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春之韵
  • 一只从远方飞来的燕子把她看到的秘密告诉停在叶子上的雨珠,雨珠欢快地钻进泥土里,告诉了还在冬眠的种子,种子奋力地拨开泥土,把秘密告诉了风儿。很快,整个世界就都知道,春天来了!
  • 京华遗梦——走近林语堂
  • 有位作家说过,别人的人生我是不敢触碰的。可我忍不住。有时候真是太孤单了,总想在世间找个替身,分享或分担一些生命的内容,穿越内心迷雾,看到光亮。
  • 大自然的享受
  • 在这行星上的无数生物中,所有的植物对于大自然完全不能表示什么态度,一切动物对于大自然,也差不多没有所谓“态度”。然而世界居然有一种叫做人类的动物,对于自己及四周的环境,均有相当的意识,因而能够表示对于周遭事物的态度:这是很可怪的事情。人类的智慧对宇宙开始在发出疑问,探索它的秘密,而寻觅它的意义。
  • 乡愿,德之贼也
  • 《论语·阳货》记载了孔子这样一句话:“乡愿,德之贼也。” “贼”在这里作形容词(后置)用,“德之贼”,直译就是“道德败坏”,此“道德败坏”乃“破坏道德”之义,词源古义,而非今之狭义。孔子说话一向温文尔雅,像这样强烈的否定,语气如此激愤,在《论语》中不多见。那么,这“乡愿”究竟“坏(贼)”在哪里呢?参看后世孟子对“乡愿”的解释:“阉然媚于世也者,是乡愿也。”
  • 倒叙时光
  • 〈1〉我们的那个年代 在听够了外婆一遍又一遍地阐述她那个年代的辛酸史后,我也开始时不时地将“我们的那个年代,你是不懂的”说起,而小S总会在我聊的最起劲的时候来上一句“装什么成熟,一副倚老卖老的样子”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能在你聊的最HIGH的时候泼你冷水,然后还一副有种你揍我呀的欠扁的模样。每每这个时候我就朝墙上看,看能不能抽一块板砖,放心,
  • 红人
  • 有些人好像生出来就会成为大家议论的焦点,比如说李白。李白怎么了?李白就是我们这个班的焦点人物,是我们中文系的红人,这么说你可能还不信,不能乱给人扣帽子是不是?但是我既然这么说了,就有我的道理,有句话怎么说的,没有金刚钻,哪敢揽瓷器活啊。所以接下来我会讲一讲李白这个人,把这句话圆起来。我们这个班原来一直比较安静,没传出什么大的故事,这个到后来就不一样了。后来怎么了呢,
  • 孙小枚
  • 对孙小枚来说,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应该是一个欢乐的夏天,但是她很遗憾地意识到,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按理说,女儿云霞考上了北外,这应该算一个天大的喜事了吧,想想其实也就是一个天大的喜事!泱泱大国,每年参加高考的学生成千上万,能上北外的人到底有多少,谁心里都清楚。因此,孙小枚觉得自己应该高兴。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女儿云霞临走之前会和她爸大闹一场。这一场闹,把他们夫妇几年来一直掩饰的矛盾一下撕破一个大口子,怎么也缝合不上。
  • 飘在空中的树
  • 引子 我一直想写写故乡,特别是,当我再一。次跋山涉水,千里迢迢,把父母从故乡接进城市,这种愿望就更为强烈。因为,远离故土的父亲母亲,差不多每天都会在我耳朵边,唠叨过去的陈年旧事。于是,那些个差不多己被忘记的乡亲,又都在我的记忆中,一个个地复活。让我禁不住想把他们写下来,以慰藉父母缠绕于心、挥之不去的乡愁。
  • 未曾有过的风景
  • 毕业季,阳光大曝,泻雨如烟。 所有的往事在盛夏蒸发成看不见的回忆,有些人,有些事,注定遇见了却要擦身而过,一转身,错过的不仅是承诺,还有一辈子相守的风景。
  • 驿站
  • 她明天就要去南方打工了。 那是零五年的正月,年前下的雪,早已消失殆尽,融化的水大部分滋润了干涸的土地,小部分又重现奔袭到天上。所以寒冬天气异常干燥,进入到夜晚,北风剃骨着土地,几颗半明半暗的星守着夜。小时候冬天夜晚还很明亮,星辰睁着眼看我们入睡那时候,做梦,就飞到了天上,手里捧着星星,近来附近工厂增多,夜空也就灰白了许多。
  • 拯救
  • 将犯罪嫌疑人送进看守所后,我轻轻地合上卷宗,面对着受害人东方海云,突然感觉到,这案件还不能说完全破案,案件的背后,似乎还需要警察从另一个层面来挽救一些人警察应该告诉别人,特别是女孩子,在遇到热心肠人时,保持戒心仍很必要,别被一时的“好心人”蒙蔽了双眼。于是,我有了想继续碰撞她心灵的念头,决意撷取我所需要的东西,便直接明了地问道:“想当初,你选择离开他,其中是否后悔过?”
  • 在路上
  • 我不想再过这种漂泊的生活。然而,我只能这样匆匆的回家呆上两三天,又匆匆的坐上远行的客车,一路颠簸着继续出发。这种四处游荡的生活,让我感到没有归属感,就像漂泊在汪洋大海上的帆船,举目望去,浩瀚无边,看不到停泊靠岸的港湾,心里一片茫然,不知所终。
  • 在虚伪的爱面前转身
  • 认识他是在朋友的宴会上,他是朋友的朋友的一个好哥们,那天跟朋友有些枝枝蔓蔓关系的很多人,一桌子有头有脸的精英们。
  • 听觉
  • 路灯一盏接一盏亮了,或许是一齐亮的,没人特别留意。我回到建安小区三号楼下,把摩托车推进小车库,锁门,忽听有人喊,哎!肖……肖诗人!中间夹杂着重重的咳嗽声。扭头发现老槐树下坐着老汉儿,不是他连呼喘带咳嗽的话,你准以为那里仅是一团墨黑的空气。
