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艺术 > 《戏文》 > 2001年第02期
  • 热烈祝贺我省青年演员舒锦霞荣获第十八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舒锦霞艺术简历
  • 热烈祝贺我省青年演员郑曼莉荣获第十八届中国戏剧梅花奖——郑曼莉艺术简历
  • 热烈祝贺我省青年演员吴燕琳荣获第十八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吴燕琳艺术简历
  • 夏衍的戏剧创作及其当代悫篡
  • 在中国现代戏剧史上,夏衍是继田汉、曹禺之后又一位对我国新兴话剧发展做出杰出贡献的剧作家。如果说,田汉是中国现代话剧的奠基人和开拓者,曹禺是中国话剧文学的成熟标识,那么,夏公独具一格的戏剧艺术,则标志着中国现代话剧文学的新发展。
  • 略论吴舒凫的戏剧美学观
  • 清康熙二十七年戊辰(1687),洪升创作的《长生殿》问世,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一时朱门绮席,酒社歌楼,非此曲不奏,缠头为之增价”。吴舒凫在序中也说:“蓄家乐者攒笔竞写,转相教习,优伶能是,升价什佰。”
  • 从瓯剧《杀狗记》谈古筝在戏曲乐队中的地位
  • 古筝,是我国历史最为悠久的乐器之一,战国时已流行于秦地,故又名“秦筝”,两千多年来的传衍发展——经历代宫廷乐师、文人墨客和民间艺人的演奏创作,琴谱整理和推广,逐渐形成了流派异彩纷呈的大好局面。
  • 发扬民族传统 创造精神意境——略谈戏曲舞美设计
  • 我国戏曲舞美设计有悠久的历史,从宋金“勾栏”算起也有一千多年历史。它根据中国戏曲“虚拟化、程式化”的表演风格,以表演艺术为中心,大胆地处理虚实关系,有虚有实,虚实结合,形神兼备,形成了虚拟抒情、精炼雅致的独特的民族风格。
  • 浅谈越剧《富春令》的布景设计
  • 杭州越剧三团演出的越剧《富春令》,主要讲的是富春令盛子明秉公办案,排除了众多的障碍,最后在吴帝孙权的支持下,维护了国法尊严.使罪犯得到了应有惩处的故事。
  • 当代戏剧对“情节剧”意识的超越
  • 作为叙事艺术,戏剧艺术的中心意识是讲述故事,故事为戏剧叙事提供了外在框架,往往直接地搬用和模拟自亚里士多德以来尤其是十九世纪欧洲颇为流行的“情节剧”的结构策略,企盼在戏剧文本中复现真实的世界。这种情节剧的经典语汇是条状的逻辑结构:按自然时序作连贯叙述,注重事件的因果链和完整性、连续性,寻找一种稳定的因果关系,在一个闭锁的结构中建立起一种超然的秩序。
  • 江浙沪《梨园春韵》演出在杭拉开帷幕
  • 帘卷“戏”风
  • 很早的时候,就向往着杭州,向往着西湖。不仅是因为杭州有山,有湖,有江,更因为那里有个浙江小百花,有个茅威涛。
  • 宁波市越迷组织向八旬高龄的叶小宛老师祝寿
  • 省莎士比亚学会召开会员代表会议
  • 绍兴小百花越剧团排演《马龙将军》
  • 江南越剧唱响大西北 吴越清韵醉倒西北人——温州市越剧团西部行活动侧记
  • 受温州市人民政府的委托,跨越山西、内蒙、陕西、宁夏、湖北、四川等6个省进行慰问全国各地温州商会万里行活动的温州市越剧团,从2000年11月13日至12月26日,为时40多天,完成了对大同、呼和浩特、包头、银川、西安、重庆、成都、武汉等8个城市的慰问任务,并取得圆满的成功。这次演出不但完成了市政府委托的慰问任务,而且为温州市亮出了一个响亮的文化品牌,产生了很大的社会影响。
  • 出访小记也精彩
  • 早春二月。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赴欧演出,在法国阿拉斯市卡西诺剧场、亚眠市文化中心剧院、匈牙利维斯普雷姆市裴多菲剧场演出越剧《梁山伯与祝英台》,观众三千余人,95%以上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演出可谓是“满台生辉惊喜多”。然而,在紧张的演出之余,“小百花”们在异国他乡也谱写出了一曲曲友谊的乐章。在此。采撷了一组她们在台后幕外的生活片断。
  • 不尽的思念——追思越剧“老生泰斗”商芳臣老师
  • 春风拂面柳丝青,寒食清明悼先人。我们南京市越剧团创建人之一、越剧前辈艺术家商芳臣老师和我们永别已历两月,但她那安详地长眠在鲜花丛中的面容依旧清晰地印在我们全团每个人的心中,她那为艺术贡献一切的敬业精神更让我们后辈们铭记不忘!
