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太湖》 > 2016年第01期
  • 卷前语
  • 本期的小说栏目,向各位隆重推出无锡作家的作品。其中,陆永基、金山、马汉、阿福……都是我的前辈老师,想必圈内朋友对他们的名字一定不会陌生。其他几位,也都是写小说发小说已有些年头、具有一定知名度的作家。文学离不开语言,无论诗歌、散文,小说,无一不是语言的艺术。关于小说的语言,前辈先人们早有各种说法。
  • 齐耳来访
  • 一齐耳来访的时候我正在小院里对皮皮进行惩罚。那是初春的一个上午,虽然树头爆出了嫩芽,院子里的草皮也开始转青,但由于倒春寒的缘故,感觉还是很冷,稍有风吹,空气里的寒意便从毛孔里逼袭进来。这样,皮皮的肚皮就成了我很好的暖袋。但它似乎不乐意,总是挣扎着要跑开去,眼睛里满是委屈和哀怨。我觉得它很没良心,前天它感冒,我还毫不嫌弃地陪了它整整一天,给它喂药、喝水、擦鼻涕。
  • 天下有贼
  • 这两天,和乐里38号大楼的居民,见面都说这么一个事,说住在B门3楼的吕局长退休了,要来当楼道长啦。这消息像一阵不暖不凉的晚夏风,吹得好事的人心头忽闪忽闪的。大多数不明就里的人听一听,眨巴眨巴眼睛,就缩到自己屋子里去了;有好奇心的,顺口问问传播消息的人,说这吕局就住在你们那个门里吧,有点面熟的,有点面熟的。
  • 红痣
  • 由回丝理出的绵长棉线,射线一样地在飞舞,很快就结成一个茧。茧壳内洞穴般的幽暗昏惑,洞隐光微,给人能触摸到的踏实感。在黑暗的底衬上,嫦娥白净的肌肤如夜光一般炫丽。她就这样毫无遮盖地坦露在面前,乔东明就求之不得地靠近她,并有了该有的动作。茧壳就紧紧收缩起来,把他俩肉贴肉地挤在一块。她如过电般地奇异颤抖,脸在变形,并逐渐模糊。
  • 尘封的记忆
  • 我喜欢这秋天的日子,山上的枫叶红了。这枫叶是由黄变红还是由红变黄我不清楚,但我喜欢这山洼里的枫树红得像大火一样蔚为壮观。荸荠地被钉钯已翻过一遍,能捡到一两个没被捡走的新鲜荸荠。在田埂上拔一把还沾着露水的青草,将荸荠上的黑泥擦于净才塞到嘴里,是小时候常做的一件事。那时候我每个寒暑假都从城里来外婆家。
  • 江菊
  • 一这是一座江南小镇。倘若作本源性追溯,小镇的土壤应源自青藏高原。长江自格拉丹东一跃而下,千里奔腾,越高山穿平原走草原趟盆地不知疲倦。然而,一过江阴黄山鹅鼻嘴,眼前群山退去,江面豁然开阔,一望无际。奔腾的江水仿佛逃过虎口险关般地长舒一口气,放缓了前行的脚步,立刻变得平稳柔和起来。
  • 夕阳姐妹花
  • 翻开红色诺基亚手机的盖子,露出漆水斑驳的数字键。寿英的手指抖抖索索按住通讯录标识,眼前闪出一长串名字。按一下倒挂的三角标识,页面换走了。她不住按着,翻寻"杭玲"。这是她小女儿黄杭玲,她想叫杭玲晚上过来一趟,把家里的网线断掉,每月20块的月租费着实令人心疼。当初外孙女菲菲大学毕业从九江回来找工作时,在外婆外公家住过一阵子。
  • 小城丽人
  • 我们这个城,位于太行山南麓一个小盆地。四周都是山。巨蟒般一条盘山公路。冰糖葫芦串儿也似的几十个上百个隧道连起两根铁轨。蒸汽机头挂着一截又一截的火车皮,往山外运煤。快车两天一趟,不如慢车多而且贵。我们宁愿坐那种绿皮慢车。有的嫌慢车打票费钱,干脆扒煤车,省了盘缠看了景,两得。咱这儿,人造卫星根本探不到信号——这是小二的分析。小二的话有依据。他家走关系,买了一台十四时彩电。
  • 骑鹤
  • 舒生走出宰相大人的书房时,天边已泛起白色,就像一个老人的眼白,眶角挂着几缕晨曦的血丝。一夜无眠带给他仿佛大病初愈的疲惫,此时他身轻如雁,前方一望无际的灰蓝让他有了展翅翱翔的念头,他的锦袍在晨风中果然飘动了几下,如同一双蠢蠢欲动的翅膀。他在宰相大人的后花园里停下脚步,这里的奇花异草尚笼在一层灰色的晨雾中,景物浮沉不定,宛如裹着一层胎衣。
