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登录 | 免费注册 | 加入收藏
文献检索:
  • 我们的祖先——中国人从哪儿来(第一集)
  • 人类起源问题被称为宇宙之谜中的一个大谜。人类从哪里来?现代人最早起源于哪里?这个充满魅力的问题人类思考了千百年。各国科学家都在探寻答案,提出了很多假说,又倾注全力加以证明,围绕这一命题的科学争论和探索还将持续下去,随着科技的发展,这个巨大的谜团将慢慢接近真相。 我们将从本期开始,连续4期带您走过寻找我们祖先的漫漫之路。
  • “龙”兴之路
  • 历经数千万年的发展,自1.95亿年前进入侏罗纪之后,恐龙家族无论从成员构成、“龙口”数量,还是部分成员体型的健硕程度都已今非昔比。科学家在大量发掘成果的基础上再加上科学推理,以当时一种最具代表性的大型恐龙——梁龙的成长过程为主线,为如今的人们再现了一条虽遥远但很清晰的——
  • 古人眼中的世界遗产——“世界遗产”之秘密档案
  • 公元前600年,一个东方帝国的国君尼布贾尼萨迎来了他远在波斯的美丽新娘。但欢乐的日子非常短暂,王后在巴比伦得了思乡病,因为这里没有家乡山峦起伏的景色。国王下令建造一座巨大的假山,让王后如同生活在自己家乡一样。
  • “蛰伏”的历史——中国古代俑塑艺术
  • 在“事死如事生”的观念下,距今约5000年前的父系氏族社会早期,无情的殉葬制度便出现了。此后,人殉之风愈演愈烈,并在中国古代奴隶制社会极盛时期的商代发展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程度,成为一种“时尚”。因为我们的先人在很早很早以前在生死观上曾有过这样一种认识,认为一个人死后依然要过着生前一模一样的生活,所以生前的一切都应随葬墓中,以供自己到另一个世界中使用。其后,随着社会的进步,人的生命及劳动力推动社会发展的作用被日益看重,一种新的葬俗出现了,就是将用泥土、木头或者石头制作的俑放置在墓葬中作为人或动物的象征物品来陪葬的俑殉。 虽然其后孔圣人曾愤世疾呼“始为俑者,其无后乎?”,但社会进步的历史车轮并未就此打住,并积2000余年的发展打造出了中华悠久历史文化中一款独到的风景——
  • 飞越西藏
  • 李白在《蜀道难》一诗中写到:“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黄鹤之飞尚不得过……连峰去天不盈尺……”,但诗中描述的处于中国地势从高到低,从西向东“第二台阶”上的蜀地与“第一台阶”素有“世界屋脊”之称的西藏雪域相比,无论海拔之高还是环境之险都是无法相提并论的。受技术条件限制,直至20世纪50年代初,西藏的天空仍是国际上公认的空中飞行禁区。 但是其后不久,一群勇敢的中国人开始挑战极限,成功地驾飞机——
  • 随香而来——广东香山
  • 缘于这里出产一种独特的植物——沉香树,它与北京一处著名风景区同名。不过,北京的这个风景区因金秋红叶声名远播,它则因为一位伟人而闻名于世。
  • 来自荒漠的呼救
  • 一个见证了恐龙灭绝的物种,却在历尽生存艰难之后同样走到了濒临灭绝的边缘,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它的生存危机?在人类的帮助下它能够走出困境,继续站在荒漠中抵御风沙的侵袭吗?
  • 唐山悲剧——地震预测之路
  • 中国地震专家舍死忘生,艰难探索,曾登上海城地震预报成功的巅峰,又跌落到唐山地震预报失败的深渊。
  • 秦亚的童年
  • 我国虽已成功多例人工繁殖大熊猫,但要更好地保护大熊猫,还是应主要依靠扩大其自然状态下的种群数量,这就需要了解其野外生存状态,拥有足够的详尽科学依据。虽然以往人们对大熊猫野外成长过程一直知之甚少、几乎是一片空白,但功夫不负有心人,科学家经过数十年的努力,终于揭晓了这个秘密,并通过镜头忠实地将其完整地记录了下来——
  • 会给自己治病的动物——动物趣谈(一)
  • 动物园里的动物得了病,会得到兽医的精心治疗。那么,野生动物一旦得病,它们用什么办法去对付疾病,还是坐以待毙呢?
  • 北极熊复明
  • 2006年的2月24日,十几家新闻媒体聚集在了山东省蓬莱海洋馆,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原来,这天要在这里做一次极其特殊的白内障摘除手术,“病人”是一头年龄30岁相当于人类80岁高龄的北极熊。
  • 太阳能利用大赛
  • 虽然上苍赋予了地球这个人类主宰的星球丰富的能源储备,如石油、天然气、煤炭等,但它们并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随着数十亿人口持之以恒地挥霍,“能源危机”已成为当今世界一个最热门的话题,而各种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便成了世界各国争相努力的方向,如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洁净能源——太阳能。 最近在美国,就举办了一场让人们耳目一新的——
  • 用沙子做CPU
  • CPU为英语“Central Processing Unit”(中央处理器)的缩写,是电子计算机的心脏,由逻辑运算单元、控制单元和存储单元等组成,属于绝对的高科技产品。那么,如此精密的电子元器件,它到底是由什么原料制造的,又是如何制成的呢?说出来一定让人们大吃一惊——
  • 太空惊情
  • 从诞生的那一天起,对地平线的眺望就成为人类天性中不可磨灭的组成部分。当19世纪的大航海时代结束后,在地球上已经没有新疆界可以发现的人类开始将目光投向浩瀚无垠的太空。向着无尽的星海远航,成为人类追求的终极目标(图1)。
  • 防范爆胎新方法
  • 爆胎是汽车行驶中发生恶性交通事故的重要原因之一。据有关资料统计显示:在我国高速公路上因轮胎问题引发的事故中爆胎占70%,而爆胎引发的重特大事故占全部交通事故的33%。那么,以科技日益发达的今天,有没有什么办法来防范汽车的爆胎呢?
