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艺术 > 《戏文》 > 2001年第06期
  • 秋晚新凉访姚剧
  • 姚城秋晚,细雨如织,天气新凉。三易其剧,正炙热出炉的姚剧新戏《女儿大了,桃花开了》连日来在龙山剧院上演不止。制作者大有“戏不惊人誓不休”的架势。虽然观众的关注度远不能与美国大片《珍珠港》相比,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这出戏既是姚剧艺术的大展示,也是对振兴姚剧作出的有力的应和。制作者进足气力,想通过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的良苦用心是显而易见的。
  • 宽广的现代戏之路——省文化厅赴河南考察现代戏创作
  • 2003年,浙江省将举办中国第七届艺术节,任务十分光荣而艰巨。为了及早启动剧目建设的工作,确保我省戏剧创作剧目在第七届艺术节上冲击奖项成功。确保我省戏剧剧目与全国戏剧创作水平接轨。特别是确保我省戏剧创作的弱项——现代戏创作在近一、二年中取得突破性进展,更好地加强与兄弟省市的剧目创作的交流。学习兄弟省市的创作经验,开阔戏剧创作的神野。掌握各地创作动向,最近,省文化厅组织有关人员赴现代戏创作的强省河南,进行了为期4天的学习考察。
  • 金秋巴蜀行——省文化厅赴四川学习考察活动侧记
  • 2001年11月5日,由浙江省文化厅副厅长吴天行率领的赴四川文化考察团一行12人踏上了西去的旅程。这是省文化厅继赴河南、西北文化采风之后的又一重大活动。成员以一线创作力量为主体,包括厅处领导、省属院团,省艺术研究所创作人员以及“七艺节”办公室有关同志,这对于拓宽创作视野,加强文化交流,掌握戏剧动态,借鉴外省经验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 “银鸽”艺校成立了!
  • 一个双休日的午后,我走进宁波歌舞团的业余培训部。眼前出现了一群如天使般可爱的孩子,她们穿着芭蕾服,在老师的指导下有模有样地进行形体训练。后来,我知道,这样的孩子有很多,他们参加了由宁波歌舞团创办的“银鸽”少儿艺术培训学校。
  • 余姚市姚剧研究会成立
  • 南通市越剧团送戏下乡
  • 余姚市艺术剧院推出新编姚剧《女儿大了,桃花开了》
  • 《越剧唱腔欣赏》一书出版
  • 上海举办2001第二届国际小剧场戏剧节
  • 2001年10月28日至11月3日,由上海戏剧学院主办,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协办的第二届国际小剧场戏剧节在上海举行。来自法国、美国、德国、日本、韩国等国家的艺术团体以及香港、澳门、台湾、北京、深圳、上海的艺术团体向戏剧节奉献了13台风格各异的剧目,另外有《沙漠中的西蒙》和《爱情瘦身》两台剧目参加了展演。
  • “调腔”“本腔”之论争
  • 从1950年5月到1955年5月,我先后在华东文化部艺术处、华东戏曲研究院工作,主要是从事地方戏曲剧种的调查研究。领导是伊兵同志。我本人直接进行调查的是绍兴的调腔、平湖调,安徽的凤阳花鼓、四句堆子,江苏的柳琴戏,山东的柳腔、茂腔等戏曲曲艺。我又接到并完成伊兵同志交办的任务:在文化部时编辑了一本《华东地方戏曲介绍》(上海文艺出版社,1952),在戏曲研究院时,编辑了一套《华东戏曲剧种介绍》,共五集,1955年6月-12月出齐。
  • 拉杂谈戏
  • 首先我要申明。我不是剧评家,因为戏剧不是我的本行,我也不是戏迷,虽然爱看戏,尚未到入迷的程度。我之所以要班门弄斧鹦鹉学舌一番,缘于数日前在等待进场看戏时,偶从剧院附设的图书馆里读到《戏文》杂志中吴国群先生的大文《评越剧<孔乙己>》,就是这“越剧”两字勾起了我的千丝万缕,忍不住想把这六十年来看戏的种种,以观众的立场拉拉杂杂地谈一点,以助谈兴。
