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太湖》 > 2000年第06期
  • 海之源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认识天的日子,哪里都走着清朗的风。天总是倚在很远的地方轻轻地望着我,徜徉着蔚蓝的、灿烂的目光。我想,那时的我也完全应该是清冽的。天总在那边大声问我,海的源头你知道究竟会在哪里。我收起了流淌的陶醉的神情。愣住了。我想,去年晚冬的雪定是细细梳理过了这初春煦暖的阳光。否则,何来如此沁人而不矫作的单纯的风景。所以以至于后来,当我反复回想着同样很多我现在已经记不起来的问题的时候,我甚至又听到了遥远的林涛的声音。
  • 他们的故事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2000年8月20日-8月24日,在无锡马山的碧波花园内召开了新世纪影视创作研讨会,参加这次研讨会的影视作家、专家30多位,都是当前活跃在文学界、影视界、戏剧界的知名人士,如北京的刘恒、邹静之、史建全,上海的白桦、沙叶新、王晓玉,南京的赵本夫、朱苏进、姚远、王明皓、沈乔生,大连的高满堂等。记者专程前往进行了采访。朱苏进“面对稿纸,就是面对一种幻象”阅读朱苏进从他的那篇《最优美的最危险》开始。后来买过他的一本书《面对无限的寂静》,封底有一张他的照片,随意地坐在那种套着布套的椅子上,左手夹着一支刚刚点燃的香烟,淡灰的夹克,颧骨有些高,浓眉,照片的右下角露出一个字纸篓的边缘。他的文字里面有一种锐利的智慧。朱苏进: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待在部队。它不一定是一
  • 春天(外四首)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
  • 还是那片黄土地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记忆是那样的遥远,梦中出现的那片黄土地却始终飘浮不定。还在孩提时,我就明白那片贫瘠、枯黄、广漠的黄土地,日后竟成了孕育共和国的圣地。陕北菜九月,理应是金风送爽、万木飘霜的季节,我们到达西安咸阳国际机场时,35度的高温下,丝毫没有一丝秋的感觉。天是湛蓝的,飘动的云团显得高远深邃,行走的人们急于寻找有荫凉的地方,唯有拂面的风,没有了江南熏风的火辣灼人。风过处,隐隐透出大西北特有的凉意。四车道的西安至铜川的高速公路上,车辆不多,开车的师傅把速度提到140码。秋天的关中平原是美丽的,绿色的植被遮盖着大地,远处的群山依稀透出淡淡的轮廓。眼前的泾水渭水可没了传统的“泾渭分明”,水量小,挟带着浓浓的黄色泥沙,平缓地流淌着。
  • 淋雨(外一首)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天边没有流云是风把它们吹走空中没有风声是雨把它们打落雨不再单是透明的水而是天上人的一颗心终于装不下满溢的惆怅化作泪水洒落人间当我不再惆怅惆怅只是自欺欺人的意象告诉云让云飞舞告诉风让风流浪雨水不再绵绵雾一般轻吻着大地淋湿了她的心我相信火焰火焰再也掩饰不住仇恨除了燃烧她还要蔓延吞噬直到最后消耗得奄奄一息才明白自己的软弱一意孤行的暴戾终于没有撼动真实看着眼前燃烧的景象才明白冷静为生
  • 水的故事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随着宇航技术的飞速发展,人类的好奇心也越来越膨胀,人们很想知道太阳系中地球以外的星球上有没有生命。临近火星的飞船拍来了照片,火星上有江川的痕迹,科学家们震动了,人类震动了,因为有水就有可能有生命,水,是生命的源泉。水是没有形状的,水的形状就是杯盏瓶儿的形状,或是一枚浆果、垂下的眼泪乃至六棱的雪花的形状,水也没有家,她安静地贮在巨人踩下的脚印里成为湖,在她自己开出的路上散步,在越来越胖的云朵里膨胀,从天上坠落的过程就是一辈子了,水是不死的,从地上回到天上又是一辈子的事。有时水哪儿都想去,水总是不断地长大,长大,直到溢出来,仿佛很自由,水到处地流,水总是出走。在我印象中的温柔的水,总是在受着重力的诱惑,这永远无法立场坚定的物体,她被重力所掌握,为了趋向更低,她不顾一切地穿越、渗透、侵蚀,千方百计地兜绕,无可挽回地倾泻满地。
