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长城》 > 2011年第07期
  • 苏青:“乱世佳人”的机缘与艰难
  • 天气渐凉,又有雨丝时不时地飘过来,颇有些“秋雨绵绵“的冷清与寂寥了。在这样的情境中读到苏青的文字“如此寂寞,如此凄凉地“,忽然就对这个我一向觉得太过于世俗的女人有了一种发自内心的理解。苏青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刻是在民国三十六年的旧历元旦,孩子们都出去了,一个人坐在家里,为
  • 孔雀
  • 一个特殊的机缘,一群孔雀来到半月谷,它们繁衍生息,一代一代日夜守护着这里的山山水水。沱巴河最大的支流源头在离半月谷3公里的鸟堂岭。早先绝大多数人都把鸟堂岭当作沱巴河的源头,后来经专家考证,沱巴河的源头应该在另一
  • 某年
  • 1我到望安镇上任的第一天,叶帮花就拎着一只死鸡上访来了。商主任蹬着椅子正往墙上挂条幅,“无欲则刚“四个字是黄向前的手迹。这幅字,我从信访局带到了凌云乡,又从凌云乡带到了望安镇。我一边左了
  • 打窝
  • 陈苏苏女画家陈苏苏对于五月有一种特别的迷恋——每年在这个季节,都是她创作旺盛期,她能连续多天足不出户,一鼓作气画十多幅六尺整张的大画,然后,就像一年的收成已经进仓一样,在接下
  • 潮过留痕
  • 1院子里传来四眼儿虚张声势的叫声。我走出屋子,四眼儿狗仗人势,叫得越发响亮了。让狗东西如临大敌的是个老女人,怯怯缩在门楼里,瘦小的身子被夜色和屋里射出的灯光虚化成模糊的一团,走
  • 择日屠狗
  • 老胡推开门,风从外面把门顶回来,几片雪花乘隙而入,瞬间便被融化掉,化了雪的水泥地颜色有些浓,潮气从地狱升腾开来,让人心生畏惧,老胡闻到腥臭的味道,他担心屋里着了火,四下找不到
  • 回门
  • 小夏一进门,看到姐夫明珠正叼着烟,站在院里。明珠喷出一口蓝莹莹的烟气,笑呵呵地问小夏:“小夏,就你自个吗?“小夏点了点头:“妈叫我来接姐姐!“忽然,小夏看到西屋的窗玻璃后面有一张红扑扑的脸闪了一下,就不见了。眨眼间,姐姐花妮笑吟吟
  • 黑猫
  • 1白天的大黑猫睡在锅台上,鼻子塞在黑肚皮里咕噜咕噜地响,像烧着开水的一把老壶。晚上它醒来,拽长自己的腰,轻轻地跳进黑夜里。漆黑的村子都是它的,它向仓房里跑,包着软垫的四爪软得没
  • 妹子
  • 整条山路,数这一段平坦。平坦的道路两边,错落散布着一些小旅馆。拉煤的车多,小旅馆生意也就兴旺。如果说这段山路是粗大的树杈,那么,小旅馆就是挂在树杈上的叶子,妹子呢,就是栖息在树叶上的蝉。
  • 风吹不走的
  • 烟爷被惊醒时正梦见头顶轰轰地雷鸣和老天爷含混不清的说话声。他站在麦地里,以一棵垂杨柳的高度直立,四月明亮的麦子围在大腿边儿向远方铺天盖地地蔓延,那明亮罩住了麦子的颜色,像一排排镜子闪闪反光,晃得烟爷眼疼。麦田里的麦子长得风起云涌,饱满的果粒顶着
  • 美丽的蝎子
  • 一马拓偷偷地抬起右手,正了一下脖颈上有些歪斜的红领巾。而右手在这庄重的时刻,突然跑了一个小差儿,便有些难为情,它来不及仔细审察那红领巾的端正是否符合了背头老师的要求,便迫不及待地回到它欢喜的岗位。于是马拓笔直的双臂和平展的手掌便对称而紧密地粘
  • 面对破碎的尊严——评虽然的短篇小说《妹子》
  • 《妹子》所讲述的是一个女孩为支撑家庭而奉献自己身体的故事,应该说,这样的故事,无论在现实生活还是虚构世界中都不再有多大的“震惊效应“,因为这不仅确实是一部分女性的谋生方式,人们的反应大有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的趋势,而且对女性身体的欲望化处理,
  • 故事在结尾才开始——小说《风吹不走的》读评
  • 小说如人,有的一开篇便叫人喜欢,读到后来却不甚了了;有的伊始并不惊人,却如老汤,愈煲愈靓,慢慢让人品得滋味。前者似烟花,初见绚烂,终逊于里,寒暄过后,但觉面目寡淡,无可交谈,一别无话;后者或拙于开口,大成亦须时日,却有“路遥
  • 少年的世界——评短篇小说《美丽的蝎子》
  • 有的小说重在讲述一个精彩好看紧张跌宕的故事,有的小说胜在营造一种美妙空灵旷达幽远的氛围意境,它令读者游荡在文字的原野上,流连忘返,思绪万千。赵经纬的《美丽的蝎子》无疑是后者。并不是说作者已经达到了那种高超的
  • 主持人语
  • 1980年代文学是20世纪中国文学中一个相当重要的阶段,史称五四文学之后的另一个“黄金十年“。这十年,文学界思想的活跃,作家大胆的探索精神,优秀作家和作品的喷发式的大量涌现,可视作上世纪文学中的一个奇观。难以计数的经典作家、经典作品、批评
  • 我和《班主任》
  • 白亮:崔老师,您好!非常高兴您能接受我们的访谈。“编辑与80年代文学“是我们“80年代文学“研究“访谈“系列中的新课题。在这几年的研究摸索中,我们意识到建立起一个相对比较宽阔的历史研究范围和历史图景,更贴切、生动和丰富的“80年代文学“才有可
