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艺术 > 《戏文》 > 2003年第04期
  • 本刊理事会理事名单
  • 调整工作计划 抓紧剧目修改 全省“七艺节”剧目筹备工作有条不紊
  • 第七届中国艺术节推迟举行后,我省的剧目工作在相应调整工作进度的同时,继续抓紧对参评、祝贺演出剧目的加工修改工作,目前,各剧目所在艺术院团基本做到工作不松,剧团不散,不少剧团制定出市场演出的中近期计划,抓紧时问为完成剧目的演出计划作着精心的准备。
  • “钱江浪花”涌新曲——现代小戏创作排演杂感
  • 2002年11月,在省九届戏剧节“钱江浪花”——全省现代戏(小戏)创作大赛暨新人新作展演中,我团演出的现代小戏《山风与春喜》、《梨子熟了》和《护士日记》得到专家同行和广大观众的好评,共获得优秀剧目、编剧、导演、舞美设计和优秀表演奖等17个奖项。其中的优秀组织奖,是对我团
  • 梦境中的理想追求和幻觉中的现实苦闷——论“三李”并称的心理基础
  • “三李”(李白、李贺、李商隐)之间相互关系,并称,历来为研究者所忽略。近年来,一些研究者对于“三李”并称已作过一些研究,但尚不够深入。其实,“三李”所具有的最为共同的本质与倾向
  • 顺势而为 打造越剧新天地
  • 一台名为“灿烂明天”的综合文艺晚会日前在杭州吴山广场亮相。省属七家文艺团体为浙江文艺界自非典流行以来的一次“点火”行动,这标志着浙江整个演出市场将在演出中悄然复苏。实是值得庆幸,值得欢呼。
  • 潜心勾稽 “余墨”不余——读谢涌涛新著《戏场余墨》
  • 与谢涌涛先生相识还在30多年前。那时他正值盛年,常随剧团到我所在的部队作慰问演出,我每每参与接待和安排演出活动,在与他台上台下的接触中,留下了老成持重、儒雅博洽的印象。后来,我从部队转业到绍兴工作,有更多的机会欣赏到由他设计和绘制的戏曲舞美作品,觉得其创作风格颇
  • 遂昌现时傀儡戏演出现状及对策
  • 傀儡戏,即木偶戏,是我国传统戏曲艺术中独具特色的一种民间艺术,它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深受山区农村群众的喜爱。近十几年来,遂昌山村又兴起演傀儡戏,每年的正月开始请傀儡班来演出,祈庆太平丰年,一个村(一个
  • 漫谈学“笛艺”
  • 笛艺的内涵,既深且广。那么,笛艺的要点有哪些呢?爱因斯坦有句名言:“成功=艰巨的劳动+正确的方法+少说空话。”学习艺术要有献身精神,要有锲而不舍、金石可镂的毅力。要以最少的时间去求得最佳的艺术成效。
  • 如何把握舞台音响的艺术性和技术性
  • 音响技术在现代社会没有乐队的舞台演出中所起的作用是非同小可的。剧情的推进、人物形象的刻划.环境气氛的渲染.剧本主题的烘托都离不开音乐的推波助澜。舞台音响和化妆、服装、灯光等一样是整个舞台演出
  • 现代舞台空间艺术
  • 人们对空间的理解并不太陌生,空间就是前后左右、上下高低、长宽深浅、近大远小的表述。而舞台空间是在一个特定的高、宽、深的三维物质空间中。通过艺术手段用戏剧表演形式在这封闭的有限空间中运用各种表演产生不同的视觉变化和感官感受,在有限的空间中表现无限空间,这就是舞台
  • 浅谈筝曲中的润腔演奏
  • 古筝,是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乐器,筝曲则是绵延两、三千年而仍具蓬勃生命力的民族乐坛上的一株“长生草”,这得归因于它不断得益于民歌、戏曲、曲艺等的滋润。在民歌中.除旋律之外,最能表现其地方、民族特点的,莫过于润腔,而在古筝由于其乐器的功能特点,恰恰是最善于表现润腔的乐器
  • 勤学苦练 提高“悟”性——谈我对越剧主胡的认识
  • 越剧唱腔优美华丽,深得广大人民群众的喜爱,而越剧音乐,从单一的唱腔到现在的多声部伴奏,呈现出缤纷多彩的音乐效果。作为越剧戏曲伴奏者,我总觉得现在的伴奏工作,难度越来越大,难就难在现在的越剧音乐,品位越来越高,不再是先前的单一行腔了。从艺十九年,
  • 浅谈司鼓艺术之要领
  • 我于1986年考入诸暨戏校。1988年应聘进入杭州越剧二团,近20年司鼓生涯中,积累了一些经验,也荣获了一些省、市的嘉奖。
