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太湖》 > 2000年第05期
  • 远方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对于我来说远方总是一个巨大的诱惑,正如希望时时闪耀在眼前。明知只是一个不断向前延伸的无穷级数,每一个点上或许不过仅仅是眼前的重复,心,还是喜欢随着远去的一切而跃动,情,也依然维系在能够远去的一程又一程。其实,远方最初给我带来的是沉重和惆怅。童年时,在外地工作的父母,在度过了短短几天的过年的快乐后,随着外婆痴痴呆呆的婆娑泪眼远去时,我的心像被掏过了似的,有种空虚的隐痛。这种隐痛造成了日后某种心理上的障碍,直接影响到我以后的生活道路,使我始终有一种不安全感。因而,当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我父母希望我能把孩子放在依然身处外地的他们的身边时,我回绝了。我深知,人是要有物质和精神的两重要素来支撑的。幼小的心灵,过早地承受亲情分离的负荷,是违背人类与身俱
  • 不要“告别”,更不要“输出”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在不仅仅是通过电视机天天都可以看到电影的今天,我不喜欢看电影,而愿意去剧场感受话剧艺术的氛围。准确地说,是热衷于聆听话剧中那穿过历史沧桑的语言,在轻重缓急、抑扬顿挫、喜怒哀乐的声音里体会时间深处的呼吸和歌唱。感谢《中国演员报》总编陈牧先生的盛邀,让我在五一长假后立即观赏到融吟唱、诗歌、朗诵、对话、投影、形体造型等舞台语言于一体的史诗剧《切·格瓦拉》。我不敢说自己对格瓦拉是熟悉的,但在看这部话剧前不仅读过格瓦拉的传记,而且还从《读书》等杂志上认真阅读过有关格瓦拉的一些文章。所以,在观看这部只把切·格瓦拉作为一个论坛来谈论贫穷与富裕、公平与效率、国家与革命、人性与历史、全球化与人类未来等问题的话剧时,我就觉得其中的一些“思想元素”似曾相识。这是后话。既然后话不急着说,还请允许我得寸进尺,在“前言”中学一次“蒙”外地客人的出租车司机,故意绕一点弯儿。在1999年第1期《读书》杂志上,有一篇“短长书”《倒骑毛
  • 荒凉客栈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1 石牛镇不大,只一条街,两旁歪斜着土房,泥墙草顶,远看近看都焦黄。侏儒走进街里时,没看见人,也没见鸡狗,四面都静,像坟地。“咋就没人?”侏儒跟自己说。正晌午,日头焦躁。天极蓝,像水,却无丝毫凉爽意。浮土在路面上飞飞扬扬,带着呛人的气味。侏儒又走几步,想靠墙根坐下,见碌碡后缩着个人,干瘦,闭了眼。侏儒朝那人说:“醒醒,日头底下你睡得着?”那人不动,也不睁眼。侏儒踢他一脚,说:“你咋不吭气?”那人笑一声,吓侏儒一跳。“早听见你来了!你在镇外边就‘踢哩踏啦’乱响。”那人说,嘴没张,话从嘴角上钻出来,细如女人,眼仍闭着。“你咋知我来?”侏儒说。“镇上八天没来人了。来了人,胡球高兴!”那人
  • 花茶四题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这是死了的花。曾经娇美鲜活的花朵失去了所有的水份,干枯得像无泪的悲恸和无言的决绝,可是它与生俱来的芳香却悉数留存。风干的岁月像忧愁一样不知长短,但芬芳多姿的生命因此成为标本,静静地做着水气淋漓的梦,静静地等待复活于满壶沸腾的热情之中。这是花的精魂。花朵中的水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如同潮汐起落有时。以花朵制成的茶就这样把水和生命的关系演绎得美丽而神秘。水使当初的花鲜艳润泽,又使后来的茶形成更阔大的生命气象。正如青春逝去之后留下的诗一样的回忆,花茶是具体的香魂,再次投于滚烫的水中,再次感受生命的节律和温度。享受花茶,岂止一个“饮”字了得。品尝花茶最宜用素净的玻璃杯,因为沉香梦般的花茶需要一个唤醒的过程,需要目光的轻抚和搅拌。花与茶在杯中舒展、沉浮、飘荡、聚集,令人联想起人在人海中的碰撞、寻找、离别和相拥。封存在饮者心中的事件和情绪在花香茶香中氤氲一片。花茶对于我是现象,是精神,是文化,是