  • 青春偶像剧:少年人生的梦幻童话
  • 近段时间以来,银屏上的青春爱情题材泛滥成灾。有识之士曾指出,当今银屏“三风”非刹不可。此三风为“戏说风、豪华风、滥情风”^①。在我看来,青春题材的创作起码占了“两风”。这些电视剧被冠之以青春言情片、都市言情剧、青春偶像剧等等,基本以当代都市年轻人的恋爱、生活、事业为素材,由偶像型的男女明星加盟的一类电视剧。就剧情而言,就是讲述一个或几个女人和几个男人之间的爱情故
  • 对越剧音乐交响化的一次尝试
  • 越剧作为一门年青艺术,迄今业已走过了近一个世纪的风雨历程。越剧以她细腻舒展,委婉清丽的演唱风格散发着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越剧流派纷呈。群星荟萃,吸引了众多海内外观众。越剧拥有一大批脍炙人口、风格各异的经典唱段,使得广大越剧爱好者争相传唱。
  • 获奖后记
  • 七本连台神话剧《陈十四娘娘》于2001年8月25日获第二届中国戏剧文学奖金奖,引起不少朋友的关注:你怎么想起塑造一个女性孙悟空形象?你那洋洋21万字是怎么写出来的?回答这个问题,我得从20多年前谈起。
  • 神奇的《雀翎》
  • 平阳木偶剧团和平阳小百花越剧团,合演一本人偶同台儿童剧《神奇的雀翎》。这个戏是根据人民教育出版社88年版《五年制小学课本语文第六册》中的阅读课文《猎人海力布》改编的。故事讲的是小猎人海力布救了龙女,龙女送他一颗龙珠,这龙珠使海力布听懂了鸟语和兽言,因此猎获很多动物。
  • 一台难得的好戏
  • 最近,温州市瓯剧团推出了由尤文贵、郑朝阳编剧创作的大型古装剧《仇大姑娘》,其曲折离奇、高潮叠起的故事情节;个性分明、栩栩如生的人物刻划;通俗而深刻的主题立意;令人耳目一新的舞台导演以及强大的演出阵容,引起了观众和戏剧界的重视。这是该团继推出南戏工程系列剧目《杀狗记》,赢得专家、观众齐声叫好并荣获众多奖项后的又一力作。
  • 历史沧桑与人生情怀的诗意展绘——评琼剧《苏东坡在海南》中苏东坡形象的塑造
  • 陆游有诗云:“天恐文人未尽才,常教零落在蒿菜。不为千载离骚计,屈子何由泽畔来。”这既是诗人对一代文豪屈原身世和文学成就的深切追怀,也是对包括陆游在内的无数饱经人世沧桑、襟抱难展的伟大士人身世的痛切哀悯和慨叹。用它来注释北宋大文豪苏轼的一生无疑也是极为恰切的。
  • 悲欢“寒红雪”
  • 2001年10月13日晚。温州闹市区的温州大戏院。人头攒动,鲜花耀眼,掌声不息。温州市首届艺术节的打炮戏《情洒寒江》在络绎不绝的献花和祝贺声中降下了帷幕。市文化局瞿纪凯局长落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这个仅仅用了短短一个来月匆匆赶排出来的剧目,经受了观众、专家评委的考验,取得了比预期更为理想的效果,实属不易。
  • 青山遮不住 毕竟东流去——评《大路朝天》电视剧文学本
  • 近年来,荧屏上似乎被都市言情剧、古装历史剧、侠义武打剧、公安侦案剧所占领。当然这是影视改革、百花齐放的标志。但是,工业题材的电视剧偏少,反映工厂现实生活的电视剧尤为罕见的现象总有一些遗憾。工业企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那些在创造物质财富同时,也创造精神财富的人们是值得我们歌颂的。
  • 《双玉蝉》编、导思考
  • 今年8月,我应宁波甬剧团之邀改编和导演《双玉蝉》。这是甬剧的三大悲剧之一。故事讲的是一个古代少女的婚姻悲剧,描写封建社会妇女的悲惨命运。这是个老故事,主题不算新鲜。但我希望能赋予这个老故事以新的生命,打动今天的老年观众和青年观众。剧本中不少细节,都是我在构思形象的基础上对之进行丰富的。所以,我在改编的过程,同时也是考虑未来的导演舞台的构思的过程,剧本中有不少细节,出于我导演的舞台需要。在开排的过程中,也还是个不断修正剧本的过程。所以,编和导对我来说,是水乳交融的过程。
