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秋天的铭文
  •   天好深.一只鹰陷进去,慢慢地了无踪迹.云在下面,沉入澄澈的湖底.鱼在云隙间喧哗.云水依依,天地四合.在时间僻静之处,谁在沉思,死亡与诞生的前因后果?他沉重的前额,几条蜿蜒的小路,被风雨践踏得金光闪闪.他是谁?竟有如此心境,把思想放在最惹眼的枝头上,让小鸟和那些蜂蝶们蓦然想起它们的青春时光.它们知道,果实一旦出现,雪花就要从山谷那管长箫中,飘然开放了.他一直在寻找那个吹箫的精灵.……
  • 神秘的恋人
  •   1   欧阳晓从酒店出来的时候,夜已经深了,而且飘起了雪.   这是今冬云来市的第一场雪.它在这个深夜里悄悄地来,没有一点声息.片片雪花儿轻轻飘在欧阳晓的脸上、身上,让他感到一丝丝的凉意.这凉意使他稍稍觉得清醒了一些,可是胃里的液体却突然间翻涌起来……   ……
  • 女巫的咒语
  •   屈指算起来,那已经是发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事情了.   三天前开始的瓢泼大雨还在持续不断地下着,老屋背后竹林旁那条原本不大的溪流早已变成了一条凶猛湍急的小河,隆隆的流水声伴和着尖厉的狂风呼啸声和哗哗的雨声,合成了一组气势恢宏的大自然的交响乐,带有一种悲壮甚至令人恐怖的感觉,与屋内那种融合着浓浓亲情的欢乐祥和的气氛相对照,多少显得有点不够协调.但这并未曾影响屋内人们的好兴致.几张粗重结实的用桐油油漆得平滑光亮的松木方桌的四周,大人们随意地围坐着,边嗑瓜子边在闲聊;孩子们则四散开来,打纸牌,下顶顶棋,讲故事,猜谜语,尽情地和无所顾忌地玩乐和嬉闹.   ……
  • 清雪
  •   大娃睡醒时,天已经亮了.他一骨碌从炕上爬起来,一边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边撩开窗帘,脑门顶着窗玻璃朝外张望--外面一片白茫茫.   下雪了,昨晚下雪了.   记不清是年后的第几场雪,大雪覆盖了大地、街道和房屋,连平日肮脏不堪的边角旮旯也被蒙上了一层厚厚的洁白,这世界一下子显得纯洁了许多.   ……
  • 回乡偶书(外二篇)
  •   我好久没有回老家了.那天,我在村口一下车,恰巧遇到狗蛋、地瓜、麦根、坷垃几个人在路边的小店里吆五喝六地喝酒.菜虽简单:一盘花生米,一盘猪耳朵,一个凉拌黄瓜,一个糖拌西红柿;酒也是简装的抑韶,每瓶不超过五元,但一个个喝得兴高采烈,黑红、多皱的脸上一律呈现出醉意.见到我,非拉着我一块喝上两杯不可.这几个可是与我要尿泥一块长大的童年伙伴,我只有从命的份儿.也难得他们有这份雅兴,以前我回来,有时邀请他们喝上两杯拉呱拉呱,他们都借故推掉了--个个为生计而奔波,忙得拿裤子往头上套,哪有闲心思喝酒?说句不好听的话,在这穷山恶水的地方,他们一辈子草草木木地活,也有点幸福,也是从鸡屁眼里屙出来的.我说,今个儿谁有好事儿?想不到,他们四个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四个都有好事儿!说这话的时候,四张脸都夸张地兴奋着.……
  • 城市综合症(三篇)
  •   谁伤害了雪儿   雪儿是个很美的女孩,是让男人见了往更美的事儿上想的那种美.可在来A公司之前,雪儿一点儿也没有在意过自个儿的美丽.那天,坐在对面的吴姐把雪儿看的眼都直了.雪儿长这么大,还没有让人这样看过,雪儿让吴姐看的很不好意思,觉得很别扭.雪儿问吴姐,雪儿说,吴姐,你今儿怎么了?为啥这样看我?……
  • 人文情怀与人道悲悯--评“受伤的角落“系列小小说
  •   奉国是当代小小说界杀出的一匹黑马,习文时间不长,却已有近150篇作品问世,成果颇丰,令人刮目相看.他的新作“受伤的角落系列“,在开掘的深度和形式的探索上又有了长足的进步,为小小说表现的多种可能性提供了新鲜的审美经验.   “受伤的角落系列“以社会弱势群体为描述对象,其精神特质是哀伤和郁愤的,穿过文字表层,我们似乎可以感到叙述者凝思的姿态和深长的诘问.奉国很好地处理了叙述主、客体之间的关系,尽可能地做到文字的冷静、客观,而让叙述人始终躲在幕后.这使作品呈现出深沉、冷峻的整体风貌,含蓄蕴藉,耐人寻味.   ……