  • 论商派唱腔艺术——沉痛悼念越剧功臣商芳臣
  • 越剧界著名的老生表演艺术家商芳臣同志仙逝了,确实内心十分悲痛!商老的一生几乎是全身心地倾注给了越剧事业。为越剧的发展、革新、探索和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接班人,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她的表演艺术为越剧艺术宝库留下了一笔珍贵的财富,她独树一帜、脍炙人口、高亢而优美的演唱艺术.更为研究、发展戏曲声腔艺术留下了一份不可多得的宝贵资料。
  • 一片真情在心间——送商芳臣先生远行
  • 我的恩师、我的挚友、我的艺术知己商芳臣老师不幸与世长辞了。晚上,当我独坐在灯前,老师的音容笑貌总是浮现在我的眼前。
  • 戏里戏外未了情——追思恩师商芳臣
  • 我的恩师——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商芳臣走了。
  • 商芳臣阿姨我们永远怀念您
  • 她已离我们仙去,但她的音容笑貌仿佛还在我的眼前.她是一位正直的艺术家,从我儿时起,我就知道她是我妈妈的好姐妹、好搭挡,我们两家是好邻居,楼上楼下.她们同进同出,坐的是同一辆三轮车,一起上下班,在团里我叫她老师,在家里我称她一声阿姨,多少个春夏秋冬,商老师和我妈妈都是相携相依,工作和生活常在一起.座席间除了谈家常,更多的是谈戏谈角色和共商剧团的业务建设……。
  • “青竹洁净不爱俏”——悼念越剧名伶商芳臣
  • 越剧表演艺术家商芳臣,原名商雅卿,1920年1月24日出生于嵊州市西乡上沙地村。1930年3月3日进入崇仁“高升舞台”科班习艺,后改名商芳臣。因病于2001年2月6日在南京不幸逝世,享年82岁。
  • 悲凉之雾 遍被华林——越剧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后40回结局改编之我见
  • 元宵节前夕观赏完30集越剧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剧中的演员美、唱腔美、唱词美,服装美、化妆美、摄制美,深深地感染着我。把我国古典名著《红楼梦》改编拍摄成30集的电视剧。这是个难度很大的工程。越剧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的编导们对原著作了创造性的改编,
  • 一曲《红楼》评未休
  • 30集越剧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播完了每人心中有自己的《红楼梦》,评价起来,总不免带上主观烙印,也就只能姑妄言之了。
  • 业绩辉半岛 “精华”永留芳——纪念“上海精华越剧团”支援浙江文化建设45周年
  • 今年5月16日是上海精华越剧团来浙江支援象山社会主义文化建设45周年纪念日,是眼前这张正方形的黑白照,打开了我回忆的闸门。
  • “擅蟒”的启示
  • 何谓“揎”,从字义上讲,是卷起或捋起袖子露出手臂。这在生活中是常有的事。我国藏族地区的人们,由于受环境气候的影响,常常露出手臂,只穿一只袖子,而把另一只挽在腰间.表现出了一种粗犷、剽悍美。在昆剧舞台上,也有穿一只袖子的戏,即里面穿着大靠,背着靠旗,外面套上只穿一只袖子的蟒袍,称之为“揎蟒”。
  • 漫谈昆剧的“介白”艺术
  • 昆剧不同于其他剧种,它的唱腔是以曲牌体的格式出现在舞台上,要求每唱一段曲子,一气呵成,中间没有过门过渡。不象京剧和其它地方剧种那样,是以板腔体结构进行演唱的,演唱中有过门可以插白或换气。昆剧这种独特的唱法,自然增加了演唱难度。此外,昆剧又常常在演唱中间,插入其他角色的念白,昆剧的行话称之为“介白”。
  • 创作并快乐着——记国家一级编剧胡月伟
  • 从一名生逢乱世的“老三届”学生,到黑龙江兵团战士,再到一位享有盛名的作家和剧作家,胡月伟的人生之路似乎总是与江湖之水相连:黄浦江养育了他,黑龙江锻炼了他,西子湖滋润着他,穷山恶水或者是秀山丽水,共同陶冶出他勤奋、执著、睿智的品格。
  • “呤哦”一曲到白头
  • 在我省越剧老前辈中,邢竹琴可算是大姐大了。如今这位81岁的老人,与女儿一起生活在上海西郊一处公寓里。
  •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访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尹小芳
  • 初冬的一个下午,我叩开了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尹小芳的家门.