  • 我演包公
  • 越剧《包公赔情》根据京剧《赤桑镇》移植改编而成。我在剧中扮演以花脸应工的包拯,首次以越剧的表现形式来塑造这家喻户晓的艺术形象。
  • 我所认识的洛地先生与他的学术风格
  • 我认识洛地先生还是在上个世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时我正师从钱南扬先生学习中国古代戏曲史。我在一些学术刊物上看到洛地先生的一些论文后,便被他的敏锐的思辩与新颖的见解深深地吸引了。接着知道他是在浙江省艺术研究所工作的,还与我是老乡,于是在那年(1980)寒假回家时,我就特地寻上门去,向他当面求教。记得当时洛先生还住在杭州鼓楼附近的一栋简易楼房内,全家人挤在一间房子内,十分拥挤,而这也是当时大多数知
  • “洛氏体系”的基石——《洛地文集·戏剧卷之一(戏弄·戏文,·戏曲)》读后
  • 洛地先生,以“独见”“创说”闻名于学界——按他自己的话说。是:“若非我个人之见。何须由我来说呢?”在他笔下。可谓无一字无新意。洛地。以其见之独创、学之宏博、证之严谨、说之贯通,及其特有的行文风格。自成一家。产生巨大的魅力。吸引着海内外学人。被称为“洛氏体系”。
  • 自我作祖,自成体系——洛地戏剧理论简介
  • 认识洛地先生,还在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后来有幸参加了《中国戏曲音乐集成·浙江卷》编辑部。随洛地先生一起编撰《中国戏曲音乐集成·浙江卷》及《戏曲音乐概论》,在拜读洛地先生的各种文章的同时,又得他的身传口授,真如醍醐灌顶。释疑解惑,铭彻五内。值此《洛地文集·戏剧卷之一(戏弄·戏文·戏曲)》出版问世,真是可喜可贺!
  • 洛氏——其文、其学、其人
  • 近几年来。因为从事中国戏剧研究,所以不断地读到洛地先生的一些文著,也陆续听到有关洛地的一些“传奇”。比如就拿读他的文著这件事来说,我亲身接触到和看到听到的,洛地的几种文著,像《词乐曲唱》、《戏曲与浙江》、《说破·虚假·团圆》,面世不久,即绝于市;而且,又知道,在北京、南京、港、台等地陆续出现了如《词乐曲唱》、《戏曲与浙江》及由他整理的《周传瑛艺术生涯六十年》的许多全本复印件。就说我自己吧,在我知道有一本《戏曲
  • 一个昆剧武生和一出童话音乐剧的神奇传说
  • 一出由越剧团策划、戏曲演员演出的童话音乐剧《寒号鸟》,从它貌不惊人地登上舞台以后,就一直在制造和延续着一种神奇;而与此如影相随颇具传奇色彩的,便是主演寒号鸟的著名昆剧武生、浙江京昆艺术剧院国家一级演员翁国生。
  • 守得云开见月明——记第12届白玉兰奖得主、浙江绍剧团当家花旦马超英
  • 在新落成的绍剧艺术中心,当娇小玲珑、一身淑女着装的马超英站在我面前时,我不禁有些诧异:这就是浙江绍剧团那个大名鼎鼎的马超英么?那个视绍剧为生命,在舞台上跌打翻滚数十年,塑造了女娇、甄夫人和花蛇精这些个激越刚烈、光彩夺目的艺术形象的马超英么?文静秀丽的外形,使得我对她娇小身躯中所蕴藏的那种如火山喷礴般
  • 又见李敏
  • 深秋时节,又见到了李敏。笑意盈盈的她站在我面前:黑色长裤、米色上衣、短发,显得精明、干练。李敏告诉我,她这次到北京是参加全国范围内的民主党派学习中共党委有关政策的学习班。
  • 只为越剧情浓——记温州市戏剧大奖赛最佳表演奖获得者周燕萍
  • 环佩叮当,水袖轻舒,如歌如诉,杜十娘一怒为尊严,那已破碎的爱情随同百宝箱卷入了滔滔江水中……当大幕徐徐拉上时,台下的观众才如梦初醒,随即,掌声雷鸣般响起来,一位观众情不自禁自言自语道:“这个杜十娘,那一双眼睛了不得,真真是会说话啊。”
