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长城》 > 2011年第11期
  • 陈衡哲:危流之争中的痛楚与欢愉
  • 在20世纪初叶踏上写作道路的那个女性群体中,陈衡哲真可配得上“民国第一女作家“的称号:在她最初萌生写作理想的时候,辛亥革命还没有爆发;留学美国期间以白话诗与胡适(通信)互相打趣的时候,冰心、苏雪林、庐隐们还在学堂里念书,对写作(尤其是白话写作)尚无明确意识;在《留美学生季
  • 蠢蠢欲动
  • 一吴朝晖在一家报社十八岁当了校对,二十八岁考上大学,毕业回来当了记者。四十岁当了经济部主任,五十岁做了副总编。五十六岁提拔为总编。而总编这个位置就是局级,在省城算是有名望的了。本来他极有希望担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在省
  • 北海道舞鞋
  • 一一阵轻风撩起窗帘,午后阳光洒落在床上,替母亲苍白的倦容抹上些许光泽。安藤泉子将一碟削好的苹果片递到床边:“妈妈,你比昨天气色好多了,像化了妆那般漂亮呢。“
  • 父亲的天安门
  • 1唐文河正在河滩上割草,就听到一阵轰隆隆的声响渐次逼近。火车每天这个时候进站,停上几分钟,然后驶出站台,驶向不知道哪里的远方。这在平时是很正常的。今天不知怎么了,唐文河却有
  • 高原倒伏了一片阳光
  • 一西藏北方广阔的草原,当地人称:羌塘。老叔每一次提起她,那眼神是遥远的、轻轻的,如烟如云。在他的心目中,羌塘是充满诗意的永恒。充满温暖,充满感动。她高高在世界屋脊之上,却又和缓得像平原的任何一块土地。
  • 红口白牙
  • “你还活着吗?“惊魂未定,这当儿,傅括感觉有人慌手慌脚拉开了车门,哆哆嗦嗦虚怯着凑近他,看。“你还活着吗?你先不要乱动,你如果活着,就先张口说句话,我的个娘吔!“听上去,这个年轻人完全被撞车事件给吓坏
  • 山麻渣
  • 1学会使用刀叉并不难,而让左手和右手默契配合,这才是问题。只有当心中和眼里没有刀叉时,吃进嘴里的东西才有滋味。金丽还有两个月就大学毕业了,能考上大学,虽然不是名牌院
  • 下个路口见
  • 第一章1我第一次看见秋山的时候,不觉得他是好人。这印象影响了我们以后五年的交往。那是一次饭局,我的一个律师朋友叫张涛的,闲着没事,招呼一群人,盛夏的晚上,在建设大街一个叫做“生于七十年代“的酒吧瞎扯。
  • 北京的金山上
  • 房门被推开时没发出一点声响,这可能和房子里面那几个孩子的闹腾有关,还有这间房子也太高了,它是红庙小学最高的建筑,老檐出头,房脊上的瓦是那种小细瓦,窗子也是老式样的小格子,几方面的原因便把这间房子弄得像个大礼堂,没人的时
  • 呓语
  • 1狷狷走进我的生活,是在春天的一个黑润的夜晚,悄无声息,就像在春夜散步的人,倏地脸庞爽了一下,爽得你一下子来了智慧,就像黑润的夜晚有了明晃晃的月亮地儿。我见狷狷那天,其实没有月亮地儿,只有狷狷
  • 堰塞湖
  • 一队长根叔蹲在那棵大榕树下的那块石头上。树是老树,冠撑开,楼顶般大小,实实地盖住了天空,人待在树下,几乎看不出阴天晴天。却又比楼好。风一来,哗啦啦响,那些树枝就摇晃,那些树叶就像满天的眼睛,对着你眨眼,呵呵笑——你
  • “打工文学”与“后打工文学”
  • “打工文学“自诞生至今,已历二十余年。随着“打工文学“研究的不断深入,“打工文学“也日益受人关注。它的提法科学不科学或不是一个要急于去解决的问题,其客观存在的确是个不争的事实。说到底,文学即人学,它是杂糅、游移与综合的,任何以题材来区分文学的做法都有一定的局限性,都有可能忽视文学本身的品质,但
  • 现实与诗意的纠结——几部“后打工文学”文本分析
  • 写下这个题目,心里其实踌躇。除了完全虚幻的文学作品之外,又有多少不是现实与诗意纠结的结果呢?更何况,完全虚幻的作品几乎不存在,而真正文学的本质,又无不是对现实诗性的表达。然而,当再次读完张伟明的中篇小说《卢树的月光》(载《作品》2010年
  • 主持人语
  • 由于当代文学史通常以作品、作家、批评、思潮等为叙述脉络,往往容易陷入一种“进化论“式的选择性遗忘,一旦确认了文学史“经典“,“经典“之前的创作就会被当作作家登上高峰前的单调风景,而作家作品在被认证为“经典“之前走过的步步关卡,也或者被忽略,被修饰。相较而言,编辑口述的职业生涯,反倒因其与文学史
  • 我与《古船》——八十年代《当代》纪事
  • 时间:2010年12月20日地点:北京何启治寓所人物:何启治(原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当代》杂志主编)杨晓帆(中国人民大学09级博士生)杨晓帆:何老师,您好!非常高兴您能接受我们的访谈。1986年,《古船》发表于《当代》第5期,我记得您曾回忆说,这是您获得终审权