  • 兜了个圈
  • 一我有位同学,叫刘洋。他出生时父亲已五十岁了,老年得子,自是喜气洋洋。因属羊,命中五行缺水,故取名"洋",既有三羊开泰吉利之意;又姓刘,有谐音"留洋"之意,暗喻将来出国留洋,飞黄腾达。多好的名字啊。其时正是文革初期,取此名,其父应有非一般的勇气和见解。父亲到大队为其儿办理户口的时候,没少受户籍员的白眼:哼!什么意思,竟取这名?
  • 豹典(选章)
  • 豹神牌位距今四百余年前,某年寒季腊月,在康区木雅一贡嘎山山踝,康定榆林镇和泸定磨西镇之间的主峰雅家埂(分界山垭处海拔约4000米)大雪封山,积雪数尺,天地茫茫,过往客商、背夫受阻于雪门坎。饥寒交迫之中,世界为之停滞。一日早上,店主开门抱柴添火,发现不远处雪地上站立一只小牛般的金钱豹。
  • 重逢
  • 1六月,攀从新西兰回国。这件事对我很重要。藉此,四个同窗女生,就聚齐了。攀借宿上海朋友家。她缺席的这些年,我们三个人一直在北京、南京、济南安居乐业。她像一块磁石,让铁屑有了共同的目标。我们约好先到南京碰面,然后一起赶往上海。攀毕业后就去了国外,得到了她想要的生活,走过很多国家,读学位,传福音,去世界各地旅行,偶尔也回国探亲。
  • 去天堂的路很遥远
  • 神秘主义的月亮这个秋天来得如此安静与神秘。像我偶然走进保罗·德尔沃的绘画世界。我不知道浸润在这样凉凉的秋里,除了在沾着露水的秋夜的房间里读读闲书,写写诗歌,还能想起什么值得回忆的往事。而对于我,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走进了德尔沃那个奢侈的世界。2002年一个秋日的午后,我在浙江某城市工作,我喜欢没事就在公司附近的古玩市场转转,顺便溜到附近一家小小的个体书店。
  • 在路上
  • 人的一生,如果用通俗的话来表述,无非就是那朴实而简单的三个汉字:在路上。人生从幼年到老年,从蒙昧无知到大彻大悟,岁月的叠加,年轮的更替,由呱呱落地到寿终正寝,一直在路上;自然之路与心路历程,有形之路与无形之路,认知之路与探索之路,总是在路上。也可以这样说,这条路年轻时从故乡出发,走向心目中的远方;历经数十年风雨兼程,不懈努力到两鬓灰白时,又惦念着故乡。
  • 母亲的胆量(外一篇)
  • 我家里,母亲的胆量是最大的。文革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在家里做缝纫手艺,就叫"走资本主义道路"。街道市场管理委员会专门有人管这个事,叫"割资本主义尾巴"。那时,父亲在街道服装厂做裁缝师傅。他聪明,什么式样的服装都能剪裁,还省布料,零头布客户可以拿回家做鞋面。因此,他接的生意多。
  • 紫云山岕
  • 在我记忆深处,有个小小的山坳,犹如名胜古迹,恰似人间乐园,时常萦回环绕在心头,盘旋往复在梦中,令人难以忘怀,它就是紫云山芥。紫云山芥位于铜官山西北罗汉顶的北麓和紫云山之间,狭长而不规则,孤独,不起眼,如同一条巨大的飘带,缓冲着大山与小山的撞击;又像一个懂事的孩子,忍受着不尽相同的压力。
  • 大别山的年味(外一篇)
  • 十年前,小琳从大别山到江南工作,后与我儿子小鸿相识并相恋,现在成了我的儿媳。我儿媳有个弟弟叫小亮。小亮十一岁那年,他的母亲因车祸过世,撇下了小亮和他的姐姐小琳。去年十月,亲家公大斌突然患了恶疾,经救治无效凄然离世。小亮顿时成了一个没有爹娘疼爱的孩子。
  • 沉浮于岛屿上的生命缩影
