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艺术 > 《戏文》 > 2001年第05期
  • 走向农村大舞台——浙江婺剧团改革纪事
  • 今年春节,一向迷恋婺剧的金华农民乐开了怀。浙江婺剧团演职人员背起铺盖下乡来了,20多出戏的“戏单”任你点,每场演出都保证在3个小时以上,农民还能目睹全国戏曲“梅花”陈美兰、张建敏。国家一级演员朱元吴、周志清,名丑吴光煜等众多名家新秀的风采。看大戏过大年,真是过瘾得不得了。
  • 剧团改革和发展离不开思想政治工作
  • 近年来,特别是1998年12月在全省专业剧团中率先实行总经理负责制以来,浙江婺剧团以创建金华市文明单位为契机,在管理体制、艺术生产、市场经营等方面坚持改革,取得显著成效,引起社会各界和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今年4月21日,《浙江日报》头版头条以《走向农村大舞台》为题,大篇幅报道了浙江婺剧团改革纪事,并配发了短评。
  • 一台难得的好戏
  • 大幕徐徐拉开……展现在人们眼前的是一望无际的草原、雪山,还有栩栩如生的人物:双阳公主、海飞云、狄青……浙江婺剧团的扛鼎之作《昆仑女》讲述了北宋年间西域的单单国双阳公主深明大义,以民族团结为重,化干戈为玉帛,促进民族团结的故事。故事荡气回肠,令人感动,优美的婺剧唱腔令观众如痴如醉。
  • 又看到了婺剧的希望——观婺剧《昆仑女》有感
  • 十几年前,被敬爱的周总理称之为“天下第一桥”的婺剧《断桥》晋京演出,那粗犷、细腻、独具风格的唱腔、造型。通过三位演员的精彩表演,把流传已久、家喻户晓的白蛇、青蛇、许仙的情、爱、恨高度浓缩在舞台上,令人拍案叫绝,给笔者留下的深刻印象至今记忆犹新。
  • 浙婺“昆仑女”亮丽四方
  • 在省第八届戏剧节中,浙江婺剧团的新编大型婺剧《昆仑女》在全省30个专业剧团上千名演员的世纪大会演中脱颖而出,获得了优秀演出奖、优秀编剧奖、优秀导演奖等23个大奖,金华市文化局也由此获得优秀组织奖。这是浙江婺剧团继1986年《白蛇前传》饮誉大江南北之后所取得的又一重大艺术成果。
  • 美兰风采——记《昆仑女》双阳公主扮演者陈美兰
  • 10月5日晚,1600座的南京空军礼堂座无虚席,气氛热烈,浙江省选送参赛第六届中国艺术节的优秀剧目《昆仑女》正在上演。地方特色浓郁的婺剧艺术、优美的婺剧音乐及女主角陈美兰唱做念打俱佳的精湛演技不时博得观众的掌声与喝彩。该剧主演、国家一级演员陈美兰因《昆仑女》而再度扬名,《昆仑女》也因陈美兰而格外亮丽出彩。
  • 走近朱元昊
  • 第一次认认真真地看朱元昊老师的戏,是在1999年12月的婺剧《昆仑女》中,那时他扮演的是陆骆丞相。
  • 婺剧《昆仑女》京沪专家座谈会
  • 启事
  • 倘佯在古典的空灵之境——余上沅20年代之“诗性”戏剧美学及现代超越
  • 夏衍曾在《戏剧抗战三年间》中写道:“有了二十年历史的‘新戏剧’,在中国始终是一种既非‘中国’的,又非‘大众’的孤立的东西。”(1)应该说,这一批评多少道出了作为舶来品的戏剧在中国的尴尬命运。但另一方面。这种大煞风景的戏剧现状之描述并不意味着在民族性和现代性道路上探索的戏剧先驱们足迹的湮灭。西方戏剧如何步人中国的土地。从而建构起具中国气派的戏剧,是历辈戏剧家的艺术梦想。在我看来,在中国现代戏剧之林中,从美学的高度揭示戏剧的诗性品格,并自觉地实践这一探寻的,余上沅可谓开山之先驱。
