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长城》 > 2012年第01期
  • 我生活中的香菇
  • 举行葬礼时,最要紧的,往往是天气。我听老人说过,好人的葬礼是要下雨的,那是老天为他的死去而感伤落泪。坏人葬礼时,晴空万里,那是老天对他的蔑视。大成市副市长易方兴的葬礼,就是晴天白日。阳光灿烂,看不见阴影。按着这种说法推理,易方兴不是什么好人了。
  • 节日序曲
  • 1陈明曾对我说过三句话,祸是说出来的,病是吃出来的,烦恼是比出来的。陈明是在三十七年前对我说的这番话。三十七年后,我在香港的凤凰卫视上又看到了这三句话。凤凰卫视有一个栏目叫《铿铿三人行》,一次请的嘉宾是上海一所大学的教授,姓许。许教授在与节目主持人窦文涛谈及生活观念时,就将这三
  • 乡村爱情1967
  • 一梦洲农场在波湖进入长江冲击出来的一个沙洲上。在长江中下游,叫做“梦洲“的冲积洲,不止一处。梦洲这个说法的来历很简单:一个沙洲,头一天在上水的某一个地方,过了一夜却出现在下水的某一个地方了。漂移是在人们的梦里发生的。这个说法很有点神秘色彩。实际上可以把它看作是人们对沙洲生成历史的想象,长江
  • 白夜
  • 我们永远无法得知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因为,只在尘世上走一遭,我们既不能和前世相比,也无法对来世加以完善。——米兰·昆德拉《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晚上十点钟一过,困倦就洪水似的一浪接着一浪席卷身上。宗平顶多坐在客厅的沙发里坚持看几条中央一台的《晚间新闻》,就哈欠连连地往卧室跑,往床上拱,
  • 北方旅馆
  • 一父亲卖掉了大青驴,终于可以到北方旅游去了。父亲想到北方旅游都快想疯了。好长时间以来,他无论是正在锄地还是正在打麦扬场,都会冷不丁地扔掉手里的家伙,急匆匆地走到村西头鲜花盛开的桃林边,笑眯眯地眺望那条通向北方的公路。仿佛那遥远无尽头的公路上,正有一个花枝招
  • 叛徒
  • 我说我在给自己挖坟墓。我要死得有尊严。我要死得有味道。决定了之后,我心里就雨雪交加了。我就想不开,我咋会想到挖坑把自个活埋了呢?窗户外面,有一朵喇叭花独自开放,占据自己一片领地。我看见开放的痕迹了。一阵清风吹起一片鸟的羽毛,房顶上空飞舞,想高就高,想低就低。我听见舞动的声音了。我是个有尊严的人。可我现在没有了尊严。所以我要活埋自己,就是为了尊严。
  • 小木匠的初恋
  • 一小木匠的初恋是割草割出来的。小木匠名叫牟林,生在杨树村,人长得瘦小,自幼跟着父亲学木匠活儿,活儿做得精细,为人聪明厚道,他中学毕业后,走乡串户上门给人家修桌子椅子、做酒柜衣橱,十里八乡没有不认识小木匠的,后来木匠活越来越多,就在自家宽敞明亮的南屋,办起了一个木器加工厂,从此,他不再走乡串户,在自己家就有做不完的木工
  • 结满蛛网的棺木
  • 李林站在床前,身子向母亲探去。床是临时搬到这堂屋里来的,紧挨着堂屋里的那个火塘。火塘里的炭火猩红猩红地燃着,让这冬季的屋里有了似有若无的暖意。“妈,我走了。“李林拉着母亲的手说。声音轻轻的,慢慢的。李林觉得自己只能用这种声音跟母亲说话。说重了,怕震着母亲。说快了,怕母亲听不明白。
  • 连环坑
  • 1那天晚上十点多钟,楚奇接到老家村支书诚诚的电话,说他爹在上房顶的时候,梯子蹬突然断了一根,掉到地下摔伤了,让他赶紧回来一趟。于是第二天一早,楚奇从地委机关要上吉普车,和妻子曹玲一起回了老家。三九天的早晨,下了霜雪。村子的上空被薄薄的白雾笼罩着。太阳挂在云彩的外面,放射出淡淡的光芒。
  • 杨刚:追梦的人生
  • 不只一个人回忆杨刚时对她的品质作如下描述:刚烈执着、尖锐泼辣、无所顾忌;说话简练,常常不留情面,性格豪放……胡绳、袁水拍的追忆文字中更是呈现出一个大丈夫气概的杨刚:“她手拈烟卷,慷慨直言,朗声大笑。在她的风度、性格里,通常所说的女性的东西很少“,“她嫉恶如仇,浩气磅礴。“夏衍则用“浩烈之徒“四个字评价杨刚——能够当得上“浩烈之徒“的女性在历史上能有几个呢?
  • 三月采绿记:春的消息
  • 如期而至的春风今年第一次感受到春风,是在麦冬果子成熟的二月底。那天和老妈去峡谷散步,石板路上接连滚落出蓝紫色滴溜溜的果子。那颜色让我心生喜爱,圆果子激灵灵滚下石板路,我就一路追着,拾来捧在手心。老妈见我如获至宝的样子,说这就是麦冬
  • 四月采绿记:虎耳草及其它
  • 清明爬了一整天山清明那天意外放晴,一家人准备去爬山。小姨摊了饼,我们切了香肠腊肉,备了凉拌豆芽,打算到山顶野餐。上山途经大片农田,我一路兴奋地学习指认各种农作物。生平第一次见到大葱开的花,从未料想这般朴素日常的田间小菜,所开之花竟如此
  • 乡村、历史、知识分子及其他——2011年长篇小说印象