  • 穿越黑暗的文学远征——《刘氏女》与几部经典作品
  • 一去年晚秋,我在江南。薄暮时分,下起了细雨。从车窗看出去,是灰蒙蒙的一片,于是,便意兴索然,有了睡意。然而,就在此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 前言
  • 大约在1971年,我在乡下老家的小学里读三年级。有一天学校旁边的场院上来了三个怪人,他们打铁又兼说书。在乡间的手艺人中我还从未见过如此身兼两职的人物。白天,他们叮叮当当火星四溅,晚间则点起一
  • “红色美学”的生成:对读《红岩》与《在烈火中永生》
  • 小说《红岩》很大程度上并非个人创作,而是一种集体写作或者社会生产,多重因素促成了这一文本的产生与定型。作为一种“社会订货“,它是有蓝本和依据的,这便是革命回忆录《在烈火中永生》。毫无疑问,没有《在烈火中永生》,便不可能有
  • 《红岩》中知识分子的原罪意识与自我改造
  • 建国以后文艺作品的人物画廊中,工农兵成为主角,而知识分子则失去了“合法性“,成为一类羞羞答答、遮遮掩掩、身份可疑的形象。不过,知识分子毕竟是现实中一种客观存在,他们的改造被认为是一个重要的课题,同时,多数的写作者毕竟
  • “洞窟叙事”的魅力:《红岩》热销一解
  • 在当代文学史上,《红岩》巨大的发行量创造了难以企及的出版神话。这种普遍的阅读传播,在很大程度上首先得益于当年小说的发行单位,即中青社采用多种宣传手段,利用多家权威媒体所
  • 革命与抒情
  • 《红岩》是准集体化创作的典范,其产生的过程始终没有离开“有关部门“的干预和批评意见。作者罗广斌、杨益言是原重庆国民党监狱白公馆、渣滓洞集中营的幸存者,出狱后向上级党组织递
  • “非文学性”与“文学性”的《红岩》
  • 据说当年中国青年出版社将多方合力打造的长篇小说《红岩》最终修改稿送到权威性的文学刊物《人民文学》,意图通过这个平台进一步推介时,竟遭到了没有商量的拒绝。《人民文学》的编辑认为这部作品文学性太弱而不予选载,这与当时重
  • 出处
  • 一苏童的长篇《河岸》,叙述的是一个少年“文革“期间的遭遇。用什么样的语言,来书写那段野蛮、暴虐的历史?仍然是苏童一贯的语言风格,敏感,细腻,雅致,意象纷呈,舒缓低调而蕴蓄着心思和感情。这样的语言本身就和那段历史构成了巨大的反
  • 大师
  • 米勒是大地的一株树妇女奔走在收割后的土地上,沉重的脚步从画布上传出。画面宏大的辽阔,向远方延伸,一辆辆拉麦子的马车,像一座移动的金色的山,使恬静的乡
  • 慈母与盲女——乡间人物速记
  • 夺命海霞娘嘴快心实。她说俺不怕你笑话,俺是吃野菜、啃坷垃长大的,什么样的苦俺都吃过;俺没文化,就上过一年小学,可俺当了三十年村妇联主任,没有一个事能难住俺,俺会写发言稿,会上网,会发
  • 说张柔
  • 我在保定住过36年,占了我有生以来将近一半的时间。保定也是我有生以来居住时间最长的城市。我不想说保定是我的第二故乡,仅仅是因为我一生漂泊,完全没有故乡的概念,也无法把通常所说的“老家“当作我的故乡,因为我只是六岁时在那
  • 怀念王惠云先生
  • 五月中旬的一个下午,在临汾至天津的火车上,突然接到老同学的电话,告诉我王惠云先生因心脏病突发于周日凌晨去世了,第二天早晨7时在北京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先生的身体一直很好,这消息太过突然,我的思维近乎陷入停顿,过了半天
  • 独枕轻愁
  • 先达后近先疏后亲门前有个小花坛。花坛里长着一种常绿灌木,我叫不出名字,森森细细的,开碎碎的小白花,不太美,香得倒是妥帖。过路的人手痒,常折一根枝条下来恐吓孩子,
  • “世界的,我们的”——“2011《长城》笔会”研讨中国文学创造性等问题
  • 近日,由大型文学期刊《长城》组织的“2011《长城》笔会“在秦皇岛举行,来自全国的作家、批评家孟繁华、胡殷红、吴义勤、杨扬、张学昕、王春林、李云雷、李静、魏微、戴来、母碧芳、苗艺、张敏利等参加了本次活动,河北省作协党组书记相金科,省
  • 《长城》封面

    主管单位:河北省文联

    主办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河北恒利集团公司

    主  编:刘小放

    地  址:石家庄市槐北路192号

    邮政编码:050021

    电  话:0311-704537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7802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01/i

    邮发代号:18-66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