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社科财经 > 文学 > 《长城》 > 2012年第11期
  • 化腐朽为神奇——静美深河
  • 2012年5月,秦皇岛经济技术开发区戴河景观带深河段竣工。细细品味,深河的景致里无处不透着一种静谧的味道,在开发区的建设热潮中,深河的静美显得分外动人。深河的静美,在每天不同时辰的光影交错里。早晨,初升的太阳倒映在水面上,若有若无的雾气轻似薄纱,笼罩着两岸中的一草一木;下午,徜徉在深河的林荫小路,午后的日光带着一份慵懒,站在逆光处,可以看到河岸上的花草被日光照得半透明状,使人感到悠然自得;夜晚,灯光亮起,五光十色的亭台楼榭倒映
  • 岛上的风
  • 008岛实在小,小得可怜巴巴。要不是某年某月某日岛上驻上了一支队伍,要不是蓬城要塞区某位首长用阿拉伯数字给这个岛编了号,那么它连个名字也不会有。小岛面积零点三平方公里,岛上荒草没膝,杂树丛生,树上海鸟成群。最近两年,岛上又添了一种动物——家猫变成的野猫。家猫的上岛要从要塞区冯司令的上岛谈起。一九八○年春,冯司令从新疆大戈壁滩调到蓬城要塞区,为了熟悉情况,他乘上船运大队的登陆艇,把区内各岛转了一遍。他在008岛上发现野草鲜嫩,淡水充足,便忽然生出妙想,回到蓬城后,责令后勤部买了一百
  • 雨中的河
  • 一银灰色的雨珠像一颗颗晶莹的珍珠,不紧不忙地洒落在这条静静的几乎看不出是在流动的河里。河水是那种深山里特有的河水,蓝得墨绿。雨珠落在水面上,溅起细微的浪花,水面上出现连成一片即显即逝的小小的同心圆波纹。深山里是如此宁静,深山里的河是如此宁静,雨珠敲击水面的叮咚声和雨珠落在山谷间林梢之上的扑簌声,更显得这里幽邃渺然,奥秘无穷。这条河从“七○五“部队大院前面缓缓流过。每
  • 战友重逢
  • 一去年夏天的一个中午,我从一辆破烂不堪、遍体泥泞的公共汽车上挤下来,顶着斜飞的雨丝,爬上故乡的河堤。回头看那辆车尾部喷着青烟,摇摇晃晃、无声无息地向远处滑去。远近再无人影。河堤漫坡上一簇簇紫穗槐在雨中颤抖,暗红色的水在河中匆匆流动,雨点打在河面上,溅起细小的白色水珠。在那座古老的石桥的拦阻下,河水响亮地喧哗着;黑色的桥面隐约在浑水中,宛若一条大鱼的脊背。湍急的流水在桥石的边缘上翻卷起
  • 沈园
  • 一声霹雷在面包房外的槐树梢上炸开,树下的电车线上,闪烁着耀眼的火花。这是人夏以来的第一声惊雷,街上的行人愣了片刻,便匆匆忙忙跑到街道两边的商厦下躲藏。骑车的人则弓着腰,贴着街边往前窜。一阵凉风吹过,密集的雨点倾斜着砸下来。马路上更加混乱,人们在风雨中四散奔逃。他与她对面坐在一间幽暗的面包房里,每人面前摆着一杯饮料,明亮的冰块在杯子里浮动着。在他们两人之间的桌子上放着两个陈旧的羊角面包,一只苍蝇围绕着面包飞舞着。他歪着脑袋,看着街上乱糟糟的风景。槐树的枝叶在风中惊慌地摇晃着,地面上窜起一股股细小的尘土,浓烈的土
  • 过渡的季节
  • 我是被一阵歌声吵醒的。这阵子,每天早晨都会被它吵醒。唱歌的一群人我差不多都认识,约摸四五十人吧,跟我不相上下的年龄。她们的歌声响得要命,就像是在歇斯底里地喊叫一样。每天醒来,闪现在眼前的总是那扇贴了剪纸的窗户。剪纸是大红色,六条活蹦乱跳的鱼,围了一朵盛开的莲花,之间有莲花的枝叶和飞舞的蝴蝶。剪纸的美丽很快就把阳光招来了,在剪纸身上一粘就是大半天,引得鸡呀、猫呀、狗呀都待不住了,纷纷跳上窗台,挺直了身子挡了剪纸,要把这亲热隔开似的。窗边有棵枣树,枣树的叶子还没长出来,干巴巴的树枝上有几只麻雀跳来跳去的,一点不理会因剪纸而起的纷争……睁开眼睛,才发现哪有什么窗花,哪有什么鸡、狗、猫,枣树就更不要提了,完全
  • 残局