  • 漫谈《秦香莲》
  • 中国有一句古话:贫贱之交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司马迁在《史记》里有过类似的表述,说是“苟富贵,无相忘”。但富贵之后能不相忘的又有几个呢?陈胜起义之后,当年的伙伴就惊呼“涉之为人沉沉也!”更为典型的就是《红楼梦》里的贾雨村了,你看他包庇薛蟠、充发门子的行径,就知道他已经
  • 戏曲人未必都尴尬
  • 2003年第2期《戏文》上刊登了《戏曲人的尴尬》一文。我一连读了数遍,心情非常激动。在同情所说“尴尬,悲哀,迷惘,痛苦”的同时,想在此谈谈我的看法,与该文作者商榷。
  • 关于舞台布景减负的思考
  • 舞台美术是一门特殊的艺术。舞台布景则似不会说话的“艺术表演者”。它以虚拟和真实的运用形式为舞台戏曲剧情造就特定环境,为演员表演提供服务,是舞台表演艺术不可缺少的部分。随着时代的发展、科学的进步和观众审美情趣的提高,舞美布景从原来
  • 论戏剧的多重假定——大型纪实话剧《白杨陵事件》艺术分析
  • 戏剧作品是戏剧家的精神劳动的产物,是主体情志的对象化,是观念意识的客体化。也正是在这种意义上,本文认为,一切戏剧家创作的戏剧作品都是建立在创作主体的心理假定的前提之上的,而这种假定性的差异是导致不同的戏剧风格、戏剧流派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写实主义假定自己的创作
  • 蕙质兰心唤良知——姚剧《兰花女》观后
  • “五一”期间,笔者有幸观看了余姚艺术剧院的姚剧新编时装戏《兰花女》的彩排,感触极深。
  • 妙趣横生的《判婚记》
  • 拿到周洪良先生的剧本《判婚记》,上面清楚地写着“古装喜剧”几个字,我不由得有些疑虑。因为我和周洪良相识20余载,熟知他又倔又硬的脾气,嗓门也粗,性子也急,做事也板,为人作文从来不用曲笔的,人道“文如其人”,以他的性格忽然写了个“古装喜剧”,能“喜”得起来吗?
  • 缅怀人民戏剧家顾锡东
  • 顾锡东同志不幸逝世。一位才华超群,淡泊名利,助人不倦,达观风趣的仁厚长者离我们而去了。但我总觉得他没有走,他抽着烟.捧着茶杯,一口嘉善乡音,侃侃而谈的神情笑貌,宛在眼前,挥之不去。
  • 悼念一代宗师
  • 顾锡东先生走了!先生走后的第三天下午,我才从杭报记者小金的采访电话中惊闻噩耗,闻后一时不能自持,哽咽难语。
  • 寓非凡于平凡之中——顾锡东散论
  • 锡东同志离开我们三天之后,大家始感知到:他真的去了!这几天南北许多朋友的电话和电传络绎不绝:顾伯们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这是真的吗?因为谁也不能相信:这样一个精力旺盛、心胸开阔、热爱生活又生命力极强的人,竟然会跌了一跤就遽尔不起了?
  • 先生风范 山高水长
  • 似有一种预感,一连几个晚上守在顾锡东老师身边。在他离开这个世界的那天晚上,我看到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只是在顽强努力地呼吸,与病魔搏斗。而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恨自己没有回天的能力……
  • 顾伯伯,一路走好……——悼顾锡东老师
  • 顾伯伯去世的消息是旭烽告诉我的。那一天正好是星期天,我在书房里写作。天气闷热。旭烽的电话来了,她几乎是哽咽得说不出话,只说了一句:“顾伯伯走了,凌晨三时走的……”我一时愣住了,好久缓不过神来,怔怔的仿佛失了魂儿,心里想着:怎么会这样快呢?怎么就会治不好呢?……
  • 缅怀顾锡东先生
  • 顾锡东先生是当代著名剧作家,原浙江省文联主席,他是浙江戏剧界众望所归的领军人物,他的与世长辞,无疑是浙江文艺事业的极大损失。
  • 吕瑞英的“野姑娘”和萧皇后
  • 涡国殃民的十年文革,对越剧的摧残和迫害一代艺术家的情景哪堪回首?但是,能将黑暗前的光明保留在心底而熬到黎明的艺术家,在劫后逢春的年月里重返舞台、急起直追的情景更为振奋人心!
