来稿一律不退,也不要附寄邮票。三个月内未得到采用通知,即可自行处理。
  • 在时代冲突和困顿深处:回望孙少平
  • 本文重新解读了路遥《平凡的世界》这一文本中凝聚的“改革”初启阶段中的含混、未完成性与丰富性。尤其关注主人公孙少平所象征的现实与想象的症结,同时也力图把握这个“失败者”在历史节点上曾经尝试的精神创获。据此彰显“文学文本”与“社会历史语境”之间繁复多样的“多重决定”关系。
  • 小说《暴风骤雨》的史实考释
  • 小说《暴风骤雨》对1946-1947年间东北土改的“微观”记述皆有原型基础。在珠河县元宝镇土改运动中,共产党精英与乡村民众、国家与地方,围绕着乡村权力秩序的重建,出现了复杂博弈。小说选择性地处理相关材料,以“不透明”方式改写了共产党、农民和地主三大势力之间复杂缠绕的博弈(角力)本事,形成了社会主义现实主义之“单纯”真实,然而此种“单纯”又有利于特定年代的“弱者的反抗”的认同建构。
  • 论“十七年”戏曲改革的新文人模式
  • “十七年”戏曲改革得力于一批新文化人的参与,他们亲历亲为共同铸就了戏曲改革的新文人模式。他们在理论与实践两方面致力于中国传统戏曲的现代化变革,力求用现代意识来烛照传统戏曲,努力提高中国传统戏曲的人文内涵和文学价值,并注重新的戏曲美学的创建。“十七年”戏曲改革的新文人模式具有现代性、建设性与多元性的特征,是新文化人为中华民族精神文化的重建所做的重要贡献。
  • 工业题材小说中的“草明现象”
  • 草明是中国现当代文学中最早写作工业题材小说、并从40年代后期至70年代一直执着于此的作家。她的工业题材小说写作一方面有主题先行、以文学形象演绎政治和意识形态诉求的时代征候,另一方面又具有对现代文学相当少见、缺乏经验的工业环境中物与人形象的比较贴切融入的描写,并在具体形象和叙述描写中或者对政治化理念有所偏离和超越,或者文本内部存在矛盾和裂痕,出现不一致的自我解构和互斥现象,使其工业小说内含了更为复杂的内容。由此,构成了现当代工业题材文学中饶有意味的“草明现象”。
  • 中国当代小说在北美的译介和批评
  • 很多中国当代作家都非常重视其作品在北美的译介,但北美和英语世界对中国当代小说的译介和接受,仍然存在一些阻力和偏见。制度性的语言过滤、基于冷战思维逻辑的选择性翻译、以“先进”自命的文学评价标准,这些方面相互作用,影响着中国当代小说在北美和英语世界的传播。
  • 论“耽美”小说的几个主题
  • “耽美”是近20年来网络上颇为流行的一种亚文化现象,其中,“耽美”小说作为这一亚文化最重要的物质载体,已成为十分重要的网络文学样式。本文从这一文类的发展历史入手,分析了“耽美”小说中的几个重要主题,如“耽美”中的独特感觉、“少年爱”的内涵、“虐”的情感表现、颓废的艺术风格和精神体验等,借此讨论“耽美”的造梦机制,它在流播过程中的变异,以及它的内在困境。
  • 艺术终结抑或艺术突围——当下“艺术终结论”及其中国语境的反思
  • 艺术的终结、艺术的突围、艺术的重构乃至艺术进步是联系在一起的,在丹托的理论中,“艺术的终结”不是叙事的对象即艺术终结了,而是叙事的形式终结了,其内在本质是艺术对哲学的“反终结”;而在卡斯比特的理论中,消费主义时代的“艺术终结”虽然导致了“后艺术”时代的艺术之殇,但“艺术的终结”并非意味着艺术消亡或退化,“后艺术”作为当前艺术范式的一种转型,其实可以看作是艺术的一种突围或进步。艺术终结论的中国语境是“文学终结论”,沿着丹托与卡斯比特的分析,我们可以反思中国当前文艺理论研究的诸多问题,并对时下的各种终结话语不至过于敏感和焦虑。
  • “以审美代宗教”与“以审美代伦理”
  • 透析“以审美代宗教”与“以审美代伦理”两个命题,审美的现代和后现代历程历历在目。随着世俗化的日益扩展,在后宗教和后伦理时代,神性、理性和感性的张力结构被破坏,审美沦落为感性霸权,愈发丧失了神圣性和超越性的品格。作为机构和制度的宗教和道德可以消亡,但是从人类学角度而言的宗教性和伦理性作为人性的永恒需求,应转化为审美和艺术的内生性品质,使审美保持价值形而上的立场,也确保审美的神性、理性和感性的张力结构不至失衡,使审美具有持续性发展的内在品质,增强人类的生存能力,提升人类的生存品质,带给人类希望。
  • 社会学诗学:巴赫金“维捷布斯克时期”文艺思想研究
  • 研究者通常把“维捷布斯克时期”视作巴赫金的“马克思主义学徒期”。这一时期,巴赫金在整合维谢洛夫斯基的“历史诗学”与普列汉诺夫的“艺术社会学”理论资源的基础上提出了“社会学诗学”的理论构想,这一理论构想的过程也是他对俄国形式主义和庸俗社会学进行辩证批判的过程。在此基础上,巴赫金提出了一些颇富创见的文艺思想,在20世纪初期前苏联文艺学的建设时期,他的这些思想因其独到的理论见地而被视为对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一次有益探索。
