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长城》 > 2013年第01期
  • 东瓯小史之侠隐记
  • 东瓯城内有一条老街。名唤驷马街。这条街上最出名的人物便是那个可以把拳头塞进嘴里的吕大嘴。但吕大嘴是以打苍蝇出名的。吕大嘴生性懒散,有事没事就爱荡街。驷马街在里门之左,原本只是一片林子,鸟栖人住,很是清幽。后来人住的外地人多了,鸟就不来拣枝而栖。再后来,树木少了,店铺多了,马车不断,灰尘不绝,于是就称之为街。
  • 劳马小说十题
  • 爱心 公安局在一天之内接到附近小区居民的七次报警,均属现金失窃。这七户人家放在衣橱、写字台、抽屉或床头柜里的钞票不翼而飞,少则二百,多则一万,数量不等。两户抽屉有撬动的痕迹,三户人家的衣柜有明显被翻动的迹象,另外两家无任何异样。门窗玻璃完好,看不出有外人进入。
  • 上帝的窃笑
  • 这些日子梅光久的情绪不好。有人叫他老梅,他总是听成了老没。老梅一直都很在意这个没字。没是什么?没就是没有。没有是什么意思?没有就是没有了啊。自茫茫大地一片真干净——这话是曹雪芹写的吧,记得毛主席也用过。毛主席用,是用在国民党政府垮台上面的呢。政府垮台了,被赶到台湾喝稀饭吃咸菜去了,那就是没有这号人了嘛,是不是?
  • 台湾笔记八篇
  • 笔筷 那双平举的手的主人是个六十岁长者。他正翻开一份报纸。长者头发干白,让他不论在什么场合都容易被识认。他的白发值得特别一说,干白、粗糙。透显时光一遍又一遍淘洗的痕迹。白发是深沉的智慧跟丰富的经验的体现。他的发具有内在跟外在两层意义,一般人是长不出这种头发的。这种发,只应该长在他头上,搭配不干瘪也不丰腴的脸。让他的形象凌驾于一切之上,让人忘记他其实不高。
  • 大爆炸
  • 方民生骑着自行车,正侧过脸看着河边的胖女人,陡然惊天动地一声巨响,他连人带车飞了出去……那天中午太阳忒毒。白晃晃的热浪在天地间飘来荡去,暴躁不安,直要爆炸的样子。方民生很小心地骑着自行车.在一家肉店前停下来。今天是儿子的生日,儿子说想吃猪肉馅饺子。儿子很懂事,不要生日蛋糕,也不吹生日蜡烛。儿子知道那东西贵。
  • 暖雪
  • 老人从山里回来,肩上的枪尖挑着一点儿夕光。走到窗口时.怔怔地看了一会儿墙洞上搁的野鸡翎毛——是取自几个月前打的一只母野鸡.此时已落满细密的尘埃。老人用塑料布裹了火枪,也不挂墙上,只搁在门边,便坐在院子当中的石桌边抽起烟来。烟叶是大雪山后的老扁送的,色泽醇厚,是很好的头把烟。老人抽得疼惜,吱吱吸上两口。用拇指和食指捏了.虚着眼看,白烟袅袅地在烟头舞着。朦胧了瘦瘦的脸。忽然大咳起来,头深深勾下去,两手紧紧攥成拳头,烟乱成一团,好不容易平息了,赫赫喘大气.眼里浮了泪花。
  • 白鱼
  • 百花的家在芦芽河边,一个孤岛一样的小村子,靠海,啥都缺,就是不缺鱼。村里的鱼塘不用说,光是村外的沟沟汉汉,大大小小人海的河流,简直像织网一样密布,随便撒上几网,或是钓上几钩,活蹦乱跳的鱼就够你美美地吃几顿。家家油瓶里的油都是从梭鱼肠子里炼出来的,这种鱼肠干净,炼出来的油烙出的葱花饼能香人一跟头。不论什么年景,即便那些农家有饿死人往外抬的时候,芦芽村的人也没饿过肚子。
  • 村戏
  • 那天夜里。王明贵做了一个梦。梦见他家的公狗大黄死在了大街上.死相非常恐怖,龇着牙。瞪着眼,七窍都出了血。梦里大黄刚冲出自家大门。倪二家的阿拉斯加大白熊就蹿到了它的面前,大黄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将那大白熊压在胯下。可是,就在这股幸福的暖流还没有流遍大黄周身的时候,倪二就举着大棒。张牙舞爪地呼喊着扑了过来,啪地一棒,恶狠狠地打在了大黄的头上。大黄只是嗷地叫了一声便倒地死了。
