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艺术 > 《戏文》 > 2005年第02期
  • 本刊理事会理事名单
  • 浙江举行纪念昆剧表演艺术大师王传淞诞辰100周年‘暨全国昆剧名丑名剧展演’活动
  • 今年,是昆剧表演艺术大师王传淞诞辰100周年。由文化部艺术司、浙江省文化厅主办,浙江昆剧团承办的“纪念昆剧表演艺术大师王传淞诞辰100周年‘暨全国昆剧名丑名剧展演”活动,于2005年4月8日在杭州隆重举行。
  • ——答《戏文》编者问
  • 今年是夏衍同志诞生105周年。我们特刊登夏公在23年前为本刊撰写的《答<戏文>编者问》,夏公不仅是本刊创始开始一直关心我们工作的文化界高层领导,也是第一个对本刊的工作提出直率意见和批评的前辈。虽时隔20余载,但文中的许多观点仍对我们有着现实的指导意义。追风缅怀,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 浙江戏剧界举行理论年会
  • 隶属于浙江省戏剧家协会的省理论专业委员会年会,于3月22日至23日在杭州孔雀宾馆举行。来自全省戏剧界的30多位理论工作乾欢聚一堂,就浙江戏剧理论的现状和实践,戏剧理论的走向以及浙江戏剧面临的问题等进行了一次思想交流和观点的碰撞。与会代表认为,浙江的戏剧理论在建设文化大省的过程中,
  • 浙江省戏剧导演学会全体会议座谈纪要
  • 时间:2004年3月5日,6日。地点:温州市国际海员俱乐部。顾颂恩(浙江省文联副主席、省剧协主席)一是来看望老朋友。二是导演队伍太重要了,导演从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一个地区戏剧的命运。真正把握全局、把握艺术方向的靠导演。一个地区有好导演,可少走很多弯路,多出很多成果。戏剧靠导演组织,再面向群众为人民服务,民生民心民意,导演身体力行,把戏尽量艺术化,
  • 北京大学戏剧研究所戏剧论坛4月10日在北大举行
  • 由北京大学戏剧研究所发起并主办的“北京大学戏剧研究所论坛”于2005年4月10日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举行。
  • 甬剧艺术的风凰涅槃
  • 一、本文文体:调查。二、调查对象:甬剧文化与它的兴衰历程。三、调查背景:笔者对家乡的戏剧一直有着一种很深的感情,总酝酿着能为之做些什么。“七艺节”在浙江省举办,宁波也是举办城市之一。这使得家乡人对家乡的戏剧有了很高的期盼。宁波的地方剧种甬剧更是推出了其呕心之作《典妻》,
  • 真爱,穿越私情与世俗——写在新编古装越剧《阴阳草》即将演出之际
  • 刚刚入冬的时候,听说余姚市艺术剧院将排一台新编古装越剧《阴阳草》。笔者也和其它一些关心它的人们一样,第一反应就是:这讲述的或许是一个神话式的故事。待后来看了剧本,才发现是一个很生活的故事。这台戏剧是多线路的,那种立体的错综复杂就此体现。明线是陈氏三兄弟与一个女子芳草间的情感升华,暗线是马知县(和师爷、族长等构成)集团对纯真爱情问的倾轧.
  • 深度切入人的内心世界——重读夏衍剧作扎记
  • 深度切人人的情感和内心,揭示人物心灵奥秘,是戏剧塑造人物形象的关键。夏衍的剧本没有那种兔起鹘落、扑朔迷离的剧情,也没有诗情洋溢、慷慨激昂的大段台词,靠什么来吸引观众呢?是靠他善于从平凡的生活现实出发,以细致的笔触开拓人物心灵的堂奥,发掘人物内在潜流,从而达到了相当的审美层次,产生独特隽永的艺术魅力。夏衍这一笔法在中国现代戏剧史上独树一帜,而他的《芳草天涯》在人物心理的刻画上尤为出色。
  • 天时地利人和占尽 至真至爱至情皆备——越剧《家》观后感
  • 无论是巴金的小说《家》,还是曹禺的话剧《家》,对中国的读者和观众来说都是非常熟悉的作品,2003年的上海国际艺术节上,话剧《家》、沪剧《家》、川剧《家》(《激流之家》)、越剧《家》四台作品,先后登场,起先,最不被我看好的就是越剧的《家》,明星版的话剧《家》,孙道临、奚美娟、凯丽、陈红、程前、王师槐等等一堆大牌名演员汇集,在加上大导演陈薪伊的指挥,
  • 珍视特色 扬其所长 提升越剧发展的理论自觉
  • 首先,在对越剧是否存在剧种局限或局限大小的认同上,一直就没有达成共识。这是因为:一方面在其发展的历史上,越剧曾经有过许多的探索和改革,而在这些探索和改革的实践中的确涌现了许多历史性的功绩,例如女子越剧的出现,施银花对[四工调]的创始、袁雪芬对[尺调]的创造、尹桂芳开创小生与花旦均可担任头肩的演艺风习、越剧流派唱腔的形成、杨小青“诗化”越剧的呈现样式等等;
  • 在抗战现实与艺术追求之间——夏衍抗战时期的戏剧创作
  • 当审视这位有着多方面文学艺术造诣的艺术家时,我又不得不承认.他其实是一个职业革命家,那才是他一生中的主业,其他的一切,从报告文学到译介域外著作,从办报纸到搞电影戏剧,对他来说都只是革命的一个环节。艺术和革命,于他是二而一的事物。想起许多人穷尽一生的心血,也不能达到他其中一项工作的成就,我不禁为他的精力和才华而叹服,同时也困惑.
