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长城》 > 2011年第01期
  • 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关于钱谷融先生
  • 我平生最服膺的格言有二。一是希腊阿波罗神庙中的“知道你自己“。二是诸葛亮的“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我知道自己是最平庸、最无能的人。因此我决不自以为是,决不在人前逞能。诸葛亮的“淡泊“,是为了“明志“;“宁静“是为了
  • 铁冠人
  • 世界是那个样子的每件事情。——维特根斯坦虽然艮村地处么州偏远的一隅,但并未能逃脱瘟疫般肆虐的环境污染。多年前那种世外桃源般的诗情画意,随着水源和空气的日趋污染,已是风光不再。鱼塘里每天都有翻肚的鱼。被打捞上来的鱼尸已没地方掩埋了。腐臭的气息在村子里飘荡。别说
  • 刘氏女
  • 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第一节到M劳改农场很有些日子了。若问,我最主要的感受是什么?回答仅一字:饿。是的,比乞丐还饿。流浪于城市街头的乞丐也饿,但他们在菜市场能找到废弃的菜叶,可以在垃圾桶里淘到过期饼干或变质罐头。在这里,什么也找不到,啥也没有。有的是铁窗,栅栏,网丝和岗楼。
  • 某月十五
  • 邱志一夜没睡。因为没关门,他听见于大妈在隔壁狠狠地磨牙,还说了几句没头没脑的梦话,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温柔贤淑的女人,睡起觉来也有这种小毛病。但凡见过于大妈的人,都认为她不是女教师,就是文艺工作者,可她却在细纱车间扎扎实实干了一辈
  • 秘密
  • 背景资料:1934年秋,中央苏区的形势迅速发生变化。在国民党军队第五次大“围剿“的步步紧逼下,中共中央机关和中央主力红军决定战略转移,撤离中央苏区,由此开始了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当时由于形势严峻,环境险恶,中央为了保护革命后代,
  • 来客
  • 一大头到来那天,春阳暴暖,阳光似一块炙热的白铁,平铺在屋前地坪上,直烙得饱浸春雨的泥沙地吱吱冒白汽。大清早,母亲拆下全家的被帐衣物,泡了满满两大澡盆,就着阳光奋力揉动。大股大股泡沫在她手底奔涌,有的越鼓越大,就势腾空而起,
  • 五月麦花香
  • 一走着,满仓闻到了一股腥味儿,起初,味道很淡,他以为是老盐河水的味道,后来,起风了,风从老盐河北边刮过来,一阵比一阵大,味道也就越来越浓,越来越稠,几乎闻不到其它味道了。只是一味的咸,一味的腥,浓稠的咸腥气浪漫天漫地滚滚而
  • 黑白照片里的母亲
  • 出租车喘息着,艰难地爬往那道陡坡,车身猛然倾斜下来,她把身子使劲前倾,右手紧抓住门上的扶手。下坠的感觉很强烈,她头一次感觉到地球的引力是如此强大。等过了坡顶,车子和路面变换角度急速下倾,她换了个姿势,前倾变成后仰,身体依然保持着那个紧张的姿势。直到地势平展的地
  • 黑玫瑰
  • 一我坐在办公室真皮转椅上看博尔赫斯的小说入了迷,桌上的手机突然“轰“地一下响了起来,惊得我一下子直起了身子。我问:“谁啊?“传来一个男人迟疑、软绵绵的声音,我正纳闷是谁,他自报家门说是小田,找我有点事情。按说我是遇事不惊的人了,但我心头还是不大
  • 多样化文体的尝试与实验——2010年长篇小说印象
  • 如果以1990年代中期出现的“陕军东征“现象为一显著的标志性事件,那么,我们也就完全可以说,作为一种重要的小说文体,长篇小说在现时代中国文坛的异军崛起,差不多已经延续了将近二十年的时间。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看法究竟能够在多大的层面上获得文
  • 《山乡巨变》:民间风情与衰减中的文学性
  • 前言革命时期的当代作家中,如果要论“民间性“或者“边缘化“文化因素的丰富程度,那除了赵树理和孙犁两位,便要数周立波了。作为一个老资格的革命文学作家,周立波在1949年之前就出版了他描写土改生活的《暴风骤雨》,而迄今为止描写这一内容的小说中,《暴风骤雨》仍然是无可
  • 民间社会与生活伦理:《山乡巨变》中的“不变”
  • 建国以后农业合作化的过程,对于习惯了小农经济模式的中国农民来说,确可谓“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称为“巨变“毫不为过。《山乡巨变》对此的书写显示了这一时代人们的普遍心理和对于社会进步、公平的想象,符合主流意识形态的规划和导向,