  • 一每一座建筑的落成及存在都是有其历史原因的。哈尔滨火车站,于那个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也固然会彰显其独特的个性和成因。它如同偌大宇宙中,蜷缩着的小小角落,在风雨飘摇之中,缔造出完美的生命组合。位于南岗区铁路街1号的火车站,总面积达1619.78平方米,整座建筑以沉重的灰色为主色调,并无其它鲜艳色彩作辅饰。
  • 寄情山水
  • 山路弯弯妻闺蜜的老公老陈的老家,在城西四十多公里外的一个小山村。老陈那年辞了公职,回老家承包了一片山坡,那山坡杂树丛生野草茂盛。老陈绕着山坡和树梢扎起网帷,真可谓是天罗地网。老陈在天罗地网中办了一个鸡场,天罗地网中的鸡群不惧鹰隼就散养在山坡,吃草籽、吃蚂蚱、吃小虫。
  • 姜桦诗选
  • 柿子树 必须过了这霜降之日柿子树才成为真正的柿子树枝头的叶子都掉光了,只留下金黄的果子跟着太阳和月亮转动海边滩涂,那站满整个秋天的柿子树白天,是金黄的果实、高举在天空的心夜晚,是一些捉摸不透的暗室和隐喻 触须发暗,一只蝈蝈能说些什么水流平息,干涸的河床又能说些什么,
  • 编年史(组诗)
  • 呼唤 至此人们都变成了画像他们更换过的某种姿势仿佛是幻想春天春天在那个季节之外流动星光滑翔而下当然谁也不至于在没有森林的地方思念或者阻挡时间以及时间的回声这时你会听到有人打开各种大门传统匆匆地沉没在树根之间
  • 意象:生活笔记(组诗)
  • 晨景 一滴雨从天空中摔下未听见它喊痛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这是潮湿一天的开端出门的人开在一朵花里前行的方式有点好笑水把一切收拾干净包括远处灰色的房顶以及嫩绿的墙墙下的树丫没有冬日的冰渣栀子花的香三角梅的红在我的身前水帘的背后渐渐地弥漫
  • 孔繁勋的诗
  • 梦,遗落在床上 一张床把生活分隔成昨天与明天我行走在时间的边缘昨天明显大于明天 一场梦把前世与来生连在一起我从时间的门楣穿过梦,遗落在床上而梦想的翅膀已划破梦境 乡愁 月亮从今晚的红酒杯底升起我用目光搅动你平静的心湖
  • 这个春天(组诗)
  • 云游 三五狐朋说走就走怀些许贴心话奔向理想的阳光让平日里忙碌收拾失眠者诗行越来越浓某个借口一段距离和悱恻,缠绵慵懒的肩膀要在风的中间散步不紧不慢的游戏纵有激情也不会再错乱了什么玩味,强调一个春天一路上不停地比喻,
  • 还乡(组诗)
  • 浮生 像披白头巾的人,一粒黑黢黢的雪花,上路了。满世界里找光,用教堂,用雾气,用一列孤零零的旅程。哦,骨灰和寒地,忽悠悠的脸,点缀僵直的枝桠。梦是铁轨,身体是火车。驿站,醒来一站又一站。母亲 几株婆婆丁,黄色小花,摇曳在她的房前屋后黄昏,我看见土墙边又有许多人,打白伞走了我回来,从繁华的城市回到空荡的院落和杨树下,
  • 大地上的素描
  • 三轮车夫 他跑得时快时慢仿佛车上的一个轮子现实的黑链条,套着他让他无止境地旋转着。一路上他用发黄的毛巾不停地擦着脸黑黑的,纷乱的汗纹像他已经奔跑了的路线现在,他背上的衣服湿透了仿佛他的体内装的不是快乐和酸苦是永远也流不完的汗水我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太重了
  • 无语的嫩江
  • 江畔 我无数次渡过嫩江所以,和两岸土地相互拥有这是我把生命交给大江而她又还给了我江畔的村庄和城市有着同样的口音我从小到大爱过的女人她们都在这里 江畔婀娜的柳树和茂密的花丛是岁月的追随者陪我一路走过期盼和思念并找到了大地的坦然当江水迈上无痕的旅途寻找命运的走向我学会用心来丈量到达宁静还需多少时光
  • 无尽的爱——南京理工大学二月兰诗社朗诵诗