  • “河里死人了!“一大早,就被街上的呼叫声惊醒,好奇心驱使我立即钻出被窝。倒马桶的隔壁邻居王阿姨起得早,等我穿好衣裳走出屋门,她刚从现场回来。王阿姨站在低矮的屋檐下,惊魂未定地对我说:“小排骨,吓人来,娶媳妇桥下的河里漂着一具浮尸。“我伸头张望,临河的街上雾气重重,不远处那座叫“娶媳妇“的石拱桥依稀可见,桥上桥下已围了好多人,叽叽喳喳一大片……这里的居民大多临水而居,一条古老的小河像一把生锈的剪刀,把道路剪成弯弯曲曲的两爿,形成了两街夹一河的典型的江南水乡风景图。两条街巷之间的距离虽近,但只能像牛郎织女那样隔河相望。好在河上有一座横跨两岸的石拱桥,像一位布满皱纹的长者,一手搀着河这边的小街,一手拉着河那边的小巷,算是有了往来。两边的街巷均用青石板铺就,走在上面会发出“笃笃笃“的响声。那些临河的灰
  • 有个女人叫钱眼儿
  • 1我们就叫她钱眼儿吧,她本来叫钱凤玉,但油菜坡的人都把她叫作钱眼儿。早晨六点多钟的样子,钱眼儿吱呀一声将她家那扇黑不溜秋的木门打开了。这扇木门是经过多年的烟熏日晒才变成这个样子的,看上去很不起眼。但钱眼儿从那门内走出来的时候,我们的眼睛却豁然亮了一下。这倒不是说钱眼儿长得怎么出众,她刚从床上下来,头发像一个乱鸡窝,那张状似藕叶的脸上还挂着眼屎,要多恶心有多恶心。但她的穿着却十分打眼。其实认真说起来也没有什么穿着,她浑身上下就穿了一条花裤衩,其余的地方都是白花花的肥肉。钱眼儿这么早开门出来并不能说明她是一个勤劳的女人,她肯定不是去下地
  • 折子戏
  • 狂人夜总会坐落在东风路的十字路口,场地很大,门面很小,左边是交通银行,右边是富丽担保公司。一公一私两个金融机构左右一挤,只给狂人留下一条不宽的过道。在车水马龙的白天,狂人夜总会大门紧闭,沉寂如死。到了傍晚时分,随着颤动的音乐一响,压在肉体深处那股子醉生梦死的火焰便开始复活,在门童何方的招呼下,顺着阶梯曲上二楼,才知道什么叫别开洞天的花花世界。夜总会这等纸醉金迷的高档场所,自古以来都走在消费的高端,没钱来不了,钱少了也来不了,说白了来这里的人大都是小有成就,遍布七行八业。千人带着千性从日常里走来,将潜藏的疯狂挥洒在这里。在这种纸醉金迷的场所里呆久了,何方的心和眼不知何时也开始跟着“世面“开来。谁是掌权的头头?谁是大公司的老总?谁是专程进去兜售大麻的?谁又是死乞白赖舍着脸皮子的泼皮?搭眼一看就能
  • 刘幸福的幸福指数
  • 一刘幸福接到儿子国强的电话时,正被几个业主缠得晕头转向。刘幸福是昌盛小区物业公司保安部经理。昌盛小区是市里最早那一批住宅小区,那时候还没有物业管理,小区的管理设施存在很多缺陷。尽管后来逐步完善了不少,可是一些先天不足已无法弥补,再加上许多设施年久失修,物业管理就很头疼。刘幸福所在的保安部,名义上要负责小区内人财物的安全。可保安部总共才五个人,能把小区的两个大门管好不出事儿就已经是烧高香了。可业主却不那么认为。我掏钱买了房子住在你的小区,我的人身安全财产安全都得找你小区的保安说事儿。四个保安一天一倒班,负责看好两个大门儿,小区内那些鸡鸣狗盗丢东拉西的杂事儿,就全由刘幸福来应付了。
  • 蒋碧微:“这是我的花”
  • 一个世纪以前,江苏宜兴蒋家的庭院中,一个年幼的女孩子穿行而过。当走近东书房旁盛开的海棠花前时,她总是留步说:这是我的花!自信与灿烂的笑容与海棠组成一幅明媚的图画。那单纯而又年轻气盛的姿态多多少少预示了她的命运走向:这朵花会以不一般的方式绽放——多年以后,她与一个著名画家的婚姻纠葛,以及与一个国民党高官的情感纠结终将使她成为历史上一道独特的风景。她就是蒋碧微,原名蒋棠珍,因出生之时家中海棠开得正盛,祖父便为她取名“蒋棠珍“。从照片上看蒋碧微,她不是那种美貌的女子——
  • 十二月采绿记:初冬的童心
  • 蓝天与阳光,还有变色的叶子有一天上课,老师问起大家心目中校园最美的地方在哪里。我想了想,不同的季节,答案是不同的;十一月的校园,当是有长排银杏树的那条路最美。那一树又一树的金黄,在深秋阳光的照耀下越发的明净灿烂,每次站在路中央,仿佛被某种圣洁的光芒所笼罩,我想象自己的脸庞会在一瞬间被点亮,如同微波粼粼的湖面反射过来一缕阳光,让人几乎想要闭上眼睛。进入十二月,风刮得越来越凶猛,几场雨过后,冬天是确凿无疑地来了。一夜大雨后的清
  • 前言