  • 我对当今戏曲发展的一些看法和建议
  • 我是一个喜欢戏曲多年的戏迷,虽然年纪不算最大,但迷戏的年龄却真不算少,也有二十年了吧。说起来现在的戏曲应该是陷入了生存的困境,看看报纸、电视,充斥的是歌星个唱、进口大片、歌舞晚会的消息,戏曲新闻乃至演出都缩小到不能再小的范围,好多剧种都需要政府扶植才能活下来,可政府又不能全部包办,于是不少剧团陷入越穷越少演,越少演票价越高,票价越高越没人看的怪圈,
  • 戏内人与戏外人——读《飞扬的青春 崇高的事业》
  • 2004年第五期《戏文》刊登的《飞扬的青春崇高的事业》一文,(本刊发表时,将两位作者误注为平阳越剧团演员,实为乐清市越剧团演员,特此更正并致歉)对作者真实情感的流露深表感动,在此,就戏内人与戏外人一题与广大读者作一商榷。
  • 民职剧团如何在竞争中进一步求得更大发展
  • 改革开放以来,嵊州的民间演出队伍不断扩大,拥有了100多个团体,数千从业人员,成了嵊州一项重要特色文化产业和农民的致富门路,他们的演出足迹遍及江南各地,深受群众欢迎,这一现象向我们证明民间艺术表演团体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在国内国际文化艺术市场激烈竞争的情况下不仅可以生存,而且可以发展,可以拥有自己的广阔天地,
  • 浙江地方戏曲现状调查及前景分析
  • 本文所要论述的浙江地方戏剧剧种是指不包括昆剧、京剧、越剧在内的其他兴起于浙江又流传于浙江境内的戏曲种类,包括乱弹,滩簧,调腔(高腔)三大类,以及用这些戏曲声腔、剧目进行演出的木偶戏、皮影戏。
  • 架起传统文化与青年之间的桥梁——从青春版昆曲《牡丹亭》的轰动效应谈起
  • 在2004年,中国戏曲舞台上出现了一台称之为青春版昆曲的《牡丹亭》,这台青春亮丽的剧目乍一在舞台上亮相,就受到了观众的极大关注,尤其是受到了广大大学生的青睐,立即在大学生中掀起了一股《牡丹亭》热。在各地剧场及高校演出时,还出现了一票难求的盛况。在戏曲演出并不很景气的今天,大学生平时对戏曲演出更是很少光顾,那末是什么原因使《牡丹亭》对大学生们产生了如此强烈的吸引力?
