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长城》 > 2012年第07期
  • 黄河大合唱
  • 刚进大兴镇,曹公公就闻到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气味,类似于包子又不止于包子。这气味夹杂着昔日某个朋友的气息,仿佛隔得很近,又好像隔得很远,恍恍惚惚,难以捉摸,让它无法一下确定是哪一个朋友,只是感觉熟悉,风吹过去,转瞬就
  • 野菊花
  • 野菊花开得最妖艳的季节,筑路大军来到了沱巴。沱巴要修铁路不是传说,中秋节刚过,沱巴便成了另一番景象。这些戴着头盔身着橘色衣服的铁路工人,开着大卡车带着各种建筑工具,让沱巴人大开了眼界。他们驻扎在沱巴河的两岸,那些
  • “释”的几种含义
  • 新娘来的那一天天气非常阴沉。霪雨霏霏和连月不开的天色几乎使世间的万物都失去了光彩。树木被浓重的雾裹坠得耷拉着脑袋。鲜绿变得凝滞,嫩绿变得苍老,姹紫嫣红的花卉开始发蔫。仿佛到处都是淅淅沥沥的响声,单调而又连绵不绝,
  • 蟒蛇
  • 坐在水利局局长办公室的卿大强刚接了一个哥们的电话。电话是张冬娃打来的,约自己晚上老地方吃酒,顺带提了印月湖面开发的事。目的只有一个,想拿下网箱养鱼的承包权。心里正烦着呢,吃啥么酒,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自己与商务局
  • 周城恋
  • 在火车上晃荡了一天一夜,大约下午一点来钟的光景,我终于到达了开会的地点周城。北方已是深秋,这个江南小城却依然热情得一塌糊涂,一出站口,我就觉得自己像是掉进了糨糊缸,身体黏乎乎的,眼睛给汗水蒙得睁不开。想想时间还早,我
  • 大个高
  • 又有了大个高的消息了!大个高,是东洼县一个县级老干部。我在东洼的时候,他的信息不用打听,自己就往耳朵里钻:他又出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又有什么新段子了……来到京城,远离东洼,这些年他的消息稀少了。
  • 雁来二月
  • 当卢沟桥的月亮,被日本兵的炮火轰毁一角后,老百姓的日子越是没法过了。只要活着,总得想法过下去。一半下午,父子俩从东山走来,陡然望见了清漳河。哇!山下有这么多水呀!河水哗哗地响着,响出一种气势,一种喜悦,天也显得
  • 永恒的微笑
  • 一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好久没见到作家了。那天在超市里碰到作家,我俩刚一拉上手还没来得及仔细握,作家就迫不及待地瞪圆了两只近视眼,大声问我。惹得旁人纷纷向我俩张望。
  • 违约合同
  • 一“我看全天下就你素质高!房子还没过户,沙发都不能坐啦?“杨春儿的丈夫泰山沉默了很长时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合同明明白白地写着沙发已赠送买方,房子早晚是人家的,人家的东西得好
  • 陆小曼:爱的成功,生命的失败
  • 近十年来,时断时续地,总有些关于陆小曼的文字见诸报端,粗略估算下来,有关她的传记、诗文、影像与绘画方面的书籍也出版了不下十种———在新世纪的今天,人们愿意以更为客观的心态面对这个一直
  • 九月采绿记:另一座城市的“博物学地图”
  • 重返校园,很多的植物九月初,我离开家乡重庆,去南京继续求学。十年前,我第一次离家去上海读大学,虽然每次寒暑假回家,都会急切地奔去看望我的花儿们,但其实身处异地之时,并没有多么想念它们——外面的世界光怪陆离,还有青年时期挥之不去的烦恼,把我
  • 十月采绿记:秋风带来了什么
  • 秋风也能吹开花朵记得在上海读书那几年,每逢十月第一周,几乎都会下雨;有时候淅淅沥沥下上一整周,有时候干脆利落地用一两天把一周的雨全部下完。雨水把夏天的色彩和温度一遍遍冲洗;雨一旦停了,就送给我们一个干净爽快的秋天。我料想南京也会
  • 忏悔与反悔
  • 上世纪60年代初,即我还在读大学时,刘白羽、秦牧、杨朔就已被誉为当代散文“三杰“。尽管在“三杰“中我偏爱杨朔,但对刘白羽也还是怀有一种敬慕之情。不过,那时候他在我的心目中只是一个名作家,而不是一名大权在握
  • 生活从来不是需要去加工的材料
  • 一九八七年二月,我在五角场新华书店买到了《日瓦戈医生》。这部小说,在一九八六年六月召开的第八次全苏作家代表大会上,还提出要及早在苏联国内出版;中文本当年年底就有了。我读的是漓江出版社
  • 主持人语