  • 记忆的碎片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盛夏,感冒了。下过几场雨,感觉像秋天,人便有些恍惚。恍惚的人似能在时空中穿行。倾斜的时光之瓶中,尽是记忆的碎片沉浮游弋。我又嗅到了某种奇怪的气味,那肯定是属于另一时空的气息。循着气味之路,我回去了,我终于触摸到那拱形弄堂口的墙根,充满潮湿滑腻的青苔。我日复一日蹲在那里,把几滴花露水滴在蚁丛中,看它们被彼此的气味弄昏了头,终于大战起来。那时的我,还是个穿着小红花布开裆裤的娃娃呢。日头渐渐热起来了,我被大人叫回去吃早饭。总是米粥就着小葱拌豆腐。回想起来,嘴里犹留着豆腐的味道。然后看见奶奶那张多皱的脸,“乖囡,豆腐营养好呢,女孩子多吃会长得标致。”而那双拌豆腐的手呢?早在舜柯山中化泥化尘,与草木为伍了? 这个奶奶和我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但她却常常出现在我的梦魇里。我看过她的照片,镶嵌在小小的象
  • 关于钱孝和西青草堂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一西青草堂是钱孝隐居耕读之所。钱孝,字师舜,号西青山人,明代马迹山内闾村人。终身未仕,结庐耕读于西青渚(今龙头渚),取名西青小隐,又称西青草堂。钱西青为马山宿儒,江南隐士,与邵宝、文征明等当时名流交游甚深,据有关记载,唐寅(伯虎)也曾来过马山。西青的主要业绩是首创《马迹志》。后来,翁澍的《具区志》,历代修纂的《马迹山志》,均引以为祖本。钱西青的具体生卒年月待考。据《夫椒钱氏重修宗谱》,钱西青的祖上是五代的吴越国建立者,号称吴越王的钱镠,公元907-932年在位,曾修筑钱塘江海塘,建立太湖水网圩区堰闸维修制度,促进了农业经济的发展。钱镠原是杭州临安人氏。他的第九代,初居湖州,后来长房迁到武进张墓,二房迁到升东,三房钱远(士淳)做着千户的小官,迁入武进迎春乡马迹山古竹,所以钱士淳是钱氏的马
  • 陋巷夕阳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初夏,曲阜。我如痴迷的行者,在圣人故里匆匆而流连,虽未有司马迁“北涉汶泗,观孔子之遗风”、见鲁国儒生讲习礼仪之幸事,但对太史公所叹“祗回留之,不能去云”似有同感。我留连在陋巷街前,那时繁嚣的城镇在为霓虹灯所漠视的一个角落里,在与杂乱差参、低矮破旧的平民瓦房相依为命的复圣门里,我看到了恍然隔世的夕阳,照耀并燃烧在我心中。我手捧自己在颜庙拍摄的一组照片,那是我在曲阜最后的镜头,步出黄昏的陋巷,我就似一个饱受了文化圣餐的旅客,挥别了齐鲁大地。而此刻坐在江南黄梅雨季无雨的燥热里,默念着“陋巷”这两个字,这简洁沉重的两个字,我深深而又无限神往地感动。我知道有关陋巷的一切将久
  • 大山的褶皱里有条江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外出旅行,一为观景,二也是旅伴。否则,即使是一车满满当当的人,也只有独对窗外的风景了。 6月,乘车西去重庆。你会觉得一切变得如此无奈,偌大的一个世界只剩下窗口般大小移动的画面。大片大片的禾田向车后闪去,绿树丛中农舍聚集。偶有一块地上农人扶犁赶牛,犁出一片田园风光。远方,目穷之处群山假卧龙微微起伏。山陵推近了,田就小了,高低出层面了,农舍也就散落了。出北平面,入鄂南山地。列车在一个个站头定格,又吼叫着拉动镜头。重复的景观像一篇蜿长而没有灵魂的文章,在有节律的机械运行声中一再延续,将一切的新鲜感和兴趣都蚕蚀光。连看书睡觉也都做不下去的时候,旅途成了寂寞的忍耐。我用胳膊做支架,撑住昏沉沉的头,漫无目标地望窗外。日头已偏西。不知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开始,窗外有了条河。河床很宽很浅,河水在石砾上漫过激起泛泛的浪花,像欢唱的歌。水深了大了,就有小舟置在岸边,像在谱中的休止符。我