  • 京剧“流派”与角色刻划
  • 京剧界一直把学习、继承和发展各流派当成一件主要工作来抓。我作为一名京剧演员,对此感到由衷的高兴。
  • 难忘的一课
  • 在我近二十年的演艺生涯中,已记不得扮演了多少个角色,也数不清登上过多少次舞台,然而,有一件事却是令我终生难忘的。
  • 从模仿到创造——舞台艺术形象塑造的点滴体会
  • 我尽管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宁波文艺学校,并以学校首届越剧小百花“金花奖”及“十小姐妹”的荣誉称号进入宁波市小百花越剧团,但当自己正式要面对广大观众展示自己的艺术表演时,发现并非像在校想象的那么简单。因为专业剧团的演出是面对演出市场,我的表演必须经广大观众的检验和认可。
  • 忘掉自我,钻进去,化出来
  • 我做了26年旦角演员,演过有名有姓的大小角色,不下四五十个。其中,有属于很少有戏可做的小角色;也有属于照搬老师或别人创造的主、次要角色;还有属于剧团自编新戏中的主、次要角色。约摸估计,这三类剧目,各占三分之一。
  • 对继业一角的再认识
  • 2002年,我所在的杭州越剧院,为了备战“七艺”节,排演了新编民间传奇剧《流花溪》。我在剧中担任继业一角。这是个近代人物,表现难度很大。所以当我接受任务时,心里顾虑重重,为什么呢?因我在传统程式的表演道路上已走过十四个年头,舞台上手眼身法步、抛袖、转眼、举手投足那一套固有的
  • 古代“男旦”拾趣
  • 旧时的戏班,凡是女性角色,都是由男演员扮演。这种表演形式,一直承袭至今,俗称“男旦”。在“男旦”中,最著名的,自然要数京剧界梅、程、苟、尚“四大名旦”了。其实,这种演技高超的“男旦”在古时也不乏其人。
  • 但学凤声绕梁飞——访新昌县艺术学校副校长、越剧演员王学飞
  • 上海,一个为期三天的新昌“接轨上海推介会”将在那里举行,王学飞和她的学生们也将在那里进行几场演出。
  • 张明惠:为了“春天”的心愿
  • 6月29日晚,上海越剧院在逸夫舞台推出大型现代戏《被隔离的春天》。首场演出,产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台下的观众一次次报以热烈的掌声,许多来自抗非典一线的专家和医务人员观看了演出,深受感动。非典恶魔肆虐一时的日子虽然过去了,但《隔》剧所反映的这场关系到人类生死抉择与搏
  • 陈娜君印象
  • 与陈娜君一席谈,印象最深的是那句:“既然干这一行了,我就要把它干好。这是对事业的一种责任心,也就是说要敬业吧!”
  • 陈心曲 广袖飞——写意陈飞
  • “罗衣从风,长袖交横,络绎飞散,飒搐合并”,一直以为这《舞赋》中的佳句,只能倚着漫天想象缥缈在清冷的广寒宫,或是描摹于神秘的敦煌石壁上。直到看了陈飞的《行路》,那翩若惊鸿、矫若游龙的形象终于真切地复苏于眼前。
  • 落红不是无情物 化作春泥更护花——记南京市越剧团演员何秋萍
  • 见到何秋萍时,她正在一个老戏迷家中辅导越剧,很耐心地在给戏迷讲解越剧花旦的流派特点:“袁派发音轻松,傅派真假嗓结合……”
  • 越苑奇葩 姹紫嫣红——记福建省芳华越剧团副团长、优秀王派花旦李敏
  • 素有“榕城”美誉的闽东福州.是福建省芳华越剧团的故里,这个剧团孕育了一位德艺双馨的越苑奇葩——“芳华”越剧团的副团长、优秀王派花旦李敏。
  • 谈杭剧的衰亡
  • 长江三角洲地区在上世纪上中叶由本地滩簧演变为戏曲的有锡剧、沪剧、杭剧、甬剧等地方剧种。尽管这些年来戏曲的式微已成不争的事实,锡剧、沪剧、甬剧等也面临着生存危机的威胁,但它们依然活跃在各地的舞台上,依然出现一批有相当号召力的新一代领军演员,有着一批已然在萎缩的热
  • 玉兰芬芳 香溢甬城
  • 宁静的新芝宾馆沸腾了!这源于一位耄耋老人的魅力。矫健的步伐,飞扬的神采,慈祥的面容,爽朗的笑声,这一切无不带给人惊奇与欣喜。当著名越剧表演艺术家徐玉兰身着一袭红衣神采熠熠地出现在新芝宾馆多功能活动厅的时候,戏迷们不约而同地起身肃立,以发自内心、雷鸣般的掌声欢迎
  • 宁波市文联主办——徐玉兰与宁波越剧革新六十周年纪念活动
