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长城》 > 2011年第03期
  • 热爱高尚而纯洁的事业——怀念李子云先生
  • 李子云先生与新时期文学的话题,是很多人都会想到的。像阿城谈《棋王》的发表经过、陈思和谈新时期《上海文学》理论版、李庆西回忆“杭州会议“以及蔡翔回忆《上海文学》等文章,都提到过她。但这些文章谈的大都是1990年代之前的李子云,进入1990年代之后,李老师似乎逐渐淡出文坛了,作协和有关单位组织的活动,她出席得少了,她自己也常常对外界说不写文章了,其实她对文学的关注,一如既往,不同的只是方式而已。
  • 古原画屋(外一篇)
  • 一五十岁的端木莽林走进这座小庭院时,太阳已经西斜,金亮的光线带着深秋清纯的凉意,使他产生一种浸润在水中的感觉。庭院的葡萄架下、秋海棠肥厚的叶子边,十几只黄、褐、白的小鸡雏在叽叽喳喳,天真得让人心痛。
  • 香格里拉
  • 从那片巨大的玻璃墙上看,小弥征尔是一位腼腆的人。微卷的长发,鼻尖有些俏皮地往上翘,黑色短袖T恤映衬着一张干净而秀气的脸。着米色休闲裤,白色耐克牌运动鞋,正在听中孝介的歌。认识他的人都会这么叫他:嘿,小弥征尔!或者叫小弥。眼下是八月的天气,微风,凉爽,高原的天空湛蓝,白云羞涩,难觅痕迹。长途汽车站人不多,这会儿并不是旅游的旺季。
  • 丁字路口案件
  • 第一章起因1这起案件在丁字路口发生的时候,宫平律师正好同一帮子人在八仙居茶楼喝下午茶。这顿茶喝得不舒坦。宫平不舒坦,别人也不舒坦。宫平不舒坦的原因是母亲半个月前刚去世,进这种公共娱乐场所心理上似乎有点不习惯。有一种没良心的感觉。有一种不孝顺的样子。别人不舒坦是因为
  • 动年花
  • 陈卓楼屁股小,江佑芬屁股大,两个人都适合做喇叭裤的御用模特。喇叭裤该松的地方紧、该紧的地方松,这注定它有能力把许多小屁股的男人、大屁股的女人包装成我们这些孩子眼里的性感尤物。陈卓楼要比江佑芬高调,我们的江老师是星期
  • 埋着的心思
  • 洪达杉的眼睛和鼻子一见达杉进来,围着我的几个印尼女仆一下都散开了。我看着她们一个个垂下白多黑少的眼睛,又一个个挺胸拔腰地忙起手里的活,就觉得挺有意思。真是的,你说她们那么紧张干吗?而我就轻松多了。我手里一边揉着面团,一边盯着进来的洪达杉,一点都不紧张。我是中国人,洪达杉的同胞。再说,我也不是仆人,是专给洪达杉做中国饭的。这其
  • 我的父亲母亲
  • 我上有两个姐姐,三个哥哥。姊妹兄弟六个中,我最小。我上面的姐姐哥哥们都先于我成家立业了。记得他们成家时,我的父亲母亲总是很小气,什么事都要抠了再抠,特别是在三个哥哥的婚事上,父亲母亲几乎调动了全部的智慧,来对付那些随时可能出现的开销。嫂嫂的母亲家通过媒人要的彩
  • 秘密
  • “有句话我可能不该说。“老程坐下来盯着我,我一看到他眼睛里那点儿遮掩不住的兴奋,就知道他要说什么。我别过头,“你说,有什么你就说。“老程深深吸了口烟。一团烟雾裹着一声叹息吐出来。
  • 送瘟神
  • 1下午,我和老大哥张力胜、药罐子何健,还有几个发物头子(方言:捣蛋鬼)依旧无聊地跑到青弋江游泳。张力胜在水里仍像英雄似的指挥我们打水仗。我们都崇拜他,他父母是三支两军部队上下来的干部,住在市委花冈山大院,门口有解放军站岗。另外张大哥和我姐姐匡丽下放在一起,还搞上了对象,所以对我特别好。我们像泥鳅一样在水里游来滑去,我和老大哥憋住气前后拎着猴子梅
  • 漂流之家
  • 邓品达的保险柜中有一份三十多年前的文件,深深埋在每月薪水单、各类保险单、账单、定存单底下,被从小到大各阶段文凭盖住。这张不值钱也不起眼的手填表格,是邓品达幼儿园入学时的资料,由邓妈妈亲手填写的。
  • 秋光之都
  • 19:40。巴黎圣拉札车站外尖峰时间的人潮已逐渐散去。卖花的小贩收拾着纸箱,就着地铁出口的光将不同颜色的玫瑰花捆成一束,扔进箱底,一边对藏在耳际的蓝牙下达接听指令。用家乡话热络问候电话另一头的老老小小后,他深褐色的脸上露出了一排闪金光的白牙,眉飞色舞地对远方的家人述说起他的一日见闻。在不知情的路人眼里看来,他这充满异
  • 实在与漂流——读周丹颖的两篇小说