  • 浅说《牡丹亭》中的遂昌地方色彩
  • 《牡丹亭》第8出《劝农》,杜太守携酒下乡鼓励耕作,包括唱词、道白、科介在内,共写了“短耙长犁”、“菖蒲浅芽”、“采桑”、“采茶”、“插花”、“粪渣”等等多处的遂昌物候特征。
  • 活文物“石练十番”
  • 2001年8月24日至26日,在遂昌县举行的中国汤显祖研究会首届年会上,论文《石练十番与汤显祖》介绍了中止五十年,濒临失传的“石练十番”,引起了与会专家的广泛关注,石练镇石坑口村农民十番队的表演,进一步引起专家们的浓厚兴趣,与会专家和十番队老艺人进行了座谈,对“石练十番”给予高度的评价。
  • 论《红楼梦》的立体结构——曹雪芹在长篇小说结构艺术上的独创性
  • 迄今为止,在我国恐怕没有一部长篇小说的结构像《红楼梦》那样,曾引起如此广泛的赞叹和众多的争论。有人干脆把它称为“一座童话中四壁生辉的迷宫”。
  • 从西方的阿尔托说起到中国的熊佛西
  • 戏剧界的阿尔托与美术界的梵高、文学界的托斯托耶夫斯基一起并称为三大怪才。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三个人都在精神上与常人不一样,主要是因为他们为后人所做的贡献是真正带有无穷震撼力量的。
  • 纪念“昆剧传习所”80周年有感
  • 凡在历史上有作为、有贡献的人,人们是不会忘的。老一辈昆剧艺术家的群体——“昆剧传习所”对我国昆曲事业作出了承先启后的历史贡献,我们作为后辈的昆剧事业的继承人,永远不会忘记这段感人至深的历史的。
  • 把握机遇 适应市场
  • 面对繁荣发达的市场经济时代,拥有悠久历史的戏曲似乎徘徊在一个难以选择的十字路口,有人称之为“走麦城”,也有人说当今戏曲不景气,其实不然,戏曲景不景气,关键是文艺工作者争气不争气,如果把眼盯在钱上,为戏金而奋斗,或者混饭吃,那么,这饭碗肯定会砸破,肯定会被观众所抛弃。唯有靠我们去拼搏,去努力提高艺术质量,才能被观众所热爱,所承认。
  • 继承与改革——越剧男演员唱腔感想
  • 回顾上世纪初形成的越剧男班、女子越剧一直到今天的男女合演,走过了漫长坎坷的近百年。在这百年中,越剧男班早被女子越剧所代替。解放后,为了新中国的文艺需要,又成立了越剧男女合演,这朵不起眼的小花至今还坚强地生存着,这是几代为男女合演事业奋斗过的艺术家们用心血浇灌的结果。虽然它在五十几年中历经考验,但在今天它所面临的困难与挑战是空前的。要生存,必须面对现实,反省过去,总结经验,寻找新的发展机遇。
  • 提高综合素质 迎接新的挑战
  • 进入二十一世纪,我们处在一个知识、经济与信息的时代,随着市场经济的建立和社会的进步,人们的物质生活日益丰富,随着人们文化程度、知识水平在不断提高,对精神文化的需求也日益增长,探索新时期如何提高群文工作者的思想道德素质、知识素质、业务素质和心理等方面的综合素质,迎接新的挑战,是我们每一个群文工作者面临的一项新的任务。
  • 重评《蔡文姬》
  • 由郭沫若编剧、焦菊隐导演、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排演的“五幕历史剧”《蔡文姬》,首演于42年前。它的最后一场演出,距今也20年了。最近,该剧由苏民作复排导演,北京人艺的一批新演员作了复排演出。