  • 诗歌之页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走也走不出的黄梅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小谷像一个小粮垛里一粒真正的谷粒在谷堆里消失了踪影。小谷倒腾到这头和那头,看不见自己了。有一次,下雨,是黄梅里粘里粘乎的雨。小谷所能保存的一些阴暗的记忆几乎都响着这种烦乱的水滴声。小谷将一大叠手写的稿纸捧进了文印室,打字员丁琴琴朝小谷看了一眼。窗外一阵潮湿的风吹过,桌上的纸们凌空跳起舞来,纷纷飘落。小谷蹲下去一张张地慢慢捡地上的纸。纸软沓沓的,油墨的字洇化了去,如同小谷疲倦的眼睛。小谷从正规军里退下来一年前初一(1)班的班主任小谷突然调到图书室让大家很吃惊。图书室原有老闵在做些给图书补补缀缀的事情。老闵多年以前在乡下做过民办教师,后来到镇上来了,因着校长老伴的身份,照顾了退休以前这份值得得艳羡的闲差。小谷30岁,学历大专,带了两届初三毕业班,成绩不错,自然这是按照衡量教学质量的尺度——我们是看小谷教出来的学生能否和
  • 毕业没感觉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我们班吃散伙饭的时候,男生醉倒了一大半,在餐厅里坐的、卧的,一个个泪流满面。已经分手的恋人,被拉到两张椅上,女生红红的眼睛望着别处,男生瘫坐在椅上,用一双鼻孔望着镜头,“咔嚓”一张合影。又是毕业季节,草坪上彻夜不停的歌声到底在唱些什么?我像一个旁观者,木然地看着身边的一切。我是班里的边缘人,对学业、课堂、学校里永远流行的托福、GRE、美利坚都不太感兴趣。我那颗年轻莽撞的心,一直全神贯注地做着一个古老的文学梦和与其相关联的多愁善感的浪漫梦。
  • 明争暗斗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在谷成刚刚从人事副局长的位置上提拔为教育局长时,还暗暗窃喜。总算是当上了说一不二的第一把手了。然而事情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美妙,他这个第一把手说白了还不如一个普通的科长有权威。谷成在人事局摆弄人已二十来年了,对于机关里的是是非非绝对精通。他仔细分析了自己这个有职无权的原因,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全怪那个吉副局长从中操纵的。吉副局长巴望不得能“扶正”,前任教育局长老肖病倒后,吉副局长就摆出了一付当局长的架势。却没料到,半路杀出他谷成来,把他的后路堵个严严实实,恐怕是这辈子没什么大指望了。能没有脾气吗?本来吉副局长就是摆弄是非的专家,这个时候哪能让谷成干顺当了。更何况,吉副局长在教育局干了快小三十年,根深蒂固的,好多科室头头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喊
