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艺术 > 《戏文》 > 2004年第05期
  • 第七届中国艺术节祝贺演出剧目(19台)
  • 第七届中国艺术节演出剧目剧种介绍
  • 京剧戏曲剧种。流行全国。有二百多年历史。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起,原在南方演出的三庆、四喜、春台、和春四个徽调班社,陆续进入北京演出,同来自湖北的汉调艺人合作,相互影响,接受了昆腔、秦腔的部分剧目、曲调和表演方法,并吸收了一些民间曲调,逐渐融合、演变、发展而成。音乐上
  • 浅谈县级专业剧团的生存和发展
  • 县级专业剧团,在新形势下,如何生存,怎样发展,是一个值得我们探讨的问题。本文根据我团的实际,谈一点粗浅的看法和做法。
  • 戏文——我国“真戏剧”之成
  • 戏:供耳目之娱的伎艺活动,泛称“戏”,用以取悦于人或竞赛自娱。
  • 舞蹈的节奏和呼吸
  • 节奏是舞蹈的基础,在舞蹈中节奏可以说是无处不在。有舞蹈必须有节奏,而节奏也制约着舞蹈。
  • 中国戏剧文学学会换届选举魏明伦当选会长
  • 温岭民间剧团首次晋京献演
  • 8月10日上午,浙江省温岭越剧团全体演职人员轻装上阵,携拿手好戏《皇帝告状》晋京参加第七届中国映山红民间戏剧节优秀剧目汇演。这是温岭民间剧团首次晋京演出。
  • 雅韵仙音,千古流芳——余姚龙山剧院纪念戚雅仙演唱会侧记
  • “我是余姚人,所以讲,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一定要来这片土地看看”,空旷的剧院上空回旋着戚雅仙老师生前的真情告白。“人已走兮音长留”,观众不禁陷入对戚老的深深怀念中,思绪纷飞。
  • 夜深沉
  • 每次想到《断指记》,都会联想起另一个苍凉的故事:
  • 那晚,与王子《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 越剧是戏曲百花园中一朵绚丽的奇葩,也是我国的第二大剧种,但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的价值取向和文化需求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尤其是现代化生活的快节奏,助长了人们求新、求快、求异的心理需求。而戏剧本身的节奏缓慢,曲目单一,使得这朵奇葩少了观众——这一肥沃的土壤。
  • 《神奇的雀翎》(《孔雀翎》)的创作预设
  • 由平阳县木偶剧团和平阳小百花越剧团联合演出的人偶童话剧《神奇的雀翎》,自2000年在温州市首届艺术节亮相后,分别在平阳、温州、杭州、广州等地为中小学生们演出了80多场。荣获了温州市艺术节优秀剧目奖、浙江省戏剧节优秀剧目奖和观众最喜爱剧目奖、温州市及浙江省精神文明
  • 郭沫若和痴迷写剧的理科大学生
  • 在著名学者余秋雨最新出版的自传体新作《借我一生》中,曾几次提到郭沫若推荐中国科技大学学生曲信先转入上海戏剧学院学习之事,但没有展开详写。在这里,笔者愿作一点介绍。
  • 追记著名越剧演员陈剑秋
  • 陈剑秋(1929~2002),女,她出生于浙江绍兴,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初,随父迁居上海南市区,少年时在上海市龙凤舞台拜师学习越剧生角。
  • 一个走书艺人的爱艺路
  • 她的身上浓缩了宁波市乃至全省一代曲艺艺人的风雨历程。她是唱蛟川走书的代表人物,是宁波目前年龄最大的艺人之一,今年虽然已77岁了,但她依然在为蛟川走书的兴盛而奔波。她就是我市的著名曲艺艺术家张雅琴。
