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狐缘
  • 她知道
  • 原本想睡觉,但在大脑的怂恿只会让我精神许多,索性半躺在被子里,再次享受熬夜的气息,想及时记下些什么。随便什么……墨尔本。从没想过会留恋的地方,而现在对她有种熟悉和依恋。毕竟过去的7年,冥冥中习惯了她特别的时差。比赛过后第。一次见家人,刚到的那天,被接过手心攥着的行李推车扶手,温暖的笑脸,温暖的泪水,一下子让我变回了小孩子。
  • Spring Festival Ltve Show
  • 记事的时候开始到今年差不多模模糊糊拼拼凑凑看了有快二十年的春晚(真的老了)从大概十年前快要出国的那时候开始慢慢失去了对春晚的期待和关注后来的七年每次回国过年都看春晚也见证了它每况愈下的历程从业近三年接触了很多新鲜潮流的东西也还保持着传统的春晚收视习惯毕竟它早已是国民年饭里的一道大菜无论好坏都要上桌夹两筷子尝尝何况它还有把家人都聚在客厅里一同包饺子聊天的功用所以春晚一定会看而春晚情结我想很多人都不知不觉的有了
  • 时光序
  • 时光荏苒 我们都已衰老 只有不停地缅怀 在幻想中将自己还原成 年轻的样子 彼时天气晴好 我眯着眼睛笑了笑
  • 梅花后面的风景
  • 梅花的脚步,落地铿锵,从青春年少的林木的光隙中,从一颗心到另一颗心的驿站和虹桥旁,犹如一队迎亲的锣鼓,朝着滴着露珠和阳光的梦境,直达春天的腹地。每颗心都标识着春天的门牌,这些生命的密码已经昭然于天下,而那些迎春挽春惜春叹春的人们,正拥挤在自己和他人的梦中。多梦时节,每颗心的开放,都有吟唱的蜂蝶进进出出。
  • 青花瓷
  • 夜色越来越浓,山上雾气氤氲。他的眼睛里闪出了红色的光,月亮慌忙躲进了厚实的云层里。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块玉石,玉石上的佛像发着诡异的光芒。他看着地上的瓷瓶发出了红色的烟雾,烟雾摆动着身体慢慢地钻进了地上躺着的人的嘴里。
  • 有谁记得苏婉婉
  • 我和苏婉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用她的话说,从我还在穿开裆裤起,我们就打上交道了。在我之后十几年的美好岁月里,每当跟苏婉婉僵持不下的时候,苏婉婉就以“看过我身上的零部件,要将这件事公布于众”为由威胁我认输或者就犯,以至于十几年里,我一直对苏婉婉言听计从。早知道苏婉婉三岁开始就对我居心叵测图谋不轨,我就不该在四岁时吵嚷着还要穿开裆裤。
  • 爱情就是水到渠成
  • 以元珊的智商,她只能把男人分成两种:花心的和更花心的。我问,我算哪种?第三种。她说,想花心但是花不了的。我说你还是不了解男人,男人不花心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不想。元珊笑得很优雅,你见过不睡觉的猪,不沾腥的猫吗?我说我属猴,但我不吃桃。是吗?元珊抄起桌上的一个水蜜桃丢过来,接着。我把水蜜桃抱在怀里,她哼了一声,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走了,走到电梯门口崴了一下脚,元珊狠狠地跺了一下地,高跟鞋就断了。
  • 绽放在地平线上的瞬间和永远
  • 黄昏的北国边缘城市,街巷是低矮的80年代平房,空中,有暮烟,和偶尔划过的一两只昏鸦。街巷的两边,依然充斥着小商小贩的叫卖声。耗子双手插进兜里,长长的头发一甩,问我,要不要吃鱼丸?我看着一边的冰糖葫芦回道,别装了,想哭就哭出来吧,你知道我不吃鱼丸的。耗子低下头苦涩地笑笑,眼泪就透过长长的发丝瞬间遗落,他说,净瞳,以后我再也不要来这里了。
  • 时光颁给你我最佳损友奖
  • 很多人都问过我,我们做了那么多年朋友.我到底有没有喜欢过你,我总是摇摇头,说我们是最佳损友,倘若诺贝尔奖要增一个最佳损友奖。就应该颁给你我,我不知道你听了我的答案会怎么说.但是我却知道你一直想我为我们的友情写一个故事.你说你也是人,也是个堂堂男子汉.你也有想做男一号的时候,你最了解我.对于你的请求我总是摇兴.但这次我答应你,我点点兴,
  • 爱不留
  • 十五楼的咖啡馆。艾克汀。她独自坐在靠窗户的位置。她喜欢这里,总是放一些很老旧的歌。大部分时间放英文歌,乡村摇滚,暖暖的风情。然而有时候也放中文歌,她熟识的只有那首《爱不留》。张信哲这个过了时的歌手,亦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怀念着。她只知道,自己曾是这样迷恋这样的声音。不够低沉不够迷人,但是却带着尖锐的刺痛感。