  • 知民度与知名度——电视剧《一代廉吏于成龙》观后
  • 一位古代廉吏的故事何以能垂久远,何以能有如此的知名度?一部历史题材的电视剧怎么会引起现代人如此的共鸣?主要原因恐怕在于表达了人们崇善惩恶的情感和反腐厌贪的愿望,反映了干部群众在痛恨、唾弃腐败分子的同时,热切呼唤勤廉兼优的人民公仆的大量涌现。
  • 喜见“霓红灯下新哨兵”
  • 近来,上海多家电视台播出了重排的话剧《霓虹灯下的哨兵》,上演于“七一”、“八一”期间,老戏新演,备感亲切,亦有许多的可贵之处。
  • 老故事 新创意 小童话 大主题——评童话音乐剧《寒号鸟》
  • 正当我们的孩子们在铺天盖地的外国卡通片和五花八门的电子玩物的狂轰烂炸之下,正当日见冷清的儿童剧舞台上优秀之作“千呼万唤”难出来的时候,杭州市艺术创作中心与杭州越剧院联合推出了一台创意清新、寓教于乐的童话音乐剧《寒号鸟》。
  • 浅谈尹小芳的唱腔艺术
  • 在半个多世纪的舞台实践和执教生涯中,尹小芳老师在继承恩师尹桂芳首创的尹派艺术的基础上,放眼京、昆、绍剧和评弹等兄弟剧种,借鉴吸收,博采众长,不露痕迹地溶进了自己的唱腔之中,大大地丰富了越剧生角演唱的独特魅力,逐步形成了自己富有都市气息、符合时代特征的海派艺术风格。
  • 尹小芳表演艺术浅析
  • 日前有幸聆摩到尹小芳老师主演的《沙漠王子》等CD、VCD,她那细腻的表演,优美的唱腔,令我倾倒、钦慕,如痴如醉。本文我想着重谈谈我对尹小芳老师高雅脱俗的表演艺术和打破越剧程式化特点的一些认识,不妥之处敬请专家批评指正。
  • 浅谈人物塑造“三环节”
  • 本文所说的“三环节”系指演员在拿到剧本和明确所扮演角色以后,所进行的分析人物、铺排人物性格层次、把握表演技艺尺度这三个方面。
  • 越剧麦克白——我的《马龙将军》
  • 改编《麦克白》的过程,算起来前后二年了,这个过程也是我的一次学习过程。说实话,动手开始写之前,并没有对越剧能否搬演莎翁悲剧作过很多考虑。我有的,只是编剧这个职业赋于我的敏感,我觉得,越剧麦克白是会适合绍兴小百花这个剧团的。
  • 让中国传统走向世界,让世界名著走向越剧
  • 《麦克白》是莎士比亚的名剧,在世界享有盛誉。它包含的莎翁作品一以贯之的人文主义思想光彩,为中西观众所共同接受。把世界名著移植介绍给中国观众是一件有意义的事,中国观众,特别是越剧观众,需要这样的优秀作品。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让世界名著走向越剧.使它服“越剧水土”,得到中国观众的喜爱。同时,让传统艺术以名著为载体,走向世界,使外国观众在他们所喜爱的剧作中欣赏更有亲和力的中国传统艺术。
  • 灵魂的炼狱
  • 中国戏曲演绎莎士比亚剧作的艺术实践早有许多成功的记录:越剧《天长地久》《罗密欧与朱丽叶》、《冬天的故事》、《第十二夜》,京剧《奥赛罗》、粤剧《天之娇女》《威尼斯商人》、昆剧《血手记》《麦克白》、黄梅戏《无是生非》等等都给我们留下了赏心悦目的艺术感受,使中国戏曲观众和莎翁有了亲近的机会。但是,一旦失去了“莎剧节”的召唤,莎士比亚似乎又远离而去,回到了他英格兰的圣三一教堂。
  • 越苑艺术的开拓之路——观绍兴小百花《马龙将军》有感
  • 根据莎士比亚名剧《麦克白》改编的越剧《马龙将军》,已由绍兴小百花越剧团于3月16日在绍兴柯桥“小百花”艺术中心剧场成功上演。