  • 一月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月大雪的城堡,天亮后客厅里的枝型吊灯还亮着。晨曦像淡淡的灯光被白昼减弱,轻轻洒在睡梦中无人途经的走廊地毯上。坠雪的松枝不时落下大团雪块,像无声的哗笑中摔碎的高脚酒杯。寒流深深浅浅的脚印,消失在寂静的山林(围巾在脖子上飘拂,女孩子们清新的呵气晶莹而美丽。冬雪乌黑的眼睛大睁着,娇柔而入神)……一月的客人还在酣睡。走廊里客厅的门紧闭,空气仍有圣诞节的味道,凉凉而白色的,像镀银的餐具,在狼藉的大厅餐桌边还沾着点昨夜的糕点奶油……冷却的节日的酒精灯。圣心图案。大功率音响中冥暗的教堂唱诗班——一月是黑色的、壮严而隆重的,就像这教堂唱诗班,在为一年中全体节气的神秘教众领唱。窗外白雪飘飘。雨雪晶莹的质地,更增添了风琴和人声在教堂穹顶下的宏远辽阔。做弥撒时大神父的黑色衣袍拂到风琴的一角,是一种质地优良考究的布料香味。
  • 后街女孩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后街女孩有个很好听的名字,飞飞,她出现在后街并让我们这些街坊认识她时她已经六岁了。六岁之前的飞飞听说是在新疆度过的。因此,当她踏进这条老街末梢的时候,牵着她像杨柳枝一样的细软的小手的是一位在所有街坊眼中如妖精一样的女人。这个女人不但漂亮得像妖精,而且打扮得也像妖精,棕黄色的长发竟然编了十几条小麻绳一样的辫子,特别是有其中两条显赫地挂在两只耳朵前面,这在传统了几百年的古老街巷的百姓眼里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不可思议的当然还有她的肤色,这个女人的肤色白得像古宅里传下来的瓷器,简直让女人们妒嫉得发狂。两个
  • 西域散见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祖国的版图上,西域在我心目中一直充满着一种神秘的色彩。每当提起它,那雪山峻岭、边墙塞障、大漠孤烟、古道驼铃、石窟塔影、清泉绿州等景象常常会浮现眼前。尤其是那条穿越西域的古丝绸之路,遍地的文物古迹、浩繁的典籍文献、精美的石窟艺术、纷呈的奇山异水,更令我向往。涉足西域,领略它的峥嵘奇殊、光怪离异的独特风光,对我这个江南人来说,早已成了心仪已久的事。去年季节虽已深秋,寒意渐浓。但我没有放弃一次难得的机会,进行了一次塞外之行。一路上采撷到了无数见闻,感受到了西域文化悠久、厚重、神奇的魅力。
  • 从“乐亭”想到亚明先生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今年深秋的一个上午,大雾散去,秋高气爽。我和著名书画家、苏州书画院院长孙君良先生,著名金石篆刻家、苏州书画院副院长蔡延辉先生一起,驱车前往昆山市东山镇看望病愈的亚明先生。车子急速行驶在太湖岸边宽阔的马路上。我顾不得欣赏沿途的鲜花绿草、湖光山色,只想尽快见到亚明先生。半个多小时后,车子来到了东山镇。下车后,蔡院长领着我们来到一条巷子里,七拐八拐,到了一座院子前,这就是亚老离休后隐居的地方——“近水山庄”。这个院子是明代建筑,亚老住前作为一个学校的校舍。由于年久失修,已经破烂不堪。后经亚老购得修理而成。院内建筑古朴、奇特;回廊相连,翠竹千杆;溪流曲桥,亭水相映;花径亭榭,绿草茵茵。孔雀、四川峨嵋猴、小狗、小猫等十几只小动物活跃其间,构成了幅动静结合、绚丽多彩的江南山水画。这里简直是人间仙境,我真佩服亚老的眼力。