  • 父亲之爱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父亲已经步入老年,但在父亲看来,他似乎从来没有服老。他每天起早带晚与母亲一道奔波于家与市场之间,去从事着小生意的经营。父亲总说,自己能多做一点事情,就是多为小辈减少一点负担。父亲就是这样以他特有的方式——辛勤的劳动来显示他对小辈们的爱。父亲的能做在乡村中是出了名的。一年四季他从来没有闲时。小时候,我只知道父亲在社办窑厂工作,往往加班加点得连续几天几夜不回家。我们常常在傍晚守候在村口的老枣树下盼着父亲回家。终于盼着父亲回家,我们心里不知有多高兴。可父亲却少不了听到母亲的唠叨。因为那时生产队里的许多事情单靠母亲一个人是很难做的,需要
  • 滇西北记行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南京到昆明很遥远,特别是对于坐了两天三夜火车的我来说,更是有此感觉,然而去时心里有着这么一利热情——云南是个神奇迷人的地方。 4月17日昆明少数民族村滇池世博园初到昆明,感觉这个城市的太阳很烈、紫外线很强,而且城建也显得有些乱,然而我们兴致很好。云南省内有26个少数民族,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特有的民族风情,这是生长在钟灵毓秀的江南地区的我所不能梦见的。冲着这,我和同事最先去了云南少数民族村。刚到检票处,我们就被身着民族盛装的导游吸引,于是40元的导游费便顺理成章的花了出去。民族村,与其说是村,不如称其为大公园,在里面分别建设了26个少数民族的景观。但如果说到了这儿就可领略云南各少数民族的风情,那就说不准了:这里的每个所谓村寨都
  • 申达进行曲——张正荣素描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认识无锡市申达机械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张正荣先生还是最近的事。那天下午风和日丽,我被主编叫去采访张总。听说张总很忙,但他仍然乐意抽出下午时间来接受我们的采访。按约定的时间,我们“打的”来到座落在锡城南郊的申达公司。展现在我们眼前的这家公司,占地虽然不是太大,但厂房整齐美观、道路平整洁净、车间内繁忙的生产线均衡有序地运行,……给到访者一个很深的印象,这是一家管理井井有条,颇有生机的企业。据我手头拿到的文字资料介绍,申达公司到去年底,有厂房8200平方米,职工398人,总资产近5000万,1999年销售收入6596万,利润1013万,良好的经营效果和它的外表是相符的。这也是一家颇有发展潜力的企业。跟门卫老师傅打了招呼,问清张总办公室在几楼,我们便走进办公大楼。大楼内迎面是一块题有反映申达企业文化的内容的屏风,十分地醒目,十分深刻,上了楼来到张
  • 思绪(五题)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路边即景闹市就是闹市,你要求闹市像月夜河边的柳树下、像山区村舍的黎明时,像双方将士悉数阵亡的战场上那样地静悄悄是不现实的。但你也并不能说一座准国际都市,其市面就本该跟村镇的集市、庙会毫无二致。当走在漂亮的人行道上,走过装璜入时的商铺面前,一边经受着招徕顾客的音响声浪,一边经受着烟雾缭绕中兜售“羊肉串”、“厂方直销”商品的纵情吆喝;当有时遭遇上男男女女拉开阵势对骂出一些精采而尖刻的话并引来一群驻足围观者时(说是“有时”自然就并不经常,但也决不是“千年等一回”,上月我就4次恭逢),我往往产生奇想:最好为穿越街市者设计一种消声耳塞,专门销去那不想
  • 路上的风景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清晨清晨,当天色还像睡眼一样朦脆时,菜市场就开始喧响起来。天空像蓝头鲸,慢慢地翻过身去,露出乳白色的肚皮,天渐渐地亮起来。太阳留在昨天出现的地方,像一枚没有擦拭的唇印。这个时候,菜场里面是沸腾的。与菜场里的沸腾截然相反的是菜场外面,扎着青布头巾,穿着宽大的浅墨绿色服饰的布依女子。她们用一根光滑,纤细的古铜色扁担,挑着一些什物。一头是野菜,如灰灰菜、剪刀菜、折耳根、狗肉香、蕨菜,或者还有一些叫不出名的。扁担的另一头,则是一些花草,一月里的腊梅,三月里的桃花,五月里的金银花,六月里的艾草和菖蒲,七月里的栀子花,