  • 高剑琳的风雨艺术人生——中篇:1950—1966艺术精进形成流派酸甜苦辣风雨兼程(续)
  • 以团为家,对于高剑琳和“西越”的全体演职人员来说,并不是一句空话。高剑林和许瑞春这两位正副团长,从文化局回来后便先拿出了自己积攒多年的几万元存款,为有困难的同志安家。又将自己十余年来置买的私人行头(满满八箱,其中价值较贵者如水钻纱帽、紫金冠、小生巾等,一件就值1000
  • 小剧场越剧《牡丹亭》的别样风景
  • 在上海的安福路,未来“戏剧大道”的核心链上,2004年5、6月间的那段日子,很有些意思。一边是新改建成的永乐咖啡小剧场里,来自十几所高校的师生在举行“戏剧草根行”的汇演与交流;一边是艺术剧院里,新改版的话剧《长恨歌》再度亮相;中间的戏剧沙龙呢,一出名为《牡丹亭》的小剧场越剧正“搅乱”着观众的欣赏神经。
  • 角色的体验和体现
  • 要当一个演员不容易,必须具备当演员的基本素质条件。但更不容易的是,当个好演员,当个有成就的演员。在我自走上演员专业工作以来,对这一点体会尤深。我进团以来,已经在好几个大型剧目中担任主演,但有一次,我排演一个折子戏《剔目》,演出后,许多人都说我这个戏的表演特别有光
  • 一个在高潮戏中发挥特殊作用的配角——漫谈扮演越剧《荆钗记》中钱夫人的感想
  • 如果谈到一个戏的高潮问题,人们一般总认为高潮是情节发展的最高点,也是主要人物情感发展的最高潮点。主要的戏,当然也是在主要人物身上动脑筋。然而。越剧《荆钗记》全剧一个剧场效果非常好的高潮戏.即最后一场“钗圆”,编剧张思
  • 谈“笑”——试说对董卓的人物塑造
  • 凡人皆都能“哭”,是人也都会“笑”,此乃天性也。“哭”与“笑”是人类表达感情的重要方式。人有七情六欲,悲欢离合;大欢之时必然要笑,大悲之时也能含泪苦笑。
  • 过把越剧“瘾”——我演杨开慧
  • 今年58岁的我,每日在医院上班为患者解除病痛,是做医生的宗旨!下班时只要听到、看到越剧;随着优雅,优美的诗情画意……。疲倦和劳累随之而烟消云散,为什么?因为这是“幸福”。幸福原来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找到属于自己的空间,真真切切地品味唯有自己知晓的欢乐;去感知;去捕捉;去品味;去体会。喜欢越剧是我的心情,啊!原来幸福是一种心情!
  • 花缘
  • 无数次的等待,无数次的渴望,终于迎来了你对我的微笑。
  • 千年沈氏园
  •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 燕儿归来总有声
  • 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既古典又现代的剧照。古典之处在于她的一身戏服,现代之处在于她脸上所洋溢出来的都市女性气质。舞台上的她,光彩照人,仿佛一缕春风飘过,带给我们的是俏丽婉转的美丽的形象;生活中的她.光彩依旧,性情随意热情,仿佛一层淡淡的月色弥漫在空气中,带给我们的是她生活中的那份轻松与写意。她就是《洗马桥》中娇公主的扮演者——周燕萍。
  • 越苑新梅香维扬
  • 人间四月芳菲尽,越苑新梅香维扬。
  • 戚派情结
  • 偶然看到苏轼写的一句: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我的心猛然一惊,这不正是我喜欢戚派艺术的感觉吗?我不知道生活中有什么东西能让我比欣赏戚派唱腔更感动的,只要与戚派有关的一切总能触动我的心弦,莫名地感动得想哭……
  • 《流花溪》打击乐设计构思
  • 民间传奇剧《流花溪》,讲述的是发生在清末明初江南山乡一个古老封闭的阚氏大家族中四代女人的恩怨沉浮,背欢离合的传奇故事。是著名导演杨小青执导的力作,被媒体称为戏曲版的《橘子红了》,它超越了传统的思维模式与艺术表现方式。因此,在打击乐设计上必须力求突破,有所创新。在五