  • 秋草独寻人去后——遥祭李冰
  • 还是那座低矮的荒丘似的小山,我在山石铺出的小径上踽踽独行。一片浓云遮住西天,夕阳从云层的缝隙里挣扎出几缕冷光,把山头那片低矮的桦树林镀成铅灰色。林边那幢破庙似的建筑物,比先前更加破败,斑驳的泥墙和成堆的鸟粪,显示它已废弃多年。衰草淹没了山径小道,被秋风卷起的落叶,在空中飘旋了一阵之后,又默默还归大地。
  • 称她“茅派”又如何
  • 三年前,郑瑞棠同志在《戏文》杂志上发表的《试谈“茅派”》一文,首次推出了这一崭新的越剧艺术流派,经过近年来的观察与思考,我们的认识又进了一步:现在已不光是“试谈”的问题了——因为茅威涛在前辈艺术家们的扶持呵护下,通过其卓有成效的努力,早已在事实上形成了一种具有鲜明个性特色的越剧艺术流派——“茅派”。
  • 雏凤鸣清音 流派添传人——海宁市越剧团当家花旦张杭英、宓永仙拜师活动侧记
  • 正是金菊怒绽、争奇斗妍的时节,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王文娟、金采风兴致勃勃地来到了素有“观潮圣地”之称的浙北海宁,分别把海宁市越剧团的两位当家花旦宓永仙、张杭英收为了门下弟子,课徒授艺,给越剧界添了一段佳话。
  • 浙江婺剧团《昆仑女》剧组赴京演出侧记
  • 金秋十月的北京,花团锦簇、彩旗飘扬,地处北京东长安街繁华闹市的长安大戏院更是人流不息、热闹红火。10月12日、13日,久违首都戏剧舞台的浙江婺剧团在这里献演曾获第六届中国艺术节优秀剧目奖的扛鼎之作、新编大型婺剧《昆仑女》。
  • 梅花香自苦寒来——乐清市越剧团二三事
  • 乐清市越剧团已走过了近50年的风雨历程。这50年来,剧团由一个游走于民间的小剧团。成长为名闻一方的省一级剧团,巡演足迹遍及大江南北。艺坛新秀辈出,演出剧目频频获奖。多次赴北京、上海、香港等地演出并引起轰动……
  • 亲切乡音浓厚乡情——鄞县越剧团两赴天津演出的感受
  • 天津演出回来虽已有2个月了,但我团二赴天津演出留下的印象,在天津演出时所感受到的?浓浓乡情,至今难忘。天津宁波经促会陈礼章会长、天津大学蔡义汉教授、宁波市人民政府驻津办事处张福宏主任等宁波老乡和浙江省驻津办事处的关爱之情,让我们受宠若惊,激动不已。到现在演员们还时常提及,以作鼓励。
  • 潺潺剡溪水 悠悠桑梓情——记嵊州市越剧艺术学校名誉校长、浙江天乐集团董事长、总经理葛南尧
  • 新世纪伊始,上海的逸夫舞台忽然间有了种清新朝气的声音。“越剧之乡的小百花来沪演出了!”消息不胫而走,热情的上海观众如潮水般涌向了演出剧场。嵊州市艺术学校首届学员班组成的小百花实验越剧团甫一亮相,便在挑剔的上海观众中间掀起了一股热潮。各大报纸争相刊发了《嵊州小百花申城飘香》、《越剧故
  • 南戏故乡的艺术盛会——温州首届艺术节侧记
  • 2001年10月12日至10月19日,温州市在温州大戏院和东南剧院成功举办了首届艺术节。本届艺术节共有八台戏曲、曲艺舞蹈类剧(节)目参加演出,其中戏曲为4台,歌舞1台,曲艺、音乐、群众歌舞各1台。四台戏曲分别为:温州市越剧团的新编南戏《白兔记》;温州市瓯剧团的古装瓯剧《仇大姑娘》;永嘉县越剧团的古装越剧《情洒寒江》以及平阳木偶剧团、平阳小百花越剧团联合演出的人偶童话剧《神奇的雀翎》。1台歌舞为温州市歌舞团演出的音乐
  • 温州南戏折服香港戏迷 一场《洗马桥》掌声三十次
  • 温州南戏闹香江。《洗马桥》、《双玉蝉》、《三试浪荡子》,连续三场南戏精品让香港戏迷深深感到到古老南戏的无穷魅力,他们说:“我们完全被打动了。”
  • 搭建友谊的桥梁 扬乐清文化风采
  • 5月,骄阳似火,乐清越剧团带着温州市政府的重托和家乡人民的深情厚意,一路北上,受到了各地乐清(温州)商会的盛情接待,异乡闻乡音,叙乡情,情深意切。
  • 一路细数落花来——我的爱越日记