  • 这两篇小说,写的是家庭的故事,《漂流之家》的故事发生在台北,《秋光之都》的故事则发生在巴黎。家庭与一个社会比较,可说是最小的单位,却也是最实在的单位,选择了它,几乎就等于选择了实在,想轻飘都有些难了。当然,重要的更在于怎么写。先说《漂流之家》,写的是一家四口:男
  • 《西沙儿女》:作为政治文本的“奇怪的文学性”
  • 前言早有意做一篇关于浩然《西沙儿女》的文章,不是简单的翻案,而是要翻出一些旧然而又新的问题。1974年,我在老家农村上小学四年级,刚好对文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一天,我们的班主任也是语文老师拿来一本崭新的小说,在课堂上
  • 主持人语
  • 正如《双城记:“现代派“论争中的北京与上海》所言,1980年代中国文学界关于“现代派“的论争:“触及到20世纪80年代文学观念和意识形态的焦点问题。“它不仅涉及到文学写作的技巧、手法、修辞等技术层面,更是关涉到文学的价值定位、道德诉求和社会功能等整体性的问题。因此,“现代派文学“论争在80年代的语境中是
  • 双城记:“现代派”论争中的北京与上海
  • 由《上海文学》刊发“现代派“通信①引发的论争,触及到20世纪80年代文学观念和意识形态的焦点问题。当时正处于中共十二大前后政治形势较为敏感的时间点,论争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小说形式本身。其间隐含着文学发展过程中建立秩序和反秩序的内部张力以及多层次的对话关系,折射出复杂的历史症候。
  • 消失的谈话——纪念史铁生
  • 十几天前到北京,从机场直接去开会的地方提早了不少时间。我看路牌,地坛公园就在不远的地方。去地坛看看吧。虽是冬天,阳光却很好,有点暖融融的感觉。公园门口有人放风筝。我想起几年前在釜山、在芝加哥讲《我与地坛》的课上学生们稚
  • 虚假的等待及其他
  • 一十五岁时我来到当时的省城保定。我来保定得力于我在“华大“的学习,那是解放初期的一九五零年。华大是华北联合大学的简称,当时它设在正定那座天主教堂里,庭院里盛开着月季花。在那里我们学习政治、学习辩证唯物主义,还演戏、画画。我
  • 少年纪事
  • 一个梦境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报考坐落在我家附近的一所著名小学。这所小学对面的深宅大院正是末代皇帝溥仪逃往满洲之前的“行宫“,常年大门紧闭,好像盛着无数谜语。
  • 几个世界性的问题
  • 夜晚照明计划在联合国总部召开的全球科学大会期间,出于郑重,我用毛笔写了一封建议信,给大会代表,内容是这样的:“为了解决全球能源紧缺问题,我建议全世界联合起来,实施一项工程——用特制金箔把月
  • 明清诗人眼中的申涵光
  • 申涵光(1620——1677),字孚孟,号凫盟,直隶广平府永年人,明末清初著名文学家、学者,河朔诗派的开创者和领军人物。由于他高尚的气节,渊博的学识,极富魅力的人格,非凡的创作成就,在明末清初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在明末清初诗人的作品中有不少谈及申涵光的篇什。
  • 节日狂欢
  • 在中国,节的最初含义是天地时气交合形成的时令的节奏。中国较重要的传统节日大多属于此类。因此,节对于中国人不是外在、偶然的,而是天、地、人本身的存在方式和节奏,代表万物与人生的和谐。而今,人们理解的节日,实质上是用时间的框架规定着人们的生活节律,使连续不断、平淡无奇
  • 《长城》封面

    主管单位:河北省文联

    主办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河北恒利集团公司

    主  编:刘小放

    地  址:石家庄市槐北路192号

    邮政编码:050021

    电  话:0311-704537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7802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01/i

    邮发代号:18-66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