  • 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越剧的历史是一部不断创新的历史,越剧舞台美术的革新,最早就在宁波进行。1935年9月,以女子越剧早期名旦赵瑞花为首的中南大戏院,在戏院经理朱仁富的支持下,聘请绘景师绘制布景,在越剧舞台上破天荒地废除了“一桌两椅”,演出分幕分场、采用机关布景的《唐僧
  • 清风明月不沾尘(外两则)
  • 去年春夏之交,旅居海外多年的陆锦花先生又一次踏上故国的土地……沧海桑田,我想此时的陆老先生心中一定有着无限感慨吧?!这毕竟不是一本几十万字的《海外游子陆锦花》一书可以浓缩的,就连我这位深深热爱她的戏迷心头似乎也汇聚了千言万语,要想一诉为快。
  • 越剧情缘
  • 今年北京的春天,雨水似乎特别多,没想到“清明时节雨纷纷”这份江南拥有的景致,竟也眷顾了座落于北方的都城。带着这一份伴着泥土芳香的湿湿心情,坐在窗前,望着书架上一层层的越剧碟片,CD机里响起幽幽的越音,思绪徜佯在越剧世界中翩翩起舞……
  • 大风歌
  • 我是在没有什么可看没有什么可听的情况下,听到了古老的绍剧。
  • 随越而飞
  • 郊区的环境,安静是优点,有时却又是弱处,像在这样的午夜,突然想写些什么,却又一不小心选择了越剧。偏又有雨不期而至,轻轻叩访我的窗牖,我真的动容了。“浪迹天涯”一并来梳洗我的孤独,翻开了我早已捂得沉沉的梦,这是熟悉得不能再熟的声音。孤清悲怆,在这寂静的夜,褪去我心的浮华
  • 邂逅竺小招
  • 去年深秋时节,我带着几多期待、几多渴望来到小桥流水潺潺,杏花春雨绵绵,越调声声情缠绵的向往之地——人间天堂杭州,参加全国“利群杯”越剧票友赛。
  • 白杨陵事件
  • 判婚记
  • 中国早期越剧
  • 本刊理事会理事名单
    调整工作计划 抓紧剧目修改 全省“七艺节”剧目筹备工作有条不紊(戚毅)
    “钱江浪花”涌新曲——现代小戏创作排演杂感(励栋煌)
    梦境中的理想追求和幻觉中的现实苦闷——论“三李”并称的心理基础(周慧晖)
    顺势而为 打造越剧新天地(董小青)
    潜心勾稽 “余墨”不余——读谢涌涛新著《戏场余墨》(王春灿)
    遂昌现时傀儡戏演出现状及对策(何素静)
    漫谈学“笛艺”(吴樟华)
    如何把握舞台音响的艺术性和技术性(骆志军)
    现代舞台空间艺术(孙元尉)
    浅谈筝曲中的润腔演奏(陈丽容)
    勤学苦练 提高“悟”性——谈我对越剧主胡的认识(彭纪福)
    浅谈司鼓艺术之要领(金志良)
    漫谈《秦香莲》(笑谈)
    戏曲人未必都尴尬(朱启忠)
    关于舞台布景减负的思考(舒福君)
    论戏剧的多重假定——大型纪实话剧《白杨陵事件》艺术分析(钱久元)
    蕙质兰心唤良知——姚剧《兰花女》观后(诸焕灿)
    妙趣横生的《判婚记》(严迟)
    缅怀人民戏剧家顾锡东(顾颂恩)
    悼念一代宗师(包朝赞)
    寓非凡于平凡之中——顾锡东散论(沈祖安)
    先生风范 山高水长(吕建华)
    顾伯伯,一路走好……——悼顾锡东老师(杨东标)
    缅怀顾锡东先生(周健尔)
    吕瑞英的“野姑娘”和萧皇后(李惠康)
    京剧“流派”与角色刻划(朱玉峰)
    难忘的一课(沈美娟)
    从模仿到创造——舞台艺术形象塑造的点滴体会(唐丽君)
    忘掉自我,钻进去,化出来(胡芝芬)
    对继业一角的再认识(徐铭)
    古代“男旦”拾趣(王丽)
    但学凤声绕梁飞——访新昌县艺术学校副校长、越剧演员王学飞(余昭昭)
    张明惠:为了“春天”的心愿(紫枫)
    陈娜君印象(李莉)
    陈心曲 广袖飞——写意陈飞(郑璐)
    落红不是无情物 化作春泥更护花——记南京市越剧团演员何秋萍(海涓)
    越苑奇葩 姹紫嫣红——记福建省芳华越剧团副团长、优秀王派花旦李敏(陈庭辰)
    谈杭剧的衰亡(偶文)
    玉兰芬芳 香溢甬城(单小燕)
    宁波市文联主办——徐玉兰与宁波越剧革新六十周年纪念活动(孙世基)
    清风明月不沾尘(外两则)(恒巍)
    越剧情缘(孙颖霞)
    大风歌(岑燮钧)
    随越而飞(刘艳)
    邂逅竺小招(何德风)
    白杨陵事件(陆军)
    判婚记(周洪良)
    中国早期越剧(秦关)
    《戏文》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