  • 舞台演出的总调度员——舞台监督
  • 舞台演出是一门综合性的艺术。作为这门艺术的总调度员——舞台监督,他所具备的专业技能的高低,直接关系到整个演出的质量和效果及整个演出是否能顺利进行。除了导演以外,他是整个剧目演出中的管理者、掌握者、指挥者、调度者。因此,作为舞台监督,必须掌握舞台艺术的规律,熟悉参与艺术创作的全过程,才能准确、到位的履行舞台演出中“总调度”员的职责。
  • 飞扬的青春 崇高的事业
  • 青春是进发的激情,青春是坚定的脚步。有人把青春献给了蓝天,有人把青春献给了大地。而我们——普通的文艺工作者则把青春献给了社会主义文化事业,在小小的戏曲舞台上,处处体现出我们不平凡的人生。
  • 《典妻》导演手记
  • 这是鲁迅的诗作《悼柔石》。
  • 回归和再现:甬剧《典妻》中“妻”的形象塑造
  • 甬剧《典妻》诞生已经两年多了,她一面世就受到了观众的热烈反响和好评,也引起了戏剧界的关注,并获得了包括中国戏曲学会奖在内的各类奖项。《典妻》对甬剧来说是其百年发展史上一个具有转折意义的作品,同时也是“小剧种、大转型”的一次成功尝试。
  • 我演秀才——秀才心理浅析
  • 甬剧《典妻》是根据柔石短篇小说《为奴隶的母亲》改编创作。民国初年,浙东偏僻山村住着一家大户,主人是个秀才。虽说秀才雅正斯文,之乎者也,可身上总透着一股俚俗之气,说他土倒有几分雅,说他雅总带几分土,儒雅之中透出迂腐正是剧中秀才形象的真实写照。已过知天命之年的秀才夫妇。
  • 重新定位,努力突破——我演“夫”的体会
  • 在接到饰演《典妻》中“夫”这一角色的任务后,我在案头上添了三种文本:一是柔石先生的原著《为奴隶的母亲》;二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根据原著改编的沪剧剧本;三是罗怀臻先生新近改编的甬剧《典妻》剧本。通过对比,我发现三者塑造的“夫”的形象并不完全一致。原著中“夫”的形象是一个酒
  • 我演“大娘”
  • 我在甬剧《典妻》中饰演“大娘”一角,这是我从艺三十多年来所遇到的我最喜爱、也是最具有挑战性的角色。
  • 努力寻求建立开放性创作思维——浅谈甬剧《典妻》唱腔设计
  • 各滩簧剧种在近几十年来变化较大,甬剧也不例外,开始时多用当时民歌小调,由几十支曲调随不同剧情需要选用。从甬剧滩簧时期起,选用“老调”为主唱调,民歌小调成了色彩性、辅助性的唱调。“老调”是在说唱音乐的基础上蜕变而来,使之板腔化,但它的板式变化形式又与皮簧等剧种的板
  • 关于甬剧《典妻》舞台美术设计
  •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我在苏联列宾美术学院留学的时候,我的导师给了我许多教导。特别是导师在辅导创作时针对构思问题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不拘一格,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这三句话指导了我这几十年的艺术教育和艺术实践,十分受益。
  • 成功幕后——谈甬剧《典妻》形体设计
  • 由罗怀臻先生编剧的甬剧《典妻》在导演曹其敬先生的统领下,经过宁波市艺术剧院甬剧团全体演职员的共同努力,于2002年公演,引起轰动,受到了有关专家、学者及广大观众的好评,被誉为甬剧史上的又一里程碑。尤其是对该剧中的形体设计,给予充分的肯定,使我倍受鼓舞。
  • 《典妻》的改编
  • 《典妻》是一个悲剧。
  • 清丽·凄美·深沉——感受甬剧《典妻》