  • 抉微发奥,回味隽永
  • 蒋星煜先生撰著《西厢记研究与欣赏》一书,近日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这是蒋先生研究《西厢记》的第七本专著。众所周知,蒋先生研究《西厢记》的成绩卓著。尤其是他对《西厢记》版本、文献的研究,其内容之精深广博,几十年来在海内外享有盛誉,而其对戏曲理论体系建设之贡献,亦为学术界所公认。
  • 占领乡村演出市场有利专业剧团的生存和发展
  • 近年来,因新潮娱乐日益繁荣,致使传统戏剧的城区演出市场仍处于疲软状态。但在国安民泰的今天,乡村戏剧演出市场却日渐宽广起来。这不仅使众多业余演艺团体应运发展,也使许多专业剧团在“送戏下乡”的旗帜下赢得了可喜的艺术效益和经济效益。
  • 土族民间音乐的分类及艺术特色浅析
  • 土族源自东胡鲜卑族慕容部分支土谷浑,在长期的历史发展演变过程中,融合了蒙古、藏、汉等民族成分,成为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土族自称“吐护家”、“吐昆”、“察汗蒙古尔”,主要分布在青海省的大通、互助、民和、乐都、同仁和甘肃省的天祝、永登等县,约二十余万人,其中生活在青海境内的约为十七万人,主要聚居在青海东部的互助土族自治县。土族有本民族的语言,属阿尔泰语系,
  • 漫谈戏曲电视文化
  • 中国戏曲源远流长,它不仅是中华民族的艺术瑰宝,也是世界艺术宝库中璀璨的明珠。戏曲与电视原本是两个不同的个体,但自有了电视之后,戏曲便与其有了一种不能分割的情结。戏曲的渊源要远远早于电视,这是毋容置疑的。现在的状况是,电视不仅后来居上,而且大有“长江后浪灭前浪”的势头。其实电视的现状也不容乐观,同样面临着被网络这一高端科技替代的趋势。不过这是另一个话题,
  • 梅花高洁白如玉——记小白玉梅老师从艺二三事
  • 去年春天,小白玉梅老师谢世了。不知怎的,自她故世以来,我对她的思念,似乎没有中断过。一年前,我曾多次登门采访过她。而每当我在以后采访其他任何一位老艺术家的过程中,小白玉梅老师的身影,常常会在无意间闪现在面前,挥之不去:清癯的面容,慈祥的笑脸,清脆的语音,热情的交谈,令人根本感觉不到她已是一位八十多岁高龄的老人。她那对我既有慈母般的关爱,
  • 越剧名伶张湘卿
  • 张湘卿(1919—1989)女,幼名张香娥,嵊县长乐镇三村人。1930年4月进入崇仁镇戒德寺开办的“高升舞台”科班学艺,习小生。与筱丹桂、贾灵风、裘大官、周宝奎等为同科姐妹。与筱丹桂同合领衔主演14年之久。
  • 两代名丑昆坛铸辉煌——记昆曲名师王传淞和嫡系弟子林继凡
  • 五十年代,人民日报发表社论《一出戏救活了一个剧种》,浙江昆剧团演出的昆剧《十五贯》,一誉轰动京华,影响波及全国。周恩来总理观看演出后,亲自参加了在京召开的昆剧《十五贯》座谈会,并作了重要指示。昆丑巨匠著名昆剧传字辈老艺术家王传淞,在该剧中饰演的娄阿鼠,以动人形象从而蜚声剧坛。周总理对王传淞说:“你把娄阿鼠演活了,昆曲的丑角对许多剧种都可以师承,
  • 高剑琳的风雨艺术人生——下篇:1967—1987风吹雨打伤身伤心冬去春来花开花落
  • 高剑琳牢记着周总理的教导.要为华东工人服务,还要更好地为西北群众服务,在西北生根开花。“生根开花”这四个字,不论是对高剑琳还是“西安市越剧团”来说,不只是打开局面,站稳脚跟就能了事,还必须要作出长远的计划和安排。在业务好转之后,高剑琳所能想到的,还是“开源节流,勤俭办团”,同时又增添了“多排好戏,增加积累”的内容。五十年代后期,她就曾畅想过:
  • 补天戏曲社金榜题名
  • 1985年12月,江苏省海门市天补中学独树一帜打起了补天戏曲社的旗号,在补天迈步进入20周年纪念日之际,补天戏曲社及社刊《补天戏苑》,在全国各地中学社团的评比中.几度金榜题名。
  • 南花北移 再现辉煌——2004年越剧在天津回眸
  • 已经过去的2004年,是越剧在天津最为红火的大丰收年。无论是外地专业名团来津表演,抑或本市越迷业余票戏,高潮轮番迭起,佳剧接连不断。越剧爱好者们高兴地把这一年称作天津的越剧年。