  • 鬼寺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龟山寺的和尚空彻时常到山外化缘,施主们屡屡向他反映,那老龟山有些古怪和邪道。譬如说有几个樵夫到那儿砍柴,只要一拱进那密匝匝的松林,就迷失了方向,越急越走不出来,不用说是遇上“鬼打场”了。尤其大雨过后,一些婆娘轧伙到龟山寺附近的松林中拾蘑菇,时常会看见一个白裤子白袄白头发的老太婆,颠着一双辣椒样的小脚也在林中拾蘑菇,并且与她们若即若离。有时落下老远,可转过山坡,仰脸一看,那个白亮亮的身影又在你上面的松林中闪现,偶尔还吭吭咳咳几声。这真令人不可思议,她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哪会涉涧攀崖如履平川,这不是野物作祟又是什么?这么想着,这些婆娘就觉得脑袋“嗡”地一声,一霎时胀得老大。还有更神秘的。山下望寺村的孙二,嗜好打山,得便就扛着猎枪到老龟山里转悠。有一次,他赶起一只老大的黄鼬,看样子像个小巴狗,像这样的老山货,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说来真是邪门,那老黄鼬并没惶遽无措夺路逃窜,而是人样儿站在
  • 人民满意是我们天平的砝码——锡山市人民法院走笔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1、那还是在躁热难耐的季节,我刚为《太湖》杂志完成一次外出采访。归来的路上,杂志社的朋友说准备组织采写几家无锡地区的政法单位,其中锡山市人民法院曾与常熟市人民法院、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道,作为江苏仅有的三家单位,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优季法院”荣誉称号,可为我省法院工作的佼佼者,值得一写。朋友把这个任务递了过来,我晓得这副担子的份量不轻,就分外当起心来。只要是涉及锡山市人民法院的人和事,我就拔长耳朵听,悄悄记着。这年头业余时间谈正经事儿的不多了,“摆龙门阵”也好“侃大山”也罢,除了对粉的黑的还一如既往引得起老百姓的兴趣以外,人们茶余饭后的消遣话题要么是激愤牢骚,要么是怪谈趣闻,聊充紧张生活的润滑剂,没事偷着乐而已。殊不料听着听着,一不留神却得到一则关于锡山市人民法院院长钱铭南的“趣闻”。
  • 李天根轶事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李天根已经六十多岁了,然而人们都仍然喊他“小李”。他非常乐意地接受着这个称呼,或者确切地说,这个不伦不类的称呼还是在他自己的授意和怂恿下才逐渐兴盛开来的。先是小范围内几个人,尔后是整个镇政府大院,最后是全镇上下所有认识他的人,大家都认可了把这个稀奇古怪的名词作为他的唯一代号。而他的正而八经的祖宗留给他的大名,相反却渐渐地已被人们淡忘。若论李天根的资历,在整个镇机关里面,上到党委书记镇长,下到普通工作人员,完全可以断定没有一个人可以与他相提并论。远在土改时期,他就担任村里的支部书记。这种资历谁比得了?镇里的领导正是考虑到这一点,予以特别的照顾,才在几年前安排他到镇政府当了门卫,这样每月可以拿到一定的固定工资。他的脑袋早已银装素裹,脸上的皱纹纵横交叉,像一条条蚯蚓以各种不同姿势屈伸爬行。一般情况下,他见人从不主动说话,总是毕恭毕敬垂手站立,久久地木讷地望着你无声地笑着,露着他当门那二排黄得发黑的大板牙。
  • 春风醉了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一史家庄小学在黄婆桥的南边。子平第一天来学校报到时走错了路,走到桥北边去了,那里的开阔地带长着一些稀疏的芦苇,看上去有一种荒凉的美。当时子平的心里也长满了荒凉的芦苇,一条土路七拐八弯地把他送到一群灰扑扑的楼屋前,这就是史家庄小学了。第一个前来迎接他的是校长伍光明,一个矮墩墩的胖子,子平的眼睛突然亮起来,是因为他身后还笑吟吟地站着一个姑娘,气质有一点特别。子平看女人,第一眼的感觉往往