  • 京剧:观众等你发新芽
  • 作为一个年轻的戏迷,虽然对京剧的了解仍很寥寥,于许多剧目说不出个“子丑寅卯”,但是由衷的,我深深地为京剧所面临的尴尬境遇不安。
  • 我眼中的“茅腔”与“赵腔”
  • 茅威涛与赵志刚算得上是尹派艺术的顶尖传人,但两人在师承尹派的风格上却有着不同的特色。
  • 京剧:观众等你发新芽——小记嵊州市越剧团金派传人黄美菊
  • 约见黄美菊,是在她排演《花中君子》的间隙。当这位身材颀长苗条、面容俏丽的女孩带着浅浅笑靥向我盈盈走来时,我不禁讶于她的朴素。不施脂粉,一张素净俏丽的脸,脑后高高扎起的马尾辫,一套素色的休闲衫裤,宛若邻家的一个小女孩。李秀英、貂蝉、严兰贞这一个个光彩照人的古典女子形象就是她在舞台上的化身吗?
  • 淡极始知花更艳——缤纷四季 花样颜恝
  • 人都说江南的水土最富有诗情画意,那一方水土养育出的江南女子也深得大自然的垂青,从内到外浸透着雾濛濛的灵淑之气。在中国古代,人们给女孩子取名,往往喜欢冠以“花”字,仿佛希望借此将天地之灵气,万物之精华寄于对女子美好的祝福之中。
  • 青春作伴,寂寞越剧路——感受朱丹萍
  • 朱丹萍,那个身姿轻盈、言笑晏晏的姑娘,在争奇斗艳的百花丛中,宛如一朵淡淡的栀子花,毫不张扬却散发着幽馥的清香。
  • 浙江省现代题材戏剧创作研讨会发言纪要
  • 昆曲盛会在杭举行 振兴昆曲任重道远
  • 对于广大戏曲工作者和昆剧艺术爱好者来说,2001年喜事频频,是非常令人振奋的一年,不仅近代昆剧人才培养的摇篮——昆剧传习所在风雨沧桑中迎来了80周岁华诞,同时也是该所两位著名的表演艺术大师周传瑛、王传淞90周年和95诞辰。更令人高兴的是,5月18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昆曲艺术列为首批“人类口述及非物质遗产代表作”,这标志着昆曲这一古老的中国民间艺术终于走出了国门。
  • “小百花”香溢泰王国——记绍兴小百花越剧团赴泰演出
  • 应泰国文化委员会的邀请,受中国文化部、中国对外演出公司的派遣,绍兴小百花越剧团以浙江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周冠均为团长,绍兴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章长胜为秘书长一行20人于8月17日-8月22日,赴泰国参加“亚洲民间戏剧节”的演出。
  • 温州市举行戏剧青年演员大奖赛
  • 温州是南戏的故乡。由温州市文化局主办,温州电视台、温州晚报等单位联合举办的“温州市戏剧青年演员大奖赛”,8月3日-5日在温州大戏院隆重举行。
  • 南京市越剧团举行学员汇报演出
  • 日前,南京市越剧团实验剧场内越韵悠扬,省戏校34名学戏才两年的小学员进行了汇报演出,展示一个月来艰苦集训的成果。
  • 第十五届“田汉戏剧奖”评奖揭晓
  • 由上海的《上海戏剧》、安徽的《安徽新戏》、浙江的《戏文》、山东的《戏剧丛刊》、江苏的《剧影月报》、福建的《福建艺术》、江西的《影剧新作》、湖南的《艺海》、河南的《东方艺术》、黑龙江的《剧作家》、吉林的《戏剧文学》、陕西的《当代戏剧》杂志社联合主办、《剧作家》承办的第十五届“田汉戏剧奖”评奖会于9月1日至5日在北国冰城哈尔滨、“北国西湖”镜泊湖召开。