  • 随越而飞
  • 西湖与越剧,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文章一写再写都值得,只是此类诗文实在太多,自己常沮丧于笔拙文劣,因而忍而再忍,十分不想动笔,但杏花春雨江南始终索绕着我,忆其幽远,闻其丝乐,终难自禁,辄有此文。
  • “钟点”叹来了“越剧十佳”
  • “耳听得一点钟.钟声勾起我浪子梦.往事历历在眼前,回忆不禁悔无穷……”
  • “江苏省越剧十佳票友”脱颖而出
  • 江苏是戏曲大省,为了弘扬民族艺术,振奋民族精神,丰富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推进江苏文化大省建设,中共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文化厅联合举办了“江苏省戏曲票友大赛”,2004年12月17日在省城南京举办的京、昆、越、锡四个剧种的决赛,场场红火,高潮迭起。江苏省越剧十佳票友也脱颖而出。
  • 戏缘家
  • 灯暗。曲响。“叫声媳妇我格肉,心肝肉,啊呀宝贝肉。”夜深人静,只有老三并不纯正的越剧声音,似变了味的臭豆腐干散发着香味。在这个青春涌动的大学校园里,我们寝室没有歌声、没有电脑,有的只是戏曲期刊、书报、画册和碟片,越音袅袅,花香扑鼻。
  • 情之所衷 魂之所萦——献给欣艺、献给越剧
  • 点一盏台灯,捧一杯香茗,听一段越剧,思绪飘然……真正认识到越剧并喜欢上她,是从高一开始。那段浑浑噩噩的日子,每天都在思考怎样让自己过得充实开心,每日都在寻找着那未知的东西。直到那天,无意之中听见同桌唱起越剧,恍然神动,找到了,我终于找到了一直苦苦追寻的东西——越剧。
  • 从薇奥拉到瑞珏的飞跃——记越剧吕派著名演员孙智君
  • 1986年4月,盛况空前的首届中国莎士比亚戏剧节在上海和北京同时拉开帷幕,其规模和影响在我国戏剧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国际莎协主席菲力浦·勃洛克班克教授在京沪两地观看了二十余台千姿百态、风格各异剧目后惊叹地说:“如此浩大的规模,如此众多的演出,在世界莎剧演出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是破纪录的。”在这20几台莎剧中,
  • 话说“戏篓子”
  • 上海越剧院的章海灵,团里的人送她一个“戏篓子”的雅号,那是因为——你几乎可以在上越的每部戏里找到海灵的身景,而这,在人才济济的上越,委实是个奇迹。
  • 越苑奇葩 黄龙馨香——记杭州黄龙越剧团优秀徐派小生周燕
  • 美丽的西湖,神韵的黄龙,在那翠竹相映的杭州民俗园,流传着一代黄龙越剧人的传奇……越苑的舞台,艺术的结晶,在这明星荟萃的戏曲百花园,流淌着一曲绿叶系新蕾的美谈……
  • 蓓蕾初绽 越超梦想——记宁波小百花越剧团青年演员金梦超
  • 在当今越剧菊坛中,已有了许多优秀的花儿们,在她们的推动下,又涌现出了一批优秀的“小小百花”们。金梦超,宁波小百花越剧团优秀青年演员,便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后起之秀。在一个冬日的午后,我叩响了她寝室的大门,对她进行了采访。
  • 回归传统 再造传统——徐勤纳导演艺术浅析
  • 戏曲导演必须懂得戏曲的表演程式和唱腔、念白、音乐曲牌等戏曲舞台上固有的系列传统的表现手法。这些表现手法和表现程式,是几百年来先人们经过实践总结出的艺术结晶,在戏曲历史上都曾有辉煌的一页。我们只有在了解传统.掌握传统的基础上才能谈得上运用传统,弘扬传统和再造传统
  • 至情至性 高洁如兰——我在《花中君子》中饰演“陈三两”的体会
  • 百花之中,我独爱兰花。它恬淡、文静而不张扬,却又是那样地优雅、内秀和高贵。一如我所追求和向往的人生境界。所以当几年前团领导把在《花中君子》中饰演“陈三两”的任务交给我时,我真是非常地欣喜,因为我觉得“陈三两”这个人物的本身,就好比是一株高雅脱俗的君子兰,是美的化身。饰演这样一个人物,在教化感人的同时,也能使自己的灵魂得到净化。