  • 草地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深入草地草地上开满了白色的花不知名的花长过青色的草九月,草原上最为珍贵的水和女人被一群汉子围着搭起村寨火千年前的火草原上永不熄灭的神圣之火高过头颅
  • 重逢的失落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林秀阳坐在桌前正因为制作去省参赛专题片的事心烦的当儿,接到了一个电话。通话人自称是青岛的读者,他说我一看你的小说《牵梦人》写的这锅(这个)婶儿(事儿)就是诊婶儿(真事儿)……。他没问她的年龄,没有拐弯抹角的刺探她的婚姻状况,上来就谈自己对《牵梦人》的看法,林秀阳就觉得他是一个真心谈小说的主儿。尽管他说起话来方言很浓,总还不像有些地方例如两广、四川等地的读者的口音那样生涩,林秀阳在心里反应一阵还能弄明白,于是回答得也很耐心、很细致。他问她你真的那么想你的初恋情人吗?林秀阳很诚恳的说是。他又问你为什么不告诉他,林秀阳说他肯定知道。那人就说:你不应该只描写他的伯陈恩以儿(白衬衣),还要描写他拿锅(那个)右下觉(角)磨路(露)的九叔保(旧书包)。林秀阳就觉得奇怪,他怎么会知道史伟山有一个右下角磨破的旧书包,连自己都是经他一提才想起来的。就以
  • 感受黄山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某个夏日的周末,远离喧嚣的都市,与同事结伴游黄山。脑海中的黄山,只是从摄影作品中驳来的一些粗略、琐碎的画面,但我深信它的奇险与独特,毕竟“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的盛赞流传已久。在怪石奇松前留下自己的身影,累积未来的回忆,未尝不是一种美,也不枉这笔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的存在。清晨时分,我们到达山麓,感觉天气不是太好,阴阴的,有一丝凉意,然而景区入口处却是人声鼎沸、人头攒动的热烈景象,游人们不约而同地涌向索道口,形成了几条耐心等候的长
  • 弄潮儿向涛头立——记无锡新区旺庄高浪渡村党支部书记汪敏南先生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死角落头”的高浪渡环城而过的京杭运河在南郊有处渡口,它被当地人称之为高浪渡。因考古癖作怪,笔者一到那儿就逢人便问这渡口的来历,希图由此得到一两个闻所未闻的民间故事,好顺手牵来写小说。遗憾的是,问到六七十岁的老人,也问不明白其祖祖辈辈所居住的这块地方为何叫高浪渡而不叫低浪渡。比诸于宽海长江,运河里能有多大风浪这谁都明白。但笔者坚信,一个突兀而起的地名背后,一定有隐秘动人的故事。可惜笔者来去匆匆,不得而知。现代交通的极度发达,使内河航运迅速败落。所以沿河看到的船只屈指可数,但是,通向高浪渡村的柏油路则车来车往,交通繁忙。在当地老人的心目中,高浪渡仍是我们无锡的“死角落头”。其实,驱车自八佰伴而南,约二十分钟就可以到了那儿。只是看到树林中的一些老屋,以及逐阶而下的石头河埠,笔者才觉出这儿离市区很远。
  • 社会学家陈翰笙二、三事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陈翰笙先生名枢,小名翰生。1897年2月5日诞生于江苏省无锡市东门城头弄,1903年进东林小学读了6年书,1915年秋天,乘“中国号”轮船,赴美国留学;1924年获德国柏林大学博士学位,同年4月应蔡元培之聘请,任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时年27岁。现任中国社科院的农业经济、社会科学情报、南亚和世界历史4个研究所的学术委员、中国太平洋学会副会长、中国国际委员会副主席、中国国际文化书院院长及中央文化研究协会名誉会长。陈翰笙先生至今已近百岁,除了眼疾外,身体十分健康,思路清晰异常,人们都尊称他为“翰老”。北京二访翰老 1995年春节期间,笔者到北京木墀地翰老的寓所拜访翰老,心情十分喜悦。翰老是我的同乡,又是我的前辈,也是无锡籍人士中年龄最高,史学研究成就最为卓著,人品最为超群,令我最为钦佩的长者。回忆5年前为了撰写鲁迅