  • 随着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中国文学似乎进入了一个“不一样“的时代。我不是简单的进步论者,但莫言的得奖确乎改写了中国当代文学、甚至新文学的若干历史关节与格局。我以为,再把“中国现代文学“与“中国当代文学“分开讨论、对立评价,就显得非常不识时务了。中国人应该把“从鲁迅到莫言“,看作是一个新文学发育与发展的整体。莫言传承了鲁迅和五四新文学的伟大人文主义传统,对中国文化进行了批判性的、持续深入与不断发现的、更为感性生动的书写,并且在文学形式上有了更多创造,这才是他得到世界性认可、必将成为经典作家的基本理由。任何再强词夺理地说“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的说法,都已经不攻自破。
  • 翻译先行,研究滞后——余华作品在越南
  • 余华是中国当代文学在海外获得很大成功的作家。他的作品1992年开始在德国被译介,至今已被翻译成多种语言,在世界很多国家出版发行,很受国外读者的欢迎,同时也引起不少外国批评家的关注。相对于国内很少获得重量级的文学奖项,余华的作品在国外倒获得了多项文学奖,如《活着》获意大利的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1998年),《许三观卖血记》被韩国《中央日报》评为“百部必读书“之一(2000年),小说集《往事与刑罚》获澳大利亚悬念句子文学奖(2002年),《许三观卖血记》获美国巴恩斯一诺贝尔新发现图书奖(2004年),《在细雨中呼喊》获法国法兰西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2004年),《兄弟》荣获法国国际信使外国小说奖(2008
  • 更重要的是要容有“百家”——戴迈河先生访谈录
  • 访谈时间:2012年3月14日-21日访谈方式:电子邮件冯:您最早了解中国当代诗歌是什么时候呢?是通过了解文学史还是通过和朋友的交往?戴:难说,或许是通过大学三年级英文的中国文学课程,1981年左右,可这课没有讲到当代。好像我自己在中国留学的时候碰到了,在山东大学(1982-1983)我上了一个中国文学讲座课。当代诗歌是我在南京大学的时候(1983-1984)开始读的,通过当时的同学朱燕玲(现任花城出版社的编辑)的介绍。反正,我早已对诗歌感兴趣了。
  • 进入文化语境的研究——洪安瑞教授访谈录
  • 访谈时间:2012年10月9日、10日访谈地点:苏黎世大学音乐楼赵坤:您的汉学研究包括文本解读、叙事学和方法论的研究、全球化视野下的当代中国文化现象研究,以及性别研究;时间跨度从晚明起一直到当代,研究对象涵盖了诗歌、小说、散文、戏剧等多种文体类型。您还记得最初接触的中文资料是哪一种类型么?
  • T·S·艾略特和几代中国人
  • 《艾略特文集》五卷(陆建德主编,上海译文出版社,二○一二年)出版,翻阅书页,触发我想起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中的一些诗文人事,连绵蜿蜒到今天,已经是历几代人而起起伏伏了;却都如在眼前,萦绕不去。一九二八年,徐志摩在《新月》第一卷第四期发表了一首题为《西窗》的诗,这首诗有一个引人瞩目的副标题,“仿T·S·艾略特“。如果我们今天感到有些诧异,那也是正常的反应,因为这两个人的诗风、气质和精神,实在不是一种类型。但倘若你以为那个年代“幼稚“的汉语新诗里就不可能出现T·S·艾略特式的创作,就可能犯了一般
  • 故乡的童年
  • 一我的故乡是河北省乐亭县,东临渤海,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人杰地灵,早在新石器时期便有人烟繁衍,金代天会初年(公元1123年)始建乐亭县,明代洪武、永乐年间,从山西、江南迁来大批移民,辟荒野海滩为良田沃壤,形成“燕东天府“之富硕。因临海而海产丰富,又盛产鲜桃、蔬菜。乐亭人以善经商而闻名,清末民初相继几万人涌人东北,商号遍及东北三省,号称“老呔帮“声势浩大,家父前辈武百祥先生创办的“同记““大罗新“颇具改革
  • 心灯:病中的作家王默沨