  • 《青春之歌》:革命文本的潜结构及无限歧义的可能性 前言
  • 在所有革命叙事中,如果要选择一部最具有“多解性“的文本,无疑要推杨沫的《青春之歌》。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它是一个讲述知识分子人生故事的小说。因为知识分子主体的复杂性,导致了这部小说的文本复杂性:它是一个革命知识分子的叙事,但又包含了一个五四式的“娜拉叙
  • 小资话语与革命话语的此消彼长
  • 《青春之歌》是一部描写“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林道静转变为革命者的“成长小说“。它既是一个革命故事,又是一个爱情故事。如果仔细观察,我们会发现这部小说中的“革命“与“爱情“两者之间的关系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纠缠不清的:个人的
  • 一部别样的当代知识分子心灵史——关于《青春之歌》及其批评话语
  • 在新中国文学史上,《青春之歌》是唯一一部描写知识分子成长道路的红色经典。由于知识分子题材的政治敏感性,自小说发表以来,引发无休止的批评和争论,作品也进行了多次修改。小说讲述了知识女性林道静在革命斗争中成长、接受思想改
  • “革命”外衣之下的情欲涌动——《青春之歌》的另一种读法
  • 即使今日用现在的眼光来把杨沫的《青春之歌》评定为一部“红色经典“小说,也当然没有疑义。林道静确实是在长期的革命斗争中“成长“起
  • 语境对理论的反讽:从李杨对《青春之歌》的解读说起
  • 从甲地到乙地的旅行会使理论发生变形,赛义德的这一观点如今已不陌生。语境会对非本土性的理论做出自身的改写以适应自身的表达意愿,当一种理论拒绝作为语境的一部分发出声音时,语境势
  • 经典,把现在的噪音调成背景轻音(外一篇)
  • 为什么读经典?这个问题往往会被不知不觉地转换成另外的问题:读经典有什么用途?有什么好处?转换了,我们还以为是同一个问题。既然我们这么关心用途和好处,那么也就不必回避,直接的回答是:没有什么用途,没有什么好处。伊塔洛·卡尔
  • 虔诚艺术 执著人生
  • 原天津艺术学院院长、著名中国画画家陈冬至教授是我非常尊敬的一位艺术追求者。早在上世纪60年代初,二十刚出头时他便创作出了风格雄浑,造型准确生动的反映农村社会主义建设的现实主义巨幅中国人物画《满仓》、《移山志》等作品,一时
  • 幽远与庄重
  • 雄踞之处,未必是巅奈保尔出生在特立尼达的一个小镇上。这是一块主要从事农业的小小的殖民地,人口稀少,文化稀薄——殖民地文化、亚洲移民文化及衍生的次文化,似有似无,还彼此隔绝,用奈保尔的话说,就像是一个“被移植来的非洲“。这里的人只有一小部分
  • 远去的记忆
  • 故乡的雪雪的季节,我回到久别的故乡。故乡的本意是养育少年的水土,而养育我的少年的则是故乡的雪。黎明,雪片变得鹅毛般大小,东方的曙光被一层层白色的绸纱迷漫着,似乎要遮住人们投向远方的视线,而那边的那边……晌午,阳光从云雾中
  • 乡忆
  • 我与天气预报这么多年,我一直对自己不解,为什么总是傻傻地关心天气和天气预报。对于我来说,了解本市的,本省的,甚至全国的天气预报,就像一天的三顿饭一样,一旦错过了,就如同饥饿那样
  • 康辉作品
  • 康辉男,1964年9月生人,汉族,河北省保定市人,获河北师大美术系学士学位、河北大学艺术学院硕士学位。现为华北电力大学工业设计专业主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工业设计
  • 《长城》封面

    主管单位:河北省文联

    主办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河北恒利集团公司

    主  编:刘小放

    地  址:石家庄市槐北路192号

    邮政编码:050021

    电  话:0311-704537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7802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01/i

    邮发代号:18-66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