  • 闲话空门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飞山里来了个老和尚,传说有神通,人们都去拜见他。一个懒汉知道了,走了好几里路,来见老和尚,他说:老和尚啊老和尚,我平时从不愿意多走路,今天可是破天荒,佛门人慈悲为怀,你可不能亏待我啊。老和尚说:只要我有的我都会给你,请问你想要什么? 懒汉说:出家人不打妄言,你真能答应我的请求吗? 老和尚说:那也得实事求是,比如你让我生个娃娃,打死我也甭想做到。懒汉说:我哪会这样不通情理,我也不要您老人家生娃娃,也不想见什么雷神电婆,我只请您教我技艺,我想学习飞的本领。老和尚说:嗳呀呀,我哪会飞啊,我只会念阿弥陀佛,要不你跟我一块念吧。
  • 一个镇级广播电视站和他的站长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这是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出城后看到路边蚕豆开花,禾苗茁壮,其景色不同于平日见惯的楼宇街道,觉得非常新鲜。上了车才晓得要采访的对象是一位镇广播电视站站长。车子沿平坦宽阔的锡澄公路行驶,笔者一边看窗外的田野风光,一边沉思默想,任思绪漫无方向地飘游。笔者对村镇的概念并不陌生。七十年代中叶,笔者在新疆一个知青农场下乡,从农场到公社有3公里路,有时徒步走去,有时顺手从路边捉一头毛驴往公社骑;到了把驴子放开,它认得回去的路。公社就是一个镇子。从镇子中心的十字路口往东西南北任何一个方向走,都走不了一百步就走出镇子了。镇上的一个电线杆子上有一只高音喇叭,响起来哪家都听得见。顺着高音喇叭的广播线,很快会找到它的另一头。那是摆在公社广播站桌上的一个叫拾音器的小盒子,话筒就插在这个盒子的屁股后面。当时笔者和笔者的一些知青伙伴常去广播站瞧瞧,我们对广播站的那位维吾尔族女站长(兼广播员),比对她所作用的那套简陋设备,以及她所广播的批林批孔的时令性文章,更感兴趣。事过境迁,留在笔者印象中的镇级广播站,始终是一间空荡荡的平屋挥之不去。那屋里只有一桌一椅,而且常常空
  • 瓦罐碎响,银光闪耀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油菜花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三重门 免费阅读 下载全文
  • 林雨翔所在的镇是个小镇,小镇一共一个学校,镇上的老少都为这学校自豪,那学校也争过一次气,不知怎么地培养出两个理科尖子,获了全国的数学竞赛季亚军。消息传来,小镇沸腾得差点蒸发掉。学校领导当即把学校定格在培养理科人才的位置上,将语文课调整到一个礼拜只有四节,并宣称,如此是因为语文老师都转业当秘书了。林雨翔对此很有意见,因为他文科长于理科,所以他坚持抗议,但胆子小,把不满放在肚子里,仅供五脏间交流。语文老师走得太多,校领导只得从镇文化站找来一个半路出家的文学中年来任语文教师兼文学社社长,他叫马德保。第一天教书,林雨翔就在新出炉的语文教员面前大加表现,马德保见有人捧场,便对林极口揄扬并收进文学社。
  • 《太湖》封面

    主办单位:无锡市文联

    主  编:陆永基

    地  址:长大弄5号

    邮政编码:214001

    电  话:2720680

    国内统一刊号:cn 32-1072/i

    邮发代号:28-167

    单  价:6.00

    定  价:36.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