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盖棺评说伽达默——来自德国的综合报道
  • 2002年3月14日,德国哲学泰斗汉斯·格奥尔格·伽达默,终于像一盏发光过久的灯,耗尽了自己生命的能量,安然地离开了入世。他生于1900年2月11日,所以德国人说他活在三个世纪里。在伽达默逝世的当晚,许多电视台就有不少的专访节目,第二天德国各大报纸均在副刊上以整版的篇幅,刊登专文纪念他。
  • 开拓视野,加强应用,促进逻辑教学与研究
  • 2001年10月27日至28日,由湘潭大学主办、湘潭师范学院协办的中国逻辑学会形式逻辑专业委员会第七次代表大会暨学术讨论会先后在两校举行,与会代表60多人,围绕素质教育和逻辑教学、普通逻辑现代化的回顾与展望、批判性思维及其逻辑应用三个主题开展学术研讨,并对专业委员会的委员进行改选。
  • 周敦颐学术思想研讨会召开
  • 湖南省社会科学院等单位于2001年10月26日至29日在汝城共同举办了周敦颐学术思想研讨会,来自国内及韩、英、法等国的50余位学者参加了研讨会。学者们通过对史料的进一步研究,对周敦颐的哲学、伦理学、教育、文学等方面的思想进行了新的深入探讨和现代诠释。
  • 近期哲学新书选目
  • 现代性的内在矛盾
  • 中国正在追赶现代化,而西方却不断对现代化进行反思。现代性作为一个问题,既具有历史性,又不乏当下性;既是地域性的问题,更是全球性的难题。对于身处现代化进程中的中国来说,现代性作为一个问题,已无可回避。
  • 哲学观与马克思哲学观
  • 哲学是反思的学问,这种反思不仅指向哲学思考的对象内容,而且指向哲学思考本身。哲学观的反思对于哲学的内容变革和体系调整,具有重要的前提性意义。深刻理解马克思的哲学观,是我们重新理解马克思哲学的基础。
  • 技术的人文维度
  • 关于“技术”的概念,如同“科学”、“人文”这些概念一样,要对其下一个准确的定义,是十分困难的。大致说来,对“技术”可以有两种理解:一种是狭义的理解;另一种是广义的理解。
  • 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哲学研究初探(下)
  • 综观目前与“全球化”直接相关的各种“文化理论”研究,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突出的学术现象——西方发达国家和民族(特别是美国)极力推行“文化普遍主义”和“普适伦理”,而欠发达国家和民族则出于某种“自卫情绪”,大力倡导“文化特殊主义”和“特定伦理”…。从学术思想研究角度来看,这种现象所突出表现出来的,似乎首先是对诸如。真理”、“科学”、“理论”等等所具有的客观性和普遍有效性,提出了前所未有的、非常深刻和严峻的挑战;因为即使撇开这两种理论倾向在基本出发点和具体结论方面所具有的尖锐对立不谈,其各自表现出来的国家、民族利益取向和相应的立场也是一目了然的,它们的取向和立场显然与“真理”和“科学”所要求的“价值中立原则”背道而驰。
  • 历史解释与话语霸权的消解
  • 历史学本身天然具有诠释学的性质,因为历史事实是过去发生的事情,必须经过解释才能进入我们的视野;诠释学也无法脱离历史性而存在,因为诠释都是一定历史情景下的产物。
  • 环境伦理学的三个理论焦点
  • 在西方环境伦理学界,人类中心主义和非人类中心主义争论的核心问题是:保护自然这一伦理义务的最终根据或基础究竟是什么?对这一问题的典型的人类中心主义的回答是:他人的伦理义务。那么,为什么人只对人负有伦理义务呢?答曰:人是惟一的目的存在物。到目前为止,康德的这一论证仍然是人类中心主义的主要的理论基石。
  • 略论需要的客观性
  • 需要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重要范畴。但由于长期把需要视为一个主观的心理学范畴,从而忽视了对之的深入研究,直到20世纪80年代价值论研究兴起之后,需要范畴才凸现出来,并成为哲学领域的一个重要问题。然而,需要究竟是客观的,还是主观的?这个问题然没有解决,仍旧存在很大争议。能否科学地理解需要的客观性,关系到价值哲学的性质及其能否成立的依据。
  • 中国儒家的民主与宗教——访国际汉学家安乐哲
  • 安乐哲(Roger T.Ames)美国夏威夷大学哲学系教授,目前海外中西比较哲学界的重要人物。他曾长期担任夏威夷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并是美国东西文化交流中心亚洲发展项目的负责人、国际《东西方哲学》杂志主编、英文《中国书评》杂志主编。安乐哲教授的学术研究范围主要是中西比较哲学,他的学术贡献主要包括中国哲学经典的翻译和中西比较哲学研究两大部分。
  • 自由主义再释义
  • 当代自由主义思想家米瑟斯在《自由与繁荣的国度》一书中写道:“18世纪和19世纪初的哲学家、社会学家和国民经济学家们制定了一个政治纲领,这个政治纲领首先在英国和美国,然后在欧洲大陆,最后在人们居住的世界上的其他地区或多或少地成为实际政策的准绳。但是,它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没有被全部贯彻实行过。甚至在人们视为自由主义的故乡和自由主义的模范国家英国,也没有成功地贯彻自由主义的全部主张。从整体上看,世界上有些地区的人们只采纳了自由纲领的某些部分;在其他一些国家或地区,人们不是一开始就拒绝它,或者至少在短时间内就否定它。本来,人们可以以夸张的口吻说:世界上曾经拥有一个自由主义的时代,但事实上,自由主义从来没有能够发挥它的全部作用。”
  • 奥伊则尔曼论历史唯物主义(下)
  • 奥伊则尔曼承认,法和法律意识,如果不说全部,那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由社会的经济结构、经济基础决定的,例如普遍的、平等的、秘密的选举权就是与发达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相适应的。但是,即使是在法律领域中,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也无论如何都不能解释为什么古罗马的私法能在资产阶级社会中依然保持自己的影响。有人,例如恩格斯,认为这是因为罗马法最经典地表达了私有制占统治地位的那种社会的生活条件和社会冲突。奥伊则尔曼表示这一说法不能接受。因为在罗马这种奴隶制社会以及后来的封建社会中,生产资料的私有制根本就不是占统治地位的经济关系,私有制只是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才真正确立起来。
  • 近期全国报刊部分哲学论文索引
  • 《哲学动态》封面

    主管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主办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

    主  编:谢地坤

    地  址:北京建国门内大街5号

    邮政编码:100732

    电  话:010-65137954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2-8862

    国内统一刊号:cn 11-1141/b

    邮发代号:82-462

    单  价:10.00

    定  价:12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