  • 文艺学与美学的现代分离:问题、过程、反思
  • 晚清以降,西方近现代科学世界观逐渐替代中国传统天理世界观、中国传统浑整的知识系统被易以现代知识分化后的分科谱系、中国国家社会政治制度的现代性变迁所自然引发的现代教育体制与课程体系改革,分别从观念、知识、制度三个层面为文艺学与美学的现代分离准备了条件。中国文艺学与美学的现代分离因而也相应地表现为从观念话语、到知识谱系、再到学科体系的全面分离过程。然而,今天来看,这一分离本身并不都是积极的,亦潜藏着隐忧:它在使中国文艺学快速完成现代转型与学科独立的同时,也丧失了中国传统“诗文评”与“审美理论”作为浑整的知识形态时所自然蕴含的巨大现实生命根基与对社会意识形态所持有的审美超越性精神,后者正是中国文艺学在当代发展中亟须重新找回的东西。
  • 张力:现代汉语诗学的“轴心”
  • “张力”的内涵经历了从物理学到诗学的变化,它是由对立因素、互否因素、异质因素、互补因素等构成的紧张关系结构,张力在诗中的存在,是诗语质料在历史、社会、现实与心灵的综合结晶,朝向最广大的诗意开放;张力诗语有对立性张力、互否性张力、互补性张力等主要通道,由词张力、句张力和篇张力三个层级构成,呈现为短长、分合、隐显等样态;张力与诗意基本呈“正相关”的关系:当张力无限扩大时,诗语趋于晦涩;当张力无限解除时,诗语落入明白。张力是诗语活动中局部大于整体的增殖,诗语的自洽能力以最小的“表面积”(容量)获取最大化诗意。
  • “美学与艺术:传统与当代”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
  • “中国社会科学论坛”暨“美学与艺术:传统与当代”国际学术研讨会于2012年5月18—21日在徐州汉园宾馆召开。这次学术研讨会,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与江苏师范大学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文学理论研究室、《外国美学》集刊编委会、江苏师范大学文学院、江苏师范大学汉文化研究院承办。
  • 编后记
  • 20世纪上半叶的俄国形式主义者锲而不合地寻找文学的本质,他们的努力究竟结果如何,还留待后人评说。也许,勇敢地放弃界说“文学性”这个崇高的事业,为时未晚。文学的特性总是具体的、历史的,没有永恒不变的本质。“落日孤舟”、“惆怅暮帆”这类表述曾经让人感到有诗意,但是它们慢慢变得眼熟了,价值也就大打折扣,人们就想回避,就像写文章时慎用成语一样。那么新鲜感、陌生化就是文学的主要特征?
  • 张华《情诗》的意义(曹旭)
    接受与书写:陶渊明与韩国古代山水田园文学(崔雄权)
    从孔子到《诗大序》——儒家早期文学价值观的建构(夏静)
    中国乡愁诗歌的传统主题与现代写作(杨景龙)
    论唐宋诗差异与科举之关联(诸葛忆兵)
    明代复古派诗论的言情观(王明建)
    宋玉:文学思维与“色”“义”焦虑(杨允)
    姜夔词史经典地位的历史嬗变(郁玉英[1,2])
    论刘大白的新诗创作对现代新诗体的贡献(刘家思)
    语言寓意·结构寓意·空间寓意——吴语本《海上花列传》的叙事(姚玳玫)
    来稿须知
    鲁迅杂文:何种“文学性”?(汪卫东)
    古典诗传统的再发现——1930年代新诗的一种倾向(罗小凤)
    论萧红小说的写意剧特质(杨迎平)
    鲁迅与林语堂视觉下的中国人——综论《阿Q正传》、《祝福》、《吾国与吾民》(何洵怡)
    本刊稿约
    在时代冲突和困顿深处:回望孙少平(金理)
    小说《暴风骤雨》的史实考释(张均)
    论“十七年”戏曲改革的新文人模式(陈军)
    工业题材小说中的“草明现象”(逢增玉)
    中国当代小说在北美的译介和批评(王侃)
    论“耽美”小说的几个主题(张冰)
    艺术终结抑或艺术突围——当下“艺术终结论”及其中国语境的反思(杨向荣)
    “以审美代宗教”与“以审美代伦理”(赵彦芳)
    社会学诗学:巴赫金“维捷布斯克时期”文艺思想研究(王建刚)
    文艺学与美学的现代分离:问题、过程、反思(谷鹏飞)
    张力:现代汉语诗学的“轴心”(陈仲义)
    “美学与艺术:传统与当代”国际学术研讨会综述
    编后记
    《文学评论》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