  • 休与荷问风消息——与何英的心灵对话
  • 郁热的夏日黄昏,我去公园看荷花。想那里荷风清凉,最能涤荡我的烦闷。于是,我与你不期然地相遇了。
  • 外省越迷的酸甜苦辣
  • 生活、工作中有酸甜苦辣,外省越迷(专指自己)亦有酸甜苦辣。首先,作为越迷,很羡慕京迷:打开电视,不是音配像,就是这个研究生班,那个戏校的汇报演出:还有这个大奖赛,那个巡回演……
  • 另一种感动
  • 细细密密的雨下着,我把自行车停好,上锁的时候,想起朋友匆匆忙忙来的电话,说她有急事,让我替她当一回直播节目的临时导播,嘉宾是浙江越剧院的徐派小生翁荔英。
  • 闹花台
  • “婺剧”这两个字是多么的熟悉,每次看到这两个字我都精神抖擞。难道我真的对它“走火人魔”了吗?一个小伙子竟然这么喜欢婺剧。或许我真的走火人魔了,我自己也说不清。市场上的婺剧磁带我是能买得都买了,专程到杭州去买婺剧VCD片也就是四月份的事。我对婺剧如此着迷以致于我的婚礼,都少不了请她来热闹热闹。
  • 好花如故人,一笑杯自空
  • 游完了新昌最著名的大佛寺已是傍晚时分,打电话给“浙江小百花”的傅老师,竟还没回来,只听见电话铃在无人的房间里空空地响。
  • 来来往往——我与“青越”
  • 对于越剧,我想每一个痴迷者都会有许多故事可说。其实,每当有人问我为何钟爱越剧艺术时,我都笑着答不上来。这也许是我遇到最多也最难以回答的问题了。
  • 一个云南越迷的浙江之行
  • 当列车驶入浙江境内时,我那已被咔嚓的列车声困扰已久的思绪豁然明朗起来。从卧铺上一跃而起,探着头、睁大眼,我开始寻视这片我心目中的“文化圣殿”。因为,正是这方土地孕育了美妙动听的越音,造就了茅威涛这样充满灵气的艺术家。向往这方土地已有近七年时间了,今天为了参加我所钟爱的越剧艺术的业余选手比赛,我终于踏上了这方文化沃土。列车一路行过金华、义乌、诸暨。我的心早已按捺不住飞往杭州去了。
  • 悠悠越剧缘
  •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为生长在越剧的故乡。多少日子以来,我一直想倾诉这份与越剧的不解之缘,可又担心破碎的语言不够表达其中的完美。今天,当我再一次拿起《戏文》杂志时,抑制不住感情的冲动,同时拿出了笔和纸。
  • 掌声响起来
  • 丝弦响起,鼓点铿锵,踏上舞台的那一刻,融入光圈,接触到那片灼人的目光,这已经数不清是人生中第几百次这样走上九龙口了。
  • 一钩淡月天如水
  • 说到吴凤花,想来绝大多数的朋友都会和我一样,脑海中马上联想起来的,都是那些英姿勃勃的扮相:杨宗保、陆文龙、吴王夫差——不可否认,在以柔美精致见长的女子越剧中,花儿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武戏代言人。
  • 笃志远航尽风流
  • “你去‘梨园百花’演唱吗?”“不。那边有个黄飞英唱得很好嘛。”“就是我。”她腼腆地笑笑。初识总是美丽与难忘的。眼前的她与我想象中的大相径庭,清纯、健谈,举手投足处处流露着小生的潇洒却也不乏女性的妩媚。听罢“桑园访妻”和“黛玉葬花”,我不禁怦然心动,从此便不再怀疑电播中的她原来是真实的。
  • 情天孽海(新编民间故事剧)
  • 《戏文》2001年第5期刊中刊——昆化女
  • [浙江婺剧团专辑]