  • 塑造鲜明的人物形象——我演“贞娘”的情感体验
  • 越剧《贞娘恨》是南通市越剧团的优秀保留剧目,曾在省戏曲汇演中得过大奖,还被拍成戏曲电视连续剧,红遍大江南北。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团里决定复排《贞娘恨》,并由我担担任主角“贞娘”。兴奋之余,想得更多的是如何把“贞娘”这个人物演好,如何继承前辈演员的艺术精华,又如何找到新的突破口,给人物形象注人新的生命力,这些都成了我这次复排《贞》剧的重要课题。
  • 解读“多样的舞台空间”——听陈薪伊导演讲座有感
  • “七艺节”期间,在杭州举行的“华文舞台美术展暨学术研讨会”上,我有幸聆听了著名导演艺术家陈薪伊老师的专题讲座。陈导讲述了二十年来,她在戏剧舞台上的不懈追求和成功实践,主要阐述了“探索人物心理空间”这一艺术命题。听后感悟颇多,得益匪浅。作为演员,如果对各种舞台空间的概念缺少全面的认识,对各种导演确定的样式没有正确的领悟,
  • 越剧缘,姐妹情——追忆丁赛君的艺术人生及她和范瑞娟
  • 越剧从浙江嵊县乡间田野的“的笃板”发展成为如今享誉国内外的中国第二大剧种,这其中凝聚着一代又一代越剧艺人的无数心血。然而随着时光的流逝,很多杰出的越剧艺术家已经离我们远去,但是她们所塑造的艺术形象至今仍被观众所称道。丁赛君就是其中的一位。
  • 越剧用“越剧团”名称究竟从何时开始
  • 越剧用“越剧团”名称最早从何时开始?笔者曾查阅了1938年至1949年所有的上海《申报》,发现越剧剧种早在1939年9月27日在《申报》戏曲广告上说就出现了“越剧团”名称。
  • 浙江的戏曲木雕
  • 戏曲是歌舞艺术,更是造型艺术。自诞生以来,艺人们塑造了不计其数的戏曲故事和舞台艺术形象。他们深深地烙在人们的记忆里,如:包公是黑脸,大公无私,铁面无情;关公是红脸,挥舞大刀,喊声如雷;董卓、秦桧是白脸,奸诈险恶,误国害民。民间雕塑家们还把这些戏曲故事和人物雕刻在庙宇、戏台、厅堂、房梁以及大型家具上,往往栩栩如生,呼之欲出,深得人们的喜爱,如今则成为十分珍贵的戏曲文物遗产,得到应有的保护。
  • 论扬琴即兴伴奏
  • 何谓即兴?即兴这个词意思是意外的、突然的、临时凑合的,有触景生情之意。如即兴赋诗、即兴挥毫等。即兴伴奏特指在没有伴奏乐谱,只有旋律谱的情况下为独奏、独唱当场伴奏。它要求演奏者必须用自己最得心应手的技巧进行伴奏。扬琴是一件独具特色的中国民族乐器。扬琴演奏,除了独奏、齐奏、重奏、合奏以外,以其卓越的表现性能成为最常用的伴奏乐器之一。
  • 合成器在戏曲乐队的作用
  • 在我二十多年的电子合成器演奏中,深切体会到如何把电子乐器融进戏曲乐队,以加强戏曲乐队的气氛及音色的丰富至关重要。从我们传统戏曲乐队中以三大件为主的伴奏乐器来讲,它虽然是戏曲乐队的绝对主体,但是它所承担的伴奏功能和表现力其实已经超负荷。很多大规模剧目,明显显得头轻脚重,音乐单薄,节奏、音型单一。所以戏曲乐队伴奏需要多样化与深入化甚至技巧化。
  • 雕刻《拉奥孔》的舞蹈启示
  • 《拉奥孔》是古希腊的代表作之一,其取材于古希腊的特洛伊战争。雕像反映的是特洛伊战争时阿波罗神庙的老祭司拉奥孔在揭露了希腊人的木马计之后,海神波赛冬派了两条巨蟒来惩罚他和他的孩子的故事。
  • 水晶鸳鸯
  • 人物:夏雪郎17—20岁,夏吉子,黄云妹丈夫。黄云妹17—20岁。黄富根女,夏雪郎妻。夏吉29岁,秀才,夏雪郎父。(夏氏父子由一人扮演)黄狗儿25—145岁,黄家仆人。黄富根28—48岁,秀才,后任四川观察。黄云妹父。张丞相50多岁。黄夫人25—45岁,黄富根妻,云妹母。夏夫人25岁,夏吉妻,夏雪郎母。银杏黄家丫环。丫环、太监、门人若干。
  • 伯阳与西施
  • 时间:春秋末期的公元前494-公元前473年。地点:越国都城会稽(绍兴)苎萝山下及吴国都城吴城(苏州)。人物:姬伯阳——男20岁(按初出场计)越国游子,后为越国大将,西施——女16岁村姑,后为吴王夫差妃。文种——男38岁越国大夫。紫燕——女16岁文种的女儿。季牙——男17岁文种的儿子。范蠡——男40岁越国大夫。夫差——男32岁吴王。