  • 李敏,期待与芳华一起腾飞
  • 初识李敏是1995年4月,“芳华”首次晋京演出时。
  • 廖琪瑛,好一个陆派小生
  • 我省的越剧舞台上,群星璀璨,美不胜收.以小生来说,有出类拔萃的尹派小生,有非常优秀的范派和徐派小生,但小生中很重要的一派——陆(锦花)派,自小百花团的夏赛丽告别舞台,似乎缺了个亮丽的代表。最近,我惊喜地发现,又有一个优秀的陆派小生从舞台上升起,她就是浙江越剧院的女小生廖琪瑛。
  • 蓓蕾初绽,芬芳飘香——记平阳小百花越剧团青年演员徐芬芳
  • 平阳是南戏的故乡,几百年来就流传着“平阳出戏子”之说,昆剧、乱弹、和调、木偶戏等在民间星罗棋布,平阳人喜欢看戏,也喜欢演戏。
  • 周燕:民俗园里的美丽人生
  • 许多年前,在余杭乡下一个小镇上.一条小巷,每天傍晚都会有一个跟二胡差不多高的小女孩坐在门前的小板凳上拉着二胡,旁边坐着一位长者,每当小女孩拉得不好时,长者就示意她停下来。长者先跟小女孩讲拉弦的动作,再示范给小女孩看,幽幽的二胡声与夕阳的余霞交相辉映,一直飘荡在这条深邃的小巷里。这个小女孩就是周燕——杭州黄龙越剧团的徐派小生演员,旁边的是他父亲。
  • 台州乱弹,发出SOS!
  • 台州乱弹起源于明末清初,至今已有300余年历史。
  • 故地添传人 学飞春天里——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王文娟新昌收徒记
  • 阳春三月,春风送暖。3月14日下午,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王文娟来到新吕艺术学校看望越剧培训班的师生们,一进教室,60多名师生就报以热烈的掌声。
  • 历史中,祭奠的背影——在越剧博物馆前的思索
  • 随意地张望了一下门牌上的地名——“百步阶”,恍然地悟了,不正好象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般的豁然开朗么?虽不至有“踏破铁鞋”似的艰辛,但它却确确实实是在蓦然回首间突然地出现的,正是那个电视里见过许多次的地方,正是那幢白色的小楼、熟悉的草地,还有弯弯曲曲的石子路……
  • 第二届中国戏剧文学奖征稿
  • 票戏十年
  • 一个什刹海边上长大的孩子,从小耳濡目染着胡同里的京腔京韵。然而,当她第一次看到电影《红楼梦》,便认定了要全心全意地去感受它——一个名叫越剧的剧种。
  • 人生何处不相逢
  • 到银川已经两年多了,可我总是念念难忘远在浙江的老家。每当周末走在飘满落叶空荡寂寥的街道,每当夕阳里雄伟的贺兰山笼罩在隐隐约约的云雾里,每当鹅毛般的大雪自天穹纷纷扬扬而下,我的心便充满了一种“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孤寂,产生了一种“断肠人在天涯”的乡愁。也许就在这时,我喜欢上了家乡的越剧,喜欢那种柔和婉转曲调优美的浓浓越音。每听一次,我的心仿佛回了趟家。
  • 外行的“茅迷”
  • 我是一个外行的“茅迷”。到目前为止,我还没看过一场茅威涛的现场演出,但是,“茅茅”在我心目中所占的份量和位置却是没人能够代替的。
  • 和越剧的缘份
  • 来上海已经半个多月了,逛过了南京路,上过了“东方明珠”,也在那心怡已久的上海大剧院边留了影,对于平常的一个游者,也无非就是这些。可我却仍感觉空落落的,说实话,在上海,我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能看一场戏,看一场钟情的越剧演出。
  • 云中谁寄锦书来——为陈辉玲喝彩
  • 烟花三月上杭州
  • 正值越剧泰斗尹桂芳大师仙逝一周年之际,浙江电台“戏曲天地”策划举办“江浙沪越迷纪念尹桂芳先生逝世一周年演唱会”,作为全国中学校园首创补天戏曲社的我,也有幸受邀参加这个盛会。
  • 曲江风月(据明·徐霖《绣襦记》改编)
