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中国“走出去”战略十年回顾:成就与挑战——从积极稳妥到加快实施的“走出去”战略
  •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现代国际关系》杂志社于2011年8月9日举办了题为“中国‘走出去’战略十年回顾:成就与挑战”的学术研讨会,来自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北京外国语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中国建设银行及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的10多位专家学者与会。他们从不同角度就中国“走出去”战略实施以来的进展与成就、问题与教训、挑战与任务,以及香港在中国“走出去”战略中的角色与作用、人民币国际化等问题展开了热烈而深入的探讨。现将部分与会专家学者的主要观点辑录如下,以飨读者。
  • “走出去”战略十年回顾:成就与挑战
  • 2001年在制定“十五”规划的时候,中央正式提出了“走出去”战略,在继续“引进来”的同时,强调“走出去”的必要性。随着全球化深入发展,中国深度融入全球体系,政府对“走出去”战略的重视程度不断提高,政策也日趋积极。“十五”规划对这一战略的官方表述为“积极稳妥地走出去”,“十一五”提出“进一步走出去”,“十二五”则明确指出要“加快实施走出去战略”。
  • 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政治性风险为何高涨?
  • 在考察中国企业跨国经营面临的各类非商业性风险时不难发现,它们面临的各类暴力风险较高,包括政治性暴力风险和刑事犯罪带来的暴力风险。之所以如此,根本原因当然是当今世界并不太平,如同中国这样社会治安较好的国家只是少数,传统战争和内乱风险也始终存在。
  • 有关中国“走出去”的几个突出问题
  • 现在谈“走出去”的风险,总是盯着海外投资风险,实际上中国在海外融资风险也很大。中国不少企业被华尔街忽悠,到美国上市融资,例如几家国有企业融资不到100亿美元,但随后分红给了人家上千亿美元,收益与成本严重失衡。近几个月来,很多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屡屡被华尔街做空,经济与形象都损失惨重。至于“走出去”的投资风险,随着不同投资主体在不同领域、不同国家投资,所产生的风险也不同,概而言之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 中国“走出去”战略的国际政治经济学分析
  • 中国“走出去”战略可以从狭义和广义两个方面来理解。狭义的是指中国政府和企业利用自身的比较优势走向国际市场,利用国际经济资源如市场、资金、技术等获取发展条件和持续竞争优势的过程。广义的则是指中国政府从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力出发,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诸多领域在国际上有所作为的体现。
  • 以我为主战略性地推进人民币国际化
  • 最近几年,中国金融当局加大了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力度,人民币的结算范围已经由跨境贸易扩大到境外直接投资。香港人民币离岸金融市场也随着这一进程的推进而快速发展。与此同时,围绕人民币国际化的争论也逐渐增多,有支持的声音,也有反对的论调;有要求加快推进国际化的,也有主张缓步推进的。我个人感觉,很多观点似是而非,在人民币国际化问题上似乎也缺乏战略性的整体考量。下面我就五个问题谈谈个人看法。
  • 中国跨国公司成长的3L路径
  • 过去30年间,“中国制造”比较成功地嵌入全球价值链并在国际分工体系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基本发展路径是:进口零部件组装;积极参与并主导运营管理;自主研发和设计产品;在中国和全球市场经营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牌产品。熊密兹(Hubert Schmitz)将这个过程概括为工序升级(Process)、产品升级(product)、功能升级(function)和链条升级(inter—section)四个阶段。
  • 新时期中国“走出去”战略中香港的角色与作用
  • 改革开放30年来,香港在“引进来”、“走出去”两方面协助国家现代化建设,通过投资、贸易和多种形式的合作,在国家发展外向型经济、推动产业结构升级、技术进步、创造财富、增加就业、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促进教育、文化、体育事业发展等方面,都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
  • 公共外交与企业“走出去”