  • 钥匙不见了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我的钥匙不见了,傍晚回忆起来,好像早上就不见了,当然也可能是别的时候,我说不准。这套公寓我住了将近一年,无论从哪方面看,它都让我称心。公寓就两把钥匙,除了我这把,另外还有一把,半年前的一个晚上,我把它放在了甫的手里。现在情况就是这样,我的钥匙不见了,我站在自家门前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横看竖看,就是找不出一条能让我钻进去的缝儿。铸铁的门,平时防盗是没说的,现在情况就这样,只有另外那把钥匙能帮我了,可它在哪儿?按甫的说法,他这会儿在陈村,也就是说,它正跟在甫的屁股后头颠来颠去呢。早上被甫的电话吵醒,后来就睡不着了。我赖在床上翻来复去。甫说他要去陈村操办公务,今天回不来了,当时我还没完全醒过来,没答话,电话那头便说了一大堆别生气啊什么的,后来又提到冰箱,说冰箱里有什么什么的。他这人就这样。说话时,我好像一直处在
  • 疑云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旅行包还没来得及塞进硬卧下铺的车肚里,哐当一声车厢剧烈地颤抖着,火车就开了。老袁一个趔趄,胖墩墩的身子一矬,不由得双腿跪到了半只旅行包上,一手撑着地板,一手紧紧扶住铺位的边沿,仓卒间突然起了异样的感觉,猛抬头,发现手里抓着的竟是女人的半截大腿,虽然有纤维织物阻隔。顿时,老袁的黑脸闹了个煊红,紧贴背脊的体恤衫一下湿了一片。老袁赶忙把手缩转,迅速站起,刚想打招呼赔个不是,又嗫嚅着不敢声言,讪讪地斜在一边。那女的好似浑然不觉,斜坐在下铺的一角,眼睛定定地望着车窗外飘逝的房屋和树木,蜡像般有鼻子有嘴巴,有模有样,只不言声,连车窗外习习吹来的热风撩动裙摆几乎露出腿根的时候,也不整理一下。老袁再站着就更加尴尬,看着同行的两个旅伴还在放置行李杂物一无所知的样子,于是踅到隔壁我们几个的厢座里,有一搭
  • 于微细处见真诚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江鸿走了。当同事通知我8月21日去参加向江鸿告别仪式时,心里实觉得“咯登”一下,我知道他痼疾缠身,总以为“弯扁担,年年在”。岂料走得那么突然。我认识江鸿近三十年,他那真诚的品行、直率的性格、认真的态度、刻苦的精神,一点一滴地浮现在我的眼前。七十年代初期,我刚步人文坛不久,常去《太湖文艺》编辑部讨教。那时编辑部还在园通路上。每次去编辑部,刘江鸿同志十分热情,倒茶、让座,问寒嘘暖,然后似兄弟般促膝闲聊,从诗歌创作的选题、手法,诗歌语言的含蓄、精炼,无锡诗歌景象,当代诗歌的现状和趋势……畅谈着他的观点。并对我说,写诗贵在持之以恒,坚持下去,必有好处。江鸿性格直率,与人谈话从不拐弯抹角,有时他看毕我的习作后,当场给你指点,那段写得好,那句欠火候,总体构思如何如何,这种真诚相待的精神,使我们业余文学爱好者铭心难忘。有一次,他觉得我的一篇诗歌习作选题
  • 牛背上的童年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我的童年,没有天真烂漫的童话,在一贫如洗的岁月里,是辛酸、苦涩织成的灰色梦境,构成了我童年的记忆:记忆中还有一头伴随我长大的老水牛……那时候,那头水牛还不见老;那时候,我还很小:我坐在田垄上出神地看着水牛拉犁耕田,平展的田块,被犁铧一浪浪翻耕过来,瓦楞子一般开阔平整。“吁——驾。得儿驾。”福伯一手扶着犁杖,一手提着长杆鞭,有时象征性地打一个“响花”,并不落到牛背上。生产队就这一头牛,七、八十亩水田,全仗它来耕作,福伯是个使唤牛的好把式,犁完一块田,照例要让水牛“歇个驾”,福伯坐到田埂上小憩,我便自告奋勇,牵了牛到渠坝上放牧。牛是累垮了,只是屈了双膝,在池塘边饮水,或卧在塘埂边的树荫下息凉。我能帮它的,就是拔来一把青草,看他的长舌将青草卷进口中,甜甜地咀嚼,美美地闭目养神。