  • 目前学界对1980年代文学史的研究并没有从“争鸣“的角度给予关注,本篇访谈以“争鸣“作为一个原点,通过当时争鸣场景的见证人,原《文艺报》编辑部主任刘锡诚的回忆,辐射出80年代文学的相
  • 我记忆中的八十年代文坛“争鸣”场景
  • 刘洪霞:您的《在文坛边缘上》提供了大量详细的关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交的文学史材料,对于文学史研究者来说,是极其珍贵的。现在学界越来越趋向于用历史的材料说话,来呈现出历史的现场
  • 前言
  • 王德威教授出生、生长于台湾,作为美国的一代华裔学人,在逐步融入欧美学术研究的过程中,也变成了“海外汉学家“中的代表。他的血管中流着华人的血,但却是地地道道的美国人;他用英语和汉语两种语言写作,且先后在炙手可
  • 想象“文化中国”的方法——论王德威的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
  • 王德威作为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学者中继夏志清、李欧梵之后的第三代代表人物,其研究和批评成果蔚然可观。王德威身处美国,同时用中英文双语写作,其批评视野横跨两岸四地,研究纵贯晚清、现代直至
  • 重写中国文学史——王德威教授访谈之一
  • “重写文学史“一直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领域的热点话题。如何重写一直在被重写的文学史?在国外汉学界语境下现当代文学史写作又有怎样不同的思考向度?对比其他文明的文学史,中国文学
  • 中文语境里的“世界公民”——王德威教授访谈之二
  • 王德威教授作为公认的继夏志清、李欧梵等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者之后的第三代知名学者,其批评实践和理论在大中华华语文学圈中影响广泛。这里针对王德威身处美国用中英文双语进行写作和研究,其特殊的文化身份对文学研究的影响人文理想在研究中的投射近年来计划的研
  • 少年读书记
  • 我家的书店一个问题,它是不是问题要看是问谁,比如你小时候读的书是哪里来的?这对我女儿来说就不是问题,是学校图书馆,是我自己家的。她可能还
  • 忽然心动
  • 时近清明,入睡昏沉。将醒之前,忽然心动——想起了一件往事。人生在世,谁都会回望过去,从不回望的人大概是不存在的,除非他是土偶木梗。随着年轮的增长,时光的流逝,记忆内存的过度膨胀,无论是谁,总会忘记许多人,忘记许多事,忘记许多
  • 我的父亲与伟大无缘
  • 去年腊月,听过了“小年儿“稀稀落落的鞭炮声,父亲就走了。从此,我没有了父亲。三百多个日夜,悲情痛楚一直纠结难拆。心似被一潭苦酒淹泡着,捞不出来。潭中的苦酒则日益的深,因为溶进了心里流出的
  • 心归自然
  • 绘画,作为时代与心灵的视觉烙印,常常把人们带入遐思与冥想之中,甚至带入梦幻般的境界,让我们受到全身心的洗礼。艺术,虽不能实
  • 从“现代”到“当代”——中国当代短篇小说的源流与发展
  • 1949年7月召开的全国“第一次文代会“,启动了“当代文学的伟大开端“。短篇小说同其他文学门类一样,走进了一个更加广阔的社会环境和历史时期。但追踪寻影,当代短篇小说的源头却始自20世纪40年代的革命解放区文学。它在40年代以后的十几年时间中,
  • 从“不用之用”到“平民文学”——周作人文学观的生命主题
  • 考察周作人,我们会发现,他早期的文学思想到了五四时期有一个明显的变化。但是又同鲁迅有所不同。这与时代的变化、个人人生道路的选择有直接的关系。周作人的文学思想从主张文学的“不用之用“走向了“改造社会“。
  • 《长城》封面

    主管单位:河北省文联

    主办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河北恒利集团公司

    主  编:刘小放

    地  址:石家庄市槐北路192号

    邮政编码:050021

    电  话:0311-704537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7802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01/i

    邮发代号:18-66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 IP查询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