  • 接到小焱的电话,我很欣慰。小焱是老友王默讽的四女儿,也是近些年帮她父亲打印文稿的助手。她告诉我,他父亲自选的中篇小说集已定稿,并已联系好出版社。我知道,默讽早就想出版这部书。他发表的中短篇数以百计,一直散放着。久病的他,总想再出本书。老友的愿望终将实现,我很为他高兴。上世纪八十年代,默讽是我们河北省的当红作家,曾连续出版了几部长篇小说。尤其第一部长篇小说《踏莎行》问世,反响强烈。《人民日报》《文艺报》《光明日报》《河北日报》相继发表了评论,江苏广播电台全文配乐连播。他那时在文艺界很是
  • 师魂
  • 年逾花甲,闲居寡闻。耳沉目滞,炸雷不惊。偶尔的一次感动,是缘于几年前不经意间在报刊上得知,在河北隆化县燕山深处,有一位身残志坚、终身奉献山区教育事业的小学教师。隆化是董存瑞舍身炸碉堡壮烈牺牲的地方,那是在被我读成椭圆形的小学语文课本上就知道的地方,如今在同一块土地上,又有了一位感动我的人。他叫卜延荣。他拖着伤残偏瘫之躯,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翻山越涧,风雨无阻,默默无闻,无怨无悔地完成了37年深山小学三尺讲台的顽强坚守,为山沟里的孩子们铺就着一条摆脱贫困走出大山之路。那篇报道虽文字寥寥,但感人至深。于是,我又
  • 自然与亲情
  • 山野我喜欢山野,尤其是有水流的山野。山有起有伏,跌跌宕宕,抑、扬、顿、挫,这是一种节奏与韵律;山上披着树丛,风儿走来,呼呼啦啦,山谷回音,那是力与爱的呼唤;山上流下溪水,或直泻或婉转,滴滴潺潺,那是诗的吟唱……山道弯弯,峰回路转,走在其间,鸟做伴,风同行,不会寂寞与孤独;因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是一种节奏变化,不会疲劳。现在才知道为什
  • 高考三搏
  • 1966年“文革“开始时,我在保定市河北小学(六年制)上五年级。学校一停课就是三年。1970年学校复课了,我却辞别父母南行四千多里到四川当了兵。1975年我复员后成了工人阶级的一员,直到1979年。“1/2+1/2=?“的起步1978年春,寒风虽然料峭,却掩不住冰雪开始消融的暖意。这天是星期日,上午,我的小学同窗好友明华、增军、贾平、宝生、惠英应邀来到我家,为明华成功参加高考(后被医
  • 劳伦斯三题:故乡、散文、考古
  • 霍加特行走在劳伦斯故乡读英国文化批评大家理查德·霍加特的文化随笔,发现他对劳伦斯情有独钟,在他2001年的随笔集Between Two Worlds里专辟出一章写劳伦斯的意义,那一章的标题是《一个典型的英国声音》(A Very English Voice)。我发现他于1993年,先于我8年在劳伦斯的故乡周游了一圈并写下了《劳伦斯的故乡》一文,而我则写下了一本书《心灵的故乡——游走在劳伦斯生命的风景线上》(2001)。还好我写那本书时没读到霍的文章,所以没有哈罗德·布鲁姆所说的那种“受影响之虞“(这个著名的命题的主流翻译是“影响的焦虑“)。不过亲自走一圈并写了书,再来读霍加特的文字还是很值得,毕竟人家是英国人,是母语批评家而且是大师,看他的感受,反观自己,肯定有收获。我在此夹叙夹议一番,我自己的议论就放在括号中。
  • 《长城》封面

    主管单位:河北省文联

    主办单位:河北省作家协会 河北恒利集团公司

    主  编:刘小放

    地  址:石家庄市槐北路192号

    邮政编码:050021

    电  话:0311-7045373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003-7802

    国内统一刊号:cn 13-1001/i

    邮发代号:18-66

    单  价:15.00

    定  价:90.00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触屏版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