  • 神奇第一跨
  • 一座普通的桥因为取消了一个桥墩而不再普通;一座身长百米,重1400吨的特大钢梁,一次水上的“千里走单骑”,一个前所未有的吊装工程,成就了独一无二的——
  • 分离记——记变废为宝的农民发明家张民舟
  • 任你一次次地“棒打鸳鸯”,废药板上的铝和塑料紧紧贴在一起不肯分开,可却使得一对恩爱的夫妻要分离。
  • 医学神探——变态反应学家叶世泰
  • 奇怪的病症,漫生的野草,它们之间是否存在着某种联系?一位医学专家孜孜求索,破解了其中之谜。
  • 反映健康状况的口味
  • 日常生活中,人们对食品的选择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对于口味的选择则是酸、甜、苦、辣、咸……各有所好。如今科学家发现:口味不仅能给进食者带来感觉上的愉悦,而且还有一种让人们更为感兴趣、更为关注的特殊功用——
  • 警惕卧室里的“杀手”
  • 人的一生中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睡眠。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睡眠的空间和用具也越来越讲究了。你看,这是一间舒服的家庭卧室,(图1)可是你有没有想到,这里隐藏着“杀手”呢?
  • 知其雄,守其雌——老子智慧之家庭和谐
  • 恋爱像诗一样浪漫,两个人在天空飘呀飘……结婚成立了家庭,生活开始变得很实际。热恋中的情侣卸了“妆”,还原成为本色的自我。每天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等生活琐事,缺少了婚前的浪漫情趣。有的人就不再做感情投资,结果爱情降温,婚姻结冰,到头来两个“拜拜”了。
  • 呵护司机的生命
  • 尽管我们拥有现代高科技,但我们的生命面临的风险依然存在。这也就是为什么汽车制造商总是把汽车的安全性能放在第一要务的重要原因。
  • 基因技术突飞猛进
  • 生物工程研究正在利用人体细胞的预警功能,跟踪疾病的发生发展,寻求新的诊断治疗方法。在这一领域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基因技术的突飞猛进,现代基因技术已经可以检测出人们未来可能患上某种疾病的易感基因,指导我们健康生活,甚至可以将我们最原始的基因保存100年,期待着将来能对我们自身进行修复。
  • 日本种出蓝玫瑰
  • 由于玫瑰花基因没有生成蓝色翠雀花素所需的黄酮类化合物——氢氧化酶,因此虽然人工栽培玫瑰已有5000多年的悠久历史,迄今已培育出2500多个品种,但始终没有蓝玫瑰的身影,而情人节期间既抢眼又抢手卖出了天价的“蓝色妖姬”,只不过是白玫瑰用特殊染色剂溶液浸染而成的,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蓝玫瑰。
  • “金星快车”拍摄到金星南极
  • 欧洲航天局与俄罗斯科学家联合研制的“金星快车”探测器自2005年11月9日升空后,经长途跋涉已抵达目的地并开始工作。
  • 银河系“添丁进口”
  • 英国莱斯特大学天文学家借助于“钱德拉”X射线观测望远镜近日发现,在距离银河系中心巨大黑洞不到1光年的地方诞生了几十颗新星。这些新星是巨大的恒星,比太阳大30-50倍,置身于太空尘雾中,与太阳不同,这些恒星燃烧得相当猛烈,因此亮度很高,但同时也注定了它们的寿命不会很长,
  • 地球生命起源有新说——生命诞生靠硼砂矿物
  • 虽然著名科学家斯坦利·米勒在1953年所做的著名的模仿原始大气中的电火花产生氨基酸的实验取得了成功,但他没能找到形成基因所需要的最基本物质——核糖。因为核糖很不稳定,在米勒的条件下核糖会变成焦油无法保存下来。那么,在早期地球上可能存在什么样的物质能形成核糖并使它不被破坏得以保存下来呢?
  • 发现大气臭氧层新杀手
  • 德国科学家在仔细分析了红外线波段大气卫得照片资料后,在南极极夜成功发现了含有硝酸三水合物(NAT)的云带——一种非常活跃地破坏臭氧层的极地同温层云带。这是人们首次获得含有硝酸三水合物云带大规模分布的证据。
  • 柑橘——药用价值可观
  • 柑橘之所以呈桔红色,因为富含维生素A。一个专门研究类胡萝卜素对人类健康影响的科研小组通过对居民进行千余例抽样调查发现:由于平时常食用大量的柑橘类水果,这些居民血样中的化学成份与患肝脏疾病,动脉硬化症(动脉硬化)和胰岛素抗体(与糖尿病有关的疾病)的人相比患上述疾病的风险要低,尤其是肝病。
  • 探寻地外生命的阶梯——极地冰虫
  • 1887年,美国西雅图著名摄影家柯蒂斯首次发现了极地冰虫,并为它取名“雪鳗”,但那时很少有人关注这种小生命。极地冰虫是少数活跃在极地低温下的生物之一,个头非常小,在雪地里就像一丝细细的小黑线,因此被生物学家称为最小的无脊椎动物。
  • 《走近科学》封面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合作伙伴 | 联系方式
    金月芽期刊网 2017 电脑版 京ICP备13008804号-2