  • 一个生在北国,耳濡目染着现代文化的都市女孩,这辈子却注定要与悠悠古韵结下不解的情缘。做梦都想走上舞台,让手中挥舞的云袖去诉说心底那炙热的古典情怀。十几年来的寻寻觅觅终于让我在万千人海中找到了你——我笔下的一缕诗魂,我心上的明“越”一轮。
  • 缘来如此
  • 在这个夏季走到边缘的时候,我收到了雯寄自上海的信。她毕业了,而且凭自己的本事找到了工作。“你好啊,我的诗人!还在为‘留得残荷听雨声’伤感吗?”她喜欢叫我“诗人”,尽管我并不写诗。
  • 江南越韵
  • 走近江南水乡,鲁迅先生笔下的社戏,乌蓬小船,毡帽儿尽收眼底。喜欢那里的山青水秀,更喜欢属于江南特有的越韵。
  • 邂逅越剧
  • 用餐时,恰巧餐厅在播放越剧电视连续剧《梨花情》,那一串婉转的越音轻轻悄悄毫不费力地拨动了我心底的那一丝越剧情结。于是,耳目并用,我细细地搜索屏幕上的俏佳人。
  • 白发青丝传“十番”素琴彤管奏《四梦》
  • 蝴蝶感悟
  • 在寝室,我们围着禾的电脑,看完《蝴蝶的传说》,有闪亮的东西在眼眶里打转。钻竹林,坐草丛,偶见蝴蝶飞舞时,便有人趣道:“是梁山伯来了!”“哦,不!是祝英台!”室友们叽叽喳喳。我却默默无语。
  • 关于越剧的心情点滴
  • 喜欢越剧已有好多年了,可我一直不敢将那种心情付诸笔端,只是默默地欣赏,关注着她。在每日匆忙的生活里,我常常忘记那些古典浪漫的情景就在这座我向往已久并为之奋斗的城市上演着,偶然想起时,心便微微地一痛。
  • 吴音年华
  • 很小的时候,父母亲去生产队劳动。我们一大群孩子整天没日没夜地玩,我是最小的一个。记得那时父亲用两大块木板为我们搭了个台,堂姐用旧衣服搭配成披肩、水袖,跟她的小伙伴在台上声情并茂地演唱。后来知道这叫演戏,唱的是越剧。记得那时,每当农闲或过节,便会有三两个妇
  • 我爱越剧“摇篮目标”
  • 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尹桂芳离开一年多了,我更加热爱她所倡导的“摇篮目标”。二十余年的艰辛努力,我更体会到“融政治、艺术、经济、社会于一体”的“摇篮目标”工作方法切不可少其一项。
  • 我为“越痴”
  • 踽踽独行在江南水乡,那质朴古典、韵味醇厚的越音,酽酽地在农家院落弥散开来。听上一曲,心绪便会清爽欣悦;哼上几旬,烦忧也会烟消云散。
  • 永远的感动——写给越剧
  • 梅子黄时雨,总觉得那是最能让人感到憋闷和产生愁怀的时节。那天,黄昏,独自于房中闲坐,窗外的风吹进来,仍是有些许的阴凉,而窗外的天,也一如既往地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铅色。
  • 遭遇昆曲
  • 前段时间,听说昆曲被联合国授予了“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的称号。我的感觉是“名至实归”。作为学习戏曲文学的学生,我在最近和昆曲一再“亲密接触”,先是系里布置暑期任务,让同学们合写一本介绍戏曲的普及图书,关于昆曲的文章正好分给了我。接着是有位朋友要为某杂志写一篇采访上海昆剧院蔡正仁团长的谈话文章,找我帮忙拟些关于昆曲的问题,这些都让一直喜欢昆曲的我既兴奋又紧张。
  • “新世纪,新梨园”——记浙师大越剧迷协会成立一周年戏曲晚会
  • 金秋十月,师大学子刚刚激情昂扬地送走师大成立45周年的华诞,又迎来了越剧迷协会成立一周年的生日。10月27日晚,由浙师大校团委、越剧迷协会主办的纪念浙师大越剧迷协会成立一周年“新世纪、新梨园”戏曲晚会在浙师大校园内隆重举行。晚会邀请了浙江尹派艺术联谊会、金华教育学院、金华理工学院、金华卫校及金华老年大学等单位参加。金华38电视台、绍兴电视台对本次节目作了专题报道。
  • 杭州市举行“新剧节目汇演”