  • 散伙饭
  • “打电话你不接.发短信你不回,站你面前喊你半天你也不理我,马山,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我愣住.转而抬头仰视我的前女友林晴,她左手食指指着我,右手攥着刚从我耳朵上扯下来的耳机.冲我怒目而视。电脑屏幕里蔡康永和小S不合时宜地开怀大笑,我按了暂停键,于是“康熙”以一种滑稽的姿势定格。
  • 虾米的房子
  • 虾米直到现在还恍惚如在梦中。事情来得太过突然。甚至有些虚幻.不由他不慌乱。就像正酣睡着呢。被人一把掀去了被子,露出个光腚;就像偷偷躲在戏台暗处透过幕布缝隙瞧热闹呢。被人猛然拽到了灯光明晃晃的戏台上。大家都说是好事.是天大的好事,是打着灯笼也找不来的好事。都说虾米背上那高高隆起的疙瘩是福疙瘩呢.难怪把虾米压弯了腰。可虾米怎么就高兴不起来呢.心里总跑马一样没有个着落。
  • 新锐崛起与长篇小说的创作格局——2012年长篇小说印象
  • 2012年,因了诺奖对于莫言的格外青睐。对于中国文坛而言.终是极不平常的一年。细心观察一下一百多年来的诺奖颁奖过程.就不难发现,若是从体裁的角度来看,虽然实际上存在着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以及话剧这样五种现代意义上的文学文体.但诺奖最喜欢的文学文体,却大约不过是长篇小说与诗歌而已。百多年来的诺奖史上,长篇小说作家和诗人所占据的数量最多。
  • 一月采绿记.你遇到过精灵吗?
  • 与亲爱的植物告别 寒假到了,.外地念书的学生们开始准备回家过年。临走前,我再次去了植物园,想跟那些熟悉的花花草草告个别。热带植物宫人口处的悬铃花还零零星星地开着.刚浇过水.筒状的鲜红花瓣上水滴晶莹。黄花夹竹桃开得不再茂盛.好在色泽温暖如故。缅甸树萝卜是附生常绿灌木.据说它们的根会膨胀成萝卜一般的胖大状:此时枝头正打着花苞,玫瑰色的圆筒形花冠低低地垂着头。
  • 南极在哪里?——克莱尔·吉根的短篇小说《南极》
  • 我在读完爱尔兰小说家吉根这个短篇小说《南极》(收入作者短篇小说集《南极》,姚嫒译,浙江文艺出版社2010年6月版)之后不久,很快又看到中国小说家蒋一谈的短篇小说《温暖的南极》(收入作者短篇小说集《栖》,新星出版社2012年5月版)。
  • 伟大作家有能力转身向普通人回报——读T.S.艾略特演讲札记
  • T.S.艾略特的《批评批评家》(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年)收文九篇。除了早期的两篇论文,其他都是后期的演讲。七十三岁那年他在用作书名的那个演讲中说.他早期的文章给人印象深,却难免武断:后期的文章可能更公正。影响却减弱了。“读者都喜欢十分自信的作者.”——这样的作者坚信真理在握.要么激情澎湃.要么义愤填膺——“就连老练的读者也不例外。”
  • 重读《秋夜》
  • 鲁迅散文诗集《野草》的第一篇就是《秋夜》。记得上中学时就读过这篇作品。那时由于缺少知识储备和人生阅历,读书就像猪八戒吞人参果一样,只是从头到尾默读一遍而已,根本不咀嚼也没有能力咀嚼其中的思想和蕴意。认为不过是一篇纪实性的记叙文罢了。
  • 埋进心灵苦涩的泉水里
  • 1925年12月28日凌晨,不到30岁的叶赛宁。带着复杂的心情。在太阳来不及升起时,他在列宁格勒的“安格杰尔”旅馆里,用一根绳子结束了生命。12月31日,2009年最后的一天,夜里10点多钟.窗外响起鞭炮声,人们急不可待地迎接新年的到来。我拨开了时间的浓雾,看着雾气散去,一个人默默地走来.他就是叶赛宁,这个短命的诗歌天才。