  • 锁龙镇
  • 时间:解放初期。地点:某地锁龙镇。人物:何正田男,40岁,失掉组织联系的中共党员,原新四军战士,后为锁龙镇民兵队长。何小玲18岁,何正田之女。司令员35岁,某军区司令员.何正田三弟。陈团长男,39岁,某部团长。于主任男,34岁.军政治部主任。张学善男.38岁,某部副连长.后留任锁龙镇乡长。
  • 本刊理事会理事名单
    浙江举行纪念昆剧表演艺术大师王传淞诞辰100周年‘暨全国昆剧名丑名剧展演’活动(江镇)
    [本刊特稿]
    ——答《戏文》编者问(夏衍)
    浙江戏剧界举行理论年会(江镇)
    浙江省戏剧导演学会全体会议座谈纪要(常河)
    北京大学戏剧研究所戏剧论坛4月10日在北大举行
    甬剧艺术的风凰涅槃(余骁)
    [剧作点击]
    真爱,穿越私情与世俗——写在新编古装越剧《阴阳草》即将演出之际(方其军)
    深度切入人的内心世界——重读夏衍剧作扎记(陈爱)
    天时地利人和占尽 至真至爱至情皆备——越剧《家》观后感(韦翔东)
    [探讨与争鸣]
    珍视特色 扬其所长 提升越剧发展的理论自觉(宋普南)
    [百家论坛]
    在抗战现实与艺术追求之间——夏衍抗战时期的戏剧创作(陈小玲)
    我对当今戏曲发展的一些看法和建议(遥岑)
    戏内人与戏外人——读《飞扬的青春 崇高的事业》(叶秀莲)
    民职剧团如何在竞争中进一步求得更大发展(应华均)
    浙江地方戏曲现状调查及前景分析(夏强 薛荣伟)
    架起传统文化与青年之间的桥梁——从青春版昆曲《牡丹亭》的轰动效应谈起(管敏政)
    抉微发奥,回味隽永(周巩平)
    占领乡村演出市场有利专业剧团的生存和发展(寿震林)
    土族民间音乐的分类及艺术特色浅析(郭德慧)
    漫谈戏曲电视文化(彭亚平)
    [艺术家传略]
    梅花高洁白如玉——记小白玉梅老师从艺二三事(薛宝根)
    越剧名伶张湘卿(钱永林)
    两代名丑昆坛铸辉煌——记昆曲名师王传淞和嫡系弟子林继凡(薛年勤)
    高剑琳的风雨艺术人生——下篇:1967—1987风吹雨打伤身伤心冬去春来花开花落(苟良)
    [戏迷沙龙]
    补天戏曲社金榜题名(江海天)
    南花北移 再现辉煌——2004年越剧在天津回眸(童稚)
    随越而飞(刘艳)
    “钟点”叹来了“越剧十佳”(黄冰斌)
    “江苏省越剧十佳票友”脱颖而出(章圆)
    戏缘家(陆幼飞)
    情之所衷 魂之所萦——献给欣艺、献给越剧(赖蔷薇)
    [明星印象]
    从薇奥拉到瑞珏的飞跃——记越剧吕派著名演员孙智君(曹树钧)
    话说“戏篓子”(李莉)
    越苑奇葩 黄龙馨香——记杭州黄龙越剧团优秀徐派小生周燕(陈庭辰)
    [明日之星]
    蓓蕾初绽 越超梦想——记宁波小百花越剧团青年演员金梦超(维英)
    [表导演艺术]
    回归传统 再造传统——徐勤纳导演艺术浅析(周子清)
    至情至性 高洁如兰——我在《花中君子》中饰演“陈三两”的体会(吴俊)
    塑造鲜明的人物形象——我演“贞娘”的情感体验(胡巧红)
    解读“多样的舞台空间”——听陈薪伊导演讲座有感(周伟君)
    [戏史钩沉]
    越剧缘,姐妹情——追忆丁赛君的艺术人生及她和范瑞娟(魏小云 竺菊香)
    越剧用“越剧团”名称究竟从何时开始(孙世基)
    浙江的戏曲木雕(徐雪凡)
    [艺海一得]
    论扬琴即兴伴奏(周容)
    合成器在戏曲乐队的作用(何乐艺)
    雕刻《拉奥孔》的舞蹈启示(包峥剡)
    [剧坛新作]
    水晶鸳鸯(一丁)
    伯阳与西施(肖白)
    锁龙镇(杨永孝)
    《戏文》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