  • 十二集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 大路朝天
  • 大型现代戏曲:背着婆婆出嫁
  • [特别报道]
    秋晚新凉访姚剧(帕蒂古丽)
    宽广的现代戏之路——省文化厅赴河南考察现代戏创作(严迟)
    金秋巴蜀行——省文化厅赴四川学习考察活动侧记(常河)
    [八面来风]
    “银鸽”艺校成立了!(亦玫)
    余姚市姚剧研究会成立(楼小荣)
    南通市越剧团送戏下乡(金卫东)
    余姚市艺术剧院推出新编姚剧《女儿大了,桃花开了》(宋世长)
    《越剧唱腔欣赏》一书出版
    上海举办2001第二届国际小剧场戏剧节(丹枫)
    [百家论坛]
    “调腔”“本腔”之论争(蒋星煜)
    拉杂谈戏(余一飞)
    青春偶像剧:少年人生的梦幻童话(丁莉丽 吕君芳)
    对越剧音乐交响化的一次尝试(辛茜娜)
    获奖后记(周洪良)
    [剧作点击]
    神奇的《雀翎》(文于今)
    一台难得的好戏(江镇)
    历史沧桑与人生情怀的诗意展绘——评琼剧《苏东坡在海南》中苏东坡形象的塑造(何志钧)
    悲欢“寒红雪”(徐行)
    青山遮不住 毕竟东流去——评《大路朝天》电视剧文学本(徐沙)
    [表导演艺术]
    《双玉蝉》编、导思考
    我演包公(沈秋萍)
    [学者风采]
    我所认识的洛地先生与他的学术风格(俞为民)
    “洛氏体系”的基石——《洛地文集·戏剧卷之一(戏弄·戏文,·戏曲)》读后(姚品文)
    自我作祖,自成体系——洛地戏剧理论简介(罗萍)
    洛氏——其文、其学、其人(解玉峰)
    [明星形象]
    一个昆剧武生和一出童话音乐剧的神奇传说(马向东)
    守得云开见月明——记第12届白玉兰奖得主、浙江绍剧团当家花旦马超英(潇潇)
    又见李敏(刘怡雯)
    只为越剧情浓——记温州市戏剧大奖赛最佳表演奖获得者周燕萍(汤琴)
    [戏史钩沉]
    秋草独寻人去后——遥祭李冰(沈沉)
    [探讨与争鸣]
    称她“茅派”又如何(严峻)
    [艺苑风景线]
    雏凤鸣清音 流派添传人——海宁市越剧团当家花旦张杭英、宓永仙拜师活动侧记(晓燕)
    浙江婺剧团《昆仑女》剧组赴京演出侧记(苏唯谦)
    梅花香自苦寒来——乐清市越剧团二三事(陈龙寿 周咏)
    亲切乡音浓厚乡情——鄞县越剧团两赴天津演出的感受(舒福君)
    潺潺剡溪水 悠悠桑梓情——记嵊州市越剧艺术学校名誉校长、浙江天乐集团董事长、总经理葛南尧(相妍)
    南戏故乡的艺术盛会——温州首届艺术节侧记(民利)

    温州南戏折服香港戏迷 一场《洗马桥》掌声三十次(陈发赐 汤琴 陈艳)
    搭建友谊的桥梁 扬乐清文化风采
    [戏迷沙龙]
    一路细数落花来——我的爱越日记(张婧)
    缘来如此(阿米)
    江南越韵(张辉)
    邂逅越剧(威雯)
    白发青丝传“十番”素琴彤管奏《四梦》(遂文)
    蝴蝶感悟(李莉)
    关于越剧的心情点滴(林慧萍)
    吴音年华(周明娟)
    我爱越剧“摇篮目标”(沈越)
    我为“越痴”(王建平)
    永远的感动——写给越剧(去者)
    遭遇昆曲(褚鸿雁)
    “新世纪,新梨园”——记浙师大越剧迷协会成立一周年戏曲晚会(龚军民)
    杭州市举行“新剧节目汇演”(小虎)
    [剧坛新作]
    十二集电视连续剧文学剧本 大路朝天(葛建初)
    大型现代戏曲:背着婆婆出嫁(王建平)
    《戏文》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