  • 多重叙事身份的缠绕与对话
  • 《山乡巨变》直到今天仍有较强可读性的原因,我想除了它在人物塑造和民风民情描写上的出色,更在于我们从文本中能够听到的不同话语之间的混合与对话。在一片歌颂声中,这部小说却由于叙事者身份的多重性而产生了某种类似“多声部“的
  • 男权观念溢出的效果:关于《山乡巨变》的情爱
  • 自《山乡巨变》问世至今,关于小说中的情爱叙事,一直鲜有论者进行分析。我以为这有值得探究之处,因为这不仅有助于进一步解读《山乡巨变》,也有助于深入理解周立波创作无意识与意识形态修辞之间的关系。《山乡巨变》里写了许多对夫妇和恋人的故事,
  • 从人物形象看《山乡巨变》的叙事复杂性
  • 在五六十年代的革命叙事中,《山乡巨变》可算是经历较为曲折的一部作品,小说出版伊始就因为“没有写出在中国农村的社会主义高潮中,广大农民走合作化道路的热情和由这种热情带来的蓬勃热烈的运动场面,没有显示出做了新社会主人的农民的主流的、本质的方面,没有反映当时生活的真
  • 最迷人和最鲜活的
  • “南周北赵“,周立波与赵树理一起成为当代革命文学史上一南一北互相呼应、最富生命力的主流作家,当然首先是因为他们的作品与主流意识形态相吻合的属性,但同时,这种殊荣又来自他们小说中格外浓郁的民间与乡土气息。如今看来,是这些
  • 主持人语
  • 张贤亮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最有影响力的作家之一,他的《绿化树》、《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以其大胆的“性描写“而在八十年代风靡一时。但与此同时,他的写作又与当代政治、知识分子精神历程保持着密切的关联。如何理解张贤亮这种纠缠于“性“和“政治“之间的写作姿态和写作策略?王德领在他的文章开篇即指出:“许多人关注到
  • 性与政治的复杂缠绕——重评张贤亮上世纪80年代的小说
  • 在张贤亮上世纪80年代的小说中,政治与性爱是引人注目的两大主题,二者在文本中是以一种奇特的方式纠缠在一起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中性爱描写的大胆和越轨,曾经引发了热烈的讨论,以至今天还屡屡有人提及。许多人关注到张贤亮小说中的性爱描
  • 初心
  • 已经是靠二十年前的事了,我到张文江老师淮海路的家里听他讲钱锺书,听得兴奋,却只听过几次,不能听全,一直遗憾。那时候我刚毕业不久,在《文汇报》工作,时忙时闲。有一年到北京出差,住在报社驻京办事处,意外碰到张文江老师同住,听他倚靠在床上随兴闲谈,真是欣悦。前几年他遭逢大
  • 故地重回
  • 一告别这座山城已经很久了。这是令我终生魂牵梦绕的一方热土。自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的那个冬季结识这座山城后的24年间,我几乎用双脚多次徒步丈量过山城的每一条街道。东、西太平山麓,鱼、赐两山(注:张家口北部的东西两山称东太平山、西太平山;东西两峰称鱼
  • 宜春三吟
  • 接到去宜春参加写作营活动的邀请时,我心潮澎湃地想:这次我一定淘一个紫砂壶回来。后来我才发现,我张冠李戴地把宜春想成了宜兴。我知道中国好几个带“宜“字的城市,比如宜宾,在四川;比如宜昌,在湖北;还比如宜兴,在江
  • 人生相识与相逢
  • 钢墩儿钢墩儿,我从小学到中学的同班男生,姓李。因其个头不高,敦敦实实,十分健壮,便在同学中得了这么个绰号儿。久而久之,大家几乎将他的原名忘记了。从小学到高中,钢墩儿不驯的性子是出了名儿的。打架斗殴,砸玻璃,摔凳子,屡屡违犯校纪。老师
  • 《长城》封面

    主管单位:河北省文联

    主办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河北恒利集团公司

    主  编:刘小放

    地  址:石家庄市槐北路192号

    邮政编码:050021

    电  话:0311-704537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7802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01/i

    邮发代号:18-66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