  • 这是一台凄美的演出。
  • 成功的改编 精彩的演出——谈甬剧《典妻》
  • 自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改编名著已成为戏剧和影视的热络现象,遂引起文艺评论界和广大观众的热切关注,并且一时间形成学术讨论的热门话题。
  • 美的启示——观甬剧《典妻》
  • 上世纪九十年代,人们总在关怀着新世纪的戏剧的命运。在近几年的舞台上,出现了好几部非常精美的戏曲,的确称得上令人耳目为之一新。甬剧《典妻》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优秀剧目之一。这些剧目,宣示了中国戏曲已经走进了一个全新的世纪。
  • 一次赏心悦目的观剧体验
  • 推开古老斑驳的围墙,踏上柔石故乡的石子路。耳边传来了汩汩的流水声。透过阴郁惨淡的晨雾,我看到的就是那个时代,就是那个小镇,就是那个贫困破败的家……如此逼真,又如此虚幻。
  • 倾吐哀伤的思绪也是最甜美的——赞甬剧《典妻》的改编及演出
  • 据我所知,甬剧与沪剧有很深的血缘关系,我曾记得在沪剧表演艺术家丁是娥生前我与她有过一次交谈,她深情地谈到60年代初沪剧团由朱端钧先生导演了两个戏:一个是《星星之火》,一个是根据意大利普契尼歌剧改编的《蝴蝶夫人》。从此沪剧就从市井的俗文化提升到了都市化高雅戏剧的殿堂。我认为今天的甬剧《典妻》在甬剧史上,与沪剧的两个戏一样,有着里程碑的意义!为此,我为《典妻》荣获“中国戏曲学会奖”表示衷心的祝贺!
  • 王锦文——甬剧因你而灿烂
  • 世上有这么一些人,他们似乎是专门为某个事业而生的,他们为自己所钟爱的事业倾注了全部的心血,而这项事业也因为他们变得更加美丽和灿烂。
  • 立足本土文化,与时俱进创精品——甬剧《典妻》荣获中国戏曲最高学术奖的背后
  • 同戏剧界的其他常设性奖项不同,“中国戏曲学会奖”是一个不定期颁发的学术类奖项。这么多年下来,只有京剧《曹操和杨修》、昆剧《班昭》、越剧《西厢记》、川剧《金子》等寥寥可数的几部剧目进入评委们的视线。作为“中国戏曲学会奖”的第八个得主,甬剧《典妻》在中国当代戏曲理论史上的地位已经得到确认。
  • 小剧种唱出了“大戏”——看甬剧《典妻》如何实现突破(上)
  • 前不久,宁波市艺术剧院创作演出的甬剧《典妻》荣获“中国戏曲学会奖”。这是该项全国戏曲最高学术奖设立17年来小剧种首次获奖。能与京剧《曹操与杨修》、越剧《西厢记》这样的“大牌”戏剧荣获同奖项,代表地方小剧种的甬剧《典妻》,完成了一次成功的突破。
  • 观众是最终的裁判——看甬剧《典妻》如何实现突破(下)
  • 甬剧《典妻》的频频获奖并没有让主创人员因此而自我满足,他们深知,一出好戏光有专家的肯定是远远不够的,市场才是赖以生存的基础,观众才是最终的评判。
  • 博采众长演“滩簧”——谈甬剧《典妻》的创新
  • 昨前两晚,以戏剧演出为主的逸夫舞台出现了今年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开始以来的最佳上座,宁波甬剧团演出的甬剧《典妻》以其崭新的舞台风貌引起了观众的浓厚兴趣。甬剧作为一个地方小剧种.以开放的姿态汲取其他剧种的长处为己所用,更是引起了专家们的关注。
  • 设立17年仅开八次奖《典妻》获“中国戏曲学会奖”
  • 有“全国戏曲最高学术奖”美誉的“中国戏曲学会奖”,近日将该奖设立17年来所开的第八次奖项,颁予宁波市艺术剧院创作演出的都市新甬剧《典妻》。
  • 《典妻》纪事
  • 秦弱兰
  • 东郭先生
  • 新年礼物
  • “非常”的爱
  • 问你爹妈
  • 专家门诊
  • 跟你走
  • 特别优待
  • [七艺节专栏]
    第七届中国艺术节祝贺演出剧目(19台)