  • “走出去”战略是中国的一项基本国策和国家战略,是改革开放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自正式实施并列入国家“十五”规划以来,这一战略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继“中国制造”成功“走出去”之后,又迎来了海外投资的时代,中国正在全面地“走出去”。与此同时,经过10年的快速发展,这一战略开始面临新问题和新挑战,进入了调整、转型和升级的新阶段。
  • 美国“网络自由”战略评析
  • 为了操控国际互联网的政治传播,近期美国政府制定并加紧推行一整套“网络自由”战略。该战略包含理念输出、资金支持、技术研发和组织运作等几个方面。究其实质,美国“网络自由”战略是信息时代美国家利益在互联网上的延伸,是美式“民主”、“人权”和美国霸权主义在虚拟世界的扩张和体现。认清美国“网络自由”战略对世界和中国的负面影响及其“网络自由”主张的虚伪性和危害性,加强对互联网和虚拟社会的管理,具有战略重要性。
  • 联合国全球契约:十年回顾与展望
  • 联合国全球契约的第一个十年可谓成就斐然。就规模及影响力而言,联合国全球契约已对国际政治经济格局产生了不可忽视的冲击,推动了国际规范的形成及传播,有力地塑造了关键问题领域的全球议程。这既得益于它对外部情势的运用,所谓“借势”;也得益于其自身的某些特性,所谓“造势”。如今,联合国全球契约刚刚步入第二个十年,内部、外部两个层面的因素制约着它的发展前景。
  • 国际体系的结构性变化析论
  • 近年来,新兴国家群体性崛起改变了世界力量对比,导致国际体系呈现出一种“两头小、中间大”的新型结构。在国际体系“中产阶级化”情况下,霸权国实力相对下降但并未丧失主导世界的能力,中间力量崛起但更多地配合而非制衡霸权国,二者构成了同时掌握力量优势和道义强势的集团霸权主义。国际弱势群体处于利益净损失和呼声被压制状态,只能诉诸非对称冲突进行强制性的利益表达。中国欲化解身处强势集团和弱势群体之间的尴尬处境,需要在“推动建设和谐世界”过程中进行外交战略调整。
  • 全球气候谈判中的小岛屿国家联盟
  • 小岛屿国家联盟是全球气候谈判中的重要参与者,由于其成员国所具有的独特地理状况和经济发展结构,该联盟在气候谈判中一直坚持其自身特殊的利益诉求。近年来随着气候谈判格局发生变化,小岛屿国家联盟与其他国家或集团间的谈判关系也发生了较大变化。中国应充分考虑小岛屿国家联盟的利益诉求及其与其他国家之间谈判关系的重新组合,积极发展与小岛屿国家联盟的关系,在气候谈判中赢得主动权,促进气候谈判顺利进行。
  • 中国对欧公共外交:目标、进展与挑战
  • 中国对欧公共外交分别从政治、经济和认知三个层面展开,短期目标是减少政治杂音对中欧关系的不利影响,中期目标是增进相互了解和理解,深化中欧对话与合作机制,长期目标是促使欧方逐渐摒弃传统对华负面认知,接受并认可中国发展道路。然而,作为“崛起力量”的中国与自视为“规范性力量”的欧盟在政治文化上的不对称,以及期望“文明复兴”的中国与宣扬“普世价值”的欧盟在价值观方面的矛盾,导致欧洲对华认知与欧中交往日益加深不成正比,制约了中国对欧公共外交的效果。鉴此,中国有必要进一步明晰如何提升对欧公共外交的思路。
  • 从国际责任的认定与特征看中国的国际责任
  • 国内学者已就“负责任大国”和“中国的国际责任”问题进行了大量的讨论。笔者认为,在探讨这一问题时,应充分考虑“国际责任”的不同认定来源及其基本属性,尤其是广义国际法意义上的“国际责任”应成为自我定义及他方定义“国际责任”的主要依据。鉴于“国际责任”是一个复杂而充满争议和矛盾的概念,我们应慎重使用“负责任大国”、“大国责任”及“国际责任”等概念。相比之下,采用“国际贡献”和“国际共同责任”等说法更为恰当。
  • 吉尔吉斯斯坦独立20周年回顾与展望
  • 苏联解体后,吉尔吉斯斯坦独立,这是吉尔吉斯斯坦2000多年历史上的重大事件。独立20年来,吉尔吉斯斯坦在国家建设方面取得了一些成就,巩固了主权与独立,建立了独立的经济体系,但同时也出现了一些困难和问题。特别是在2005年爆发的所谓“郁金香革命”之后,吉尔吉斯斯坦成为中亚地区相对不稳定的国家,内部政治斗争激烈,政权更迭,经济发展困难。2010年“4·7”事件后,吉尔吉斯斯坦实行了议会制,建立了平衡各派利益的执政联盟,政局出现回稳迹象。吉未来发展需要依靠高素质的人力资源、优美的自然环境和丰富的矿产资源,而要真正实现在各领域的主权独立,仍需数十年的艰苦努力。吉中建交20年来,双边关系发展顺利,两国建立了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今后两国需坚定不移地巩固和深化双边合作。
  • 智利与中国关系:远超预期的好伙伴
  • 当前正值中国与智利建交四十周年之际,四十年的友好交往奠定了智中双边关系扎实的基础,两国交流互动日益频繁,逐渐建立起平等、友好的“新型关系”。进入21世纪,伴随全球化和信息化不断加快,智中关系面临新的发展机遇,同时也遇到一些挑战和任务。两国应借助四十年友谊、信任和合作的成功经验,加强协作,共同努力,将智中关系推向新阶段。
  • 《现代国际关系》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