  • 丝路之旅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从很小的时候起便向往祖国的西北大陆,特别是那神秘、苍凉、文化灿烂的丝绸古道。此次在匆匆的九天里走过了地图上若干辉煌的名字,虽只是走马观花,却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深深的印痕。回到故乡,感觉丝绸之路的眼睛之门关闭了,心灵通道却在瞬间开启,于是便有了这些凌乱的文字。西北的水第一次去西北,印象最深的是水。天池,天山博格达峰脚下的明珠,是在不经意间闯入我的视野的。汽车沿着蜿蜒的公路一圈圈地盘旋,当眼睛已渐渐习惯了大西北雄浑原始的风景、口鼻开始适应大西北干燥爽利的空气时,突然间汽车嘎然而止,一阵湿润、清凉的山风扑面而来,我便完完全全地在天池的拥抱之中了。面前,天山群峰云气氤氲,皑皑的积雪烘托出了她的雄伟庄严,如缕的清纱又将她掩映得神秘圣洁。雪水一滴滴地汇成清潭,然后一路欢歌而下,唱出了湍急的瀑布和潺
  • 北京法源寺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七世纪的六四五年,唐太宗未能攻下高丽,回到幽州。幽州,就是北京。唐太宗在幽州盖了一座庙,追念这次征东而死的所有的将士,叫做“悯忠寺”。一千年过去了。清朝的第三个皇帝世宗雍正皇帝,在他即位第九年、一七三一年的时候,想到了这座忠烈祠,他把它改名叫“法源寺”。四十九年后,清朝的第四个皇帝高宗乾隆也亲来这里,并且亲笔题写了“法海真源”四个字,刻成匾,挂在这庙里。法源寺在北京的寺庙里,有它特有的悲怆气氛。它一开始,就表露了阴郁与苍茫。在它兴建后四百八十年,一个亡国的皇帝被关到里面,那是北宋的钦宗。他的父亲徽宗,艺术家的成分远多于皇帝,在位二十五年,把国家搞得一塌糊涂后,丢给了他。他只做了一年皇帝,就亡国了,然后做了三十年的囚犯。
  • 选择首读者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唐代大诗人白居易写诗,先念给老妪听,以求得平民百姓的认可,后人传为美谈。对今天的文学创作者来说,应该从先贤那里得到教益和启迪。具体说来今人创作亦应选择首读读者。如今文学作品时髦地是性描写。经过几个年龄段的作者的逐步推动,从“一半男人一半女人”破禁地写了性动作开始,繁衍到无微不至地描述“白色床单上满是罂粟花一样的血”;床上性活动逐步升级,空间性活动扩展,从床上下来走向沙发、马桶、墙角、草地……还是不够刺激,异性相交已不解渴,就来个同性纠缠! 不久之前,“粉领文学”是以那些吃青春饭的三陪小姐生活为素材的作品:香艳的封面,挑逗的书名,肉麻的情调,性感的文字,弥漫着夜总会式的暧昧,KTV包房的肉感以及桑拿房的脂粉气息。“美女作家”们以半自传的方式,描写那种颓废、荒淫、自我放纵的生活方式,自己的性体