    第七届中国艺术节演出剧目剧种介绍
    [本刊特稿]
    浅谈县级专业剧团的生存和发展(唐洁妃)
    [百家论坛]
    戏文——我国“真戏剧”之成(洛地)
    舞蹈的节奏和呼吸(金艳)
    [八面来风]
    中国戏剧文学学会换届选举魏明伦当选会长(宗先)
    温岭民间剧团首次晋京献演(黄晓慧 李敏华)
    雅韵仙音,千古流芳——余姚龙山剧院纪念戚雅仙演唱会侧记(单小燕)
    [剧作点击]
    夜深沉(杜竹敏)
    那晚,与王子《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朱英娜)
    《神奇的雀翎》(《孔雀翎》)的创作预设(施小琴)
    [戏史钩沉]
    郭沫若和痴迷写剧的理科大学生(顾育豹)
    追记著名越剧演员陈剑秋(徐兆格)
    [艺术家传略]
    一个走书艺人的爱艺路(吴益峰)
    高剑琳的风雨艺术人生——中篇:1950—1966艺术精进形成流派酸甜苦辣风雨兼程(续)(苟良)
    [表导演艺术]
    小剧场越剧《牡丹亭》的别样风景(刘平)
    角色的体验和体现(张玉娟)
    一个在高潮戏中发挥特殊作用的配角——漫谈扮演越剧《荆钗记》中钱夫人的感想(梁小兰)
    谈“笑”——试说对董卓的人物塑造(金月笙)
    [戏迷沙龙]
    过把越剧“瘾”——我演杨开慧(袁凤宝)
    花缘(周吉文)
    千年沈氏园(周明娟)
    燕儿归来总有声(花雨夜)
    越苑新梅香维扬(张垣)
    戚派情结(陆幼飞)
    [艺海一得]
    《流花溪》打击乐设计构思(阮明奇)
    舞台演出的总调度员——舞台监督(钱盛林)
    [演员传真]
    飞扬的青春 崇高的事业(胡小敏 袁宏格)
    [《典妻》专辑]
    《典妻》导演手记(曹其敬)
    回归和再现:甬剧《典妻》中“妻”的形象塑造(王锦文)
    我演秀才——秀才心理浅析(杨柳汀)
    重新定位,努力突破——我演“夫”的体会(沃幸康)
    我演“大娘”(陈安俐)
    努力寻求建立开放性创作思维——浅谈甬剧《典妻》唱腔设计(戴纬)
    关于甬剧《典妻》舞台美术设计(周本义)
    成功幕后——谈甬剧《典妻》形体设计(孙大西)
    《典妻》的改编(郭汉城)
    清丽·凄美·深沉——感受甬剧《典妻》(廖奔)
    成功的改编 精彩的演出——谈甬剧《典妻》(薛若琳)
    美的启示——观甬剧《典妻》(叶长海)
    一次赏心悦目的观剧体验(顾天高)
    倾吐哀伤的思绪也是最甜美的——赞甬剧《典妻》的改编及演出(王复民)
    王锦文——甬剧因你而灿烂(牧野)
    立足本土文化,与时俱进创精品——甬剧《典妻》荣获中国戏曲最高学术奖的背后(王芳)
    小剧种唱出了“大戏”——看甬剧《典妻》如何实现突破(上)(李建新 蒋一娜 罗颖杰)
    观众是最终的裁判——看甬剧《典妻》如何实现突破(下)(李建新 蒋一娜 罗颖杰)
    博采众长演“滩簧”——谈甬剧《典妻》的创新(陈竹)
    设立17年仅开八次奖《典妻》获“中国戏曲学会奖”(陈娉舒)
    《典妻》纪事
    [剧坛新作]
    秦弱兰(张万谷)
    东郭先生(朱抗美)
    新年礼物(邓伯林 刘鞠梅)
    “非常”的爱(张平 岳焕彬)
    问你爹妈(史锦伟 吴道法)
    专家门诊(朱达 邹燮安)
    跟你走(刘秀芳 岳焕彬)
    特别优待(邓伯林)
    《戏文》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