  • 又到了回顾总结一个年度长创作情况的时候。如果以每一自然年度作为考察单位,并且把2011年的长篇小说创作与以前几个状态相对低平的自然年度进行直观比较,那我们完全可以说,长篇小说创作在2011年确实形成了一个小高潮,出现了若干部思想艺术品质优秀的重要文本。因此,沿袭旧例,说2011年是一个长篇小说
  • 主持人语
  • “文革“结束后,社会的“转折“既是一种政治层面的转折,也是思想、文化、文学上的转折。在这一情势下,作家(知识分子)对于近期的历史事件以及社会走向的理解和处理的方式,成为考察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文学的一个重要议题。在此意义上,戴厚英发表于1980年的《人啊,人!》则为当今的研究者们提供了重新思考作家如何理解和处
  • 八十年代初期语境下的《人啊,人!》
  • 初谈时间:2008年10月20日地点:广州杜渐坤寓所再谈时间:2011年9月-11月地点:广州——北京人物:杜渐坤(原花城出版社编审,《人啊,人!》责任编辑)白亮(北京外国语大学教师)白亮:杜老师,您好!很高兴您能接受我的采访。戴厚英在文学界和文学史中始终是一个存有各种“争议“的“是非“人物。鉴于戴厚
  • 主持人的话
  • 中国文学能否走出国门?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伴随着中国经济和贸易的发展,中国在这个世界上所占的分量确乎有越来越大的趋势。自然,文化和文学“走出去“,也随之成为了不断升温的话题。在“全球化“的热闹语境与日益升温的“国际化“声浪中,我们似乎非常有必要来调查研究一下中国文学究竟在多大程度上走出了国门,在走出以后又处境如何,获得了怎样的评价。这是我们动议做这个专栏的基本意图。
  • 政治美学的“混生”与“延宕”——中国当代文学海外接受的发展
  • 中国当代文学的翻译与出版启动很早,整体地看,这个过程大体经历了从“本土到海外“的译介转变,从“政治到艺术“的审美转变,从“滞后单调到同步多元“的历程。与之相应,如果我们必须找到一个名词来概括中国文学在海外的传播机制与特点的话,那么我以为应该就是“政治美学“
  • 在肯定和否定之间——关于《长恨歌》与《兄弟》等问题的访谈
  • 访谈时间:2010年7月8日-8月4日,2011年1月14日。访谈地点:波恩大学汉学系办公室访者前记:2009年秋季起,在德国波恩大学跟随顾彬教授进行为期两年的联合培养博士。选择顾彬教授作为我的国外导师,正是源于他对中国当代小说的批评意见。我想跟着一位对中国当代小说有着批评意见的外国教授,也许能碰撞出更多有意思的想法来。我当时一点都没有担心因为
  • 起与收,时间和历史
  • 一王安忆写小说,还抱持着一种朴素的责任感:来龙去脉,不能马虎,不能讨巧省力,必得有可靠的起点,有环环相扣、经得起推敲的过程,有让人信得过的结局。自从现代主义文学兴起之后,这样本分的态度和老实的写法,就常常不免被视为不合时宜了。
  • 二十世纪书坛三杰
  • 艺术与人,人们说得已经太多了。绕过那些残枝败叶,或者拨开那些沉积之物,也许会发现新的生命正在孕育之中。历史告诉我们,有些人生前轰轰烈烈,身后则一片萧然矣;或可看到,人已经远去,他们的艺术却焕发新的生机,越来越被后人所
  • 母亲,大地和阳光
  • 我不习惯说母亲是大地,但她哺育、支撑着我生命的每一次脉动,每一点成长;我不习惯说母亲是阳光,但她温暖了我一生,照亮了我每一段前行的路;我也不习惯说母亲伟大,但她一生的勤苦、一生的善良,对子女的大爱、对他人的大爱,的确是我整个生命所感受到的世界中最美好、最动人的力量。
  • 西部短章
  • 阴阳湖新、青、藏三大西部省区交界处,昆仑山腹地,天高地远,莽莽苍苍。西部有大美,大的荒凉,常孕育别样的景观,会带给你不同寻常的收获。那里有一个湖。冰岭雪峰之中,藏着一片湛蓝。东西37公里,南北7.6公里。一条天然形成的砂砾堤把湖水劈开成东西两半。沙砾堤中间有一段很窄
  • 《长城》封面

    主管单位:河北省文联

    主办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河北恒利集团公司

    主  编:刘小放

    地  址:石家庄市槐北路192号

    邮政编码:050021

    电  话:0311-704537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7802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01/i

    邮发代号:18-66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6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