  • 中国是诗的国度,诗歌是文学王冠上的明珠。长期以来,南京理工大学高度重视诗歌品牌的打造,大力扶持诗歌事业,生成了浓郁的校园诗歌氛围,令人刮目相看。近年声誉鹊起的该校二月兰诗社,先后创作出《别辞》、《无尽的爱》、《扬帆远航》、《花开二月》、《山河永固》等优秀朗诵诗,颇获好评。这些诗作凝炼整饬,情感真挚,诗风雄壮而优雅,高亢而清新,琅琅上口,耐人寻味,充分体现了正能量与诗美的交融,彰显朗诵诗这一传统而年轻的诗歌品类的魅力。兹展示于此,以飨读者。
  • 从庞培的几首诗谈他的诗歌气象
  • 对庞培的诗歌创作贴上任何标签都是不妥的。庞培的诗歌涉猎广泛,从《途中——谢阁兰中国书简》写一个法国诗人在一百年前游历中国的经历、写婺源乡村人文风景的《婺源境》,到《母子曲集》、《雨中曲》、《少女像》以及《数行诗》等,涵盖了历史、人文风景、人伦情感以及日常生活之细小场景,反应近几十年的社会变迁给人们带来的各种变化。
  • 好一朵茉莉花
  • 这首歌现在太著名,不仅作为江南民歌小调的精品,而且已经上升到中国民族音乐的代表,几乎是家喻户晓。可过去在我们那个遍地种植茉莉花的公社,很少有人传唱这首民歌,连我的在村小教音乐的妈妈也不唱。六岁时,与这首歌的初遇,让我的生活味道变得不一样。多少年了,我身上潜伏了一种奇怪的情愫,每当欣喜或大悲,我必唱"茉莉花",一个人用苏州方言抒发我如痴的癫狂。那个女人梨花带泪的脸、那个男人悲怆朝天的脸一闪而过。
  • 云端之上的论坛
  • 2013年6月22日,夏至,这是一年中,北半球日照最长的一天,这一天,也是"首届汉语非虚构高端论坛"刚刚结束,从长白山返回吉林省会长春的日子。由于路途遥远,还要将参加这次会议的敦化文友送回去,大家早早就起来。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微凉的晨风吹在皮肤上,有一种痒痒的感觉。
  • 旷世之情情无尽——读屈全绳先生的《铁血将军旷世情》
  • 先前读到这个撼动人心的爱情故事,是屈全绳先生发表在《中国作家》2013年12期上的中篇,题目叫做《穿越硝烟的恋情》。广泛的社会好评和意犹未尽的读者期待,促使作者奋笔掘进,形成了现今这个更加出色的文本。这部长篇纪实文学,正如书名所启示的那样,真实记述了一段旷世奇情,其深刻感人的程度,足以媲美那些古今伟大的爱情故事。
  • 说不尽的田子坊(外一篇)
  • 1上海多伦路是值得记忆的。上海衡山路是值得徘徊的。但上海的田子坊更是值得流连的。去多伦路更多的是遥远的故事让我们心动。去衡山路更多的是让我们羡慕居住在那里的人。而去田子坊,更多的却是让我们重温改革开放给文化和休闲带来的勃勃生机。去田子坊,我总有点儿怀旧的情结。怀恋那些为田子坊的鹊起做出贡献的人。这其中,自然少不了陈逸飞。我只是读他的故事知道他的。至于他的离世,我也是听报纸上说的。
  • 永远的王羲之
  • "无关风月,我题序等你回;悬笔一绝,那岸边浪千叠"——方文山继"菊花台"、"青花瓷"之后,再以书法极品"兰亭序"为主题写中国风,遣词造句之唯美令人拍案叫绝,周杰伦的演唱,又将乐曲之缠绵婉转演绎到极致,直让人肝肠寸断、泪眼朦胧……在五千年的历史名人中,你离我很近又很远。细想起来,每一个读过小学的中国人,最早接触的中华名人,不是什么三皇五帝——在学习书法的第一课上,老师都可能无限神往地提起你的名字、你的行书、你和你儿子的故事。
  • 图片新闻
  • 《太湖》封面

    主办单位:无锡市文联

    主  编:陆永基

    地  址:长大弄5号

    邮政编码:214001

    电  话:2720680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72/i

    邮发代号:28-167

    单  价:6.00

    定  价:3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