  • 忧伤的白花瓶
  • 我从小喜欢奇花异草,把姑妈送给我的那只洁白如玉的细瓷花瓶当成至宝。这至宝般的白花瓶,装满我少年时的那么多幻想,我幻想将来能遇到风度翩翩的自马王子。可是梦中的王子与我无缘,在我热恋他时,他竟飞到南方一座开放城市,一走就是六年,杳无音讯。
  • 春日里的明媚爱情
  • 春光大好。看不尽小溪明净,细雨翻萍,鹅鸭嬉戏,桃花逐水,双双燕子,两两鸳鸯。鲜艳敞亮的画面,一幅一幅,相叠着追逐着绵延不断。
  • 婆婆的饺子
  • 要数数我人生中幸运的事不多,其中遇到一位好婆婆是不能不提的一件幸事。自打结婚那天起,改口叫了“妈”,我这生命里又多了一个妈。我们“娘俩”因为“情投意合”,所以关系融洽。对她的唠叨,我一概是微笑面对,绝不还口。她老人家对我也是“大人不计小人过”。十多年里,她帮我收拾了屋子,带大了孩子,填饱了肚子,攒下了银子……兴许是因为当时年纪小,兴许是因为工作繁忙,反正我的心里一直认为这是一个婆婆应该做的,顺理成章,天经地义,也就不曾在意过。而今年元旦过后,
  • 思想的芦苇
  • 最初见到芦苇,是在一条长长的沟壑里,一个早春的时节。芦芽刚钻出地表,淡红色的芦芽,很嫩。用手掰不用花费力气,那细而尖的嫩芽就折断了,乳白色的液汁从断面渗出来。
  • 追寻一弯幸福
  • 很喜欢元稹的两句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感伤而非悲伤,悠闲揉和着禅意。美得如水,在心底盈盈而过。
  • 如花四季
  • 女人如花,四季轮回。有春的羞涩、夏的妩媚、秋的妖娆、冬的静美。于是女人的美总能在四季绽放,绚烂恣肆。
  • 苏老师
  • 那年秋天我上了三年级,我们从新民小学搬到赵庄小学去了。 新民小学在二队东头,我家在三队西头,离学校只有不到一百米。往往等我们的衣服永远整洁头发永远整齐后背的张玉林校长站在校门口吹哨子,我才离开家朝学校跑,尽可能远地躲开校长踏着哨音进校门。
  • 春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名词!自古以来的人都赞美它,希望它长在人间。 诗人,特别是词客,对春爱慕尤深。试翻词选,差不多每一页上都可以找到一个春字。后人听惯了这种话,自然地随喜附和,即使实际上没有理解春的可爱的人,一说起春也会觉得欢喜。这一半是春这个字的音容所暗示的。“春!”你听,这个音读起来何等铿锵而惺忪可爱!
  • 天才——那些不太普通的平凡人
  • 要说起天才,十有八九要讲数学家,而讲天才数学家就必然会提到拉玛努金,那个让全世界数学家都艳羡和抓狂的印度年轻人。多部文艺作品都涉及他,似乎拉玛努金就是数学的传奇。
  • 孩子
  • 如果他是个单纯的孩子 那就让他单纯一辈子 如果他是个善良的孩子 那就让他善良一辈子 不要教他太多事 不要说他太多不是
  • 漂浮凌乱的雪花 使人忆起许多伤感 昏黄的街灯使城市 在一种黄色朦胧中 雪白的雪飘洒在城市上空 匆忙人群在彼此追赶
  • 中国青春文学联盟倡议书
  • 中华文学尤如一条璀璨的长河,从离骚到唐诗、宋词,从元曲到清末小说,充分展示了中国文学的厚重和魅力。建国后文学作为艺术之母更是绚丽多彩,反映着时代的变迁,从伤痕文学,到朦胧诗派,尤其是网络文学的盛行,80后创作军团的产生。而今90后作家已呈异军突起之势,全国各大中学校,
  • 王立新作品
  • [卷首语]
    春之韵(千色花)
    [文化视角]
    京华遗梦——走近林语堂(邓新广)
    [品读经典]
    大自然的享受(林语堂)
    [文化视角]
    乡愿,德之贼也(蔫畺)
    [小说坊]
    倒叙时光(林城)
    红人(金晖)
    孙小枚(周宝琴)
    飘在空中的树(周崇贤)
    未曾有过的风景(桃夭)
    驿站(门君)
    拯救(宋自安)
    在路上(杜福全)
    在虚伪的爱面前转身(陈春凤)
    听觉(罗箫)
    忧伤的白花瓶(曲湘春)
    [散文随笔]
    春日里的明媚爱情(翁秀美)
    婆婆的饺子(杨露玉)
    思想的芦苇(屈绍龙)
    追寻一弯幸福(伟小红红)
    如花四季(高居怡)
    苏老师(周宝琴)
    (丰子恺)
    天才——那些不太普通的平凡人(若何)
    [诗苑]
    孩子(郭昊)
    (薛铭璐)

    中国青春文学联盟倡议书
    王立新作品
    《青年文学家》封面

    主办单位:黑龙江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齐齐哈尔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社  长:庄树谦

    主  编:曹志勃

    地  址:齐齐哈尔市新明街党政办公中心1819室

    邮政编码:161006

    电  话:0452-2472248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2139

    国内统一刊号:cn 23-1094/i

    邮发代号:14-26

    单  价:6.00

    定  价:72.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