  • 早年的梦
  •   那一年冬天,真冷.雪大,风紧,滴水成冰.风雪中的人们都有点像北极熊,臃肿、笨拙.身上裹着大羊皮袄,头上扣着狗皮帽子,手上套着厚手闷子,脚上蹬着翻毛大头鞋,真是“熊“样.   这个冬天挺难熬.团部的几个电线杆子上,绑着几个高音喇叭.每天天还没亮,高音喇叭就开始叫唤.开始曲完了,是新闻和报纸摘要,再就是“两报一刊“的大批判文章.吵得人心烦,只得迷迷糊糊躺在被窝里受教育.   ……
  • 做一枚清瘦的补丁(外一篇)
  •   当我写下:做一枚清瘦的补丁.补丁,在商业的巨大背景下提及你,我知道这非常不合时宜,那袭人的寒意,让我感觉到一种刻骨的苍凉与寒冷.……
  • 淮风苇影
  •   盱眙,看似简单的两个字,外地人要读准很难.盱眙就在淮河的边上,就在洪泽湖的边上.盱眙的景好,生的美,长的俊,依山傍水,景物宜人.玻璃泉映月、宝积山落照、清风山闻笛蕴涵多少天然的雅致?第一山怀古、瑞岩庵清晓、五塔寺归云又有多少人文的陈迹?盱眙建县于秦,距今有二千多年了,历史上曾建过都,升过郡、军,还有州.翻开现有的字典、词典,“盱眙“的解释是“县名,在江苏省“,就这么简单.这样的解释多少有点叫小城人失落,似乎涵盖不了小城丰富的自然文化资源,小城人仿佛急着要把这看不完的景,要把这原生态纯天然的美都搁在这名字里面叫人看了一目了然才好.“张目为盱,极目为眙“,这样的解释显得有些文气,也只能这样说了.到了盱眙,这长着两只眼睛的地方单是这淮风苇影就会迷住你的心,让你看着这些,听着这些,还想着这些.……
  • 大哥(外一篇)
  •   我和大哥不经常见面,但每一次见面都感到他比上一次苍老了许多.实际上大哥只比我大两岁,是共和国同龄人,我们是挨肩弟兄.但是他的头发差不多全白了,额上和眼角布满了皱纹,看上去似乎比我大十几岁.……
  • 在放飞希望的季节里
  •   林甸归大庆以后,我就很少有机会到齐齐哈尔去了.偶尔去一趟齐齐哈尔也都是匆匆忙忙来去匆匆,不是不想去,而是去的机会太少了.过去,从林甸到齐齐哈尔是从富裕县龙安桥那儿绕一个大胳膊肘子弯,大约要走二百多里的路程才能到达齐齐哈尔,路也不好车也破,颠颠哒哒的却没少去.现在路也好了车也快了,去的时候还倒是少了.原因就是林甸划归大庆以后,工作上的联系少了,和一些朋友之间的联系和沟通就自然地少了.……
  • 表姐的眼泪
  •   在我们几个表姐妹中,葵表姐长得最漂亮.漂亮的葵表姐爱打扮,也会打扮.一朵别致的蝴蝶花,一条时兴的红丝带,飘在葵表姐油亮乌黑的发际,显得格外生动灿烂.在那漫长懵懂的少女时代,我们是伙伴,是朋友;我们一起长大,一起经历了青苹果的酸涩.……
  • 决口而出的母爱(外一篇)
  •   那时候,我在一家工厂里做徒工,年方二十出头.生活没现在这么灵动,既无烛光摇曳的咖啡厅可去啜饮,也无射灯旋转的练歌广场可去消磨.除了业余时间开会、学习,下了班,就紧挽着帆布挎包,匆匆往家赶,大多时候很准时.……
  • 艺术性与思想性相结合--漫谈剪纸艺术
  •   剪刻纸是用剪刀或刻刀在纸上剪刻出来的画,是深受我国广大劳动人民所喜爱的传统民间艺术,广泛流行于我国南北各地.它以纸为艺术加工对象,运用剪刀、刻刀等不同的刀具,来表现外在形象的美感和作者内在的感情,具有明快、朴实的特点和浓郁的装饰风格,在民间广为流传.……
  • 《青年文学家》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齐齐哈尔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庄树谦

    主  编:曹志勃

    地  址:齐齐哈尔市新明街党政办公中心1819室

    邮政编码:161006

    电  话:0452-247224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2139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94/i

    邮发代号:14-26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