  • 林冲为什么活得那么累
  • 林冲是《水浒传》中虚构的英雄人物。在中国的土壤上.林冲的大名如雷贯耳.林冲的故事家喻户晓:谁个不知道豹子头林冲?谁个不晓得林冲夜奔?谁个不称赞林冲的武艺?谁个不钦佩林冲的为人?谁个不同情林冲的遭遇?谁个不喟叹林冲的命运?水浒好汉一百单八名,林冲称得上是好汉中的好汉、英雄中的英雄。然而,愈是思考心情就愈是沉重:林冲为什么活得那么累?
  • 野长城拍摄散记
  • 近年来,作者致力于河北境内古长城的拍摄.尤其侧重于湮没在崇山峻岭中保持着原始状态的“野长城”的拍摄。作者以河北长城为题材的摄影作品曾获第九届中国摄影金像奖.2012年8月出版了大型摄影画册《中国·野长城》,作者应邀携30幅长城摄影作品和《中国·野长城》.参加了在波茨坦举行的“德国中国艺术周”.进一步扩大了河北长城在全世界的影响.
  • 戏中人
  • 幕启时,我是一个双目紧闭却哭声嘹亮的小女婴。时间设定在1964年,农历正月.刚刚过完春节。地点:中国北方,某市中心医院。产科病房里人影寥寥。我母亲产后的第一顿饭是冰凉的元宵。我父亲没在病房侍候.回家盘炕去了。家里的火炕一直不太热,他准备拆开重做.给母女俩创造一个暖和的居住环境。
  • 经幡在高天流云间萦绕
  • 与天接壤的西藏.在天籁之音中孕育了这里的子民;与云并步的子民,在阳光的直射下简捷地领悟着白色的圣洁含意。这里的心灵与高天之云相通,这里的感情与自然律动相应,每一颗心灵都耸立着精神追求的挺拔“经幡”。
  • 河北融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 河北融投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是省委、省政府为推动全省民营企业转型升级、支持科技型企业健康发展、破解中小微企业融资难题,由省国资委组织国企出资引领、省财政助推、社会资本参与组建的,股权多元的省级大型综合融资平台,是省国资委监管企业。目前资本金规模43.6亿元,社会综合融资能力550亿元,同时可间接拉动社会融资500亿元以上,增加全省企业销售收入4000多亿元,增加就业岗位近70万个,增加各级财政收入300多亿元。
  • 构建文明和谐的特色文化园区
  • 文化是人们的精神食粮,文化生活是工作和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因素。今年以来,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深入开展文明创建活动,打造优秀的企业文化,构建有声有色的社区文化,塑造体现特色的园区文化,不断增强园区的凝聚力、向心力和亲和力,力争形成具有秦皇岛开发区特色的和谐文化,构建和谐园区,创造良好的人文环境和文化氛围。
  • 《长城》封面

    主管单位:河北省文联

    主办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河北恒利集团公司

    主  编:刘小放

    地  址:石家庄市槐北路192号

    邮政编码:050021

    电  话:0311-704537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7802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01/i

    邮发代号:18-66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