    走向农村大舞台——浙江婺剧团改革纪事(高燕 赵菲 吴汉能)
    剧团改革和发展离不开思想政治工作(王亦平)
    一台难得的好戏(苏唯谦 王亦平)
    又看到了婺剧的希望——观婺剧《昆仑女》有感(慧春)
    浙婺“昆仑女”亮丽四方(吴重生)
    美兰风采——记《昆仑女》双阳公主扮演者陈美兰(韦倩)
    走近朱元昊(杨秀娟)
    婺剧《昆仑女》京沪专家座谈会(汇文)

    启事
    [百家论坛]
    倘佯在古典的空灵之境——余上沅20年代之“诗性”戏剧美学及现代超越(包燕)
    浅说《牡丹亭》中的遂昌地方色彩(朱达艺)
    活文物“石练十番”(罗兆荣)
    论《红楼梦》的立体结构——曹雪芹在长篇小说结构艺术上的独创性(张文龙)
    从西方的阿尔托说起到中国的熊佛西(徐行)
    纪念“昆剧传习所”80周年有感(周雪雯)
    把握机遇 适应市场(夏利群)
    继承与改革——越剧男演员唱腔感想(华渭强)
    提高综合素质 迎接新的挑战(陆朋红)
    [剧作点击]
    重评《蔡文姬》(孙焕英)
    知民度与知名度——电视剧《一代廉吏于成龙》观后(施建石)
    喜见“霓红灯下新哨兵”(范成达)
    老故事 新创意 小童话 大主题——评童话音乐剧《寒号鸟》(杨宇全)
    [表导演艺术]
    浅谈尹小芳的唱腔艺术(杜秀珍)
    尹小芳表演艺术浅析(叶秋依)
    浅谈人物塑造“三环节”(肖亚萍)
    [越剧《马龙将军》专辑]
    越剧麦克白——我的《马龙将军》(孙强)
    让中国传统走向世界,让世界名著走向越剧(徐勤纳)
    灵魂的炼狱(天高)
    越苑艺术的开拓之路——观绍兴小百花《马龙将军》有感(陈庭辰)
    [探讨与争鸣]
    京剧:观众等你发新芽(胡文倩)
    我眼中的“茅腔”与“赵腔”(陈逢娇)
    [明星形象]
    京剧:观众等你发新芽——小记嵊州市越剧团金派传人黄美菊(潇潇)
    淡极始知花更艳——缤纷四季 花样颜恝(张婧)
    青春作伴,寂寞越剧路——感受朱丹萍(徐亚芬)
    [艺苑风景线]
    浙江省现代题材戏剧创作研讨会发言纪要
    昆曲盛会在杭举行 振兴昆曲任重道远(万国花)
    “小百花”香溢泰王国——记绍兴小百花越剧团赴泰演出(陈锦高)
    温州市举行戏剧青年演员大奖赛(项和忠)
    [八面来风]
    南京市越剧团举行学员汇报演出(海涓)
    第十五届“田汉戏剧奖”评奖揭晓(一骥)
    [戏迷沙龙]
    休与荷问风消息——与何英的心灵对话(王雨樵)
    外省越迷的酸甜苦辣(吴红)
    另一种感动(香农)
    闹花台(姜慧平)
    好花如故人,一笑杯自空(叶子)
    来来往往——我与“青越”(王萌)
    一个云南越迷的浙江之行(张雯)
    悠悠越剧缘(裘浙英)
    掌声响起来(赵茗萱)
    一钩淡月天如水(张媛媛)
    笃志远航尽风流(陆幼飞)
    [剧坛新作]
    情天孽海(新编民间故事剧)
    [刊中刊]
    《戏文》2001年第5期刊中刊——昆化女
    《戏文》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