  • 我们年轻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清晨五点四十分,雄壮得有点刺耳的进行曲准时在校园上空炸响,宿舍楼里的灯就三三两两地亮了。“噢哈腰郭扎伊妈丝(早上好)”,照例是本田先起床。紧接着,又是仨儿那千年不变的唠叨:“六点半做操,五点半奏乐,真是见鬼了,我刚梦到一屋子的钱。”“钱钱钱,全是钱。”我不失时机地讥讽着。“哼,就这学校。”常大人也起身了。然后是公式化的几大程序,梳洗,早餐,洗衣服。进行曲依然在无奈地响着,催命一样。我们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几个月下来,早就习惯了。抽这空儿,介绍一下我们345宿舍的四个成员吧。一号床,常正远,舍长,从上学开始就当干部,所以也叫常大人。二号床,本人,蔡新,被他们取外号叫青菜,顺便插一句,您瞧这外号多难听,不含一点儿褒义,无论怎么想,也就是棵菜,或者绐人说上句:“青菜?这人是不是很便宜啊?”真乃气煞我也!只是木已成舟,回天乏力。不过我
  • 负载起现实社会之重 ——锡山市民政局采访散记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一) 若再努力往记忆深处挖,联想到电视上看过的,每年春节前市领导走贫访困,大概都有民政局人员陪同;敬老院落成,民政干部会到场;年青人婚姻登记要找民政干部,这就是我对锡山市民政局,或者说对所有民政工作的全部认识。仅此而已。《太湖》杂志来电话说,杂志社准备去采访锡山市民政局,这个单位曾为锡山市争夺到“全国残疾人工作先进市”、“全国民政工作先进市”、“全国村民自治模范市”和“全国爱心献功臣活动先进单位”等多项殊荣,大名鼎鼎,“新闻油头”很多。他们约我同行,我爽快地应承下来。搁下电话略一思忖,没有磨拳擦掌的兴奋,心头却掠过一阵犹豫,继之以后怕。无意识的爽快应允,来自文学爱好者对《太湖》杂志的那份情谊;犹豫兼后怕,源于自知之明:要描写这样一个生机勃勃、各项工作蒸蒸日上的单位,我这枝最
  • 荐菌桂以饷飨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本刊不久前刚发过青年作者专辑,这一期的刊发似与文园先生有些关系。文园先生去了。一个人之来是自然的事情,一个人之去是必然的事情。来来处,去去处,来去去来本不该惊怪,也更不该有什么耿耿难舍的。这道理,文园先生想来深谙,因为在悉获并举步那结果咄咄的病途时,文园先生是从容的。我与文园先生交仅止于作协的工作且谈吐清冽从无昵亲之浊。原由决非生份,乃私心隐感这样的朋友似只可事之兰馨,稍添谄香便有亵渎之患,所谓君子交谈如水亦堪久矣。但对文园先生曾有的际遇及现行的境况,我
  • 洗尽铅华 免费阅读 收费下载
  • 这正是初夏的午后。石薇走进卧室,匆匆换上件浅黄色衬衫和黑白细格子西式裙,对着镜子略张一张。沉思了一会儿,又倾咛哼楞地从抽屉深处搜出个化妆盒,淡淡地施一点脂粉。她平时从不化妆的,也从不相信什么“化妆可令你清新如诗美丽如花”的鬼话,眼下只因迫于形势急于求得一份工作,方才勉为其难地从俗一回。轻叹一声,她抓起皮包朝门口走去。但没走几步,她的目光就呆呆定格在她那丝袜上——小腿处不知何时跳了一条缝。“真见鬼!”她低低诅咒一声,索性脱下那迈不开步子的西式裙,另换上一条米色长裤,又洗去了脸上的脂粉。这么一折腾,大半个钟头的努力等于是付之东流。“可见人为地制造美丽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她暗自下着定论,一面锁上房门,急急地朝一家职业介绍所走去。“你运气不错,有一家公司要征求一名文职人员。”那职介所办事员接过石薇填的登记卡,礼貌地指指沙发说“不过
  • 《太湖》封面

    主办单位:无锡市文联

    主  编:陆永基

    地  址:长大弄5号

    邮政编码:214001

    电  话:2720680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72/i

    邮发代号:28-167

    单  价:6.00

    定  价:3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