  • 热烈祝贺我省青年演员舒锦霞荣获第十八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舒锦霞艺术简历
    热烈祝贺我省青年演员郑曼莉荣获第十八届中国戏剧梅花奖——郑曼莉艺术简历
    热烈祝贺我省青年演员吴燕琳荣获第十八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吴燕琳艺术简历
    [百家论坛]
    夏衍的戏剧创作及其当代悫篡(黄爱华)
    略论吴舒凫的戏剧美学观(秦华生)
    从瓯剧《杀狗记》谈古筝在戏曲乐队中的地位(徐俊雅)
    发扬民族传统 创造精神意境——略谈戏曲舞美设计(李乐平)
    浅谈越剧《富春令》的布景设计(丁宝弟)
    当代戏剧对“情节剧”意识的超越(叶志良)
    [八面来风]
    江浙沪《梨园春韵》演出在杭拉开帷幕(晓燕)
    帘卷“戏”风(周明娟)
    宁波市越迷组织向八旬高龄的叶小宛老师祝寿(施奇)
    省莎士比亚学会召开会员代表会议(潇潇)
    绍兴小百花越剧团排演《马龙将军》(希文)
    [特别报道]
    江南越剧唱响大西北 吴越清韵醉倒西北人——温州市越剧团西部行活动侧记(闻悦)
    出访小记也精彩(俞广德)
    [纪念商芳臣老师专辑]
    不尽的思念——追思越剧“老生泰斗”商芳臣老师(潘迎宪)
    论商派唱腔艺术——沉痛悼念越剧功臣商芳臣(谢子华)
    一片真情在心间——送商芳臣先生远行(刘如瑢)
    戏里戏外未了情——追思恩师商芳臣(胡国美)
    商芳臣阿姨我们永远怀念您(竺小招)
    “青竹洁净不爱俏”——悼念越剧名伶商芳臣(钱永林)
    [探讨与争鸣]
    悲凉之雾 遍被华林——越剧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后40回结局改编之我见(郑祖武)
    一曲《红楼》评未休(岑燮钧)
    [戏史钩沉]
    业绩辉半岛 “精华”永留芳——纪念“上海精华越剧团”支援浙江文化建设45周年(周来达)
    [表导演艺术]
    “擅蟒”的启示(张世铮)
    漫谈昆剧的“介白”艺术(张世铮)
    [人物专访]
    创作并快乐着——记国家一级编剧胡月伟(马向东)
    [艺术家风采]
    “呤哦”一曲到白头(杨习华)
    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访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尹小芳(谢骏)
    [明星之路]
    李敏,期待与芳华一起腾飞(刘怡雯)
    廖琪瑛,好一个陆派小生(钱法成)
    蓓蕾初绽,芬芳飘香——记平阳小百花越剧团青年演员徐芬芳(徐兆格)
    周燕:民俗园里的美丽人生(丁海斌)
    [艺苑风景线]
    台州乱弹,发出SOS!(余海鸥 胡来宾)
    故地添传人 学飞春天里——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王文娟新昌收徒记(张纯汉)
    历史中,祭奠的背影——在越剧博物馆前的思索(叶子)
    第二届中国戏剧文学奖征稿
    [戏迷沙龙]
    票戏十年(黄瑨)
    人生何处不相逢(杨坚)
    外行的“茅迷”(杜美云)
    和越剧的缘份(李媛媛)
    云中谁寄锦书来——为陈辉玲喝彩(张婧)
    烟花三月上杭州(张垣)
    [剧坛新作]
    曲江风月(据明·徐霖《绣襦记》改编)(胡小孩)
    《戏文》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