  • 那些花儿
  • 晨曦的一道光,穿过厚重的云层,直直打在有着天蓝色窗帘的落地窗上,被切割成不规则的几何图案,溅落在房间的一角,波光潋滟。陆小昂睁开眼,冰凉的液体顺着眼角静静淌下,最近一段时间,他总是会梦见故乡小城,梦见那些过往的旧时光,梦见苏墨雨。
  • 许我一场未竟童话
  • 遇上苏翊南那天,我正在超市里为了要给顾小宝买苏菲还是七度空间而大伤脑力,手里捏着两包卫生棉眉头皱得很紧毛毛虫般扭成一团。算了,舍苏菲而取空间者也。小姐。大概是许久没听见有人这么温和有礼地喊我,太兴奋急于转身也就忘了先放下手里的东西。面前的是个约摸六十多岁的阿婆。头发花白,戴着一副棕纹眼镜,微微笑着脸上的皱纹很明显。
  • 长相忆
  • 雨歌从未见过这样执着的求卦者,遭拒数十回后,便索性在她草庐旁安身住下,走到哪里那条清瘦修长的身影都紧紧相随。那时甫是拂晓,天际被渲染成酒醉似的一片酡红,她提着桶去小镜湖汲水,又见到俊朗的公子白熙遥立于湖畔,蓝色衣袂被吹得飘飘欲仙。
  • 湿发
  • 徐莹眼睛睁地人大的望着头顶的天花板,窗外的夜风不时地拍打窗户,滴答的钟表终于走过了午夜12点,徐莹轻轻吁了口气,看来自己又失眠了。徐莹轻悄悄地起身披上外衣,不想吵醒还在睡梦中的室友小青,一个人来到阳台上。校园出奇的安静,与白天熙熙攘攘的景象完全不同,远处的楼宇此刻看来如同黑暗中蹲伏的巨大野兽,正贪婪的盯住自己的猎物。
  • 发生在愚人节里的囧人囧事
  • 在明媚的四月,有个很特殊的节日,那就是4月1日愚人节。在这个愚弄和欺骗不用负责的日子里,曾发生过很多荒唐的故事.只不过那些故事离我们都很遥远,还是看看我们身边的童鞋在愚人节这天都遭遇过那些囧人囧事!
  • 你有什么特殊能力
  • 告别草样年华的雅痞——孙睿
  • 2004年之前,没人知道孙睿是谁,而仅仅几个月时间,一本《草样年华》已让孙睿跻身“5大偶像”的行列了。孙睿,又一个性鲜明的80后作家,其鲜活生动的文笔,幽默诙谐的丈风,深得京味文学的精髓,常常使人在怅然若失之余又忍俊不止。图书策划人沈浩波认为,与郭敬明,何员外等青春作者相比,孙睿的文学准备更为充分,作为一个北京孩子,他完全继承了京味作家幽默洒脱的文风,他的小说有着王朔式的幽默,却没有王朔的油滑;
  • 《玛丽和幼犬的故事》
  • 前两天回了趟家,回家的路上偶装逼地戴了口罩……上车后觉得自己特别安全,听着只有140首歌的MP3,准备两眼一闭不理窗外事了。然后,车上的车载电视开始放一部电影,我没看见名字,说实话最开始也没看进去,只看见两个小朋友捡了条小狗,然后狗狗慢慢长大,他们跟狗狗很开心的玩着,那条狗狗叫,玛丽。
  • 《20岁学会恋爱 30岁收获幸福》
  • “你可以在他们的重大日子,约他们出来,看他们是怎么处理的;虽然你不一定非要他出来,但至少应知道他的想法。”“爱是一张明信片,它的出发点必须是美好的,它的中途,必须是不断学习的,丰盈的,这样,当它到达的时候,才是独到的,喜悦的。”“爱一个人,并不需要百分百,也许,只需要80%就够了,因为,百分百已经太满,再无上升的空间,而80%还有无限的成长的可能。”“男人生气,更有活力”、
  • 黑天动漫视觉工作室
  • 黑天动漫视觉工作室的前身是终极天堂漫画工作室,位于成都,由成都几位精英coser组成。目前致力于专业的cosplay人像拍摄,和商业人像拍摄,并有相当多的优秀代表作品。工作室主要成员丁伦、小梦都是高级化妆师,无论现场还是外景,都拥有丰富的经验。
  • 风与木之诗
  • 吉尔贝尔·考克托 绽放在我人生中最美的花朵呦 在遥远的青春梦境中 绚烂燃烧的红莲之焰呦 你是那摇曳我枝头的风 听见了吗那风与木之诗 那青春的喧嚣 啊 会有人想起来吧 自己青春年少的那些日子
  • 《青年文学家》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齐齐哈尔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庄树谦

    主  编:曹志勃

    地  址:齐齐哈尔市新明街党政办公中心1819室

    邮政编码:161006

    电  话:0452-247224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2139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94/i

    邮发代号:14-26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